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73 归属感
    少年班-魂班的教室在教学楼的东北角,出门右拐,便是楼梯。

    徐太平大步流星,直接下了楼,而在他的身后,一道身影风风火火的追了出来。

    当徐太平下了一段楼梯,走到转弯平台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走到二楼楼梯口处的荣陶陶。

    荣陶陶低头、徐太平仰头......

    两人的视线交错,却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两人继续下楼,直至荣陶陶下楼到一层,看着走廊前方走远的徐太平,开口道:“徐太平!”

    徐太平转头不转身,用余光扫了一眼荣陶陶,脚下却是不停,继续向前走去。

    荣陶陶直接追了上去,一把捞住了徐太平的胳膊:“你对她有意见?”

    徐太平猛地甩开了荣陶陶的手掌,那苍白手上的墨汁,点点落在了荣陶陶的身上:“不允许?”

    荣陶陶的面色很不好看,道:“所有人都很尊敬她!”

    这句话似乎刺痛了徐太平的某根神经,他突然一手抓住了荣陶陶的衣领,重重的按在了走廊墙壁上:“是所有人类,不包括我!”

    出人意料的是,荣陶陶并没有反抗,而是死死的盯着徐太平那微微泛红的眼睛,道:“你为什么这样反应?是因为她杀了不计其数的雪境魂兽?”

    徐太平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声音却是无比的阴沉,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也许是,也许不是。”

    荣陶陶看着眼前无比激动,满脸愠怒之色的徐太平,他开口道:“杨教曾私下里和我们几人说过,你虽然是雪境魂兽,但你是在人类社会长大的,接受的教育、接触的社会习俗、成长环境,一切的一切......

    徐太平,你就是一名人类,只是外观与其他人不同罢了。”

    “我从未说过我是人类!”徐太平那惨白的面容“倏”的一下逼近,额头死死的顶着荣陶陶的脑门,阴声道,“荣陶陶,我也告诉你,我从未尊敬过她!”

    荣陶陶:“你......”

    荣陶陶尚未说完,徐太平突然歪了歪身子,薄唇凑到了荣陶陶的耳侧,阴声道:“她是你的母亲,不是我的。”

    荣陶陶眉头紧皱,这都哪跟哪儿啊,我是因为她是我母亲,所以我才尊敬她吗?

    徐太平的声音很轻,吐气冰凉:“她是你的族人,不是我的。”

    说着,徐太平后退开一步,松开了那拎着荣陶陶衣领的手掌,却是转过头,看向了楼梯口处那走下来的倩影,一字一句的说道:“她是你们的英雄,不是我的。”

    话语落下,徐太平转身既走。

    楼梯口处,传来了杨春熙那轻柔的嗓音:“淘淘。”

    “嗯?”荣陶陶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了杨春熙那温柔的笑容。

    杨春熙招了招手,道:“来。”

    荣陶陶指向了走远的徐太平:“他......”

    杨春熙组织了一下语言,伸出那白嫩的手掌,轻轻揽住了荣陶陶的后脑,道:“每一节历史课,对他来说,可能都是煎熬吧,毕竟,书写历史的人,是我们人类,出发点当然也是我们人类。”

    荣陶陶抿了抿嘴,却是被杨春熙强行带着,走上了楼梯:“他与你的成长环境不同,与所有人类孩子的成长环境都不同。

    他的脾气很差,性格古怪,都是后天养成的,他是在异样的眼神注视下长大的。

    周围的人态度迥异,良民对他避而远之,歹人对他心怀叵测。他没有同伴,周边的孩童孤立他、远离他,取笑他头发的颜色、惧怕他泛红的眼睛。

    从小在地球长大,他本该是个人类的,但周围的人,时时刻刻都在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提醒徐太平,他不是人类,而是一只珍贵且危险的魂兽。”

    “哎......”说着,杨春熙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士兵们能保护他的生命安全,却无法控制周围人对他的态度。”

    荣陶陶:“为什么还要把他放在普通的人类社会培养,直接扔军营里长大不就得了吗?”

    “这种事,不是简单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去吧。”杨春熙说着,将荣陶陶送到了教室门前,“我去看看他,你们上自习。”

    “老师,衣服。”教室门口,樊梨花一脸乖巧的站着,她一手拿着风衣,一手拿着围巾,递给了杨春熙。

    “谢谢。”杨春熙笑着揉了揉樊梨花的脑袋,拿着衣物便转身离去了。

    荣陶陶看着教室内的众人,心情很是沉重,迈步走了进去,此刻的他,只是觉得徐太平很可怜。

    放眼望去,真的没有同类。

    从后门走向前排座位的路上,荣陶陶被焦腾达拽住了胳膊。

    “嗯?”荣陶陶停了下来,低头看向了座位上焦腾达。

    焦腾达却是勾了勾手,示意荣陶陶附耳过来。

    “怎么?”荣陶陶弯下腰,手肘拄在了书桌上。

    耳边,传来了焦腾达的轻声细语:“徐太平,为什么姓徐?”

    荣陶陶的面色古怪,似乎明白了焦腾达想要表达什么,他错愕半晌,道:“不能吧?一个姓氏而已。”

    焦腾达继续道:“我们上过很多节历史课了,他就坐在我身后,我感受的更清楚,他并不喜欢上历史课。

    但是今天,尤其是这一节课、这一章节,他的反应太过剧烈了一些。”

    荣陶陶瞪大了眼睛,联想到徐太平之前那没头没脑的“她是你的母亲,不是我的”这一的话语......

    荣陶陶傻傻的看着焦腾达,喃喃低语道:“你的意思是......”

    焦腾达摊开了双手:“你私下里问问杨教吧。

    作为一名教师,明知道你不是肚子疼,知道你出去就是去找徐太平麻烦的,她依旧放任你去了,也不符合常理,惯孩子也不是这样惯的。

    这里是课堂,你是她的学生,那不是一名教师应该做的事情。

    也许有些东西,杨春熙不想说,而是想让徐太平告诉你,又或者是想要让你自己去发现。”

    “嗯,好的。”荣陶陶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向了第一排自己的座位。

    ......

    教学楼外,徐太平迎着暴雪,大步流星,越走越快。

    事实上,徐太平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亦如同他过去15年的人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这很可悲,当一个人闹了脾气,甚至连逃避的地方都没有......

    习惯之下,行走在茫茫风雪中的徐太平,迈步走向了演武场。

    在绝大多数时候,那里吸收魂力、修习魂法的速度更快。

    此时的徐太平脑子很乱,并不明确自己要干什么,也只剩下吸收魂力,能够让他平静一下了。

    可是,徐太平走着走着,便发现了远处伫立着一道修长的人影。

    与人类不同,徐太平毕竟是雪境魂兽,虽然视线也会被风雪干扰、被漆黑的天色干扰,但是在这种环境之下,他远比其他人类看得更远,也更清晰。

    微微泛红的眼眸,散发着一丝丝诡异的光泽,徐太平那阴沉的面容,竟然变得无比惊愕。

    远处,那修长的身影,传来了一句古怪的语言:“也时什?”

    徐太平脚下一停,瞬间从风雪之中捞出了一柄长剑。

    那人影却是缓步走来,风雪之中,露出了那同样微微泛红的眼眸:“阿玛噜里谜?”

    “咕嘟。”徐太平的喉结一阵蠕动,下意识的向后退去,脑海中,却是传来了一道清晰的话语声:“小家伙,你看起来有些不满,也有些迷茫。”

    徐太平紧紧握着手中的长剑,想要后退的脚步,也稳稳的定在原地!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身披雪制大衣的青年,对方有着一头雪白的长发、和那完全不输徐太平的俊美容颜。

    对方那苍白的面容上,两颗泛着红芒的眸子,竟然是那样的不真实。

    “你只能听懂人类的语言,身上也穿着人类的衣物。”

    来者终于走到了徐太平的面前,低着头,那慑人的红色眼眸中,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怜悯:“所以,你是被一场风雪吹送到这里,迷失在这世界的孩子,对么?”

    说话间,那苍白的手掌,缓缓的落在了徐太平的肩膀上,进一步揽住了徐太平的背脊,将他轻轻的揽入怀中。

    “我可怜的族人......”

    俊美青年手掌微微用力,揽徐太平入怀,轻声细语中带着丝丝的哀伤:“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妹,你的整个家族......统统死亡了,是么?甚至没有人教导你冰魂引一族的语言。”

    拥有独特魂珠魂技的徐太平,但凡有一个直系亲属活着,那么就可以实现跨维度、无障碍交流。

    徐太平此时的表现,也印证了对方的猜测。

    这一刻,徐太平的内心崩溃了。

    并不是因为对方那充盈着淡淡哀伤的喃喃低语,而是因为...对方那冰凉的怀抱。

    徐太平的脸蛋,靠着对方的胸膛处、紧紧贴着那雪制大衣。

    很冰,很凉,满满的冰雪气息,满满的...家的味道。

    此时此刻,对方说什么都已经不在重要了。

    唯有在茫茫风雪中,才能感受到一丝安宁的徐太平,在这一刻,找到了十数年来,他从未真正拥有过的东西。

    它的名字,叫“归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