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66 霜冷荆棘
    “咚!咚!咚!”急速奔跑,迎面而来的偷猎者,脚下的步伐车中,犹如中了乐透一般,面色狂喜!

    偷猎者根本没把荣陶陶当回事,一门心思的,只想着抓住荣陶陶,当做生存的砝码。

    而荣陶陶面色凝重,看着偷猎者奔跑过的地方,也看到了那留在雪中的深深的脚印。

    对方连魂技·雪踏都不会?

    不,绝对不可能,斯华年说了,这偷猎者起码是个魂士,甚至有可能是个魂尉。

    难道是酒精在作祟?

    仅从这些今晚的表现来看,得意忘形、喝酒误事,似乎是对这几个偷猎者最好的描述。

    “嘿!”荣陶陶一声轻喝,抓准时机,扎下一个弓步,借着方天画戟的长度优势,猛地前戳,刺向偷猎者!

    弓步前刺,是我礼貌的开场!

    偷猎者随手一拦,手腕上一阵魂力流转!

    “叮!”

    犹如钢铁般坚硬的拳头,包裹着浓郁的婚礼,与方天画戟的戟尖重重相撞!

    一股巨力传来,荣陶陶甚至感觉到虎口一麻,他急忙松开了握着柄部的右手,进而猛地提膝!

    “啪!”

    借着戟尖被打飞的力道,荣陶陶左手握杆为轴,膝盖击打在戟杆之上,再次加了一把力。

    转起来了!

    这一手以巧破力,让你知道什么叫以柔克刚!

    偷猎者显然没有预料到这如此连贯的击打动作,但是...即便偷猎者被酒精麻醉,头脑不算清醒,但是那身体的自然反应却是无比可怕的!

    只见偷猎者脚下重重一跃,前冲的身体犹如一杆标枪!他躲过了戟杆的横扫同时,一双手猛地抓向了荣陶陶的胸膛。

    荣陶陶急忙一个后仰,躺在了雪地上。

    唰......

    偷猎者那迅捷的身影,从荣陶陶正上方掠过,穿过了一片盈盈飞舞的白灯纸笼。

    荣陶陶与对方的视线,在某一刻,交织在了一起。

    仿佛整个世界都定格了一般,从那穷凶极恶之徒的眼中,荣陶陶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渴望。

    对方想活着,真的很想活下去。

    “噗......”荣陶陶重重躺倒在地,急忙起身,转头望向了身后,却是感觉脚下一阵乱流涌动!

    呼!

    狂风骤起,自荣陶陶的脚下,打着旋,席卷而出。

    小型的雪龙卷,让荣陶陶的脚下彻底无根,卷着他飞向了远处。

    同一时间,偷猎者从雪地中爬起来,右手探出,极力催动着雪龙卷,眼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看着“人质”向自己手中飞来。

    “卧...槽......”荣陶陶的身体随着雪龙卷打着旋,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急速旋转的身体,让他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只能努力的将方天画戟竖在身前。

    偷猎者面色狂喜,轻易的闪身,躲过荣陶陶那不知刺向何方的战戟,抬手一抓,一把掐住了荣陶陶的脖子!

    “住手!统统住手!”偷猎者将荣陶陶拎在半空中,疯狂的大吼着,看向了身后的魂警。

    “你们退后!统统退后!否则我就杀......”

    偷猎者话音未落,荣陶陶那藏在身后的左手中,一颗极速旋转的风球凭空闪现,出其不意、速度快的惊人,一手恶狠狠的按向了眼前的偷猎者。

    “呯!!!”

    一声巨响,震得偷猎者耳膜生疼。

    凭借着超高的身体素质,他下意识的歪过脑袋,躲过了这一次爆炸,但是那爆炸的气浪,依旧将双方冲荡开来。

    “妈的......”荣陶陶死死咬着牙,尽管荣陶陶只是个魂卒,但却并没有魂卒的觉悟。

    亦如他一直以来的战斗理念,

    输,可以,现实可以无数次狠狠的打荣陶陶的脸。

    但只要是战斗,就没有胆怯的道理!

    被爆炸气浪掀翻出去的荣陶陶,重重的趴在地上,而且那冲势不减,向后倒滑而去。

    荣陶陶的双手双脚在地上留下了深深的雪痕,倒滑了足足三米开外,一片霜雪飞舞。

    远处,白灯纸笼急忙追了上来,那点点星芒,无法在给予敌人伤害,但却努力的追逐着主人,为荣陶陶提供光亮。

    白灯纸笼的确为荣陶陶提供光亮了,但是...正因为此,荣陶陶也成为了漆黑夜色里“最亮的崽儿”。

    活靶子!

    强行被标记出了方位!

    “蹬蹬蹬”向后退去的偷猎者,止住后退的趋势,不由得怒火中烧。

    他不知道一个孩子为什么敢拦他,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小小魂卒为什么敢反抗......

    是因为自己喝酒了吗?

    即便自己此时脑袋晕眩、反应大不如正常状态......但是等级的差距也是不可逾越的!全凭身体素质,也能碾死你!

    偷猎者勃然大怒,猛地一抬手:“给我滚过来!”

    雪龙卷平地而起,急速席卷开来!

    荣陶陶心中一惊,趴伏在地上的他,猛地一个起落,险而又险的躲过了一道雪龙卷。

    偷猎者怒不可遏,猛地一挥手:“你他马给我过来啊啊啊啊!!!”

    半空中的荣陶陶,突然一手伸出,手中的雪爆轰然炸裂!

    嗖......

    荣陶陶直接把自己射了出去,再次躲过了一道雪龙卷。

    看到这一幕,偷猎者的精神有些恍惚,右手忍不住再次挥舞!

    唰......

    那是雪龙卷的声音。

    呯!

    那是雪爆炸裂的声响。

    荣陶陶把自己当成了炮弹,四处乱弹,惊而又惊、险而又险!

    躲过了一道又一道雪龙卷,他的身影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又一道诡异的痕迹。

    这样的一幕,让偷猎者无法置信。

    “看来,你们在雪原里得到了不少好货。”偷猎者后方,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嗓音,那慵懒醉人的声线,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生死战场之中。

    偷猎者心中一惊,迈开腿,却是身体一歪......

    当然,这不是斯华年的进攻,而是偷猎者真的喝大了。

    “难怪如此庆祝,晶风雪魂技,的确值得庆祝。”斯华年的脸上带着丝丝厌恶的神情,鄙夷的看着那努力冲向荣陶陶的偷猎者,“晶冰翼,可是禁猎名单上的珍兽。”

    她那美妙的声线,更像是催命的钟声:“你的同伴快要顶不住了,你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你会被判刑,被关进囚牢。

    铁门、铁窗、铁索...那里没有快乐,没有自由......”

    一句句话语宛若刀子一般扎进偷猎者的内心,一次又一次、反复确认的刑罚后果,让偷猎者气血上头!

    酩酊大醉的他,虽然短时间内清醒不了,但绝对不干扰他上头!

    又惊又怒、又慌又急的偷猎者,放弃了颇耗魂力的雪龙卷,双手猛地一甩,两柄雪制飞斧悄然出现。

    “嗖!”“嗖!”

    荣陶陶豁然色变,雪龙卷看似瞬发,起码在形成气候之前,那打着旋的风雪还能给荣陶陶一丝抵抗的机会。

    但是这种投掷的技艺......

    即便是眼睁睁看着对方动作,那极速旋转的飞斧,速度竟然快的令人发指!

    荣陶陶甚至都没有闪躲的时间,只能下意识的将方天画戟拦在身前。

    “咚!”

    雪制飞斧重重击打在戟杆之上,破碎开来!

    双手执戟,横在胸前的荣陶陶,只感觉一阵虎口发麻,身体硬生生被打的向后滑去。

    应接不暇!

    荣陶陶尚未有任何反应的机会,第二柄飞斧已经到位了!

    “咚!”

    一声脆响,荣陶陶那撑在胸前的手,辜负了主人的期待。

    力量碾压...纯粹的力量碾压……

    本该起到保护作用的戟杆,在雪制飞斧击打之下,重重向后弹开,戟杆狠狠的击打在了荣陶陶的胸膛之上!

    那力量大到什么程度?

    荣陶陶甚至已经不再是向后滑,而是被砸的双脚离地,向后弹开。

    荣陶陶一阵龇牙咧嘴,胸膛气血翻涌,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有些喘不上气来......

    极尽逞凶之能的飞斧,虽然一触即碎,但力量却是实打实的。

    “噗通”一声,那被向后轰飞的荣陶陶,重重的半跪在地,“咳咳...呵......咳咳......”

    呼吸不畅通的声音,夹杂着咳嗽声响不绝于耳,不知何时,荣陶陶的嘴角已经流下了丝丝血液......

    远处的魂警团队心中一紧,其中一个警员急忙看向了自家队长:“队长!?”

    精心准备抓捕计划的他们,无伤通关,已经将三名罪犯成功缉拿,但是那特意放出去的那一个罪犯......

    卖松江魂武大学面子,这是无可厚非,在这雪境之地,任何部门都无法轻视松江魂武大学,甚至他们的队长,就是松江魂武大学毕业的。

    让学员感受生死战,促进其成长可以,但是真要搞出人命,那事情可就大了!

    别说你一个队长,就是那松魂四礼也兜不住。

    队长面色凝重,目光却是一直锁定在斯华年身上,对于手下魂警的询问,并未开口。

    偷猎者目光炽热,面色狂喜,大步飞奔,他抓的不是荣陶陶,而是一个希望,一个重获自由的机会!

    人质!他只要人质!

    人类,往往在这种时候,总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对偷猎者是,对荣陶陶同样如此!

    偷猎者极速接近,脚下重重一踩,就要扑向荣陶陶......呲!

    紧要关头,

    偷猎者猛地前扑的身影,并未出现,相反,他身体一个趔趄,右脚竟有深陷泥潭的奇特感觉,很不听使唤,他的左脚慌乱的来回踩踏,起码3、4步,这才站稳身形。

    偷猎者向脚下望去,却是面色一惊......

    雪境魂技·霜冷荆棘!

    那跪在雪地里、不断咳嗽的荣陶陶,在这片皑皑白雪之中,终于成功的种下了罪恶的种子,孕育出了罪恶的荆棘。

    三根爬满了锋利冰刺的荆棘,却是无比柔韧,牢牢的缠绕着偷猎者的脚踝,在他重重跃起的一瞬间,甚至那荆棘被拉长了小半米。

    但柔韧如它,依旧牢牢的缠住了偷猎者。

    偷猎者急忙俯身,手中一阵旋涡流转,也就在这一刻,他急忙抬起头,眼前,一杆雪制方天画戟凶猛刺来!

    荣陶陶当然不会给任何机会,当罪恶的种子开花结果的一刹那,就是他收割的时候。

    半跪在雪地中的荣陶陶,左右手连连挥舞,从身体两侧那厚厚的积雪之中,抽出了一杆又一杆方天画戟!

    沉重的雪制战戟化身为锋利的标枪,一次次被荣陶陶甩了出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阴沉的话语带着憋闷的嗓音,缭绕在这夜空之下。

    魂警们的面色微变、表情颇为精彩……

    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在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身上,竟然看到了这种令人热血沸腾的战斗态度。

    尤其是之前那个隐藏在房顶、暗暗观察荣陶陶的警员。

    那个时候的警员,看到荣陶陶释放的白灯纸笼,从点点灯光的活跃程度来推断,这个孩子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并不适合当魂武者,因为善良往往伴随着心慈手软。

    但再看看现在!

    这是心慈手软?这尼玛是不死不休吧!?

    难道我看错了他那白灯纸笼雪花的活跃程度?

    荣陶陶喉咙积压着一口血,声音很是特殊,但这并不干扰他手中的动作。

    偷猎者猛地歪头,方天画戟擦着他的侧脸掠过,但那锋利的半月牙刃,却是在偷猎者的脸蛋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呯~

    一杆方天画戟轰然破碎,但却还有第二杆,第三杆......

    “呲!呯~”

    “呲!呯......”

    方天画戟一触即碎,但在破碎之前,力道是实打实的,锋利程度也是实打实的!

    被禁锢左腿的偷猎者,极力闪躲,甚至都没有机会去撕碎脚下那柔韧的霜冷荆棘。

    他被荣陶陶投来的方天画戟牵着鼻子走,尽管努力闪躲,但活动范围极小的他,身上也被飞刺而来方天画戟戳出了一个个血窟窿......

    事实证明,喝酒,不仅误事,甚至可能耽误性命!

    “晋级!魂法:雪境之心·一星高阶!”

    “晋级!方天戟精通,四星·高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