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68 那万一呢?
    “哎...呃......”

    翌日清晨,松江魂武演武馆内,收发室里,传来了一阵阵的伸银声。

    荣陶陶面色痛苦,躺在床上,连翻身都不敢,生怕自己的胸膛再次传来针刺一般的疼痛。

    他本以为,过了一夜,身体会迅速好转,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伤势的后劲儿十足。

    那砸在戟杆上的飞斧、力道实在是有点大,导致那戟杆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荣陶陶的胸膛。

    “唔~”一旁的枕头上,云云犬探着小脑袋,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不断的舔着荣陶陶的脸蛋,似乎在用自己的方式治愈荣陶陶。

    看着半天没有效果,云云犬扑扇着大耳朵,飞到了荣陶陶的胸前。

    荣陶陶吓了一跳!

    急忙伸手接住了云云犬,但牵一发而动全身,胸膛上撕裂的感觉再次传来......

    “哎呀......”

    荣陶陶一手抓着云云犬,按在了床铺上。

    “唔~”云云犬扭动着身体,黑溜溜的小眼睛,透过荣陶陶的指缝,看向外面的世界,它试图爬出来,但是那点小力道,怎么可能脱离魔掌?

    唰......

    云云犬破碎成云雾,飘了出来。

    荣陶陶都快哭了:“我的小祖宗呦~你怎么比我还淘......”

    ......

    直至中午时分,收发室的小窗口处,传来了“咚咚”的声响。

    荣陶陶头都不转,闭着眼睛,继续吸收魂力,一边开口的:“你自己打饭去,我下不了床了。”

    咔嚓。

    小窗户被拉开,一个少年手肘撑在窗框上,看着里面“睡觉”的荣陶陶,道:“中午了,还不起床。”

    好熟悉的声音。

    “嗯?”荣陶陶诧异的扭头望去,却是看到6芒正在窗外,皱眉看着自己。

    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你怎么回来了?还有半个月才开学呢,你没去修习海洋之心么?”

    事实上,6芒归乡的原因与所有人不同。

    他不仅没有去修习海洋之心,而且从上沪城返回北方之后,他还在距离学校数十公里外的松柏镇,驻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搬家这种事,从来不是个简单的活儿,更何况还要在陌生的地方安家。

    安顿一个人,远比6芒想象的更加复杂,两代人的思想不一样,而颐养天年这种事情,对于6父来说,还是太早了一些。

    尽管过程很艰苦,但结果是好的,崭新的生活已经开启,父子俩不仅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在学校的资助下,6芒甚至找了一个店面,帮着父亲做起了小本生意。

    那是一个规模很小的商店,6芒陪着父亲度过了刚刚开张的辛苦日子,在父子俩的努力下,一切都步入正轨。

    虽与大富大贵无缘,但也活得安稳,远比6父之前在街上风吹日晒要好得多,也清闲的多。

    少年的志向,不应该是房子。

    他们应该伏案疾书,或为心中的梦想而挥洒汗水,畅想着自己未来光明的人生。

    少年的志向,也不应该是生活。

    他们应该想要集齐七颗龙珠,或者幻想着拥有一只皮卡丘。

    而6芒显然与其他人不同。他这一个月以来的所作所为,实现了他的全部梦想。

    至于接下来,6芒只想要变强。

    他也不得不变强,他不能允许自己掉队,他要做到最好,让松江魂武看到自己的价值,不辜负学校的殷切期望。

    “受伤了?”窗外,6芒看着依旧没有起身的荣陶陶,开口询问道。

    “啊。”荣陶陶咧了咧嘴,“进来,门没锁,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6芒推门而入,开口道:“学校让我来的,你怎么受伤的?”

    荣陶陶想了想,道:“斯华年现在是我的授课教师。”

    这样的回答,倒也没错。

    除了斯华年之外,也没人干得出昨晚那种事儿来。

    荣陶陶:“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6芒:“早点回来修行,别被你落下太多。”

    荣陶陶面色古怪,他啥意思?根本没去修习海洋之心?这一个月的时间都荒废了?

    “想进来还挺困难,封城封校。”6芒坐在了椅子上,却是看到了一张被压在水杯下的餐巾纸,露出来的部分,还有“高凌薇”的签名字样。

    6芒拿起水杯,也看到了上方的八个大字:鲜衣怒马,不负年华。

    6芒轻声道:“好字。”

    “呵~人更好,就是太优秀了,我正愁怎么追人家呢。”荣陶陶哼哼唧唧的说道。

    6芒惊讶的转过头,看向了荣陶陶:“你?追女孩?”

    “啊,咋了?”荣陶陶不满的说道,“我就不配拥有女朋友嘛?”

    6芒抿了抿嘴,迟疑半晌,劝道:“不要被李子毅和孙杏雨干扰了心神,多把心思用在学业上吧。他们也不总是那样一直甜蜜的。”

    荣陶陶:???

    6芒:“两个人,总会吵架的。”

    荣陶陶:“呦呵?你也早恋过?”

    6芒默默的瞥了荣陶陶一眼,竖子不足与谋!

    他开口问道:“学校安排我来演武馆,让斯华年老师暂时带我,她在哪?”

    “你也来?太好了!你快去给她打饭......”荣陶陶当时就乐了,竟然来了个跑腿儿的!

    “小鬼,能耐没多少,使唤人倒是顺手。”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道女嗓。

    6芒急忙站了起来,面色恭敬:“斯教。”

    “嗯。”斯华年点了点头,道,“去打饭吧,食堂二层,教师餐厅,打三份饭回来。”

    6芒:“是。”

    随着6芒离去,斯华年也走了进来,看着荣陶陶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不由得笑出声来:“还疼?”

    荣陶陶:“啊。”

    枕边,荣陶陶的手机突然亮起。

    由于斯华年的存在,在演武馆内,荣陶陶的手机一直是静音的。

    云云犬看到手机亮起,两只大耳朵叠在一起,将手机托了起来,送到了荣陶陶的手边。

    荣陶陶犹豫了一下,拿着落入手中的手机,但并没有抬手。

    “需要帮忙么?”斯华年笑看着床上的病号。

    “好呀。”荣陶陶当即说道,能有机会使唤斯华年,那绝对不能错过。

    “一个名为甘琳的人,发来的消息,问你去哪了,怎么没去食堂打饭。”说着,斯华年将手机屏幕放在荣陶陶的眼前,饶有兴味的看着他。

    甘琳就是高凌薇的闺蜜,围脖上的名字是“久旱逢甘霖”。

    荣陶陶这才想起来,昨晚和她约定好的,他带着狗,甘琳带着高凌薇,今天中午11点半,在咖啡厅见面......

    当然,这不是约会,而是甘琳与高凌薇喝咖啡,而荣陶陶恰好路过,恰好偶遇......

    “说吧。”斯华年一手按下说话键,将手机送到了荣陶陶的嘴边。

    荣陶陶开口道:“抱歉,我去不了,我昨晚被斯华年给算计了,这伤估计得养好几天。”

    斯华年手指划向左上方滑动,取消发送,重新按下了说话键,将手机送到了荣陶陶嘴边,道:“重说。”

    荣陶陶:???

    他咧了咧嘴,好半晌,才开口道:“斯教昨晚给我上了一课,把我搞残废了,过几天伤好了再见面吧!”

    斯华年拇指滑动,取消语音,再次将手机送到荣陶陶嘴边:“重说。”

    你是魔鬼吗?

    我?心态崩了呀......

    荣陶陶气得胸口烦闷,开口就是一句:“斯华年德高望重,为人师表,光芒万丈,彪炳千古!斯华年!永远滴神!”

    斯华年颇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膀,将这条语音发送了出去。

    荣陶陶:“......”

    斯华年随手将手机扔在床上,道:“这个女孩是谁?”

    荣陶陶:“一个即将被谎言蒙骗的无知少女。”

    斯华年的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伸出手指,轻轻的点在了荣陶陶的胸膛上。

    “嘶......”荣陶陶疼得一阵龇牙咧嘴,急忙道,“高凌薇的闺蜜,高凌薇的闺蜜!”

    斯华年微微挑眉:“高凌薇?今年的关外冠军?”

    荣陶陶:“昂。”

    闻言,斯华年的面色有些古怪,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荣陶陶:“你接近她闺蜜干什么?”

    荣陶陶并没有再开口,直接闭上了眼睛,装起了尸体。

    斯华年一声嗤笑,似乎也明白了荣陶陶想要干什么,转身推门离去,远远的飘来一句话:“你倒是真敢想。”

    荣陶陶有点难受,全世界都觉得我配不上人家嘛?

    那...那万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