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67 偏科
    两则信息于脑海中浮现,却没有干扰荣陶陶分毫。

    唰......

    一袭白衣的斯华年挡在了偷猎者面前,一手抓住了刺来的方天画戟,雪制长戟在她的手中轰然破碎。

    斯华年:“停吧...停...嗯?”

    斯华年会开那刺来的长戟,一杆一杆又一杆......

    “小鬼,杀红眼了。”斯华年右手中长鞭出现,劈碎着一杆又一杆方天画戟,左手随意的抓住了偷猎者的脑袋,猛地一提膝!

    偷猎者被硬生生按下脑袋,用额头迎接了斯华年的膝击。

    在斯华年那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加上偷猎者本就被霜冷荆棘限制住了活动范围......他就仿佛是被斯华年一手抓住的小鸡崽儿,毫无反抗能力,直接被踢的昏死了过去。

    斯华年手执长鞭,抽打着一杆杆飞来的方天画戟,大步流星,走向了那半跪在雪地里的荣陶陶:“小鬼,你是杀红了眼?还是在对我表达不满?”

    事实证明,能让荣陶陶停下来的,只有空荡荡的魂力。

    当他一手再次抓住身侧的雪,却再也抽不出方天画戟的时候,荣陶陶不得不停下来了。

    荣陶陶的胸口不断起伏着,幅度很小、频率很快,显然身体状况很不正常。

    斯华年微微歪头,看着眼前半跪在雪地里、不声不响的荣陶陶......她俯下身,一手捞起了荣陶陶的腰,拎在腰间,对着远处的魂警队长点头致意。

    魂警队长也是笑着点了点头,道:“斯教,这孩子叫什么?”

    “呵呵。”斯华年似乎心情很好,对荣陶陶的表现异常满意,开口回应道,“他才大一,还得4年才毕业呢,这就开始抢人了?”

    “哈哈,斯教说笑了。”魂警队长也不隐瞒,大大方方的说道,“虽然他实力尚浅,但武艺精湛、对策极佳,是用头脑战斗的选手,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心理素质,面对这种恶徒,还能有这种表现,的确惊艳。”

    “行了,别夸了,这小子该飘了。”斯华年上下拎了拎荣陶陶,对着魂警队长打了个招呼,“走了。”

    魂警队长显然并没有放弃,而是企图再次续上话题,面色疑惑道:“他的年纪...不像是大一的孩子,哦,对了,是今年新创办的少年班学员吧?”

    斯华年笑而不语,脚步不停,连头都没回,只是摆了摆手,大步离开了。

    所以,这孩子名义上是“大一新生”,实际上是“高一新生”?

    想到这里,魂警队长那颗爱才的心更加抑制不住了。

    但他也只能无奈的看着斯华年离去。

    虽然魂警队长是松江魂武大学的毕业生,他毕业那年,斯华年刚好入职,两人没有什么交集,更别提什么私人感情了。

    这次事件,魂警队长倒是想要和这位声名赫赫的教师建立一些私人关系,奈何这松魂四礼的名声太过响亮,实力太强,即便他是队长,又是校友,但斯华年想走,他也不好真的上前阻拦......

    看来,也只能找曾经教导自己的松魂教师,去询问那孩子的信息了。

    魂警队长望着师徒俩离去的身影,转过身来,开口说道:“押好人,收队!”

    魂警出任务成功,将这小型的偷猎者小队一网打尽,战果斐然。

    事实上,最难的不是抓捕偷猎者,而是分辨那些隐藏在平民之中的偷猎者。

    有些事情,屡禁不止。

    利益的诱惑之下,必然有人铤而走险。

    没办法,雪境大地那极为特殊的天气环境因素,让这种事情频频发生,这几个偷猎者,之前真的就是平民身份,但却禁不住各种各样的诱惑,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那边的魂警收队,这边,斯华年拎着荣陶陶,夹在腰间,迈步向松魂一品走去,一边开口的:“想什么呢?”

    荣陶陶:“......”

    斯华年:“对我的授课方式有意见么?”

    荣陶陶终于开口说话了:“你记着昂,未来某一天,我要是真被你玩死了,会有人来找你的。”

    斯华年微微挑眉,犹如拎包似的,上下提了提荣陶陶:“小鬼,威胁我?你不是曾有挑翻一个大三学生的记录么?”

    荣陶陶没好气的说道:“学生和恶徒能一样吗?再说了,我打的时候,那学长已经打了一下午了,都快站不稳了!”

    斯华年:“刚才那恶徒,不也是酩酊大醉,站不稳么?”

    说着,斯华年来到了松魂一品的店面前,刚想推门而入,却好像想到了什么。

    她拎着荣陶陶来到路边,一手拍在了荣陶陶的胸膛上。

    “噗...咳咳...咳咳......”荣陶陶喉头一甜,吐出了一口血。

    这是很新奇的经历,在这之前,荣陶陶从来没有吐过血......

    斯华年的手掌中,泛起了一层莹白的霜雪,按在了荣陶陶的胸膛之上,足足十几秒中之后,她终于把荣陶陶放了下来。

    荣陶陶微微弯着腰,无比憋闷的胸膛,还真就好了不少?起码呼吸道凉丝丝的,很通透,感觉很是奇特。

    “这是什么魂技?”荣陶陶扭头询问道。

    这魂技是治愈类的?但是这效果也太差了。

    以斯华年的实力,她手中的魂技如果效果都差,那别人施展出来的效果绝对高不到哪去。

    斯华年转身走向了店面:“你猜。”

    荣陶陶:“......”

    27、8的人了,还这么顽皮。

    越是接触斯华年,荣陶陶就愈发的疑惑。

    这个女人,似乎有着一千张面孔,而且每一张都是如此的可恶!

    还是嫂嫂大人好,对我永远温温柔柔的,看着斯华年的背影,突然有这么一瞬间,荣陶陶想嫂嫂了。

    如果杨春熙不曾出现,荣陶陶也许会很坚强。

    然而在这冰天雪地中,尤其是经历了一场从未有过的恶战之后,荣陶陶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可以依靠的亲人。

    倒不是说荣陶陶被虐的想退学回家,只是...和亲人见见面、聊聊天,应该就会很治愈吧。

    荣陶陶心里想着,拖着沉重的脚步,感受着胸膛的疼痛,龇牙咧嘴的走进了饭店。

    饭店内,桌上还摆着后端上来的菜肴,斯华年正在和老板娘说着什么。

    “这么晚,打扰了你休息了,实在抱歉,这些菜都打包吧。”斯华年歉意的说道。

    老板娘却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道:“我看到外面打起来了,好多魂警,那几个客人是逃犯吗?”

    斯华年点了点头,安慰道:“别担心,现在没事了。”

    “太可怕了,以后可得早点关门。”老板娘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拿来了袋子,给菜肴打包,顺口道,“谢谢你们帮忙,免单了,免单了。”

    “那怎么行。”斯华年直接拒绝,拿起了桌上的手机,对着墙壁上的二维码扫了一下。

    老板娘敬畏的看着斯华年,也打量着荣陶陶,显然,偷偷躲在屋里观瞧的她,看到了战斗的全过程,尤其是荣陶陶脑袋上一直缭绕着白灯纸笼,所以更加显眼。

    师徒俩拿着打包的菜品,推门而出,身后的店面立刻传来了锁门的声音,好像大门紧锁,能给老板娘带来一些安全感。

    事实上,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锁”,是拦不住魂武者的。别说魂武者了,真想要开锁,普通人借用工具也能开。

    荣陶陶裹上了羽绒服,一边走着,手里拿着手机,打开了微信。

    斯华年非常难得的自己拎着打包菜肴,眼神似有似无的瞟了荣陶陶的手机屏幕一眼。

    呦呵?

    怎么,还想跟杨春熙告状?

    斯华年并未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这一幕。

    师徒俩人一直沉默着,她也一直看着荣陶陶反复编辑文字,反复删减。

    出乎斯华年的意料,荣陶陶并不是在告状,也不是在诉苦,那话题,似乎也是硬想出来的,没什么营养。

    直至最后...荣陶陶删除了所有文字,关上了手机。

    斯华年终于开口询问道:“怎么?”

    荣陶陶微微佝偻身子,一手捂着胸膛,声音有些吃紧:“太,晚了,不打扰她,休息了。”

    闻言,斯华年抿了抿嘴,看着荣陶陶那可怜兮兮的惨样,想着他实际做出的行为......

    斯华年轻轻一叹:我是不是对他的要求太过严格了?即便他再怎么天才,也只是个刚刚觉醒的孩子。

    想到这里,铁石心肠的斯华年,难得有了恻隐之心,她一手揽着荣陶陶,手肘也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看似安慰的动作,却让本就行动不便的荣陶陶雪上加霜......

    她轻声开口道:“我刚才使用的魂技,名为雪祈之芒,是很罕见、很少有的治愈类魂技。”

    荣陶陶:“啊......”

    斯华年继续道:“这个世界上有九种魂法,以及成千上万、令人眼花缭乱的魂技,但是截至目前,人类发现的治愈类魂技,只有两种。

    一种是雪境魂技·雪祈之芒,一种是海洋魂技·海祈之芒。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冰雪元素与水元素有很多共通之处吧。

    这两种魂技,都无法自主修习,只能通过镶嵌魂珠的方式,获得此项魂技。

    雪祈之芒的品质很低,治愈效果远远不如海祈之芒。

    但即便是品质极高的海祈之芒,治愈效果也很差,否则的话,每一年,就不会有那么多战死的魂武者了。”

    “嗯......”荣陶陶点了点头。

    斯华年:“你这伤势不算什么,养几天就没问题了。刚好,这几天就在演武馆内吸收魂力吧,看得出来,魂力总量限制了你的发挥。”

    荣陶陶挠了挠头,好像是这样的......

    刚才,内视魂图是不是提醒我,魂法和方天画戟技艺又一次晋级了?

    魂法半个月前才晋级,这就又提高了?

    频繁研究、使用魂技,当然会加深魂武者的魂法境界,而吸收冰雪属性的魂力,同样也能增进魂法修为......

    此时此刻,荣陶陶的“身体”境界,已经跟不上“技艺”境界了。

    毕竟那小脑袋瓜里面全是骚操作,玩的太花了......

    杨春熙不是说过,魂法入门容易,精进难么?

    说反了吧?应该是魂力难以修炼,魂法容易精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