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64 雪魂既兵魂!
    “画吧。”斯华年看着坐在对面的荣陶陶,示意了一下桌上的纸和笔,道,“你心仪的武器。”

    方天画戟?

    荣陶陶不是很确定,自己是应该画大夏龙雀,还是应该画方天画戟。

    从讨好老师的角度上来讲,应该画刀?

    哎...可怜的荣陶陶,小小年纪,就已经开始体验博士生的日常生活了,没办法,导师多牛批啊,让你当驴你都不能做马......

    斯华年手肘拄在桌子上,手背托着脸蛋,微微歪着脑袋,看着面前犹豫的荣陶陶,道:“如果上菜了,你还没画完,就别学了。”

    荣陶陶急忙画了起来,一落笔便是长杆,遵从了自己的内心。

    万幸,这个世界上有德的教师还是占大部分的。

    斯华年看着纸上的方天画戟渐渐成型,便开口道:“你现在还无法制造出来霜雪,所以,你施展此项魂技,必须依赖冰雪环境。”

    “嗯嗯!”荣陶陶一边点头,一边认真的画着武器。

    斯华年:“想要制作出一柄雪制武器,你所释放出来的魂力,就犹如一个模具,在积雪覆盖的地方,通过魂力组成的模具,在雪地中,抽出一柄雪制武器。”

    荣陶陶越画越开心,雪境大地最不缺的是什么?就是雪!

    从此以后,他应该可以不需要随身携带武器了!这多方便!

    斯华年的声音是如此的美妙,尤其是在她教导魂技的时候,荣陶陶简直爱死了这嗓音。恨不得一天24小时播放,直到把斯华年的魂技掏空为止......

    斯华年:“此项魂技名为雪之魂,取自于一种雪境魂兽的名称,很考验使用者对武器的熟悉程度。”

    荣陶陶终于画好了方天画戟,将纸张转了一下,展现在了斯华年的面前。

    哪成想,斯华年根本没看,那一双眼眸,一直默默的盯着荣陶陶:“你清楚的记得它的样子,这不算什么,但你知道它的具体构造么?”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手指点了点图画,道:“就是这样的呀。”

    斯华年笑着说道:“我指的是,那半月牙刃,厚的地方有多厚,薄的地方又有多薄,长度几何,弧度又是多少?”

    荣陶陶:“......”

    斯华年抬起眼帘,看到老板娘端着一盘香喷喷的尖椒干豆腐上来。

    她随手抽出了筷笼中的筷子,道:“记着,把手探进雪中,让你的魂力与雪地取得联系,尝试着将外放的魂力变成一副模具,不断地压缩、收紧。

    将方天画戟的每一个细节,都仔仔细细的雕刻其上,去吧。”

    荣陶陶:???

    好家伙,我要是画个棍子,岂不是难度骤降?

    斯华年掰开了卫生筷,两只筷子摩擦了一下,开口道:“出去吧,从雪地里拎出一杆方天画戟。”

    荣陶陶鼻子嗅了嗅,香味扑鼻,肚子一阵哀嚎,他的喉结一阵蠕动,道:“斯教,可怜可怜孩子吧,慢点吃,给我留一口......”

    斯华年却是笑了,嘴角微微扬起:“没有方天画戟,就没有你的饭菜。”

    荣陶陶好气哦,做着最后的挣扎:“别的学生学习魂技,单位都是按照‘天’来计算的,你按照上菜的速度计算?”

    斯华年夹起一口菜,放进口中,一脸满足的眯起了眼睛:“嗯...不愧是松魂一品,老板的手艺怕是比厨子更好,的确美味。

    哎...可惜,你吃不到了。下次再出校门,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荣陶陶站起身,扭头看了一眼靠墙那边食客桌上的菜肴。

    6个菜!

    还有机会!

    荣陶陶匆匆忙忙的向门外走去。

    他走到路边,迅速半跪在地,一手按进了雪地里。

    取得联系...取得联系......

    诶?你们别高兴呀,跑偏了跑偏了!

    我不是要施展白灯纸笼,你们别亮,别乱飞......

    荣陶陶一手按在地下,心急如焚的他,点亮了无数雪花的生命,从那皑皑白雪中,一群“萤火虫”飞了起来,欢快的在荣陶陶周围飞舞着......

    事实证明,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在一片欢乐幸福的海洋中,荣陶陶的心情竟然也好了不少......

    这白灯纸笼,竟然还有活跃氛围的妙用。这要是洒进夜店里的话,那还了得?

    简直嗨到飞起~

    荣陶陶尝试着让外放的魂力与积雪融合,努力的“微操”,找到了当初学习雪踏时候的感觉。

    一通百通!

    有了之前的技艺和经验打底,荣陶陶努力的勾勒着“模具”,裹着一大片积雪,不断的压缩、凝聚,将那些普通的雪花压制成为自己想要的模样。

    “呼......”荣陶陶口中吐着丝丝白雾,在他身旁缭绕的白灯纸笼,仿佛意识到了小家伙进步神速,飞舞的更加雀跃了。

    店面房顶之上,一双眼眸,悄悄地盯着那半跪在雪地中的孩子,面色稍稍有些诧异。

    那人暂时并不知晓这孩子的来历,不过看得出来,像是个初学者,连“雪之魂”都不会运用,正努力的从积雪中抽出一根长杆。

    然而,真正让那人惊异的是,荣陶陶周围缭绕的点点星芒,竟是如此的欢呼雀跃。

    这孩子到底有多渴望快乐?

    不,真正的疑问是...他多么希望对方快乐?

    看来是个很善良的孩子呢,不过...善良这一品质,往往伴随着心慈手软,虽然很好,但却不适合当一名魂武者。

    想到这里,房顶上隐藏的人,心中叹了口气,却是看到街道对面的屋顶,悄悄爬上来一个人,他急忙收敛心神,侧脸贴在房顶上,聚精会神的侧耳倾听起来。

    漆黑的夜色下,荣陶陶成为了那最耀眼的光芒。

    他当然不知道周围还有人,他只是竭尽全力的拎着长杆,极力控制着、压缩着模具,不让雪花散去,半跪在雪地中的他,小心翼翼的向后挪动着......

    半米,一米,一米五,两米......

    抽出了几近两米的长杆,荣陶陶聚精会神,目光灼热的盯着雪地。

    戟尖,双侧半月牙,井字...刃锋,弧度,薄厚......

    荣陶陶突然面色一怔,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最后的最后,他竟然不是机械化的建造模具、压缩雪花?

    因为在那厚厚的积雪中,那方天画戟的井字形,竟然自动拼凑出了原本的模样。

    它甚至无需荣陶陶主动释放魂力压缩,反而是顺着荣陶陶的心念,牵引着他外放的魂力,自行打磨出了应有的样子......

    唰!

    荣陶陶猛地起身,一抽长杆,霎时间,一片雪花弥漫。

    荣陶陶仰起头,嘴巴渐渐张成了“O”型。

    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

    层层魂力荡漾之下,裹着被压缩进模具的雪花,一杆雪白色泽的方天画戟,被荣陶陶单手举起,撩向夜空。

    那一片片宛若萤火虫般的莹灯纸笼,闪烁着点点光芒,欢呼着、雀跃着、萦绕着方天画戟不断的飞舞着。

    天才吗?

    不,荣陶陶不是,起码此时不是。

    他只是一个深爱着方天画戟的人,而这一杆兵器,则陪伴他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无论是风中、雨中,还是烈日炎炎中。

    他知道它构造的每一处的细节,也接受着它给予他的精神馈赠。

    “修习雪境魂技·雪之魂!

    雪之魂:用魂力巧妙与霜雪取得联系,将片片雪花凝为一体。雪魂,即兵魂(普通级,潜力值:3颗星)。”

    荣陶陶随手一甩,将沉重的方天画戟负在身后,大步流星的向店面走去。

    松魂一品,

    你碰到茬子了!

    今天这顿饭我吃定了!斯华年都救不了你,方天画戟说的......

    ......

    事实证明,能够抑制斯华年进餐速度的,唯有上菜的速度。

    当荣陶陶夹风带雪,拎着长长的雪制方天戟走进来的时候,斯华年夹菜入口的筷子,不由得僵在了嘴边。

    而荣陶陶,则是看向了那干干净净的桌上餐盘。

    你?这是来一盘清一盘!?

    比狗吃得都干净,简直有违女神形象!

    当然,斯华年要是灶王神,那也就对上号了。

    荣陶陶难受的很,看着斯华年,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上天言好事?”

    “嗯?”斯华年微微挑眉,不明所以。

    荣陶陶砸了咂嘴,拖着长长的方天画戟,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奶腿的,暗号没对上。

    但凡斯华年回一句“回宫降吉祥”,那也算是确定身份了,六盘菜统统给她吃了,荣陶陶也认了。

    嗯,说不定荣陶陶还能拿起旁边那包烟,抽出来三根给她点上......

    斯华年放下筷子,面色严肃,开口道:“从你制作出来兵器,到返回这里,用时多少?”

    “啊?”荣陶陶看着干干净净的一盘菜,道,“没几秒钟,制作出来我就走回来了,3、5秒的事儿。”

    斯华年:“也就是说,你从初学到取得成果,共计时长50秒左右。”

    荣陶陶想了想,道:“没太注意计算时间。”

    斯华年面色认真,开口道:“开学之后,数据报给班任,列入档案中,我给你当见证人。”

    “哦?又创纪录了?”荣陶陶好奇的说道。

    斯华年面色一怔,道:“又?”

    荣陶陶点了点头:“夏方然老师也要当我的见证人,让我在开学之后,上报学习雪踏的时间。”

    “好,好!”斯华年美眸中异彩连连,轻轻颔首。

    少年班,本就是网罗华夏各地天才,给这些学员疯狂开小灶,为他们提供最顶级的教学资源,进而拭目以待,看他们的未来会达成怎样的成就。

    但仅从荣陶陶目前的表现上来看,哪怕是把他放在这顶级的少年班,似乎都有些屈才了!

    万幸,松江魂武大学这座“庙”很大,容得下任何一尊“大佛”。

    荣陶陶初始魂槽为6,当然是世界上最顶级天赋的那一批魂武者。

    其修习魂力的速度,绝对是一流的。

    但即便如此,斯华年似乎也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荣陶陶的魂力境界成长速度,远远跟不上他的魂技修习速度。

    学习能力,才是魂武者区别于绝大多数魂兽、并且能够立足于这世界的根本。

    而荣陶陶的学习能力......

    事实上,此时的荣陶陶对于魂技·雪之魂,依旧有些误解。

    如果他为了图省事,真的去凝聚一根长棍武器的话,雪花的确会被魂力构成的模具压缩,但是,一旦魂武者将武器抽出雪地,用不了几秒,那长棍就会散开。

    所以...如果荣陶陶抛弃方天画戟的头部,只制作杆部,结局必然是破碎。

    因为那凝结的霜雪只有身,却没有魂。

    魂技,是很精妙的技艺,即便是等级再低也是如此。

    亦如同魂技·白灯纸笼那样,其中的奥妙,只有切身体验才能知晓其中滋味。

    魂技·雪之魂同样如此。

    斯华年的教导没有错,让荣陶陶外放魂力与雪中,尝试与霜雪取得联系。

    但那魂力模具,只能塑造武器的身,却是无法长久,一触便会碎裂开来。

    而让点点霜雪真正凝聚、融为一体的,是那武器的魂。

    魂的塑造,是双向的选择。

    这才是这项魂技的最难点。

    情感是相互的,考验也是相互的。

    荣陶陶能如此迅速的拎着武器进来,斯华年心中很清楚,这绝对不是他自己的功劳。

    与他取得联系的那一方积雪,和那雪地里勾勒出的方天画戟轮廓,应该是自作主张,主动化霜雪为兵魂。

    所以才有了此时的模样。

    这可就不是一日之功了。

    荣陶陶初入学校之时,斯华年曾考教过荣陶陶的武艺,当时只是觉得小家伙技艺不错,却是没想到......

    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淘气的孩子,在他的内心中,似乎还藏着很多品质。

    人考验人,远远不如魂技考验人来的更加直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