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70 总有一天
    6芒的一句话,说的武班学员颜面尽无。

    总有那么几个人,开口反驳、狡辩。

    “他要找最厉害的,你们本来就是魂班的啊?”

    “是啊是啊,成绩上写着呢,你们的排名并不是高么?”

    “怎么?本就是魂班的学生,现在怂了,又不敢承认了?”

    一阵阵声音响起,听得6芒更加鄙夷了。

    而那名领头的大一新生,却是对着门外的荣陶陶伸出了手:“幸会,在下赵棠。”

    这名自称为赵棠的大一新生,生的浓眉大眼,端的是相貌堂堂。

    荣陶陶面色稍稍有些诧异,本以为对方是来挑事的,结果...嗯,对方还挺礼貌?

    他看着赵棠伸出来的手掌,迟疑了一下,握了上去。

    哪成想,这一握手,对方就没松开。

    赵棠一双眼眸炽热,低头看着荣陶陶,道:“你就是少年班的第一?”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道,“不是,第一是个女孩,在11号楼,你去女寝找她吧。”

    赵棠:???

    荣陶陶这话一出口,原本还是6芒鄙夷武班少年,这一下,“哄”的一声,武班有一个算一个,纷纷嘲讽起了荣陶陶......

    “不愧是魂班大佬,真是条汉子,推女人出来顶包!”

    “怂了,哈哈,他怂了!!!”

    “兄弟,少说两句,你知道荣陶陶是谁么?说出来吓死你,你知道他家......”

    听到这句话,荣陶陶猛地歪头,目光掠过大一学员的肩膀,看向了那个面露嘲讽之色、说话阴阳怪气的武班少年。

    荣陶陶目光瞬间冰冷了下来,看向那武班少年的眼神,竟然与半个月前,与偷猎者对战时的眼神如出一辙。

    这种眼神,已经不在是局限于打架斗殴、切磋比试的层面了......

    少年班学员中,能拥有这种眼神的人并不多,石家姐妹算两个,徐太平算一个,至于其他人,尽管也参与过多次战斗,但依旧只能算是“温室里的花朵”。

    那武班少年面色一僵,急忙住口,低下头,向后退去,藏在了人群中。

    原本,藏在人群中舒舒服服喷人的他,被荣陶陶精准的找到、视线锁定,一瞬间从“匿名状态”变成了“实名”,再联想到自己刚才的话语,这名武班少年顿时有点惊慌。

    赵棠也是稍稍错愕,不知道后面这群看热闹的人,哪句话触动了荣陶陶的神经,但无论如何,荣陶陶这气势...也应该担得起少年班第一的名头。

    赵棠好战的心思更胜了:“怎么样?切磋切磋?”

    荣陶陶收回了视线,摇了摇头:“没兴趣。”

    赵棠:“怎么?怂了?你不像是这样的人。”

    荣陶陶抬头看着这个好战分子,道:“我怕你输给比你少练三年的人,没脸在学校里待下去了。”

    刚!

    是真的刚!

    一句话,说得一众人面色惊愕,这...这么有自信的嘛?

    “哈哈!”赵棠一双眼眸炽热,尽管荣陶陶是在怼他,但他好像非常喜欢荣陶陶的态度,只见他面色兴奋,“怕输,我就不当武者了!”

    一句话落下,荣陶陶算是真的明白了。

    眼前这个赵棠是真战士,后面那一众魑魅魍魉才是真小人。

    短短几句话,6芒心中的敌意也放缓了不少,看着那求战的大一学员,道:“校内不允许私斗。”

    赵棠:“怎么说?演武场?”

    还挺执着?

    看起来,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头牌这一名号,的确风头不小。

    毕竟,这群孩子的确是华夏各地网罗来的最顶级一批天才,这个赵棠怕是真的抱着“讨教”的心来的,而不是来“打压”的。

    “咚!咚!咚!”

    一阵敲击消防栓玻璃门的声音突然响起。

    众人扭头望去,却是看到宿管大妈一手掐腰,一手还拿着一根扫把:“你们干什么呢?聚众闹事?都想被退学?”

    武班少年们一哄而散,关乎到切身利益的时候,谁都不是傻子。

    而那几个大一新生却是傻眼了,离开的路就一条,而宿管大妈拎着扫把,就挡在走廊中间,颇有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武班的学员们都溜溜的回寝室了,但是这群大一的可是没地方去啊?

    “你们看起来年纪不小,不是少年班的学员吧?”宿管大妈这气势...简直可怕,曾经也当过班主任?

    焦腾达从宿舍中挤了出来,笑呵呵的对着宿管大妈点头,道:“啊,阿姨,误会了误会了,这是我哥,过来帮我铺床,给我送生活用品来了!”

    宿管大妈又是一扫把敲在了消防栓门上,眉毛竖起,训斥道:“快走快走!铺什么床,多大了?”

    一旁,一个大一新生顺着焦腾达给的台阶就下来了,伸手揽着赵棠的肩膀:“棠哥,走吧走吧,你弟弟都这么大了,哪用得着咱们照顾。”

    赵棠迟疑了一下,对着焦腾达感激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宿管大妈拿着扫把,严厉的看着几人。

    几个大一新生低着头,灰溜溜的从大妈身边走过,连个屁都不敢放......

    焦腾达一脸的笑容,对着大妈摆了摆手,道:“给阿姨添麻烦了,抱歉抱歉,我以后绝对不让他来了。”

    “哼。”宿管大妈冷哼一声,似乎早已看透一切,只是没再纠缠,拎着扫把,转身离去了。

    她不仅离去了,走到走廊入口的时候,竟然还把那拉仇恨的公告牌摆放在了入口的正中央......

    焦腾达急忙推着荣陶陶进了123寝室。

    6芒也是冷哼了一声,关上了门:“还以为是少年班同学呢,这群武班的,没一个好东西。”

    “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嘛。”焦腾达笑呵呵的说着,手里拿着手机,放在了6芒的眼前。

    6芒顿时面色一僵。

    “什么呀?”荣陶陶好奇的凑了过来,却是看到了赵棠的网络资料。

    荣陶陶忍不住咧了咧嘴:“卧槽...西北赛区高中生联赛冠军,全国高中生联赛第五!”

    焦腾达好奇的询问道:“你们都不看比赛的吗?”

    6芒和荣陶陶的回答出奇的一致,纷纷摇头:“没时间。”

    “喂。”一道稍显阴沉的嗓音传了过来。

    荣陶陶转头望去,却是看到徐太平一手摘下了耳机,扭头看着荣陶陶:“选床,我要休息。”

    在荣陶陶的视线中,那脑袋趴在窗外、依旧在打电话的李子毅,却是刚好将怀中的长枪靠在一旁的墙壁上。

    荣陶陶面色古怪,打电话你拿什么枪...哦,是为随时可能发生的冲突准备么?

    荣陶陶看了看床铺,来到了宿舍最内侧,靠着窗户、洗手台的位置,将东西扔到了桌上:“就这了。”

    6芒选了荣陶陶对面的位置,挨着卫浴间的床铺。

    看来,两个人都不想靠门。

    众人分配好了床铺,焦腾达睡在中间,李子毅和徐太平选择了靠门的左右两铺。

    这也就代表着,徐太平和6芒是一排的,一个靠门、一个靠窗,中间留下了一个空床......

    只不过,随着众人选好了床铺,焦腾达看到这一幕之后,调了一下位置,选择了那个空床,睡在了6芒和徐太平的中间,头顶是徐太平,脚下是6芒。

    一众人也没说什么,自己收拾自己的东西。

    唯有焦腾达有点大学生的样子,铺好了床之后,又从行李中掏出来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翻看起了比赛视频,嘴里还嘟嘟囔囔着“网速真快”什么的。

    “嗡...嗡......”

    一连串的手机声音响起,学员们纷纷拿起手机,却是看到微信上,又多了一个群。

    发起者是孙杏雨,将班级里的学员们都拉进了群聊。

    群聊名称也很有趣......“水果捞”。

    孙杏雨的几个姐妹很给她面子,几人应该是住一个寝室,也已经约定好了,纷纷将自己的昵称改成了:杏儿、梨、大石榴、小石榴。

    “你们几个,响应一下号召。”李子毅一边改着昵称,一边开口说着。

    焦腾达拿起手机,直接改了“香蕉”,反倒是徐太平......

    他直接退出了群聊!

    然后他又被孙杏雨拉进群聊。

    徐太平又退,孙杏雨又拉。

    来来回回一共五次,徐太平低头看着手机,一脸的烦躁,不仅没再退群,更是把自己的群聊昵称改成了“苹果”。

    这一幕,嗯...就很...嗯,很奇妙......

    杏儿:“明天八点钟,体育场举办新生开学典礼,大家都别忘了,我们少年班也算是新生,必须得参加。”

    杏儿:“另外,淘淘。大一新生要进行一个月的军训,今年情况特殊,十月一号学校不放假,依旧封校。

    学校准备在军训结束后举办迎新晚会,少年班要出两个节目,杨春熙老师要求下来,我们魂班出一个,那边武班出一个。”

    荣陶陶挠了挠头,手指在屏幕上噼里啪啦的敲打着:“你问我干啥,打架我在行,演节目我可不会。”

    杏儿:“6芒说你《忘忧草》唱的可好听了~”

    荣陶陶面容一僵,转过头,看向了对面床铺躺着的6芒。

    6芒似乎也感受到了那幽怨的目光,他缓缓地翻了个身,面朝墙壁,留给了荣陶陶一个背影......

    杏儿:“三年同窗我都没发现你这个才艺呢,芒果还说,你可喜欢唱歌了,而且还是单曲循环,一唱就是一天。”

    桃:“我那是被斯华年虐傻了好吗!!!”

    杏儿:“嘻嘻,我不管~”

    桃:“徐太平唱歌应该也不错,从我进寝室,他就一直戴着耳机,一直听到现在了。”

    哪成想,徐太平直接分享了个链接......

    苹果:“音频链接-《华夏刑法重点法条、理论与案例(魂武篇)》”

    芒果:“不错,上台给大家普法,也是极好的。”

    苹果:“公众号链接-《魂武者杀人一定犯法?面对以下几种情况,请放心出手!》”

    杏儿:“群主已开启全员禁言。”

    这一手假装群聊有禁言,秀的荣陶陶头皮发麻......

    ......

    夜里,123寝室没再出什么乱子,只是大家的话都不多,荣陶陶睡的也算是安稳。

    翌日清晨,八点。

    全体新生集合,来到了演武场东侧的体育场中,在绿茵场上自行列队,而在那主席台上,也摆放好了座位,桌子上的名牌,写着几个校领导的名字,但好像参会的校领导不是很多。

    随着入学仪式开始,荣陶陶站在绿茵场上,一如既往的左耳听、右耳冒。

    对于这种校领导讲话,荣陶陶从来都听不进去,一会儿典礼结束,大一新生留下来,分班军训,这群少年班的孩子也就可以解放了。

    荣陶陶一边偷偷的修炼魂力,一边放空自己,不知道过了多久,却是听到了极为热烈的掌声。

    荣陶陶吓了一跳,我发呆时间这么长?典礼要结束了?

    他下意识的跟着拍手,抬头看去,却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高挑的身材,漆黑的长发,干净白皙的面容,英挺的剑眉之下,是那一双俯瞰全场、不卑不亢的眼眸。

    英姿飒爽,落落大方。

    面对千余人的注视,她却没有半点怯场的痕迹,仿佛已经习惯了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很荣幸,作为新生代表在这里发言......”高凌薇站在台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下方一众学员。

    然而,高凌薇才说了三句话,天色却是渐渐地暗了下来。

    越来越暗、越来越暗......

    连带着,寒风乍起,一阵阵风雪席卷而来。

    “看来教师的预测很准确,上台前曾有教师提醒我,暴风雪马上就会降临。”高凌薇微微仰头,看着那迅速昏暗下来的夜色,轻声道,“大家...都会白灯纸笼吧?”

    说着,她抬起左手,一片莹芒闪烁。

    台下,一只只手抬了起来,一片又一片光芒闪烁。

    千余人的新生方阵中,一片流萤飞舞,美不胜收。

    只是少年班的小方阵就有点可怜了,不仅飘荡雪花的亮度暗淡一些,甚至还有部分学员根本不会白灯纸笼这项魂技。

    也正因为如此,荣陶陶头顶上方亮起了白灯纸笼,在片方阵中是如此的耀眼,被“激活”的雪花也是多的惊人。

    高凌薇看着自己头顶的白灯纸笼,目光透过点点光芒,看向那迅速阴暗下来的天空:“老师还告诉我,未来的一段时期内......

    我们在校内的生活,将难分昼夜。这里的天色,会一直这样黯淡下去,直到某一刻,彻底漆黑。”

    一番话语落下,千人绿茵场上,顿时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高凌薇低下头来,看着众人:“你们都知道,松江魂城封城了,松江魂武也封校了。

    暑假期间,学校也明确发了通知,不建议大家提前来学校报到,一切,都因为这里的环境特殊。”

    说话间,高凌薇扫视着全场,而那一双漂亮的眸子,最终也定格在了那一片黯淡光芒的少年班阵营中,其中,那白灯纸笼最为明亮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她熟悉的身影。

    高凌薇的视线定格在了荣陶陶的身上,继续道:“但9月1日,学校依旧开学了。

    在这暴风雪即将袭来的一刻,依旧举办了迎新仪式,这也许就是雪境魂武者应有的精神。”

    “我知道,我们四年大学的时光,会与其他任何大学不同。我们会一直处于低温严寒的环境中,也会常常行走在狂风暴雪里。

    极端恶劣的天气,让我们很难享受其他院校学生那样阳光明媚、多姿多彩的校园生活。”

    高凌薇:“据说...这次暴风雪,一个半月以前就已经开始了,逐渐侵蚀着北方大地,现在,它终于来到了这里。

    天空是暗的,也许会一直黑暗下去。没有人知道这场十数年一遇的暴风雪何时才能停止。

    据说,十几年前,在九十年代中期,也有一场这样级别的暴风雪降临,黑暗笼罩了雪境大地。

    那一年,北方的三道墙,如坠永夜、血海尸山。

    也正是那一年,在这黑暗的雪境之地,一片将星璀璨,点亮了那段漆黑寒冷的岁月。

    我始终相信,历经松江魂武这四年的彻骨严寒,我的未来,会比其他院校生更加精彩。”

    终于,高凌薇的目光,从荣陶陶的身上移开。

    她继续道:“就比如现在,我很感谢这场天黑、这场风雪。它让我的演讲精彩了一点点。

    因为你们不会想知道,我上台前准备的那篇演讲稿有多么冗长,多么枯燥。

    起码这场风雪解救了我,让我在开学第一天,说的不是网络上千篇一律的模板套话。”

    高凌薇双手负后,上身微微前探,嘴唇凑到了麦克风前:“我是高凌薇,2o1o级松江魂武大一新生。

    无论这场风雪何时止,天何时亮......

    未来的四年,我都会扎根在这片土地上,陪伴我的松江魂武,度过这段特殊的时光。

    当然,如果四年之后,天还未亮的话......”

    白灯纸笼的阴沉下,高凌薇那英姿飒爽的面庞,突然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调皮模样。

    只见她转过身,看向了身后的主席台,笑着说道:“如果四年时间不够,那就要看松魂四礼·茶先生,是否愿意收我为徒了。”

    说着,高凌薇转过身来,笑着对台下点头示意:“最后说一句松江魂武的校训:风雪无尽,北国有疆。

    守疆、开疆,亦或是自成疆界。

    无论你怎样理解,希望有朝一日,你我能不负松魂期许。

    谢谢你们的白灯纸笼。”

    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微微欠身,迈步下台,完美的像是一个并不真实存在的人。

    “哇......”

    “啧...人比人的死啊,这么从容的吗?”

    “这什么神仙演讲稿,真的是现场自由发挥的么?”

    “高凌薇牛批!!!这才是关外第一高中生的风采!”

    同一时间,少年班方阵中......

    “淘淘。”

    荣陶陶:“嗯?”

    孙杏雨睁着美丽的大眼睛,面色认真的看着荣陶陶:“她太耀眼了,追起来一定特有难度。要不...要不咱换个目标吧......”

    高凌薇表现的越是完美,孙杏雨就越害怕荣陶陶伤心......

    荣陶陶抿着嘴唇,望着那暗淡天色下,自信到光芒万丈的女孩,轻声道:“总有一天。”

    孙杏雨:“总有一天什么?”

    荣陶陶的回答,只是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语:“总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