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74 雪境之主!
    茫茫风雪中,杨春熙在校园大道上行走着,目标直奔演武场。

    看得出来,作为班主任,她还是比较了解班内学员的,如果不是徐太平碰到了另外一个家伙,杨春熙必然会在演武场中找到徐太平的身影。

    一路上,杨春熙并未有太多的担心,毕竟这里是松江魂武大学,安全性是没得说的,更何况...徐太平作为一只雪境魂兽,本就适应这样的风雪天气,与其他人类学员不同。

    来到了演武场的杨春熙,四处打量了一番,演武场上尽是高年级学员切磋的身影,她并未找到徐太平,但不出意外的是,她看到了风雪中,那负手而立,仰望漆黑天空的斯华年。

    想想也是,能把如此多学员吸引到这演武场来的,也只有斯华年了......

    杨春熙迈步走了过去:“斯教。”

    “嗯?”斯华年背着双手,好奇的转头望来,“没有晚课?”

    杨春熙摇头笑了笑,道:“有,你看到徐太平了么?”

    斯华年摇了摇头,道:“我一直站在这里,每一个出入场地的人我都看到了,没看到徐太平。”

    杨春熙微微皱眉:“嗯......”

    同一时间,在教学楼前的雕塑上,却是伫立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那石头雕刻的书籍雕塑很大,徐太平和同族青年踩在翻开的书页上,正仰头望着正前方那灯火通明的教学楼。

    “是它,阻拦了你回家的脚步么?”冰魂引青年一手揽着徐太平的肩膀,低下头来,暗红色的眼眸轻轻的看着徐太平。

    徐太平的喉结一阵蠕动,傻傻的看着身旁的冰魂引:“你要......”

    徐太平自幼在人类社会长大,却也在人类社会受尽了各种心酸与侮辱,所以此时,意识到族人要干什么的徐太平,可谓是内心极为复杂。

    “这世上,没有人能阻挡我们冰魂引一族的脚步,没有人。”冰魂引青年拍了拍徐太平的肩膀,轻轻的挥了挥左手。

    徐太平面色一僵,猛地转过头,却是看到了雪质袈裟的下摆。

    徐太平极力抬起头,豁然色变!

    在两人的背后,在这石头雕塑书页之上,不知何时,已经伫立着一个巨大的身影。

    雪制袈裟印刻着块块黑白交错的方格,袈裟很好的包裹住了这巨人的身躯,却是露出了一个没有五官的雪色头颅。

    这...这是......

    雪巨人,穿袈裟、呈人形、有头颅、四肢,而且脸上没有五官!

    雪境魂兽·史诗级·雪行僧!?

    这种生物,可是雪境大军中,爆炸输出的代表性生物!

    在过去数十年、人类军团与雪境大军的交战中,雪行僧就意味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此时此刻,它出现在这里......

    一向沉稳的徐太平,此时此刻真的慌了,他急忙转头看向了同族青年,开口道:“这...这里可是,可是松江魂武,你会死的很惨。”

    一句磕磕巴巴的话,却包含了很多信息。

    这里是松江魂武,你们准备殊死一战?

    这里是松江魂武,你们是怎么跨越北方足足三道城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里的?

    “是啊,这里是松江魂武。”冰魂引青年轻轻的点了点头,望着前方那灯火通明的教学楼,一时间、感慨万千,“为了等着一场暴风雪,我们足足等了近16年。”

    将近16年?

    用近16年的时间精心策划了一场入侵行动?目的是什么?屠杀人类雪境魂武幼崽么?

    徐太平的心坠入谷底,上一次,有这种规模的天黑极夜、这种规模的暴风雪,的确是在十五年前。

    也正是那一年,北方三墙一片将星璀璨,点亮了漆黑的夜色。

    尤其是那场龙河之役,让徐风华伫立在了雪境之巅,让世人再次定义了什么叫“风华绝代”。

    “我迷失的族人......”冰魂引青年开口说着,面色温柔了下来。

    那苍白的手掌,轻轻的揉着徐太平那一头短发,冰魂引柔声道:“这十数年来精心策划的一切,我来到这里想要得到的一切,都不及我今天遇到你。”

    冰魂引青年按着徐太平的脑袋,将徐太平的脸微微仰起,两人那暗红色的眼眸直视、视线交织在一起:“成长的岁月中,没有族人为你指引方向,今天,我便告诉你,我们雪境魂兽的第一信仰。”

    冰魂引青年微微俯身,冰凉的薄唇凑到徐太平耳边,悄声道:“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只要天会黑,风能起,霜雪依旧落.....

    那么我们雪境魂兽,就永远不会低下我们的头。”

    “轰隆隆!!!”

    冰魂引青年话音刚落,在遥远的松江魂武大学东北角,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不,不是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巨响。

    徐太平傻傻的转头向东北方向望去,他看不了那么远,但是他知道,那声声巨响的位置,应该是体育场的方位,那里...应该是大一新生军训的位置。

    起码千余名大一新生,统统都在那里军训!

    “轰隆隆!”

    “轰隆隆!”

    下一刻,徐太平身后远处,再次传来了声声巨响。

    “咕嘟。”徐太平的喉结一阵蠕动,南方,东南方...是图书馆、马场?

    徐太平尚未开口说话,身后,那巨大的雪行僧,也摊开了一双雪色手臂。

    宽大的袈裟与长袍,因为雪行僧高举手臂的姿势,袖口向下滑落。

    雪行僧那一双手臂,与它那没有五官的光滑面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细长的雪色手臂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碎纹......

    “咔嚓!”

    在徐太平怔怔的眼神注视下,雪行僧一双手臂轰然破碎开来,点点雪花并未被风吹散,依旧拼凑出了手臂的轮廓,但是夜空中,一颗颗巨大的雪球急速拼凑,轰然砸下!

    “呯!”

    “呯!!”

    “轰隆隆!”

    雪境魂技·史诗级·天葬雪陨!

    一颗又一颗巨大的雪制陨石从天而降,密密麻麻,一场可怕的“天灾”,就此降临。

    灯火通明的教学楼,顿时被一颗颗雪色陨石砸的支离破碎,关键是...那雪制陨石不仅有从天而降、轰击的效果,当它砸碎了墙壁、轰进教学楼之后,还会二次爆炸开来!

    浓郁的魂力轰然炸裂,教学楼中一片混乱,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青年冰魂引将徐太平揽入怀中,挡住了他观瞧恐怖天灾的视线,与此同时,青年冰魂引缓缓地闭上眼眸,而他的额头处,一片魂力波动,似乎是在与什么人交流。

    “黑暗中那北方的雪,降落吧......”

    “唳!!!”

    “嘶......”数百米的高空之上,一道道尖利的鸟鸣声传来,下一刻,无数雪色的身影从那漆黑的夜色中降落,重重砸进了这校园之中。

    随着一阵阵的狂风暴雪洗礼、坠落,松江魂武中随处可见的皑皑白雪中,突兀的拼凑出了一个个雪色轮廓,从厚厚的积雪中爬了出来,各式各样的生物仰天咆哮:“吼!!!”

    突如其来、却无处不在的雪境生物,那一道道咆哮嘶吟声,响在马场中、响在食堂门前、响在体育场内、响在演武场边......

    夜色下,一道道咆哮声自松江魂武的各个角落炸响,最终汇聚成了一股洪流,让这漆黑的雪夜,彻底沸腾了起来......

    冰魂引青年终于睁开了泛红的眼眸,低垂着眼帘,看着面色呆滞的徐太平,他温柔的笑了笑,轻声道:“年幼的族人,这只是个开始......”

    徐太平看着眼前冰魂引那红色眼眸,开口道:“你会死的。”

    冰魂引青年微微俯身,额头前探,抵在了徐太平的额头上,四眉相抵,目光交织,缓缓的开口道:

    “死亡,只是重拾尊严的必需品,它无法阻拦一颗充满了荣耀的心。

    年轻的族人,请你记住,

    凡有霜雪降落之处......便是我们雪境一族的土地。

    我们是、本该是、也终将是这里的主人。”

    ...

    感谢香克斯哟大萌的十万赏。老板大气,感谢支持!破费了,抱拳!

    大场面拉开帷幕,淘淘也即将起飞,育会好好书写第一卷的最后几个章节,另外,关于所谓“养子”的问题,育在这里解释一下,徐风华无非就是捡到了一个被灭族的冰魂引幼崽(徐太平),出于多方面考虑,就交给了雪燃军。

    徐太平的名字是雪燃军给取的,由于是徐风华捡到的,雪燃军索性让这个冰魂引幼崽跟了徐风华的姓氏。也就是说,除了徐风华“捡拾”冰魂引幼崽的这个动作之外,这一人一兽再没有任何交集,不存在养子这一说,诸位放心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