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65 上将军
    杨春熙曾说过,魂武者的一生,是陪伴的一生。

    如果以这项标准来考核此时的荣陶陶,那么他无疑是极其优秀的。

    “来了...锅包肉。”老板娘开口说着,声音由远至近,将菜放在了桌上。

    一股股的香味伴随着酸酸的醋香,钻进了荣陶陶的鼻中。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抬眼看向了斯华年。

    斯华年却是放下了筷子,十指交叉,手背托着下巴,声音从未有过的轻柔:“吃吧,这是你应得的。”

    “诶~那多不好意思~”荣陶陶哈哈一笑,一手还拎着方天画戟拖在地上,单手熟练的掰开卫生筷,那叫一个熟练。

    展现出了当代年轻人常吃外卖的良好习惯......

    荣陶陶一边疯狂往嘴里塞锅包肉,一边含含糊糊的说着:“吃,斯灶,一起吃,别装啦~呜知道里饿......”

    斯灶?

    嗯...无意中,荣陶陶似乎找到了真正属于斯华年的江湖贺号。

    “饭呢?光吃菜啊?”荣陶陶吃了好几口,这才抽出时间,看向了对面的斯华年。

    斯华年笑了笑,道:“老板新煮的米饭,得一阵时间。”

    说着,斯华年伸出手掌,拿起了桌上那一包烟和打火机。

    她熟练的打开香烟,起身向门外走去,一边将香烟叼在唇边,一边说着:“你先吃着。”

    荣陶陶好奇的看着斯华年,她抽烟?

    不对!

    荣陶陶给斯华年送了一个月的饭了,各种糖果零食,她要的,荣陶陶都给买过,但却从未送过烟。

    她根本就不抽烟,身上也从来没有过烟味儿。

    这......

    斯华年扭头和荣陶陶说话时,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便推门出去了。

    荣陶陶低下头,依旧大口大口的吃着锅包肉,心中念头急转。

    她到底去干什么了?

    即便是要出门,还需要这种理由么?

    饭店内,唯一能成为“理由”的,似乎就是那桌贴着墙壁,气氛热烈的食客们了。

    荣陶陶并未看那几人,心中也是暗暗思忖:斯华年在教导他魂技的时候,似乎也没有避讳那几个人。

    当然,雪之魂算是雪境大地中很常见的魂技,不是什么高级别机密,所以授课不避人,荣陶陶也没觉得有什么。

    那么斯华年故意提前一天教导我这项魂技,是有用意的么?

    门外。

    斯华年拿着打火机,点燃了香烟,吸了一口,迈步向前走去。

    “呼......”

    看得出来,那烟雾根本没有往肺里进,斯华年的确不吸烟,她只是走了两步之后,微微转身,抬头看向了房顶。

    几秒钟之后,房顶上的人影,也露出了脑袋。

    ......

    2分钟后,斯华年推开了店门,走了进来,随手将香烟和打火机扔在桌上,看着还剩下大半盘的锅包肉,她笑着看了荣陶陶一眼,一手再次拿起了筷子。

    师徒两人一你块肉、我一块肉,吃得倒也开心。

    只是,当第三道菜刚刚上来的时候,靠着墙的那桌食客,勾肩搭背的站了起来,在桌上扔了3oo大洋,摇摇晃晃的向门口走来。

    荣陶陶一边吃肉,身体也微微紧绷,毕竟,这些食客的存在,是他能想到斯华年出门吸烟的唯一理由。

    出乎意料的是,直到四名食客离去,斯华年也没有任何动作。

    荣陶陶心中怀揣着疑惑,甚至有点怀疑人生了。

    难道...斯教真的吸烟,只是自己没发现过而已?

    荣陶陶并未疑惑多久,却是看到斯华年站了起来,对着门口的方向微微歪头:“走。”

    “啊?”荣陶陶眨了眨眼睛,菜还没上完呢,而且帐还没结呐......

    “衣服脱了,扔椅子上。”斯华年说着,顺手从荣陶陶的大衣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放在了餐桌上。

    荣陶陶不明所以,却也很是听话,褪下了羽绒服,手中的雪制方天画戟也是碎成了一地的霜雪。

    随着荣陶陶起身,斯华年一手揽住了他的肩膀,快走两步,推门走了出去。

    “嘶......”荣陶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冰天雪地的,让人脱羽绒服,斯教还真是个好老师呢~

    前方,四名食客拿着手电筒,嘟嘟囔囔的说着酒话,结伴而行。

    后方,斯华年揽着荣陶陶的肩膀,步步跟上,开口道:“在雪境大地上,有很多特殊的职业。”

    “嗯?”荣陶陶转头看向斯华年。

    她继续道:“有一种职业,被称之为偷猎者,有一些偷猎者组织,甚至已经形成了气候、上了规模,专门偷猎雪境魂兽、魂珠。”

    “啊......”荣陶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眼看向了前方的食客。

    斯华年:“风雪弥漫的北方大地,给了一众宵小可趁之机。那绵延不知多少公里的高墙,不可能每一寸都被士兵把守,总会有一些人,费尽心思,偷偷的越过去,进入墙外,攫取财富。

    很久之前,每一年,都会有不少社会历练者在墙外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军方统一管理,提供专人庇护,但却依旧有不法分子铤而走险。

    即便是杀人越货的情况减少了,但是猎取珍惜魂兽的魂珠、尸体,也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

    如果真的碰到强大魂兽的幼崽,也许一辈子都吃穿不愁了。

    华夏的规定非常明确,雪原之中,有一些生物是中立的,不会主动伤人,它们天性善良,所以受到人类一方的庇护,绝对不允许杀戮。

    但也正因为这些雪境生物善良,反而更容易遭到偷猎者的毒手。

    而且,有相当一部分中立生物,是有高等级智慧的。你也能想象得到,智慧型生物所生产的魂珠,价值几何。如果能侥幸猎杀到一个幼崽,也许这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荣陶陶第一时间联想到了徐太平,当然,冰魂引一族,应该不在受保护的范围内,毕竟每次人类与雪境大军交战,冰魂引都是雪境军团的军师。

    斯华年:“雪境大地与其他地方不同,特有的暴风雪天气,能掩人耳目,让这里的管理极其艰难。

    所以,在社会上一些阴暗的角落里,流通着各种各样的魂珠。

    尤其是最近这一段时间的巨大暴风雪,更是给了很多不法分子冒险的勇气。”

    说着,斯华年微微俯身,嘴唇凑到了荣陶陶的耳边,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也指向了前方的四人:“他们,就是偷猎者。”

    荣陶陶早有心理准备,却是询问道:“你确定么?别误会了好人。”

    “呵呵。”斯华年笑了笑,道,“你知道我们刚才吃饭的地方,暗处藏着多少前来追缉的魂警么?”

    荣陶陶:???

    周围还有人?

    斯华年:“这几个偷猎者有双重身份,他们本就是松江魂城的平民,在这里也有着正当职业。他们自认为隐藏的很好,觉得犯下的恶行,能够神不知鬼不觉。

    不在饭店里动手,是因为魂警担心伤及无辜平民,现在这地形就很不错,你看,这大道是不是很宽阔?”

    荣陶陶:“嗯......”

    斯华年直起身来,轻轻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道:“左边第二个,醉得可是不轻,走路都要人搀扶,摇摇晃晃的,你应该有一丝机会。”

    荣陶陶:???

    斯华年却仿佛没看见荣陶陶的表情,继续道:“偷猎可是重罪,他们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过着刀头舐血的日子,真的会杀人,你最好调整一下心态。”

    荣陶陶:“我......”

    荣陶陶话音未落,寂静的夜色中,突然传来了一道极为响亮的口哨声:“嘘~”

    霎时间,一阵狂风席卷,几名魂警犹如雪中鬼魂一般,突然间出现,围向了四人。

    多亏那松魂一品饭店的招牌依旧亮着,荣陶陶勉勉强强能看清远方那几个人的身影。

    更具视觉效果的是,那四人都拿着手电,在魂警的围攻抓捕之下,手电的光芒四处乱晃,伴随着“呃”、“啊”的惨叫声,画面竟然显得有些惊悚。

    荣陶陶急忙停住了脚步。

    因为,在他那模糊的视线里,其中一个偷猎者,竟然突破了包围圈,摇摇晃晃的向这边跑来......

    荣陶陶不是很确定,魂警是否是有意放对方跑过来的。

    但荣陶陶很确定的是,这名偷猎者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他一边极力奔跑、逃脱着身后警员的追捕,一边向街道两旁不断张望,却好像发现自己落入了天罗地网,不知左右两侧到底该奔向何方。

    不得已之下,偷猎者只能夺命狂奔,但前方不远处伫立的师徒二人,却是让偷猎者陷入了绝望......

    那少年倒是无所谓,但是那女人,曾在饭店里教导过少年魂技,大概率是一名魂武教师!

    就在偷猎者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幕,让他无比的错愕。

    只见......只见那女教师的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突然抬起一脚,直接将少年踹了过来!

    此时此刻,偷猎者的内心是懵的。

    而荣陶陶却是早有准备,从斯华年让他褪去羽绒服,带着他出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意识到了可能会发生什么。

    噗通......

    荣陶陶一个翻滚,轻巧的卸力,再次抬起头,却是看到了不远处,那气血冲头、面目狰狞的亡命徒。

    机会!

    送上门来的人质!

    亡命徒大喜过望,不再试图寻找突破口,极力狂奔、冲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双手猛地插进了积雪之中。

    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左手中握着一把雪,而在他的右手之中,已经从那厚厚的积雪里,拎出了一杆方天画戟......

    纵然心中有千般不愿,

    但是荣陶陶的身体,以及他手中的方天画戟,却是无比的诚实!

    呼......

    荣陶陶左手抬起,掌中的雪花飘散开来,升起了点点星芒,将他的周围点亮。

    他稳稳的站在原地,微微弓下身,沉重方天画戟负在背后,拦在了敌人的面前。

    斯华年双臂环在身前、站在远处,关注着荣陶陶的一举一动,也观察着荣陶陶的每一个细小反应,当她看到荣陶陶这般表现之时,不由得暗暗点头......

    逆,不惶馁,

    危,不惊惧。

    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