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61 意义
    2天后,

    上午时分。

    正在收发室内刻苦修炼魂力的荣陶陶,迎来了一个熟人。

    “咚咚咚~”手指轻轻敲打小窗的声音响起,荣陶陶急忙睁开了眼睛。

    什么人?

    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对方是怎么从大门进来...哦,杨春熙啊,那没事了......

    荣陶陶急忙前探身子,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拉开了收发室的小窗户:“嫂嫂来啦,快进来。”

    杨春熙却是俯下身,手肘架在窗框上,看了看收发室内部,道:“房间打理得很干净嘛。”

    “啊,哈哈...你进来坐呀,别搞得像探监似的......”荣陶陶的话刚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因为杨春熙手掌一翻,探进了小窗户。

    她那白嫩的掌心之上,摆放着一枚晶莹剔透的魂珠。

    荣陶陶心中一喜,手肘拄着桌面,身体努力前探,脑袋凑了上去,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颗美丽的魂珠:“这是什么魂珠?”

    杨春熙开口道:“荆棘霜花的魂珠,其中蕴含着一种名为霜冷荆棘的魂技。”

    说着,杨春熙将魂珠放到了荣陶陶的掌心中:“这种魂技是无法自主修习的,目前人类魂武者尚未参透,所以只能通过镶嵌魂珠的方式,来使用这项魂技。”

    “给我的?谢谢嫂嫂,嫂嫂大气昂!”

    杨春熙忍不住探前手掌,揉了揉荣陶陶的脑袋,云云犬轻盈一跃,落在了杨春熙的手背上,小爪子上上下下的踩了踩。

    杨春熙:“这是你哥托人送到学校来的,特意带了一句话,荆棘霜花的品质等级极高,魂技也是如此。

    但是这枚魂珠来自于一朵尚未绽放的荆棘霜花,所以魂珠中蕴含的魂技应该比较低,即便是你此时实力极低,也应该能使用。”

    荣陶陶:“......”

    内视魂图中,也传来了一则信息:

    “发现魂珠:雪境·荆棘霜花(普通级,潜力值:-)

    魂珠魂技:

    1,霜冷荆棘:汇聚冰雪属性的魂力,于皑皑白雪之中,种下罪恶之种,孕育出一丛荆棘。(普通级,潜力值:-)

    是否吸收?”

    荣陶陶顿时愣住了。

    嫂嫂刚才不是说,这个名为“荆棘霜花”的魂兽等级品质极高么?

    魂技·霜冷荆棘,目前品质为最低等的普通级,倒是可以理解,但是这项魂技怎么连潜力值都没有?

    难道...那些不是自主学习、不知晓其中原理的魂技,是无法通过训练来提高品质的?

    杨春熙有句话倒是说的很明白,这魂珠来自一朵尚未绽放的荆棘霜花,品质是真特娘的低,低到令人发指......

    不过也正因为品质极低,所以此时的荣陶陶倒是真能使用。

    哪怕这魂技是二等·优良级的,荣陶陶此时都用不出来......

    杨春熙开口道:“你开启魂槽的第一顺位是左手腕,这个魂珠就是镶嵌在手腕、脚踝部位的。

    不过以你目前的实力,想要用出这项魂技,对周围环境的要求很高,你想试一试的话,可以去外面的雪地里。”

    荣陶陶一脸呆呆的点着头:“奥奥......”

    “呵~”杨春熙手指点了一下荣陶陶的脑门,道,“荣阳心里还是惦记着你的,还不谢谢你哥哥。”

    荣陶陶撇嘴道:“他又不在这。”

    杨春熙:“我在这。”

    “啊。”荣陶陶被迫营业,“谢谢哥哥,谢谢嫂嫂,你们都是好人!”

    “跟着斯华年好好学吧,有时间我再来看你。”杨春熙说着,站直身子,转身向大门走去。

    荣陶陶急忙将脑袋探出小窗户,道:“这就走啦?真不进来坐坐?”

    杨春熙转过头,笑着对荣陶陶摆了摆手,推门而出。

    “呀~难受,真就探监呗......”荣陶陶坐回了椅子上,一手将收发室的小窗户关上了,再次打量起了这枚晶莹剔透的魂珠。

    这边的荣陶陶很是开心,受到了哥哥嫂嫂的关照,而在数千公里之外,有一个人,却是心情极为复杂。

    华夏·上沪。

    一道竹竿似的身影,默默的行走在繁华的城市街头,一头碎发之下,是那一双四处扫视的双眼。

    从最北方的冰天雪地,回到了艳阳高照、炎炎夏日的家乡,陆芒的心中感慨万千。

    尤其是...此时的他不同了,他不再是之前那个极尽全力、却不知道未来在何方的初中生了,此时的他,已经成功被松江魂武大学录取了。

    作为第一批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学员,而且还是第一梯队·魂班的学员,这样的成绩,足够耀眼。

    回顾陆芒的本次考核,四个大字:时也,命也!

    但无论如何,他成功了。

    从繁华的街头,走到窄窄的巷尾,不知道走了多久的陆芒,站在了一片树荫之下,双眼望向了远处的街角。

    上沪城是国际大都市,它真的很大,大到足以容得下各式各样的人。

    如同有人形容大洋彼岸的大苹果城一样,那里的高楼大厦林立,光鲜亮丽,但表面越是繁华,下水道就越是肮脏。

    有人高来高去,看到的都是繁华,而有人在为下一顿饭发愁,挤在又小又破的合租房中,竭尽全力,只为了生存。

    陆芒算是本地人,在这里长大,但是他的家庭并不算富裕。

    不过,从小到大,陆芒倒也没有饿到过,只是这一切,都是那个人辛苦换来的。

    那人,便是此时陆芒遥遥注视着的人。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身上穿着橙色的工作服,炎炎夏日,一股股的热浪缭绕之下,那人却是包裹的严严实实,脑袋上还带着一个橙色的鸭舌帽。

    他的身影瘦弱,弯着腰,一手拿着簸箕,一手拿着扫把,在街边清扫着杂物,一丝不苟,步步前行。

    陆芒看了半晌,这才迈步走了过去。

    就在他来到男子身后,想要开口呼唤的时候,前方,一个小女孩手里拿着雪糕,另一只手拿着撕下的包装纸,跑到了男子面前。

    小女孩将包装纸放到了簸箕中,男子抬起身,咧着嘴,对着小女孩点头笑了笑。

    小女孩有些害羞,扭头跑向了妈妈的方向。

    “爸。”

    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中年男子愣了一下,转过头,却是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男子那黝黑的面容上,充满了惊喜之色,急忙上前:“回来了”

    陆芒双手插兜,一副不满的模样,道:“找了你好几条街了。”

    可能是性格原因,亦或者是年少的原因,陆芒...似乎尚未找到与父亲合适的相处模式,哪怕是他心中一直惦念着父亲。

    中年男子将扫把和簸箕放在一旁,迈步上前,就想要拥抱孩子,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觉得身上有点脏,那张开的双臂,也僵在了半空中。

    僵硬半晌的男子再次伸出手,似乎想要拍拍陆芒的肩膀,但手却同样停在半空,好一会儿,他手掌落下,擦着腿侧,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回来了好,回来了好。”

    尽管在上沪生活了二十年,但陆父却是乡音未改。

    陆芒看着这一切,双手插兜,没什么反应,只是默默的开口道:“我考上了。”

    “哦?真的?”男子的眼中,满满的都是惊喜,口中连连说着,“好,好!我儿子有出息了,比老爹强......”

    陆芒抿了抿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大老远跑去松江魂武。

    现在,我考上了,学校也准备兑现承诺,松江魂武给我开出的一切条件都会落实,我们走吧,去松柏镇。”

    听到这句话,男子面色稍稍有些为难:“松柏镇......”

    “嗯。”陆芒点了点头,道,“依托重点魂武高中而建的北方大镇,虽然会有点冷,但不会像我的学校那样寒冷。

    我们搬去那里,开始新的生活。

    他们会给我们安排住处,也会给你安排工作,我这几年的学费,生活费用,包括这次的往返路费,他们都会报销。”

    男子:“这......”

    陆芒:“我们之前讨论过的,你也答应过我了。”

    男子一手握住了旁边的簸箕杆:“可是......”

    陆芒:“越早回去,我也能越早修习魂力,少耽误一些学业。”

    一万句劝说的话,似乎也抵不住这轻飘飘的一句。

    男子沉默了,默默的看着儿子,而陆芒的眼神坚定,没有丝毫的躲闪。

    半晌,男子低下了头,拿起了工具,道:“中午,中午换班,我现在走了,其他人就得来顶替我,别人也很累的。”

    陆芒轻轻的“嗯”了一声,道:“那我先回家,下午我和你一起联系单位,联系房东。”

    男子微微弯腰,拾着扫把,在地上漫不经心的扫着:“行,行......”

    搬家,对于观念较为传统的华夏人来说,的确是比较抵触的事情。

    20年前,男人便已经经历过一次了,那是的他还年轻,毫无牵挂,鼓足勇气,想要来这座城市闯出一番名堂。

    一开始的雄心壮志,也随着接二连三的变故,而被命运打击的体无完肤。

    现实磨灭了他的心气儿,改变了他的心态。

    但他并未倒下,踏实勤恳、节衣缩食,将陆芒拉扯长大。

    却是不想,20年后,又要搬家了。

    此时,只图安稳的他,却是和当年的那个年轻人不一样了......他不想离开这生活了20年之久的第二故乡。

    这里有他曾经幸福美满的回忆,虽然很短暂,但有。

    这里,也有他熟悉的生活。

    想到这里,男子直起身子、抬起胳膊,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而后再次弯下了腰。

    生活,本该如此,不是么?

    远走的陆芒,却并未离去,而是驻足在街角,半截身体藏在树后,露出的半张脸,远远望着远处那稍显佝偻的身影。

    他知道让父亲离开故土很难,但陆芒的心是坚定的。

    之前,荣陶陶曾旁敲侧击陆芒的信仰,既然来到这一片冰天雪地,必然有自己的坚持。

    而那时的陆芒,只是稍稍讥讽的回了一句:“15、6岁的孩子,哪里来的什么信仰。”

    事实上,陆芒说谎了。

    每日天不亮,便离家工作的父亲,和那永远温在饭煲里的粥,一次又一次的加深着陆芒心中的执念。

    事实上,也有很多重点高中来招收陆芒,但是他们开出来的条件,远远没有松江魂武大学提供的条件丰厚。

    所以陆芒去了那大雪纷飞的北方,毫不犹豫。

    他甚至都不曾认真思考过,未来这一生,是否真的要成为一名雪境魂武者。

    他只是扪心自问着一句话:

    如果...我长大以后,

    我的父亲依旧辛苦,那我长大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