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62 机会?
    魂班的学员们都返乡了,也都是杳无音信,除了最开始,孙杏雨跟荣陶陶报了一次平安之后,再也没人搭理过荣陶陶。

    荣陶陶当然不知道同学们回家之后,都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反正他在这松江魂武大学生活的很是平静。

    转眼间,便来到了8月中旬。

    松江魂武·演武馆内,一楼的收发室中,灯光明亮。

    荣陶陶坐在桌前,桌上还摆着一杯热茶,还有一个加热垫,云云犬正舒舒服服的趴在加热垫上,酣然入睡。

    安静的夜里,这样的画面显得无比的祥和,直到......荣陶陶的身体突然轻轻颤抖了起来。

    “魂力晋级!魂卒·中期!”

    荣陶陶睁开双眼,其中写满了兴奋,快!真的是太快了!

    荣陶陶的魂法·冰雪之心,早在两周前就晋级为一星·中阶了。

    而在今天,魂力也晋级了......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松江魂武,真的是福地啊!

    事实上,早在荣陶陶第一天入驻演武馆·收发室的时候,就发现了事情不对劲儿!

    因为在演武馆内吸收魂力的速度,竟然比在百团关内的吸收速度还要快!

    这可是违反常理的。

    要知道,由于雪境旋涡的独特性,所以越向北,冰雪属性的魂力就愈发的浓郁。

    这也就意味着,一墙不如二墙修炼速度快,二墙不如三墙修炼速度快,而修炼最快的地方,应该是三墙之外,甚至是雪境旋涡之内。

    但是松江魂武大学却是在一墙的南方,距离还很远,凭什么这里比百团关更适宜修炼魂力?

    不仅是吸收魂力速度快,荣陶陶发现,自己每每使用魂技,就连魂法进阶的速度也很快......这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中,荣陶陶铁打不动,每天给斯华年送餐,包括餐后的小淘气方糖,顿顿不落。

    而在每日的送餐生涯中,荣陶陶终于发现了“演武馆的秘密”!

    演武场伫立于松江魂武大学的最北面,而食堂在学校的中南部。

    两个地点距离很远,荣陶陶每次去给斯华年打饭,都要经过一片雪林,穿过两座教学楼、一个广场才能抵达食堂。

    在路上,荣陶陶当然也争分夺秒的吸收魂力,但却感觉到了修行速度的缓慢,远比之前在百团关的时候缓慢!

    这才对嘛...这才是符合常理的!

    而每当荣陶陶返回演武场范围,吸收魂力速度就又快了。确切的说,是距离演武馆越近,他自己的修行速度就越快......

    这个场馆绝对有大问题!

    是不是学校在这里设下什么机关、埋下什么阵法魂技,帮助学员们修行?

    也许是吧?

    无论如何,发现了这一秘密的荣陶陶,更不愿意离开演武馆的范围了。

    如果不是必须跟随斯华年去室外演武场训练的话,荣陶陶真的打算连场馆大门都不出了。

    但荣陶陶也发现了更加诡异的事情,那就是设置在演武馆内的阵法魂技,时灵时不灵,这就很难受了......

    荣陶陶曾问过斯华年这是怎么回事,斯华年并没有回应,只是非常不淑女的扒着饭,百忙之中伸出一只手,弹了荣陶陶一个脑瓜崩,将他弹出了休息室......

    嗯,就很气。

    无奈之下,荣陶陶只能询问杨春熙,但是对于这个问题,嫂嫂也是讳莫如深,只是让荣陶陶好好修炼。

    四处碰壁的荣陶陶,只能继续当起了“打更小桃”。

    至于在松江魂武大学打更的日子嘛......

    几天之前,荣陶陶还真的和一个学长起了冲突。

    尽管有斯华年的“口谕”,但是荣陶陶也并没有狐假虎威。

    每到晚上1o:2o,荣陶陶会走出演武馆,与室外演武场的学长、学姐们沟通,劝他们回寝室睡觉。

    最开始的一周,学长学姐们倒是都很配合,可是在前几天的一个夜晚,一个学长和一个学姐并不愿离去。

    荣陶陶苦口婆心的劝对方回寝,但是那学长显然是打出了火气,就是不走,非要打完了再走。

    直至最后,那个输了一下午的学长,竟然把火都撒在了荣陶陶身上。

    一旁的学姐眼看情况不对,急忙上前阻拦,想要息事宁人,打更的小家伙倒是无所谓,但是斯华年绝对不能招惹!

    上前阻拦的学姐千算万算,却是漏算了荣陶陶......

    荣陶陶惯着谁?

    他可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好心好意的劝说你不听,非得我怼你才高兴?

    那小嘴跟抹了芥末似的,谁能扛得住......

    其实荣陶陶也是有苦难言,他也是训练起来不要命的人,当然不想要赶对方回寝,但是特娘的斯糖糖睡不着觉,可是真的会怪罪下来的!

    荣陶陶之前就因为赶人慢了、办事不利,已经被罚站过一夜的军姿了,他是真的不想再站了。

    然后,荣陶陶和那个火气很大的学长就打起来了!

    最最关键的是,这位大三学长已经和同级别对手打了一下午了,他也输了一下午了,身体状况非常非常的差,甚至连战斗动作都变形了,足以想象对方已经累到了什么地步,估计倒下就能睡着。

    那学长浑身上下,就剩下一股子“输不起”的劲儿了,除了火气之外,还真没剩下多少力气。

    然后...荣陶陶就成为传奇了。

    从那天开始,松江魂武的校园贴吧中,就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演武馆的“打更小桃”,是一个世外高人,那天夜里,他三戟挑翻了一个大三学长,顺便把那个学长拍进了雪地里,吃了一大口雪......

    来演武场训练的学生本来就多,毕竟这里修习魂法、吸收魂力的速度更快一些,出了这档子事之后,来的学生就更多了......

    当然,他们一方面是来看看传说中的打更小桃,一方面也是跟斯华年学习刀法。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荣陶陶的刀法稳定进步,摸清了门路之后,苦练各种基础招式的荣陶陶,可谓是进步神速。

    砍、刺、撩、拦、崩、斩、抹、带......

    仅从短短的修行时长上来说,目前的荣陶陶,并没有辜负“大夏龙雀”的名字。

    习武之途,没有捷径可言,荣陶陶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漫长岁月中,成千上万次的抽刀与收刀。

    只是可惜了,斯华年晚上1o点半准时准点的睡觉,周围不能有半点声响,在夜里,荣陶陶只能小心翼翼的坐在椅子上,修习魂力,却不能练武。

    ......

    此时此刻,进阶为魂卒·中阶的荣陶陶,强压着内心的兴奋,不敢大声言语,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他扭头看了看窗外,发现没有学员训练,心中松了口气,也缓缓的站起身来,身子前探,手指点在了灯光开关上。

    荣陶陶大气都不敢喘,一点一点的向下按着开关,直至......

    “啪!”

    荣陶陶心里一惊,灯光开关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房间中,显得尤为响亮。

    也许真的是因为低血糖的缘故吧,斯华年的臭毛病很多,其中就包括“起床气”这一条,再加上她的感官颇为敏锐,即便是在二楼,似乎也能感应到收发室里发生了什么。

    最开始打更的荣陶陶,根本没有那么多顾虑,独自一人居住的他,也根本不需要考虑别人的作息时间。

    但在入驻收发室的前几天,斯华年就给他上了一课。

    那天,荣陶陶半夜12点半才准备上床睡觉,“啪”的一声关了房灯开关,他还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很充实呢,但是他刚刚上床盖好被子,就觉得收发室的小窗户外,似乎有一道鬼影闪烁?

    荣陶陶吓了一跳,演武馆这么大,空空荡荡、无比寂静,现在又是半夜三更的,任谁都会打怵。

    就在荣陶陶小心翼翼的观察外面的情况时,一只手,“呯”的一声,按在了那收发室的小窗口上。

    差点把荣陶陶给吓死!

    白灯纸笼的点点光芒悄然闪现,门外的鬼影缓缓俯身,一张惨白的面容出现在了小窗口上。

    紧接着,斯华年那可怕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最后一次。”

    “咕嘟。”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看着窗外穿着白色睡裙、头发凌乱的斯华年,他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啪!”

    斯华年一手再次拍在了窗户上,似乎是在做最后的警告,这才转身离去。

    白灯纸笼的点点光芒,追着那身着白色睡裙的“女鬼”,一同飘上了二楼。

    从那以后,荣陶陶的作息时间也规律了不少,起码1o点半之前,他也早早的洗漱完毕,熄灯上床了。

    ......

    回想起当初的闹鬼经历,荣陶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拿起手机,看了看现在的时间1o:29,刚刚好!

    荣陶陶一手抱起了桌上熟睡的云云犬,借着手机的光亮,找到了床铺,将云云犬放在了枕边。

    荣陶陶拿着手机,刷起了围脖。

    刚刚点开,却是发现了有一条消息,而且还有1个粉丝?

    之前荣陶陶用那张餐巾纸发了一张围脖,试图与高凌薇互动无果之后,就没再互动了。

    这一个月来,荣陶陶一心一意的修炼、习武,除了给斯华年打饭,他都没出过演武场的范围,也就别提什么制造偶遇了。

    年纪轻轻的他,没追过女孩,所以也就陷入了僵局。

    点开消息,却是看到了一个很是眼熟的人。

    久旱逢甘霖:“这里是打更小桃的围脖嘛?哇...好可怜,堂堂松江魂武大学·演武馆看门老大爷,竟然连一个粉丝都没有~我来当第一个!”

    荣陶陶点开了那人的头像,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这个小姐姐,不是一个月前在咖啡店遇到的么?高凌薇的闺蜜?

    荣陶陶眼前一亮,扭头看了看枕边熟睡的云云犬,又看了看手机里的小姐姐头像。

    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