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63 松魂一品
    荣陶陶回关之后,回复留言:“你好。”

    几秒钟之后,对方却是来了条私信。

    久旱逢甘霖:“我去演武场好多次了,每次都看到斯教在培训你,你练得好认真呀,都没发现我们。”

    废话!

    不认真能行么?

    斯华年的教鞭可不是鞭,那是充满了苦痛折磨的人世间.......

    她是真的打,不是开玩笑。

    即便是对待荣陶陶这样的初学者,斯华年仿佛都不愿意给他任何训练成长的过程,她恨不得他做出来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千锤百炼之后的样子。

    这份心,荣陶陶领了,他也在送饭的时候,找斯华年谈过一次。

    然而斯华年又送了他一个脑瓜崩。

    那意味很明显:心领了,礼也得收!

    荣陶陶倒是皮厚,而且这么多年习武过来的,挨打也是家常便饭,倒也习惯了。

    毕竟是习武嘛,与学习文化课不同。

    吃不了这份肉体上的疼痛,那趁早还是回学校读书,去接受精神上的折磨......

    更何况,斯华年是在纠正、打磨荣陶陶的动作,教鞭的落点处,都是荣陶陶出错的地方。

    周围跟着一起上课的学长、学姐们却是开心了,毕竟那教鞭都是打在荣陶陶身上的,而起到的警醒作用,却是所有人共享的。

    荣陶陶甚至觉得自己是太子伴读,周围一圈太子身体金贵得很,就他一个能被打的伴读。

    嗯...讲道理,切身体验和荧幕前观影,其效果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荣陶陶自认为自己的收益更大。

    想到这里,荣陶陶不由得兴奋了起来,因为,斯华年说了,明天要教导他一个新魂技。

    手机屏幕上,再次出现了一条信息:“跑哪去了?”

    荣陶陶急忙回过神来,满脑子斯华年的他,忽略了眼前的小姐姐。

    他急忙敲打屏幕,回复文字:“斯教可是名师,我上课不敢溜号,你是用刀的吗,也可以来旁听啊,很多学长学姐都来上课,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久旱逢甘霖:“我是剑和枪的,不过大薇用的倒是方天画戟和刀,有一次回来,她还夸你方天戟技艺精湛呢。”

    哦!?

    荣陶陶心中一动,琢磨了一下措辞,回复道:“我看了她很多比赛,她的方天画戟用得很好,能不能约个时间,我向她讨教一番?”

    久旱逢甘霖:“这我可不敢答应,我在她面前没什么排面的,不过我倒是能带她出去吃午饭,到时候你自己约呗?”

    养人:“好呀!”

    久旱逢甘霖:“咱俩先把微信加上...那就明天中午11点半,老地方~对了,你把狗狗带着。”

    荣陶陶:“......”

    渣女!

    还说什么当我的第一个粉丝?你接近我,就是为了撸狗!?

    呃......

    荣陶陶挠了挠头,这么说的话,自己好像也是渣男。

    他接近这个女孩,不也是为了撸高凌薇么?

    很好!互通有无,各取所需!

    这买卖成了!

    “咚!”

    一声闷响!

    一只手,重重的按在了收发室的小窗口上。

    荣陶陶吓了一哆嗦,却是看到窗外,白灯纸笼下,斯华年那本该白皙的面容,增添了一抹恐怖的惨白。

    荣陶陶是真的不乐意了,“扑腾”一下坐了起来,道:“我大气都不敢喘,就连手机都是一直静音,难道是我手指敲屏幕的声音吵到你了?”

    咔嚓......

    斯华年打开了收发室的门,穿着白色的睡裙走了进来,打开灯,她头顶闪烁的点点荧光也渐渐散去。

    斯华年歪头看了看桌下,一手拉开了抽屉,似乎是在找什么。

    荣陶陶疑惑道:“怎么了?”

    斯华年头也不抬,继续翻找:“饿了。”

    荣陶陶:???

    斯华年找了一圈,微微皱眉,看向了床上坐着的荣陶陶,道:“你这个年纪,不藏零食?”

    荣陶陶:“中午刚给你买了一包糖,你都吃完了?”

    斯华年:“吃不饱。”

    这女人竟然拿糖当饭吃?江湖贺号倒是没白取。

    斯华年轻轻的叹了口气,道:“算了,我出去吃夜宵,你去不去?”

    荣陶陶愣了一下,道:“真这么饿?这冰天雪地的......”

    斯华年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转身向门外走去。

    “诶,等我,我去。”荣陶陶也急忙起身,嘴里嘀嘀咕咕着,“低血糖会突然饥饿么?”

    “1分钟,门口等我。”斯华年的身影渐渐远去,远远的飘来了一句话。

    荣陶陶急忙穿好衣物,手里拿着云云犬,将它收回了自己体内。

    他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走出了收发室,也看到换好衣服的斯华年走了下来。

    她不过就是把睡裙再次换回了练功服罢了......

    两人一前一后,推门走了出去,同行的二人,仿佛正在过着两个季节,一个夏天,一个冬天。

    荣陶陶跟在斯华年身旁,道:“斯老师,我们去吃什么呀?”

    斯华年:“不打扰食堂的厨师了,你来松江魂武这么久,还没出过校门?街边的饭店,你都还没去过吧?”

    “啊,学校一直是封闭的。”荣陶陶连连点头,现在的确是逛街的好季节!

    正值八月炎炎夏日,松江魂城的温度也回暖不少,即便是晚上,也只有零下17、8度。

    比荣陶陶刚来报道的时候,气温高了好多,如果再赶上无风的情况,那就更完美了。

    “哦,对...封城了。”斯华年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由得微微皱眉。

    不仅松江魂武封校了,整个大学城也封城了,这种情况下,想找一个正常营业的饭店也很困难。

    “嗯......”斯华年叹了口气,道,“看看再说吧,实在找不到饭馆,就买几盒泡面吃吧。”

    荣陶陶心里苦,但荣陶陶不敢说......

    斯华年随手从练功服衣兜里掏出手机,塞进了荣陶陶的羽绒服兜里,道:“保管好,手机要是冻没电了,还得你付钱,对了,一会儿提醒我多买点零食。”

    荣陶陶:“担心手机没电,你现在就转我两百,一会儿我付款。”

    “嗯,也行。”斯华年颇以为然的拿出了手机,手指啪啪乱点着,直接给荣陶陶打了一千大洋。

    “啧啧......斯老师大气昂~剩下八百是小费?行,也算我不白陪你出来一趟......”

    斯华年:“呵,小鬼。剩下的钱,明天去学校超市,把赊的账还了。”

    “呃。”荣陶陶沉吟片刻,道,“那你觉得八百够么?”

    斯华年想了想,又给荣陶陶打了一千大洋......

    来到校门口,斯华年对着值岗的学生招了招手,大门敞开,师徒二人走出了校门。

    荣陶陶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

    街道两旁那昏黄的路灯,勉勉强强算是点亮了这座风雪小镇,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就像是鬼城一样。

    荣陶陶:“老师,为什么封校封城啊?”

    斯华年:“告诉你倒也无妨,记住,未来你在松江魂武大学生活,只要碰到封城、封校的情况,那就是北面出事了。

    之前在一墙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天黑的超自然现象,这代表了雪境旋涡中刮出来的风雪,已经到达了一定的级别,所以你们的授课计划才被迫取消。

    不过这一个月以来,松江魂武这边的天没有黑,暴风雪没有降临,就代表了这里很安全。

    但是北面的警戒还没有解除,为了保障人们的安全,所以此时还在封校封城。”

    “奥......”荣陶陶点了点头,从考核再到授课,一变再变的行程计划,让荣陶陶切身领略到了雪境大地的危险。

    人祸还好说,毕竟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控制的。

    但是天灾,那可是控制不了的。

    最关键的是,在大自然的绝对力量面前,人类的力量很是薄弱,没有什么破解的方法,只能被动的抵抗。

    荣陶陶一边走,一边看着街道两侧的路灯,道:“街上都没人,灯还全亮着,有点浪费。”

    闻言,斯华年一手揽住了荣陶陶的肩膀,低着头,面色严肃的看着荣陶陶,道:“记住,如果松江魂城的灯不亮了,那就代表了危险降临!”

    话音刚落,唰......

    街道两旁的路灯,灭了!!!

    荣陶陶吓了一跳,身体紧绷,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糟糕!忘带方天画戟了!

    “呃。”斯华年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示意他放松,开口道,“当然,还有一个情况,松江魂城夜里11点熄灯。”

    荣陶陶:???

    他呆呆的仰起头,可惜在昏暗的夜色下,很难看清斯华年的容颜。

    此时此刻,荣陶陶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他希望斯华年能一直当一个飘着仙气儿的世外高人,而不是变成一个逗比......

    斯华年:“你学了白灯纸笼吧?”

    “奥。”荣陶陶跑到路边,抓了一把雪,这才伸出手,一阵阵的魂力汇聚。

    几秒钟之后,只见荣陶陶手中的雪突然“活”了过来,犹如萤火虫一般四处飞舞,点点莹芒,围绕着两人,也替二人照亮着前方的道路。

    斯华年夸奖道:“不错,很快。”

    荣陶陶却是开口询问道:“老师,你之前在演武馆内,没有雪,是怎么施展白灯纸笼的?”

    斯华年:“等你魂法晋升到更高的等级之后,就可以自己制造雪花了。”

    荣陶陶:“奥......”

    两人路过前方的路口,果然,接到两侧的店面大都熄灯打烊了,与其他城市不同,松江魂城的店面,连招牌的灯也会熄灭。

    漆黑的夜色,让仅有的灯光更加显眼,荣陶陶急忙道:“那边好像有一个!”

    也不知道斯华年在想些什么,听到这句话,她也回过神来。

    “太棒了!”此时此刻,斯华年就像之前荣陶陶手里的雪花一样,突然间就“活”了过来,迈开长腿,大步流星。

    荣陶陶急忙跟了上去。

    也看到了一个很霸道招牌:“松魂一品”。

    然而,随着斯华年接近这家店面,她脚下的步伐却是慢了一丝。

    她的眼神似有似无的看了看房顶,这才来到饭店门前,看着窗户上凝结的霜雾,一手推开了饭店的大门。

    入目的,是一个厅堂。

    9张方桌整齐摆放,正对面是一个吧台,上方贴满了菜品图片和价格。

    “抱歉,我们打烊了,厨师赶在熄灯之前下班回家了。”老板娘走上前来,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开口说着。

    斯华年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店内唯一一桌的食客身上。

    那四名食客喝着小酒,气氛热烈,桌上摆放着尖椒干豆腐、鱼香肉丝等菜肴,还在散发着阵阵香味。

    “没事。”斯华年自顾自的坐在了靠着饭店大门最近的桌旁,道,“那我就尝尝你的手艺,你做的应该有家里的味道,没有饭店的味儿。”

    “这......”老板娘面色为难,看着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的斯华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斯华年摆了摆手,道:“去吧,给你三倍的饭钱。”

    “那...那您要吃什么?”老板娘似乎想起来眼前这位是谁了,虽然松江魂城不算小,但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即便是平头百姓,也是略有耳闻。

    “跟他们一样,上吧。”斯华年微微扬头,用下巴点了点那唯一一桌用餐的食客。

    “好,那你耐心等会儿,我也有日子没下厨了。”老板娘转身走了回去。

    斯华年看了看那桌的四个食客,便转眼看向了正对面坐着的荣陶陶,道:“我说过,明天教你一样魂技。”

    “嗯!嗯!”荣陶陶一听,顿时欣喜,急忙点头。

    斯华年:“看你最近训练刻苦,之前学的几样魂技用的也很纯熟,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就教你吧,去吧台拿张纸和笔,顺便拿包烟过来。”

    荣陶陶虽然有些诧异为什么要拿烟,却也没问什么,当即起身,跑向了吧台。

    贴着左侧墙壁的那桌食客,却仿佛没有看到师徒二人进来似的。

    甚至在斯华年与老板娘交涉的时候,他们都没往这边看一眼,桌上的气氛一直热烈的很,此时竟然齐齐大笑了起来。

    斯华年舔了舔嘴唇,看着急急忙忙跑回来的荣陶陶,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似有似无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