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56 名下无虚士
    身侧,樊梨花的身体同样与地面平行,与墙壁成垂直角度,稳稳的站在墙壁上,当她看到荣陶陶倒滑着“刹车”站稳,这才心中一定。

    即便是在如此的危机关头,樊梨花的声音依旧软软糯糯的,开口道:“让他们上天台,我们可以召唤雪夜惊帮助。”

    荣陶陶看着下方那融入了茫茫风雪之中的雪狮虎,大声喊道:“上天台!宿舍里的人,统统上天台!”

    说着,荣陶陶抬起头,看向了远处那翻着血红色光芒的巨大眼睛,道:“那是什么?”

    由于两人是垂直站在墙壁上的,所以只能仰头看向前方。

    樊梨花扫了一眼,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们快上去吧。”

    说着,她转身向天台走去,动作很小心,看得出来,她也是一个初学者。

    只不过.....在那爆炸级别的天赋和理解能力之下,这个初学者,尽管不太熟练,但却能用出更高级别的步伐,在布满了霜雪的墙壁上行走。

    两人在墙外走上了天台,而爬楼梯的显然比两人更快,当两人抵达宿舍楼顶的时候,几人组已经到了。

    由于众人的可视距离太小,顺着声音,几人组才汇合到了一起。

    “武器。”石楼和石兰手中拿着武器,递了过来。

    一杆梨花枪,一杆方天画戟。

    荣陶陶拾起了方天画戟,心里顿时安稳了不少。

    “荣陶陶,我用得着你救!?”一旁,徐太平捂着胸膛,恶狠狠的说道。

    “你可闭嘴吧烂苹果,再唠唠叨叨,今晚就给你拔丝喽!”荣陶陶手执武器,警惕的看着四周,随意的开口说着。

    徐太平:“你......”

    “召唤...召雪夜惊。”焦腾达打断了徐太平的话语,他同样一手捂着胸膛,显然是受伤不轻,刚才被那沉重的雪狮虎一脚踏在地上,差点要了他这条小命。

    “唏律律!”

    “唏律律......”

    9人组,7人召唤出了雪夜惊。

    偌大的天台之上,终于集结了一支像样的小队。

    唯一不同的是,樊梨花胯下的雪夜惊是纯白色的,眼中散发着幽幽的深海蓝光芒,穿透着茫茫风雪。

    而其他所有人的雪夜惊都是漆黑色泽的,眼中闪烁着暗金色的光芒,犹如探照大灯,给所有人增加着视距。

    这么大的地方,雪夜惊终于能活动开了。

    刚才在宿舍里,仅有焦腾达的一只雪夜惊,那还施展不开拳脚。

    不过话说回来,雪狮虎虽然比雪夜惊矮,却绝对比雪夜惊长,而且更加沉重,人家雪狮虎能活动开,雪夜惊却不行,这就是物种之间的差距了。

    “太可怕了,那到底是什么生物?”孙杏雨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努力抬起小脸,看着远处那闪烁着血红色光芒的巨大眼睛。

    在阴暗的天空下,茫茫的风雪之中,他们根本看不了多远。

    但唯独那一只泛着血红色的眼睛,能被众人看到,然而,除了那巨大的眼睛之外,学员们就连那巨型生物的轮廓都看不清。

    也就是说...只有一只遮天蔽日的血红眼睛挂在空中,俯瞰着百团关?

    画面是如此的诡异,如此的慑人。

    “噜噜......”就在众人戒备的时候,一阵野兽狩猎的声音从风雪中传来。

    几匹雪夜惊远比学员更加敏感,第一时间扭头望去。

    深蓝色与暗金色的“探照大灯”,光束交错,照亮了一个特定区域。

    荣陶陶心中一紧,他没能看到那野兽的全貌,但却看到了一条一闪即逝的尾巴。

    而且那尾巴上的毛发,似乎还脱落了不少,泛着丝丝血迹。

    是刚才的那头雪狮虎!?

    焦腾达:“荣陶陶。”

    荣陶陶:“嗯?”

    焦腾达:“在这里,我们有雪夜惊帮忙,但雪狮虎狩猎的环境同样有力。返回楼道中,空间狭小,雪夜惊虽然无法上场,但我们起码能看到雪狮虎的行动轨迹。”

    石兰开口道:“士兵和老师都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还不来支援?”

    “安静。”荣陶陶突然开口,身体旋转着,目光跟随着雪夜惊的探照大灯,勉勉强强能跟得上雪狮虎那稍纵即逝的身影。

    石兰有心说什么,还是闭上了嘴。

    排名第一、战力第一的樊梨花,虽然行动果决,但似乎并不具备良好的领袖素质。

    而荣陶陶,自从雪原考核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是领袖的身份。

    荣陶陶眉头紧皱,道:“不对劲儿,焦腾达,情况不对。”

    焦腾达一手捂着胸膛,剧烈的疼痛让他很难集中注意力。

    荣陶陶目光急速转动,跟随着雪狮虎的身影,道:“雪狮虎有数次机会宰了你们,我们可以把这一切归结于生物特性、狩猎天性。

    但是这百团关太安静了,你不觉得么?”

    “呃?”焦腾达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暂时忘记了疼痛,面色凝重,思考到,“嗯......距离事件发生,已经快有2分钟了,而且我们搞出来的动静可不小。

    无论是士兵还是教师,他们没有出现,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是被突然闯入的雪境生物给控制住了,否则的话,不可能周围没有半点声音。

    别说打斗的声音,甚至连呼喊的声音都没有。

    百团关内可都是精兵强将,我不相信有生物能做到这种地步,将这等规模的兵团同一时间控制住。

    所以,只能是第二种可能性。”

    焦腾达越说眼睛越亮,他抿了抿嘴唇,道:“老师和士兵故意不来救我们!

    这是一次考核吗?

    所以...雪狮虎只是伤我,没有杀我?即便是伤害我,也没有重伤,起码还能让我站着说话。”

    “不错......”

    一道女声、与野兽的融合,重叠在一起,传了过来。

    那重合起来的两道声线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双声轨,竟是如此的诡异。

    在雪夜惊的“探照大灯”之下,那时隐时现的雪狮虎,终于停了下来,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的向众人走来。

    尽管它再怎么优雅,但是那气势,却让一众学员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但也有第三种可能性。”

    众目睽睽之下,雪狮虎竟然开口说话了:“你们中了精神类魂技。”

    下一刻,荣陶陶只感觉视线模糊,脑袋昏昏沉沉。

    他使劲儿晃了晃脑袋,逐渐恢复了一些焦距。

    宿舍顶楼的天台,没有了。

    漆黑的夜色,没有了。

    寒冷的风雪,没有了。

    有的,是温暖的教室,是明亮的莹灯纸笼,是那站在讲台上、面露赞赏之色的杨春熙。

    荣陶陶:???

    他转身向后方看去,其他几名学员均是一副迷茫的模样,显然对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理解。

    杨春熙开口道:“这当做是你们的结业考核,你们表现得很不错,每个人,都很不错。”

    说着,杨春熙看向了6芒,道:“的确,每个人都会死。”

    6芒抿了抿嘴,低下了头。

    杨春熙转眼看向了徐太平,道:“但是你要知道,在你们将死之时,会有同伴帮助你、保护你,不畏生死、前赴后继。”

    徐太平阴沉着一张脸,不声不响,低头默默不语。

    荣陶陶傻傻的摸了摸兜,却是发现,雪花狼的魂珠并未给李子毅,他从未回到过宿舍。

    甚至这节课,一直都没有下课......

    什么时候?

    他们集体9个人,同时中的幻术?却没有半点察觉?

    杨春熙一手拍在讲桌上,原本温柔的声音,渐渐冰冷了下来,眼中的赞赏之色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丝丝严厉。

    杨春熙道:“我愿意友善的对待你们,为你们提供尽可能多的帮助,也愿意用各种方式给你们讲明道理,但这不是你们得寸进尺的理由。

    而且,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记住一点,我有让你们生不如死的能力。

    不要再扰乱我的课堂,不要对我、包括对你们未来遇到的任何教师,有任何不敬。”

    杨春熙目光扫过众人,这一次,却是没有人再敢和她那一双眼眸对视了。

    杨春熙满意的点了点头:“希望你们记住今天这一次结业课,暑假归来,正式开学之后,拿出你们应有的态度,上好每一节课。

    好了,散了吧,明早7点,餐厅集合。”

    9人面面相觑,有人迷茫、有些惊恐,却是没人再敢看杨春熙的眼睛。

    看着一众胆战心惊、不敢看她的小家伙们,杨春熙突然笑了,声音也渐渐的温柔了下来,恢复常态,道:“都回去吧,这次,是真正的下课了。”

    随着荣陶陶起身,众人才小心翼翼的起身,向外走去。

    荣陶陶拿着雪花狼的魂珠,凑到李子毅身旁,道:“你记着我把这魂珠给你了么?”

    李子毅点了点头,道:“记着,我还记着我把它镶嵌在了手腕上,对着雪狮虎尾巴爆珠了。”

    一旁,孙杏雨也是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显然是被杨春熙给玩坏了。

    可怜的杏儿,已经彻底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了。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看向孙杏雨:“你和李子要回家,和父母一起去沿海城市,修习海洋之心?”

    “啊,对呀。”孙杏雨懵懵的点点头,“这是咱们刚才在宿舍里的谈话呀。”

    一切竟然都发生过?

    荣陶陶忍不住咧了咧嘴:“嫂嫂...好强......”

    这就是传说中的松魂四季·春!?

    幻术大师么?

    天空中那巨大的血红色眼睛,就是嫂嫂的眼眸吗?

    九小魂度过了一夜艰难的战斗,现实时间却仅仅过去几分钟而已,这......

    想到这里,尚未走出教室的荣陶陶,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了讲台。

    却是看到杨春熙负手而立,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对着荣陶陶眨了眨眼睛。

    荣陶陶吓得一哆嗦,急忙转身低头,迅速走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