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59 大夏龙雀
    看到高凌薇真人之后,荣陶陶知道,孙杏雨所言不虚,杏儿的确应该嫉妒她。

    此时的高凌薇,少了一丝比赛录像里的气势与凌厉,多了一丝温和恬静,正小声的和对面同伴聊着什么。

    咖啡厅内,高凌薇对面坐着的女孩没有转头,但显然发现了什么。

    只见同伴微微歪头,动作幅度很小,开口道:“估计是你的粉丝哦,正犹豫着是否进来要签名呢!”

    高凌薇双手捧着纸杯,浅浅的喝了一口温热的牛奶,笑道:“就知道调侃我。”

    同伴甘琳终于忍不住,转头望去,却是面色有些古怪。

    外面的人,从面相上来看,似乎不是大学生,而更像是个15、6岁的高中生。

    又是哪个被破格录取进入松江魂武的天才么?

    自从入学之后,甘琳可是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天才,都已经快要麻木了。

    曾在家乡小有名气的她,自从这几天在演武场上兜了一圈之后,发现自己真的啥也不是......

    松江魂武,那真叫一个“天才不如狗、大神遍地走”。

    “咚咚咚!”甘琳敲了敲玻璃,看着外面顶着云云犬的家伙,笑着对他勾了勾手,“进来。”

    “呃......”荣陶陶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走进了咖啡厅。

    甘琳笑嘻嘻的看着荣陶陶,道:“想要签名就说嘛,男生就要大大方方的,对了,你脑袋上的是什么?”

    那一股子特有的海蛎子味,暴露了她应该是奉天人士。

    关外一共三个省区。

    从北至南,依次是松江省、白山省、奉天省。

    其中,奉天-辽连区域的口音,算是比较有特色的,与传统的东北方言有很大区别,完全就是两种方言。

    云云犬扒着荣陶陶的天然卷儿,瞪着黑溜溜的小眼睛,好奇的看向了甘琳。

    “哇喔!”甘琳啧啧轻叹着,就连对面坐着的高凌薇也是美眸一亮,好奇的打量着云云犬。

    “我可以,呃......”甘琳有点不好意思,想要触碰云云犬,但却停住了动作。

    “可。”荣陶陶抓住了云云犬,放到了甘琳的手掌中。

    甘琳小心翼翼的捧着云云犬,好奇的左右打量着。

    同伴都这样了,而且这陌生的粉丝又是如此大度,高凌薇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看向了荣陶陶,道:“签哪?”

    荣陶陶:???

    什么签哪?

    她以为我是来要签名的?

    高凌薇微微挑眉,漂亮的眸子中,带着一丝探寻:“没带笔么?”

    “啊...啊!”荣陶陶反应过来,顺势道,“没带笔。”

    “喏......”甘琳从小包包里拿出了一只碳素笔,放到了桌上,连头都没转。

    她一直看着云云犬,一副心花怒放的模样,已经快要被萌化了,她甚至用鼻尖蹭了蹭云云犬的小鼻子。

    高凌薇探身拾起了笔,随手拿了一张餐巾纸,边写边问道:“你也是在校生?是跳级了么,比常人早了几年觉醒?”

    荣陶陶:“不,我是少年班的。”

    高凌薇刚写下“祝学业有”的字样,听到这样的回应,不由得稍稍诧异,抬头看向了荣陶陶:“这届刚刚开办的少年班?”

    荣陶陶稍稍有些尴尬的错开了眼神:“嗯。”

    可恶啊,荣陶陶,你可真有出息!

    长这么大,你什么时候避开过别人的视线......

    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吗?

    高凌薇轻声赞叹着,却是换了一张餐巾纸,再次落笔,写下了一串文字:“鲜衣怒马,不负年华——高凌薇。”

    高凌薇将餐巾纸递给了荣陶陶,礼貌道:“抱歉,我们没见过这种魂兽,给你添麻烦了。”

    “哦。”荣陶陶无所谓的回应着,小姐姐很温柔、也很礼貌,和比赛录像里那个气势凌人的家伙完全不同。

    然而当荣陶陶接过餐巾纸后,想法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他不是很确定,餐巾纸上的这句话,是高凌薇对他的祝愿,亦或者是高凌薇对他此时所得成就的一种赞美。

    但无论如何,小姐姐的字可真是太“飒”了。

    端的是笔走龙蛇、铁画银钩。

    校门口那几个烫金大字,那是潇洒中带着飘逸,而高凌薇这几个字...真的是见棱见角,一股股金戈铁马的气息扑面而来,看得荣陶陶一愣一愣的。

    她才多大?

    年少不知藏锋芒?

    她的罪孽竟然如此深重,这得上过多少战场,杀过多少魂兽,才能写出如此的气势来......

    更何况还是在面巾纸上写出来的,太难得了。

    话说...人们都说字如其人,高凌薇能写出这样的字,是不是证明了,她此时的温柔恬静模样,全都是假装出来的?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女人但是骗子,这倒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你的字,比你的人更有气势。”

    “谢谢,我喜欢练字。”高凌薇礼貌的笑着点头。

    荣陶陶将餐巾纸揣进了兜里,看了看一旁逗弄云云犬的女孩,开口说道:“它是云巅生物,名为白云苍狗,我给它起了个小名,云云犬。”

    “果然是云巅生物!”甘琳抬起眼,看向了荣陶陶,她的脸上写满了五个大字:你是富二代!

    也不对!

    甘琳当即将心中的念头给否了,这可是来自北极圈的云巅生物,用钱是根本买不到的!

    “嗡嗡......”

    手机震动,荣陶陶急忙拿起来,却是看到了斯年华的微信,就一个字:饭!

    奶腿的,就一个字,还给我加了个叹号?

    这什么破老师,简直就是耽误我早恋......

    “那个,我得走了。”荣陶陶开口道。

    “嗯,拜拜。”高凌薇笑着点了点头,桌下的长腿却是踢了踢甘琳的鞋,“魂兽还回去。”

    “哦...哦!”甘琳这才反应过来,依依不舍的伸出手,想把云云犬递给荣陶陶。

    然而她掌中的云云犬却是破碎成雾,飘向了荣陶陶的脑袋,趴伏在那天然卷儿上,汇聚出了肉身,看得甘琳啧啧称奇。

    荣陶陶摆了摆手,匆匆忙忙的离去了。

    甘琳不由得感叹道:“不愧是松江魂武,天才扎堆、大神扎堆......随随便便一个路人,就有云巅魂兽。

    外面的世界果然精彩,窝在家里,我怕是一辈子都见不到云巅魂兽。”

    高凌薇看向了窗外那里去的身影,道:“你刚才没听他自我介绍么?”

    甘琳:“哈?”

    高凌薇:“他说,他是少年班的。”

    甘琳微微张着小嘴,半天,这才堪堪开口道:“怪不得,竟然是少年班的,松江魂武大学的路人果然不一般......”

    然而被冠名的路人陶,根本没听到这样的评价,此时的他,正急急忙忙的往食堂内侧跑去,去给松魂四礼打饭......

    ......

    下午时分,身为收发室老大爷的荣陶陶,坐在桌前,手里拿着一张餐巾纸,上面还有一串见棱见角的文字。

    越看越羡慕,越看越喜欢。

    此时的他,竟然有着和孙杏雨一样的心理:嫉妒。

    这得上多少年的书法班,才能练出来这种字......

    太完美了!很好,锁定目标!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该怎么追求如此优秀的小姐姐呢?

    是不是可以先搞定她的闺蜜?

    高凌薇的那个同伴,似乎很喜欢云云犬,这是不是可以当做是突破口?

    想到这里,荣陶陶将脑袋上趴着的云云犬拿了下来,放到了桌上:“我余生的幸福,就靠你啦!”

    云云犬好奇的看着荣陶陶,不明所以。

    荣陶陶从兜里拿出了一颗小淘气,扒开糖纸,将方糖放在了桌子上:“吃,等咱俩的阴谋诡计成功之后,重重有赏!”

    “咚咚!”

    收发室的小窗口上,传来了阵阵声响。

    荣陶陶抬起头,向外看去,却是看到了斯华年正打着哈欠,对荣陶陶勾了勾手。

    “咋啦?”荣陶陶拉开了收发室的小窗子,好奇的询问道。

    一听这话,斯华年差点气笑了。

    我午睡刚起来,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你开小灶,你倒是不自觉,在收发室里逗狗玩,真以为在这当打更老大爷呢?

    “出来,训练。”斯华年厉声说道。

    那严厉的声音,不仅吓了荣陶陶一跳,她甚至把自己也给吓清醒了!

    彻底醒过来的斯华年,这才反应过来,这句话是她自己说的......

    果然,无论当了多少年教师,每每听到这种声音,总会勾起心理阴影。

    终于,我还是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斯华年心中哀叹着,荣陶陶也走了出来。

    “上楼,选一把刀,我在室外演武场等你。”斯华年开口说着,自顾自的转身离去了。

    荣陶陶迅速上楼,在兵器架上左选右选,最终,一柄细长的刀具映入了荣陶陶的眼帘。

    当他来到室外演武场的时候,斯华年看着他拎刀的模样,却是笑出声来,道:“你倒是会挑。”

    “啊。”荣陶陶挠了挠头,“这个可以么?”

    斯华年轻轻的点了点头:“可以,你知道它的名字么?”

    荣陶陶好奇的看了看手中细长的刀,试探性的说道:“唐刀?武士刀?”

    斯华年摇了摇头,道:“形制为环首刀,此刀名为大夏龙雀。

    汉代时期,它曾一度登顶巅峰,被誉为杀伤力最强的近身冷兵器。”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道:“大夏龙雀?这名字好酷!”

    斯华年伸手指了指,道:“看到那环首了么?”

    荣陶陶看了看刀柄部位,的确有一个镀金的圆环。

    斯华年继续道:“你能看到那圆环上,有缠龙纹饰。”

    荣陶陶打量着镀金圆环,轻轻的点了点头。

    只见镀金圆环上,那精细的雕刻无比的华丽。

    斯华年:“那纹饰呈龙身、鸟首,故名龙雀。”

    荣陶陶懵懵的点了点头,他只是看着刀又长又直,觉得甚是锋利,就选了,没想到还有这种说道。

    嗯,对,他绝对不是图那镀金的圆环......

    斯华年:“龙雀,还有一个释义,专指华丽。既然你选择了如此华丽的名刀,你的武艺,也要配得上它的名字。”

    荣陶陶手指穿进刀柄后方的镀金圆环之中,转了转细长的刀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斯华年:“一切都要从最基础的开始,我先教你用刀的最基础动作。”

    说着,斯华年背着双手,来到了荣陶陶的身后,道:“首先是如何持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