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72 那一章
    荣陶陶缓缓的坐在雪地里,暗暗沉思着。

    她拒绝了与荣陶陶一起训练,但是对于荣陶陶意图追她的举动,她不仅没有拒绝,反而是在鼓励荣陶陶,甚至还给他设下了一个目标。

    这种人是绝对不会食言的,毕竟刚才她卸下了伪装,也放飞了自我。

    对于这个结果,荣陶陶很满意。武器的风格路数,对魂武者的性格的确有很大的影响。

    在寻常社会中,相亲也要看介绍人的风评,在介绍人比较靠谱的前提之下......当你无法认清自己的时候,看看介绍人给你找的是什么相亲对象就可以了。

    起码在红娘的心中,你和那个被介绍来的人是同等级别的。

    而荣陶陶是通过“方天画戟”认识的高凌薇,那么这武器,在这段关系中,就是所谓的“红娘”。

    一切也如荣陶陶所料,两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偏执的主儿,都有自己的要求与标准。

    更完美的是,高凌薇的要求与标准,与荣陶陶自身努力的方向是完全一致的。

    对于提高实力这方面,早已经不需要其他外界动力的荣陶陶,似乎又多了一些动力。

    “像叠buff似的......”

    正当荣陶陶暗暗思索的时候,身侧,传来了一道悦耳的女嗓,可谓是元气满满:“卷卷,你干嘛呢?”

    “啊?”荣陶陶扭头望去,却是看到了石兰的身影。

    三人小组当然是捆绑形式出现的,石家姐妹和樊梨花都好奇的看着荣陶陶,唯独她们身后的教师斯华年,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一脸玩味的看着荣陶陶。

    荣陶陶面色一窘,早恋被抓了个现行,尴尬得很。

    嗯...不过,我现在名义上也是大学生了,应该是到恋爱的年纪了?

    荣陶陶回应道:“没干嘛,累了,歇会儿。”

    “诶?倒是新奇,你还会累的嘛?”石兰懵懵的眨了眨眼睛,在过去的2o多天中,除了在课堂中荣陶陶是坐着听课的之外,石兰每每在演武场看到荣陶陶,这小子绝对在认真修行。

    那刻苦的程度令人发指,荣陶陶就像是沙丁鱼群中大杀四方的鲶鱼,其他八小魂在荣陶陶的“狂猛输出”之下,没人敢偷懒,甚至一刻都不愿意停歇,都股足了劲儿,疯狂修行......

    “站起来,像个男人一样。”斯华年淡淡的开口说道。

    荣陶陶:“......”

    男人就不让坐着了?

    看着荣陶陶起身,斯华年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走吧,到晚饭时间了。”

    荣陶陶想了想,还是没有驳斯华年的面子,一边整理着腰后横挎的龙雀,一边跟着斯华年向场外走去。

    “魂法怎么样?进阶一星·巅峰了么?”身侧,姐姐石楼走了过来,也不看荣陶陶,只是自顾自的开口询问道。

    “没有,哪有那么快,2o天前才进阶高阶。”荣陶陶开口回应着。

    石楼很无语,荣陶陶说得轻巧,但那却是她尚未达到的层面。

    暑假的一个半月时光,她的魂力没有落下,但是在魂法这一层面上,她的确被落下了不少。

    石家姐妹,包括其他几个小魂,的确是全面发展了,大都修习到了海洋魂法、几个海洋魂技,但一直留守在雪境大地的荣陶陶,此时却变成了一枝独秀。

    石兰急忙开口道:“卷卷你可要加油呀,我很快就追上你了!”

    “啊......”荣陶陶扭头看了看那争强好胜的妹妹石兰,却是看到了特殊的一幕,只见石兰手肘拄着樊梨花的肩膀,竟然把娇小的樊梨花当成了拐杖。

    荣陶陶当时就不乐意了,开口道:“你这人,怎么欺负队员呢?仗着自己身高腿长,就能为非作歹?”

    “没...没事的。”哪成想,石兰没说话,樊梨花倒是开口说话了,声音一如既往的软软糯糯,一副柔柔弱弱的乖巧模样,“我是队长,我应该照顾她俩。”

    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荣陶陶啥也不说了。

    石兰却是放下了架在樊梨花肩膀上的手肘,稍稍倾斜的身体也正了过来,面色很是严肃,道:“被误认为是校园7凌了嘛?我觉得这是很亲昵的举动呢,你不喜欢嘛?我以后不这样做了。”

    樊梨花微微低垂着脑袋,声音却是越来越小:“你架着吧,很...亲昵,我喜欢......”

    姐姐石楼突然伸出手肘,用同样的姿势,架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嗤笑道:“放心,兰兰不是那样的人,真有这种情况,无需他人训斥,我早就踹她了。”

    石家姐妹虽然都是争强好胜的主儿,但姐姐沉稳一些、更专注于实力,妹妹活泼一些、元气满满、有点古灵精怪的意思,而姐妹俩长得又是一模一样,所以......

    所以当石楼做出如此轻浮的举动时,荣陶陶险些以为石楼被妹妹吃了,然后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两只石兰?

    荣陶陶努力歪着身子,竭力远离石楼,她给妹妹找场子的方式倒是特殊。

    荣陶陶抿了抿嘴,突然打小报告:“斯教,她欺负我,你管不管?”

    前方,斯华年连头都没回,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荣陶陶:“......”

    你是饿死鬼托身吗?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对了,咱俩约战也有一阵了,早在雪原考核的时候就定了,到现在还没动手呢。”石楼开口说道,再次邀战。

    “打呗。”荣陶陶下意识的耸了耸肩膀,可惜一个肩膀被压着,所以只耸了一边,画风很是奇特。

    “我赌我姐赢!”石兰大声叫道,一脸的兴奋,“哦呦~打架喽!一会儿吃完饭我们就打吧!好不好,卷卷?”

    “我赌荣...我...我也赌石楼赢。”樊梨花说着说着,突然改口,可是给荣陶陶气的不轻,这丫头眼光不错,就是太维护队员了,昧着良心说话。

    话说回来,樊梨花是怎么当上队长的?

    实力足够,但是这性格......也就是石家姐妹品质端良,要是换两个心术不正的,估计能把樊梨花欺负死。

    “明早吧,吃完饭就上晚课了。”荣陶陶随口说着,“我也跟着斯教学了一手大夏龙雀的技艺,刚好,跟石楼拼拼刀。”

    “啪~”

    石楼打了个响指,满脸的战意:“完美!”

    几个小家伙吵吵闹闹,前方的斯华年却是越走越快,估计也是饿得不行了,一行五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了餐厅。

    有斯华年带着就是好,众人在教师餐厅美餐一顿,道别了还在吃的斯华年,然后结伴去了教学楼。

    松江魂城的风一直刮、雪一直下,天一直黑。

    几人也只能通过手机时间来确定几点钟了,18:45上课,众人顶风冒雪,差点迷路,这才看到了明亮的教学楼。

    嗯,荣陶陶还真的在校园内迷过路......

    没办法,这里的风雪太大了,即便校园内到处都是路灯,但那对于荣陶陶来说,有时也辨别不了方向。

    三米外雌雄难辨,五米外人畜不分。

    石兰曾说过一句话:“我堂堂松江魂武,就没有高手,遍地都是瞎子......”

    ......

    “呼......”荣陶陶吐出了一口寒气,抖了抖身上的雪,这才推开了教学楼的大门,轻车熟路的走向了教室。

    大学的教室一般都是不固定的,但是少年班不同,由于人数少、而且授课教师唯一,授课内容也是固定的,所以他们的班级也是固定的。

    众人来到了二楼东北角的一间教室,灯光明亮的教室中,其他几个学员都已经到了。

    荣陶陶和焦腾达、6芒打了个招呼,也看到了和李子毅聊天的孙杏雨。

    荣陶陶想了又想,还是没有说今天又碰到高凌薇的事情。

    上次这小两口可是给他刺激的不轻,荣陶陶也不打算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被特意改过的教室,依旧是九张小桌,摆放三排,大家的座位也没变。

    荣陶陶坐在了第一排的中间位置上,直面着讲台,手肘拄着桌子,手掌撑着脸蛋,渐渐的放空了自己。

    体内的云云犬似乎感受到了温度有变,从他的体内飘了出来,卧在了荣陶陶那一头天然卷儿上。

    可惜,荣陶陶的脑袋和头发冰凉冰凉的,还带着冰雪融化的寒冷水珠,又把云云犬给冻回了荣陶陶的体内......

    “都到了?”教室门开启,杨春熙穿着米色长风衣,系着白色围巾,脚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到了讲台上,将手中的一本书籍放在了讲台上。

    “《近现代史(魂武篇)》都拿出来吧。”杨春熙一边说着,一边解开围巾,向教室内侧的衣架走去。

    虽然教室内只有9个人,但是“嗡嗡”的声音一点也不小。

    在所有的课程中,九小魂最喜欢的就是《近现代史(魂武篇)》。

    因为杨春熙不仅仅是在讲课本上的内容,她还会讲一些书本上没有的历史故事。

    与其说这是一门历史课,倒不如说这是一场故事会。

    杨春熙声音温柔、娓娓道来,讲道理,听完这三节“睡前故事会”,再回寝室睡觉,绝对倍儿香。

    九小魂中,唯一不怎么感兴趣的学员,就是徐太平了。

    然而徐太平坐在最后一排,每次学生们听的津津有味,也没有人注意到徐太平的面色。

    杨春熙将围巾和风衣挂在衣架上,露出了宽大的米色针织衫,真是让人越看越舒服,这种居家装扮,的确很适合讲睡前故事。

    但是今夜的历史课有些不同。

    起码对于荣陶陶来说,这节课很特殊。

    他手里拿着碳素笔,一边翻着书籍,一边看着几天前在书页上留下的记号。

    不由得,荣陶陶的手掌微微一顿。

    今天,要讲那个女人了......

    视线中,黑白墨印的教科书上,一张黑白照片,映入了荣陶陶的眼帘。

    又见到你了,没有意外,依旧是在书中。

    荣陶陶看着图片上那神情肃穆、眼神专注的女人,他心中暗暗地想着:只不过,这一次,我离你更近了一些......

    《近现代史(魂武篇)》分为几个大章节,作为对雪境之地发展、存留意义极大的重要战役,龙河之役,占据的篇幅很大。

    要知道,这场战斗仅仅发生在九十年代中期,现在的时间也才是2o1o年,而这段历史就已经被再入每一版本的历史教科书中,这足以表明这场战斗的重要性。

    杨春熙回到了讲台上,翻开书籍,手掌压了压书页,开口道:“世界上,一共有九种旋涡,每一个旋涡的背后,都有另外一个世界。

    在华夏大地上,我们能接触到的天空旋涡,一共有四种,分别是星野旋涡、海洋旋涡、熔岩旋涡和雪境旋涡。

    而当人们提起雪境旋涡的时候,有一个人的名字,是永远无法绕过去的......”

    “咔嚓!”

    一声脆响!

    杨春熙轻柔的话语声,瞬间被打断。

    一众学员惊讶的扭头,看向那坐在最后一排,角落处的学员——徐太平!

    却是见到徐太平低着头,那苍白的手掌中,一支碳素笔竟然被掰断了,黑色的墨水点点、沾染在他的手掌上,印出了他那浅浅的掌纹。

    杨春熙微微抬眼,看着最后一排角落处的徐太平,淡淡的开口道:“她的名字,徐风华。是公认的关外第一魂......”

    “咔嚓!”“咔嚓!”

    那断成两截的碳素笔,被徐太平狠狠的揉捏着,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徐太平。”杨春熙抬起头,正眼看向了徐太平,道,“你有什么事。”

    徐太平的手掌微微颤抖着,似乎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没有回应。

    杨春熙那温柔的声音,变得严厉了下来,沉声道:“徐太平?”

    “没,没事。”徐太平低垂着脑袋,轻声回应道。

    “嗯。”杨春熙发出了一道鼻音,再次低头看向书籍,道,“关外第一魂......”

    徐太平突然开口:“老师。”

    杨春熙:“怎么?”

    徐太平:“我肚子不舒服。”

    杨春熙默默的看着徐太平,而徐太平只是低着头,没有眼神的交错。

    杨春熙沉默半晌,道:“肚子不舒服,就去卫生间。听清楚,我没有允许你回寝。”

    徐太平直接起身,径直走向后门,推门走了出去。

    荣陶陶猛地站起身,吓了班级里学员们一跳。

    杨春熙看向了面前的荣陶陶,不由得微微皱眉,道:“你怎么了?”

    荣陶陶的话语声,从未有过的低沉:“我肚子也不舒服。”

    “你给我坐......”杨春熙话说到一半,却是戛然而止,她迟疑片刻,想了又想,却是开口道,“嗯,去吧。”

    荣陶陶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徐太平!

    你对徐风华有意见是吗!?

    众人看着荣陶陶追出去的身影,不由得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焦腾达却是推了推眼镜,看着书页上那魂将的风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杨春熙望着荣陶陶那消失在教室门口的身影,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

    也许...你也该知道点什么了。

    杨春熙轻声道:“先上自习,温习一下前面讲过的章节,我不想听到任何交头接耳的声音。”

    说着,杨春熙同样迈步向教室外走去,只不过...这一次,她那本该“哒哒”作响的高跟鞋,却是没有了半点声响。

    ...

    四千四百字,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