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71 戟与人
    转眼间,2o多天过去了。

    1o号楼学生宿舍的一层右侧走廊中央,依旧立着那块非常拉仇恨的“少年班”告示牌,但却再没有任何高年级学员赶来这里了。

    宿管大妈,永远滴神!

    一句“你想退学么?”让一众宵小对一楼右侧走廊望而却步。

    当然,其中也不乏大一新生忙于军训的原因,魂武学生的军训与普通学生的军训不同,他们的训练强度被无限拔高,的确非常辛苦。

    除了大一新生在军训之外,少年班和大二的学生在校内上课修行,而大三、大四的学生可能是校外实践课居多,荣陶陶等人鲜少看到高年级学员的身影。

    一切都看似有条不紊,但校园内的气氛,着实有些压抑。

    因为天黑了,彻底黑了。

    荣陶陶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昼夜难分”,他们现在真的只能靠钟表来确定黑夜白天了。

    据说,在南北极也会有自然发生的极夜现象,甚至在极点上,会有长达六个月的极夜。

    但那里可是荒无人烟的南北极,而松江魂武......

    不仅是天黑,这里风雪也是越刮越大。

    荣陶陶等人每一次出去上课,从宿舍楼走到教学楼,都像是一场艰难的迁徙行动。

    经历了更多的荣陶陶,却是想法更多。

    这种特殊的恶劣天气,对于那些偷猎者来说,也许就是一场狂欢......

    严格意义上来讲,荣陶陶经历了两次“天黑”,一次是在百团关内,只是天色刚暗,学校就带众人回来了。

    没想到,两个多月后的今天,寒夜降临,终于吞噬了松江魂武大学。

    早在百团关内,第一次天黑的时候,焦腾达就曾自嘲“命途多舛”。

    他们原定7天的考核,3天便戛然而止。

    而后原定一个半月的暑期课程,也是2天便提前结束。

    松江魂武如此朝令夕改,真的不在乎自己脸面么?

    当然不是,经历了这一切的荣陶陶,心中清楚,这也许就是在雪境大地中生存的无奈。

    而此时,松江魂武又一次“打脸”了。

    号称师资雄厚的顶级院校,教师资源也不够了......

    松魂四礼中,糖、酒尚在,依旧是1组、3组的实践课教师。

    但是荣陶陶的实践课教师夏方然,却是杳无音信,百团关一别,再未返校。

    杨春熙扛起了重担,她除了当导员、班主任,全权处理魂班的生活、学习之外,她还是所有文化课的授课教师。

    不仅如此,杨春熙也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她成为了魂班2组的实践课教师。

    杨春熙不会戟、不会刀。但她会枪,教导李子毅和孙杏雨倒是绰绰有余。

    而荣陶陶时而会向斯华年请教刀法技艺,但是更多的时间,却是自己闭门苦修。

    堂堂松江魂武,竟然找不出一个用方天画戟的教师,传出去真的会让人笑话。

    松江魂武可是公认的师资雄厚,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荣陶陶和焦腾达在宿舍中探讨过。

    两人得出的唯一答案:前线告急!

    别忘了,松江魂武的教师,任务不仅仅是授课,他们大都是国家政策倾斜、专门指派来到这里的,在特殊时期,这些教师可是要佩挂上阵的。

    这场遮云蔽日的暴风雪,造成了这一切,也让松江魂武大学的氛围日渐压抑。

    真的有大一新生退学了。

    历经千辛万苦考入了顶级院校,但却没能抗住短短2o天的在校生活。

    也许,漆黑寒冷的松江魂武,与他们那蓝天白云、阳光明媚的家乡反差太大了吧。

    有些是学生自主退学的,有些是家长担心、强令孩子退学的。

    在“退学”这种事上,学校开明的可怕。

    校方只要核实,退学是学生及家庭的共同决定,三天考虑时间一过,学校绝不留人。

    荣陶陶是万万没想到,那一直紧锁的学校大门,接二连三的开启,竟是为了送走一个个退校学生。

    封校、封城是有其意义所在的,那些退校生走得出松江魂武的大门,却走不出松江魂城。

    他们被集中安排在城内一处住所,只能等着运送物资前来的军方人员,共同离开松江魂城。

    当然,这些荣陶陶都不清楚。

    退学对于他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选项。

    他只是伫立在灯火通明的演武场中,对着茫茫风雪,一次次的抽刀出鞘、收刀入鞘。

    能够自主学习的普通级雪境魂技,荣陶陶已经学全了,剩下的也只有熟练度了。

    待他的魂法·雪境之心来到第二等级,才能学习更多新的魂技。

    所以,每到实践课,杨春熙会带着李子毅、孙杏雨修习枪术,而荣陶陶除了复习魂技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独自训练。

    没有人打扰的荣陶陶,看着内视魂图中,那“刀法精通·一星巅峰”的字样,也在一次次的跟自己较着劲。

    “你在这里。”一道女生声音突然从自身后传来,很是悦耳。

    唰......

    荣陶陶手腕翻转,收刀入鞘。

    大夏龙雀横在他的腰后,自腰部两侧露出了华丽的刀柄与刀鞘。

    荣陶陶转过身来,却是面色一怔。

    面前的人,是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一如既往的自信模样,在荣陶陶的眼中看来,也是那样的光芒万丈,像是在这严寒冬日中,散发着刺眼光芒的小太阳。

    高凌薇!?

    高凌薇看了一眼荣陶陶执刀的姿势。

    作为一名优秀的武者,她似乎很能明白荣陶陶此刻的心理。

    收刀入鞘,是对来者的礼貌,但那探在腰侧、紧握刀柄的手,也代表了时刻做好战斗准备。

    演武场还算明亮,每块场地之间,都有巨大的照明灯,映衬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点亮着漆黑的夜色。

    荣陶陶看着一身雪地迷彩的高凌薇,迟疑半晌,道:“你好?”

    高凌薇友好的点头致意,目光直视着荣陶陶的双眼,道:“杨春熙教师特意找到了我的军训方阵,与教官探讨了一番,给我下达了一项新的任务。”

    这一刻,荣陶陶似乎有些理解,当初樊梨花看石兰的感觉了。

    他不太自然的错开了目光,道:“啊?”

    高凌薇随手一捞,那探在茫茫风雪中的手掌,一片魂力涌动,一杆雪白色泽的方天画戟拼凑而出。

    “叮!”一声脆响,高凌薇将方天画戟立在了雪中,道,“华夏魂武者,用方天戟的人很少。现在是特殊时期,教师们各有任务,你似乎无人提点,只能闭门造车。”

    荣陶陶面色错愕,这...这算是什么?

    来自嫂嫂大人的助攻?

    高凌薇开口道:“在你魂法晋级、有新的授课内容之前,也许我可以帮帮你。”

    荣陶陶:“嗯,好的。”

    但凡任何一个魂班学员在这里,都会惊愕于荣陶陶此时所展现出来的一面吧......

    那个怼天怼地的荣陶陶,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温顺?这不符合常理!

    高凌薇却是微微皱眉,眉宇之间,带着丝丝不悦:“告诉我,你用的是方天画戟。”

    “当然。”荣陶陶随手一捞,漫天风雪中,同样拎出了一杆方天画戟。

    高凌薇细细的打量着那方天戟的构造,越看...她的眉头皱的越深。

    这等精美的雪之魂,已经代表了这个少年通过了方天画戟的考验,那为何他是这样的表现?

    高凌薇百思不得其解,开口道:“看着我的眼睛说。”

    荣陶陶抬起眼帘,疑惑道:“我用得是方天画戟,怎么了?”

    “嗯……”高凌薇似乎依旧有些疑惑,道,“来吧,看来我能教导你的有很多。”

    荣陶陶:“好的。”

    高凌薇:“先摸摸底。”

    说话间,她手中的长戟已经刺了出来!

    魂武者这一职业,的确与众不同,两人从见面到开打,满打满算不足1分钟......

    “叮!”

    井字形战戟猛地撞在了一起!

    荣陶陶拨开对方戟尖的同时,落于长杆柄部的手掌一松,脚下一踹,戟杆如棍,直接扫向了高凌薇。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高凌薇那眉宇间的不悦,瞬间消失无踪,长戟竖立,拦下了对方扫来长杆的同时,侧身抬腿,一记鞭腿横扫了过去。

    荣陶陶急忙弯腰后退,而他手中的方天画戟,竟然松开了!?

    不要了!?

    是的,的确不要了!

    魂技的存在,给了荣陶陶更多的操作空间。

    日夜苦训为土壤,

    极高的战斗智商为滋养,

    在这茫茫风雪之中,一朵美丽的技艺之花就此绽放......

    荣陶陶后退躲避的同时,一手探在后方,竟然又从茫茫风雪中抽出了一杆方天画戟!

    他的仆步潇洒异常,单手拎着戟杆柄部,由后至前,在风雪中画出了一轮圆月,重重向前抡砸而去!

    真?大开大合!

    高凌薇心中暗暗点头,这才是执戟人应有的风范!

    只见她从容应战,猛地支起方天画戟,锋利的戟尖精准的刺进空中抡下的井字形战戟。

    两杆战戟拼凑在一起,犬牙交错,严丝合缝。

    高凌薇单手执戟,手中一转,卡住对方的长戟,猛地向空中一甩。

    荣陶陶顺势而为,手中一松,任由高凌薇夺走自己的战戟,也任由那方天画戟破碎成片片雪花,消散在了茫茫风雪之中。

    仆步瞬间变为弓步,荣陶陶双手虚握,猛地前刺,在他刺出来的一刹那,那空无一物的手掌中,已然出现了一杆方天画戟!

    在这雪境之地,每一片雪花,都是我的朋友。

    夏阴阳说的!

    高凌薇眼中的赞赏之色一闪而过,只见她左手一挥,拦向了刺向自己小腹的战戟。

    但是那看似阻拦、挥开战戟的手掌中,一阵风雪旋涡席卷开来。

    雪爆来得快,炸的也快。

    “呯”的一声!

    戟尖被这一记雪爆炸向一旁!

    由于事发突然,荣陶陶根本来不及反应,双手执戟的他,在方天画戟的力道带动下,身体不由得转动,竟然将背后留给了敌人......

    然而高凌薇的动作是连贯的,炸飞荣陶陶方天戟的一瞬间,手中的长戟已经刺了出去!

    这就是更高水准的雪爆么?

    依旧是凶猛爆炸,但却没有后坐力?

    荣陶陶顾不得许多,一直特别忌讳跳跃的他,猛地弃戟抽刀!

    成千上万次的抽刀,在这一刻有了成果!

    辚辚作响的大夏龙雀,自荣陶陶后腰刀鞘中,急速拔出,撕风破雪,被侧身站立的荣陶陶反手握着,挡在身前。

    “叮!”一声脆响!

    大夏龙雀抵在了那戟尖与半月牙刃的连接处!

    一股巨力之下,荣陶陶向后倒滑而去,一片风雪弥漫,美不胜收。

    高凌薇美眸明亮,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那倒滑远去的荣陶陶,大夏龙雀早已入鞘,双手在风雪中连连挥舞,拎出了一杆又一杆方天画戟,如投掷标枪一般向高凌薇甩去!

    高凌薇脚下一错,猛地侧身,锋利的长戟擦着她的脸侧,刺了过去。

    扎下步伐的高凌薇,手中长戟舞的密不透风,不再躲闪,而是挑落了一杆又一杆飞来的方天画戟。

    直至倒滑的荣陶陶稳稳站住,投掷的飞戟这才停了下来。

    双手执戟的高凌薇,遥望着不远处同样双手执戟的荣陶陶,这一刻,她也看到了荣陶陶那战意盎然的模样。

    刚才发生的一切,只因他脚下不稳,拖延时间么?

    出乎荣陶陶的意料,高凌薇缓缓收式,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扔在了风中,破碎成了漫天风雪。

    那画面,别提有多潇洒......

    荣陶陶:“怎么?”

    高凌薇沉默片刻,开口道:“技艺、理念、思路、心。”

    荣陶陶好奇的看着高凌薇,她在说什么?

    高凌薇深深的吸了口气:“我本以为我可以教导你很多,现在看来,是我自负了。无论你之前师从何人...你的师父把你教导的很好。

    我...教不了你。”

    荣陶陶:“......”

    高凌薇:“这世上真的有各种各样的天才,我足足比你早觉醒三年。

    而事实证明,我却只能靠魂技、靠身体素质来欺负你。

    关于武艺,我没有资格教你。

    如果你早生三年,也许我们关外团队,真的能拿到全国冠军。”

    完了呀,玩砸了呀!

    我是不是应该表现的差一点?

    “你我都清楚,你是会用方天画戟的。在漫长的修习岁月里,它也必然潜移默化、对你产生影响。”

    高凌薇望着不远处的荣陶陶,继续道:“所以,最开始你那怯懦、躲闪的眼神,不是因为遭遇强敌,而是因为你的心里有其他想法。

    换句话说,你是对我有想法。”

    “呃......”荣陶陶被说穿了心思,这回是真的尴尬了。

    在关于情感的问题上,绝大多数女孩都很敏锐。

    你心中的那个她,不是察觉不到你的心意,她大概率只是在装睡、叫不醒罢了。

    显然,高凌薇不想要“男闺蜜”,也不想要备胎。

    高凌薇开口道:“我们都是用方天画戟之人,与包容万种流派的枪、刀、剑不同,方天戟技艺的作战风格大抵相同。

    所以你我都清楚,它把我们变成了什么样子,我想,我们俩个不合适。”

    光明正大的戳破,干脆利落的拒绝。这个小姐姐......

    如果今天高凌薇不出现,荣陶陶显然会一直专心于武艺,努力变强。

    但既然她来了,而且又戳破了荣陶陶的心思,已经有些被动的荣陶陶,当然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

    “不同吧?刚才的战斗中,你一往无前、不愿退半步,而我......”荣陶陶耸了耸肩膀,那意味不言而喻,“我很随和的。”

    “呵呵。”高凌薇有些忍俊不禁,轻笑出声。

    一句很正常的话语,在两个执戟人之间,却成为了常人很难理解的笑点。

    荣陶陶想了想,继续说道:“找到同样用方天戟的人不容易,我们俩应该会有很多共同语言。”

    高凌薇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对于这句话,她倒是很认可。

    荣陶陶:“一起训练?权当是切磋技艺,互相探讨。”

    高凌薇似乎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嘴角扬起,微微歪头:“真的只是相互探讨技艺么?”

    荣陶陶抿了抿嘴,没有回应。

    高凌薇的面色渐渐严肃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荣陶陶,以方天画戟为纽带,双方似乎都放飞了自我。

    还是那句话,人考验人,远远不如魂技考验人来的直白。

    荣陶陶如此低等级的魂技·雪之魂,但是那方天画戟的构造却又如此精美,已经表明了足够多的东西了。

    在“明人不说暗话”的情况下,她那一双眼眸也变得极具侵略性,终于配上了她的字,也配上了她的戟。

    此时的她,再没有了主席台上的完美,也没有了咖啡厅中的温和友善。

    有的,只剩下了淡淡的疏离。

    演武场上,一片沉寂,只剩下了呼啸的风声。

    良久,高凌薇淡淡的开口道:“你我只见过一面,你根本不了解我,为什么想要追求我?因为我这副皮囊?”

    “嗯......”荣陶陶迟疑片刻,还是说了实话,“事实上,我是通过方天画戟,才发现的你。”

    “嗯?”这样的回答,显然出乎了高凌薇的意料,她沉默片刻,轻声道,“很有趣的回答。”

    话虽然这样说,但她却迈步向后退去:“我虽然不能教你,但也很难把你放在平等的位置,我没办法欺骗自己。当你以挑战者的姿态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无论胜负,我都会很认真的考虑你的提议。”

    说话间,那高挑的身影,渐渐隐入了茫茫风雪中......

    荣陶陶想了想,以己度人,倒也能理解执戟人的执着、甚至是偏执。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开口道:“那一天不会太远。”

    风雪中,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一道告别话语:“我看到了你的天赋与刻苦,我相信,也很期待......”

    ...

    继续五千字章节,求些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