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69 拉仇恨
    时间临近九月,松江魂武大学的新生们也6续赶到了学校。

    这群新生前来报道的时间跨度很长,有像高凌薇这样,提前一个半月就报道的,也有最后一天才赶到的。

    究其原因,无非就是因为魂法的地域性所限,导致了魂武者只能在特定的区域内修习特定的魂法。

    说到高凌薇......

    自从那天被斯华年刺激过后,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荣陶陶,恢复了些许理智,荣陶陶也觉得自己的实力的确是差了一些。

    没办法,无论荣陶陶再怎么天才,他本是应该上高一的年纪,却非得要去和大一的学员比较,这本就不公平......

    而且对方还是在关外联赛、全国联赛上显露锋芒,获得优异成绩的强大武者。

    少年班这一项目,的确把荣陶陶强行带进了更高一层的水准之中,鲜少有人会在乎你比别人少了3年修炼时光,这个世界,到底还是实力说话的。

    因此,荣陶陶也彻底安下了心,一门心思的闭门苦修。

    荣陶陶出名了,曾经的他,在校园贴吧中,被学长学姐们戏称为“打更小桃”、“大三终结者”,而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过去一个半月的暑假时光中,让学长、学姐们对他的态度一变再变。

    尽管“打更小桃”这个标签摘不掉了,但戏谑的成分却少了很多。

    原因...自然是因为荣陶陶那肉眼可见的刻苦努力。

    很多努力的大学生,暑假也不回家,就留在这寒冷的演武场中打磨技艺、修习魂法。

    他们切磋战斗、研讨技艺、偶尔有幸还能得到演武场主管教师-斯华年的指点。

    但是荣陶陶与所有人不同。

    他是真正的“苦”练!宛若高僧。

    那刻苦的程度,看得学长学姐们头皮发麻!

    除了最开始斯华年教导荣陶陶基础刀法之外,剩下的,都是荣陶陶自己训练。

    自从荣陶陶的胸口伤势好了之后,便进入了“疯魔”的状态,可能也是觉得自己实力太差了吧,想要变得更强。

    从那时起,但凡来到演武馆的学员,永远都会看到一个专注训练、甚至是满头汗水的少年:荣陶陶!

    虽然6芒也拜师斯华年门下,但与荣陶陶不同,6芒落下了很多课程,他总会被斯华年带走,教导枪术、魂技等,执行不动的授课计划。

    而荣陶陶......他只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刀法的最基础动作。

    没有对手,没有教师指点,没有任何人陪伴,也没有任何人打扰。

    有的只有无比专注的荣陶陶,和他手中的那一柄大夏龙雀。

    一开始,6芒还对修习枪法这种新技艺比较抵触,毕竟他是修剑的,但是看到荣陶陶练习步战短兵器,弥补短板之后,6芒也乖乖的跟斯华年学习枪术了。

    从荣陶陶对待大夏龙雀的态度中,6芒似乎彻底明白了,荣陶陶的方天画戟技艺为何远超同龄人、为何如此精湛。

    武艺一途,没有捷径。

    有的只是那成千上万次的出刀,和那一颗几近偏执的心。

    6芒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也在暗中较劲。

    荣陶陶天不亮就起床,6芒也起床。

    荣陶陶除了吃饭,一练就是一天,6芒也一练一天。

    经过暑假最后半个月的训练,6芒早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生物钟。

    嗯...事实上,两人的生物钟,是跟着斯华年的生物钟走的。

    只是两个年纪轻轻,本该贪睡的孩子,比斯华年睡得更晚一些,虽然1o点半就上床,但却还要吸收很久的魂力,直至疲惫到意识模糊,昏昏沉沉的睡去。

    斯华年四点起床,荣陶陶和6芒就定4:o1的闹铃,收发室内的单人床,也早就换成了上下铺。

    6芒的自制力几何,暂不清楚,但是荣陶陶的自制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早在初二年级的时候,魔鬼师父拍拍屁股走人了,孤身一人的荣陶陶,没日没夜在天台上练到半夜,风雨无阻,这就是他的态度。

    与那不知梦想是何物的樊梨花不同,荣陶陶,从未忘记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让荣陶陶更加有盼头的是...内视魂图的出现。

    曾经的他,只是闷头苦练,而此时的他却不同!

    尽管这张魂图不会提高荣陶陶的即战力,但是那清晰的等级划分,却是让荣陶陶能够切身体验武艺精进的爽快感觉!

    可惜了,没有熟练度进度条,如果有的话,那就更爽快了!

    此时的荣陶陶,经过入魔一般的训练,他的刀法精通,已经来到了“一星·高阶”。

    荣陶陶真的没有学习什么高深的刀法技艺,他就是一遍遍重复着最为基础的动作,但训练的效果却是实打实的,成长速度快的惊人。

    而在演武馆修习魂力、魂法的6芒,也发现了情况的不对!

    这里修习魂力、魂法的速度好快!虽然偶尔会慢,但绝大多数时间段,吸收魂力的速度快的可怕。

    6芒当然问过荣陶陶这是怎么回事,荣陶陶表示不知道。

    6芒也傻乎乎的去问斯华年了,却是被斯华年一个脑瓜崩弹出了办公室......

    嗯,荣陶陶没笑,反而是捂住了额头,想起了当初自己被弹脑瓜崩的感觉。

    不管其他水果学会了怎样的海洋魂技,或者跟随家长、跟随名师研习魂法、武艺......

    总之,在松江魂武演武馆修行的桃子和芒果,并未辜负这段暑期时光。

    九月一日,就是开学的日子。

    在八月的最后一天,荣陶陶和6芒不情不愿的离开了演武馆,搬进了学校新给安排好的宿舍。

    夜晚时分,荣陶陶和6芒两人背着书包,带着洗漱用品,来到了1o号楼的楼下。

    整栋楼住的都是大一新生,荣陶陶和6芒虽然年纪小,但却像是学校里的“老人”了,看着进进出出、神色各异的大一新生们,两人忍不住对视一眼,笑出声来。

    “入学考核之前,咱俩住的是研究生的宿舍,两人寝的。这次,似乎是六人寝。”6芒拎着洗漱用品,一边走着,一边开口说着。

    “啊,就是咱们魂班的那几个学员呗。”荣陶陶随口说着,看着手中带着门牌的钥匙,“还挺好,1楼,4年都不用爬楼了。”

    6芒没搭理荣陶陶,却是停住了脚步。

    在一楼右侧的走廊入口处,摆放着一个公告牌,上书三个大字“少年班”。

    而且在下方,还有一行小字:非少年班学员勿入。

    整个一楼右侧的走廊宿舍,似乎都是少年班的学员寝室。

    而每一个进进出出的大一新生,都会好奇的看向那块公告牌,有的羡慕、有的嫉妒、有的不屑一顾。

    荣陶陶一脸难受的砸了咂嘴,这又是哪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老师办的事啊?

    发的钥匙上有门牌号,自己找不就得了么,你这是啥意思啊?

    拿我们当动物园的动物么,竟然还贴了个招牌......

    荣陶陶想了又想,还是没把那告示牌移开,默默的溜过。

    123号房...123号......

    嚯~

    最内侧的宿舍,冷山啊......

    6芒推开大门,也看到了一个半月未见的熟悉面孔。

    只不过...想象中的热烈欢迎并没有,李子毅正爬在房门正对面的窗户上,不知跟谁打着电话。

    坐在椅子上的徐太平,冷冷的扫了门口一眼,便转过头去,不声不响。

    讲道理,这小子是真滴酷!

    与其他穿着厚厚羽绒服的同学不同。

    徐太平穿着纯白色的帽衫,蓝色牛仔裤,脚下那一双白色的板鞋纤尘不染,白的甚至有点晃眼睛。

    他那一头白色的短发不过耳,耳朵里还塞着耳机,也不知道在听什么。

    炫酷成这幅熊样子,真的应该出道去当偶像......

    “你们俩可算来啦!”焦腾达是唯一热情的人,站起身来,向门口迎来。

    “哈~”荣陶陶一手拎着洗漱用品,对着焦腾达摆了摆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哈哈,你们俩快选床吧。”焦腾达急急忙忙的开口说着。

    6芒稍稍有些诧异:“选床?”

    “对的,分配寝室的教师特意强调,少年班要按照比赛成绩选择床铺,排名靠前的,优先选择。”焦腾达推了推眼镜,开口解释道。

    荣陶陶也是愣住了,这...这么拉仇恨的嘛?我喜欢!

    焦腾达耸了耸肩膀,看向了荣陶陶:“第一名是樊梨花,她在女寝,所以......”

    荣陶陶当即看向窗口,道:“李子,你喜欢哪个床铺,告诉我,我先给你Ban了!”

    李子毅拿着手机,转过头来:“粉丝别吵,我和女朋友打电话呢。”

    荣陶陶:“我?%¥#a¥!!!”

    心态崩了呀!

    他在高凌薇那里要了张签名,估计能被李子和杏儿笑话一辈子......

    6芒左右看了看,六章床铺,上床下桌,空间很大,窗户两侧也有独立的洗漱台和卫浴间,条件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只是6芒的心中有个疑问,道:“咱们5个人,老师说没说,还会不会住进来人了?”

    就在此时,走廊中传来了阵阵吵闹的声音。

    荣陶陶距离门最近,他向后退开一步,扭头望去,却是看到有一个学生站在远处的宿舍门口,正和里面的人吵嚷着什么。

    其他宿舍也纷纷开门,好奇的凑了上去。

    杂七杂八的话语声中,荣陶陶似乎听到了一句话“听说你们少年班是全国各地网罗来的天才?不知能否有幸领教几手?”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他就知道那破告示牌得出事!

    不仅是“动物园招牌”,而且还是个拉仇恨的招牌!

    尤其是下面哪一行小字:非少年班学员勿入。

    简直就是点睛之笔!

    魂武学员,与寻常社会中的普通学生是完全不同的。

    普通学生是好好努力、用功读书为主业,而魂武学员......战斗可谓是家常便饭,更是学业生活的主旋律!

    正在瞧热闹的荣陶陶,突然发现了事情的不对!

    告示牌在给少年班拉仇恨,而武班的学员,对魂班的学员仇恨值也不小!

    整个右侧走廊,统统都是武班的学员宿舍,唯有这最里面的一间,住着5名魂班学员。

    也不知道那些武班的少年和那几个大一新生说了什么,那几个明显年纪大一些的大一新生,迈步就往里面走......

    “123寝!”与此同时,一道洪亮的嗓音响彻长廊,中气十足。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宿舍门牌号,荣陶陶无奈的砸了咂嘴,看着那远处大步前来的一群人。

    有几个是大一新生,剩下的一群,都是来看笑话的少年班-武班学员。

    “幸会!”一个身材高大,声如洪钟的青年,来到了荣陶陶面前。

    身后,6芒歪着身子,肩膀靠在寝室门框上,目光却是扫过大一学员身后的那群武班少年,冷笑道:“我还以为魂班、武班,都是少年班。”

    一句话,说得一众武班学员面红耳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