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57 小灶
    这一夜,魂班的几个小家伙睡的都不怎么安稳。

    杨春熙那散发着奇异光泽的眼睛,的确给所有人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甚至孙杏雨已经有点“后遗症”了,生怕突然在某个瞬间,再次“醒”过来,又重返石头教室。

    没办法,杨春熙给众人制造出来的幻境,实在是太过真实了......

    这些学员们大都出身于魂武者家庭,虽然刚刚觉醒,但在成长的过程中,也算是耳濡目染,对魂武世界算是有一知半解。

    起码孙杏雨和李子毅都知道,想要对一个人使用精神类魂技,还算是常规操作,但是让9个人集体中招,甚至还让9个人之见有互动......

    这就太可怕了!

    杨春熙那明媚的笑容之下,竟然藏着如此恐怖的实力。

    夜晚终于过去,早上6:5o分的时候,一众学员没有任何一人迟到,老老实实的来到了餐厅,当他们看到杨春熙已经在餐厅中用餐之后,便也急忙走了进去。

    一个大餐桌,坐满了1o个人,杨春熙挨个问了学员们的决定。

    让荣陶陶意想不到的是,除了他,其他所有学员都要离开!

    甚至包括徐太平!?

    徐太平这种雪境生物,应该很喜欢冰天雪地的环境,既然不允许在百团关内,那么距离一墙最近的人类活动地点,就是松江魂武大学了。

    然而徐太平也要放暑假?他去哪里?他在地球上有亲人?

    “我们姐妹俩回家,告诉爷爷这个好消息...咔哧咔哧......”石兰小嘴里咀嚼着油条,咔咔作响。

    吃一根油条,硬生生吃出了薯片的感觉。

    孙杏雨有点不太敢面对杨春熙,低着头说道:“我和子毅也回家,开学再来。”

    孙杏雨不看杨春熙,徐太平和焦腾达就更不看了。

    毕竟昨夜杨春熙化身为雪狮虎,一脚一个,差点把他俩给踩碎了......

    幻境之中受到的伤害,映射到了现实。

    尽管徐太平和焦腾达的肉身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精神上受到的创伤,以及胸膛撕裂的疼痛感却是实打实的。

    6芒突然开口道:“我也回家。”

    杨春熙轻轻的看了6芒一眼,她明白6芒所谓的“回家”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所有学员中,6芒是最需要回家的,尽管都是15、6岁的少年少女,但是6芒并不像其他孩子那样无忧无虑,既然现在已经成功入学,那么对于6芒的家庭来说,这个暑假,尤为重要。

    “杨老师,我也...回去。”樊梨花那白嫩的小手里扒着一枚鸡蛋,小声说道。

    似乎是担心被杨春熙责骂,樊梨花又补充了一句:“一个多月的时间,正好可以回去找一处修习海洋之心的地方。”

    “诶,能不能带上我呀?”一旁,焦腾达突然开口,嘿嘿的傻笑着,“我家是川蜀的,在西南内6,暂时也没什么可联系的修习场所,我还想着回家之后再联系各大沿海城市。

    你要是有已经联系好的地点,能不能带我一个......”

    “嗯,好的呀。”樊梨花抬头看向了焦腾达,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但女孩可能是过于害羞了,意识到自己的视线与焦腾达的视线对上了之后,就匆匆忙忙的低下了头。

    “你呢?”杨春熙转头看向了荣陶陶。

    “我?”荣陶陶正拎着云云犬那两只云朵状的大耳朵,生怕它的耳朵落进豆浆之中。

    小家伙两条小短腿扒着瓷碗,努力探着头,那粉嫩的小舌头不断舔着豆浆,幸福的眯着眼睛,差点把自己喝飞起来。

    荣陶陶转头看向了杨春熙,道:“我跟着你呗,你去哪我就去哪,行不?”

    “呵呵。”杨春熙看着荣陶陶那小心翼翼的询问模样,不由得伸出手,揉了揉他那一头天然卷儿,“嗯,跟着我吧。”

    “奈斯~”荣陶陶兴奋的小声嘀咕着。

    新丹溪那空空荡荡的家,荣陶陶回去了,也无非就是孤身一人在天台继续苦练。

    他唯一看得到、摸得着的亲人,也就只有杨春熙了。

    而且这个亲人还是准亲人,毕竟哥哥和嫂子还没领证。

    所以,杨春熙能答应他,并让他跟着她,荣陶陶真的很开心。

    “对了,这是夏老师送你们第2小组的礼物。”杨春熙说着,转过身,拿起了挂在椅背上的袋子。

    “礼物?”孙杏雨眼前一亮,一听到“礼物”,都忘记害怕杨春熙了,迫不及待的看向了老师手中的袋子。

    哪成想,杨春熙竟然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只毛皮帽子。

    真·闯关东!?

    “哇!”在一众学员羡慕的眼神之下,孙杏雨急急忙忙的接了过来。

    通体雪白的毛皮帽子,很厚,也很柔软。

    孙杏雨不由得扬起小脸蛋,蹭了蹭那毛茸茸的毛皮帽子。

    杨春熙看着少女那欣喜的模样,似乎也被感染了,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道:“你们小组昨天猎杀了一只雪花狼,送去士兵那里拆了之后,魂珠和毛皮都送了回来。

    昨夜,我给你们三个缝制了三顶雪花狼皮绒帽。”

    “杨老师亲手缝的嘛?”孙杏雨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终于有勇气看杨春熙的双眼了。

    “嗯。”杨春熙轻轻颔首,却是开口道,“虽然是我缝制的,但这个礼物,可不是我送的,而是夏老师送给你们的,他只是拜托我缝制而已。”

    分的好清楚哦?

    孙杏雨一脸疑惑的看向了杨春熙:“奥奥,我明白了,一会儿见到夏老师,我会感谢他的,放心吧杨教。”

    “你们一会儿返程,夏老师不会护送。”杨春熙突然开口道。

    李子毅:“嗯?”

    杨春熙将一顶雪花狼皮绒帽:“昨天中午,夏老师就接到了任务,已经离开了百团关。”

    荣陶陶急忙道:“他去前线了?”

    “不该问的别问。”杨春熙瞪了荣陶陶一眼,拿着雪白的狼皮帽子,扣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

    餐桌上,云云犬扒着瓷碗,好奇的扭过头,看着荣陶陶的头顶。

    所以...我有新家了是嘛?

    云云犬突兀的化作丝丝云雾,飘到了荣陶陶的脑袋上,四肢踩着狼皮帽,却是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呜~”

    似乎...相比于那雪白的狼皮来说,它更喜欢荣陶陶那软趴趴的天然卷儿。

    “好吧好吧。”荣陶陶无奈的将小家伙从头顶拿了下来,顺势摘下了帽子。

    云云犬不喜欢,那咋办嘛......

    自己选的本命魂兽,那就得惯着呀。

    荣陶陶眼珠一转,道:“杨教,这是夏老师送我的礼物,很有纪念意义,这是我第一次猎杀的魂兽,现在,我把帽子送给你。”

    杨春熙明显愣了一下,就在刚刚,她特意强调这礼物是夏方然送的。

    如此一来,荣陶陶将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再送给她,到也不算是物归原主。

    杨春熙是万万没想到,昨天晚上,自己给自己缝了一顶帽子?

    孙杏雨正戴着美丽的白狼皮帽臭美,可是当她看到杨春熙戴上帽子之后,孙杏雨的小嘴不由得微微张大,发出了轻叹声:“哇......”

    嗯...活泼可爱的少女,在杨春熙这种气质女人面前,的确是被比了下去。

    事实再次证明,这是一个看脸的万恶世界,衣服帽子好不好看,完全是看人......

    杨春熙面色温柔,看着荣陶陶,柔声道:“谢谢你,我会好好收藏的。”

    “唔~唔!”云云犬站在荣陶陶的脑袋上,兴奋的跳着,踩着那一脑袋天然卷儿,这才是熟悉的感觉!

    果然!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不要淘气。”荣陶陶抬起手,抓住了头顶撒欢儿的云云犬,拎着它的身体,再次送到了豆浆瓷碗面前,“快吃...对了,杨老师,我的云云犬为什么不拉粑粑?”

    “噗...咳咳......”一盘,石楼和石兰动作出奇的一致,正在喝豆浆的姐妹俩,同时扭头面朝地面,咳嗽了起来。

    孙杏雨当时就瞪了荣陶陶一眼,道:“吃饭呢!”

    荣陶陶撇了撇嘴:“不符合常理嘛...只进不出,貔貅啊?”

    杨春熙开口道:“任何形式的能量补充,对于白云苍狗来说,都会转化为魂力,行了,快吃吧。”

    “啊?”荣陶陶挠了挠头,道,“那我给它吃塑料袋,是不是能缓解地球环境危机啊?”

    “不要这样对它!”樊梨花一脸认真,鼓足了勇气,看着荣陶陶,声音竟然也大了一些。

    石兰一脸的古怪:“你可当个人吧......”

    被握在手中的云云犬,也是扭过头,看向了荣陶陶,那黑溜溜的小眼睛一眨一眨的。

    只不过,云云犬不是责怪荣陶陶,它只是好奇,塑料袋是什么?是好吃的嘛?

    看到众人声讨荣陶陶,杨春熙适时的解了围:“雪境大地中,的确有一种魂兽可以吞食万物,变废为宝。

    它名为雪食吞,是精英级~大师级的魂兽,开发出最大潜力,甚至能到达王者级。

    以后,你们如果有幸在雪境大地里发现这种稀有生物,一定记得要带回来,学校会有表彰,也会给你们极为丰厚的奖励。”

    还真有吃垃圾的魂兽?关键是,还能变废为宝?

    什么宝贝?

    它会拉出来一团团充满了魂力的雪球么?

    “好,既然大家都做了决定,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杨春熙开口说着,便站起身来,转头看向了食堂内部的一个单间,“两位,吃好了吗?”

    “来了。”单间内传来了李烈的声音,高大的身影也闪现而出。

    在李烈的身后,斯华年依旧一袭白衣,浑身上下飘着仙气儿,纤长的手指夹着一只包子,两腮鼓鼓的,竟然有点萌?

    荣陶陶小声嘀咕道:“不愧是松魂忘忧草,还真是尽显强者风范呢...唔......”

    斯华年随手一甩,小笼包跨越整个餐厅,急速飞来,精准的塞进了荣陶陶的嘴里。

    “本事没学多少,夏教的阴阳怪气倒是学了精髓。”斯华年一边说着,拿着纸巾擦了擦手,随手扔在了餐桌上。

    她迈步前来,看着被噎住,不断锤胸口的荣陶陶,开口道:“既然你不返乡,选择在松江魂武大学居住,那就跟着我吧。”

    “哈哈,这你可就错了。”李烈今天没喝酒,状态很好,笑声爽朗,“短短两天,这小子四处偷师,可是学了不少魂技。”

    说着,李烈一手探下,揽住荣陶陶的腰,夹在半空中,使劲儿勒了勒。

    “咳...呵......”一只小笼包掉落在地,荣陶陶终于能喘气了,他仰起头,眼巴巴的看着杨春熙,“要不...我还是回家吧。”

    “晚了。”斯华年从李烈的手中接过荣陶陶,拎在腰间,向外走去,“暑假期间,校内的学生少,我也缺个送糖端水的,你以后就跟我住演武场,白天训练,夜里打更。”

    荣陶陶再次变成了小虾米,只不过,这次他不再是围脖了,而是被拎在腰间,当成了包包。

    荣陶陶努力扭头、仰脸看向斯华年:“你不是用枪和刀的吗?咱俩路子不一样。”

    斯华年:“那我就教你学刀。长兵短刃,你总要配置齐全。

    步战的话,长杆方天画戟受地形因素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虽然斯华年表现的很吓人,但是她如此表态,却好像是真心的想要培养自己?

    一对一授课?

    来自松魂四礼·糖的小灶?

    荣陶陶忍不住扭过头,看向了身后的几个同学。

    你们有海洋之心,我有松魂四礼。

    我愿意!我狂喜!我甚至开心到飞起~

    队伍后方的杨春熙,却是笑盈盈的看着前方的拎包斯华年,目露丝丝感激。

    事实上,杨春熙早就预料到了荣陶陶的选择,在昨夜,她特意求过斯华年帮忙带荣陶陶。

    年仅27岁的斯华年,能入选“松魂四礼”,能与李烈这种4o岁出头的魂校平起平坐,代表了她超强的实力。

    但是,能在高手如云的松江魂武大学中,担任演武场的主管教师,这可就不仅仅是因为实力了。

    斯华年显然是一个有故事的魂武者,

    荣陶陶在她的身边,远比在其他任何地方修行的收益都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