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54 惊变
    众人走出了教室,在一旁立岗士兵的帮助下,顶风冒雪,回到了宿舍楼中。

    士兵刚走,焦腾达就忍不住一阵唉声叹气:“哎......”

    荣陶陶打理着身上的风雪,道:“你咋了?”

    焦腾达一边走向楼道,一边说道:“命途多舛啊,原定7天的考核,缩短到了3天。原定一个半月的授课计划,这又缩短到了2天......想学一门手艺还真是难,恼火呦~”

    身旁的几人听了,也是默默无言。

    焦腾达说的是他自己,但这句话按在所有人身上都适用。

    焦腾达一脸的无奈,道:“以前总是听说雪境这里危险、那里危险,现在算是彻底晓得了,别人说一万句,不如自己亲身经历一次。”

    荣陶陶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的确。

    能让松江魂武这样的最高等院校,三番五次的改变授课计划,这北方雪境之地,真的是有够危险。

    恶劣的天气,反复无常,人类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还是太过渺小了,更别提在这狂风暴雪之中,还可能藏有各样魂兽了。

    这也许,才是雪境之地连年战争不断的根本原因吧。

    随着众人上楼,同学们依次道别,荣陶陶三人组也回到了4o4室。

    本以为要在这里住一个多月呢,没想到,明天就要走了......

    孙杏雨在宿舍门外停了下来,摘下了棉帽,褪下大衣,使劲儿抖了抖衣物上的风雪,小脑袋看向宿舍内,道:“淘淘,你回不回家呀?”

    “啊?”荣陶陶刚坐在床上,手里正捧着云云犬揉着玩呢,听到孙杏雨的话,荣陶陶愣了一下,答道,“应该是...不回吧?”

    家,新丹溪的家。

    那个空空荡荡的家,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回去的理由。

    不过...如果回去的话,倒是能体验一下炎炎夏日,可以换上短袖短裤,享受阳光照在脸上的美妙感觉。

    而且还能重返现代社会,电脑、手机、商城、路边摊?

    虽然来这雪境之地没多久,但是脱离了现代社会的感觉,的确有些糟糕。

    孙杏雨拎着大衣走了进来,看向了李子毅,道:“咱俩回家么?”

    李子毅声音温柔:“听你的。”

    孙杏雨犯了难,犹豫半晌,才开口道:“我想回去告诉爸妈我们入学的好消息。”

    看起来,小姑娘有点想家了,这也是难免的。

    不过,孙杏雨应该是不想要拖累李子毅,毕竟只有在这雪境之中,才能修炼冰雪之心。

    “嗯,也好,回去见见爸妈吧。”李子毅笑着点了点头,继续道,“而且爸说过,即便是我们考上了,也让我们假期尽量回去,他要带我们去沿海城市。”

    “对呀!”孙杏雨眼睛一亮,似乎又找到了和爸妈团聚的理由。

    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去沿海城市干什么?”

    孙杏雨很是开心的说道:“去修习海洋之心呀!”

    海洋之心?

    荣陶陶听到这个词汇,便明白了孙杏雨的意思。

    在华夏,人们能接触到的魂法只有四样,最东北的雪境之心、沿海的海洋之心,大6上无处不在的星野之心,以及最西北的熔岩之心。

    而无论是星野之心还是熔岩之心,都克制雪境魂武者。

    海洋之心则是克制熔岩魂武者,而且在与星野魂武者对垒的时候,也没有明显的属性相克。

    所以,一般眼界比较高的家庭,都会让孩子修习两种魂法,用以面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

    孙家夫妇应该是已经为两个孩子预设好了成长道路,大学时候在学校中修习雪境之心、雪境魂法,每次放假的两个月时间内,家长会带他们去某座沿海城市,去修习海洋之心、海洋魂法。

    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在大学毕业之后,应该就算是比较全面的了。

    荣陶陶一脸羡慕的看着孙杏雨,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

    欢天喜地的孙杏雨,似乎是发现了荣陶陶的表情,她平复了一下情绪,眼珠一转,开口道:“淘淘要不要一起来呀?跟我们回家?”

    “呃?”荣陶陶习惯性的揉了揉脑袋。

    初中三年,荣陶陶和孙杏雨没说过多少次话,也就没有建立什么友谊。

    但是在过去的考核、学习时间内,被捆绑成命运共同体的三人组,的确是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再加上孙杏雨本就人美心善,竟然提出了要带荣陶陶回家......

    “不啦不啦,我就不去了。”荣陶陶开玩笑似的说道,“在学校被你俩硬塞狗粮,恰得饱饱的,我可不会傻乎乎的追着你们吃,你俩快走吧,让我清净两天。”

    出乎意料的是,李子毅并没有开口回怼。

    虽然年纪轻轻,但李子毅知道荣陶陶的家庭状况,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自顾自的整理着床铺。

    荣陶陶脱下鞋,侧身躺在了床上,面对着墙壁,用身体和墙给云云犬“包裹”了起来。

    他一手拄着侧脸,一手四处点着,陪着云云犬玩起了“扑蝴蝶”。

    “呜~汪汪!”

    小家伙扑扇着大耳朵,开心的玩耍着,而荣陶陶却是陷入了沉思。

    别人家的孩子,都有家人陪,要全面发展、修行两种魂法了,我怎么办呀?

    哎......

    算了,以后再说吧,先跟学校一起修习雪境魂法、雪境魂技吧。

    对了,我还有个嫂嫂在身边呢,死皮赖脸也要让她给我找个好老师,最次也得跟在她身边好好学习。

    等孙杏雨和李子毅回来,我一定要领先他们一大截!

    荣陶陶自顾自的陪伴云云犬玩耍,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掏了掏兜,拿出了那一枚雪花狼魂珠,扔给了李子毅。

    李子毅顺势接住,面色一怔,好半晌才开口道:“怎么?”

    荣陶陶摆了摆手,道:“老师让我分配,这雪花狼是咱们仨一起斩杀的,但是从猎杀的过程中来说,孙杏雨和你的功劳最大,你俩分配吧。”

    说着,荣陶陶便再次转身,和云云犬玩耍了起来。

    李子毅没说什么,只是站在地上,双手扒着上铺的床板,和孙杏雨研究了起来。

    直至入夜时分,荣陶陶洗漱睡觉,一边吸收着魂力,一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窗外,是一片茫茫风雪,凛冽的寒风犹如鬼哭狼嚎一般,让一项安逸静谧的百团关,彻底变了模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

    “轰隆隆!!!”

    一声巨响,荣陶陶吓得一哆嗦,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宿舍斜对角的上下铺,李子毅和孙杏雨也是从睡梦中惊醒。

    李子毅急忙下床,跑向宿舍门就要开灯,然而,他刚刚走出去两步远,却是看到面前的宿舍门、甚至包括整面墙壁,瞬间映衬出了血红色的光芒。

    李子毅脚步猛地一停,瞳孔微微一缩,傻傻的扭头向窗外望去。

    床铺上,荣陶陶也是歪着身体,脑袋探了出来,同样看到了窗户之外,那一片诡异的红色光芒。

    在那红色的光芒中,还能看到一层一层席卷而下的风雪,被沾染上了血红色泽。

    那是...一只眼睛?

    什么生物,眼睛能够如此巨大,甚至彻底挡住了整面窗户?

    紧接着,楼下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这一幢宿舍楼,是供社会历练者使用的,早在风雪袭来的时候,雪燃军就依次召回了一墙外历练的社会人员,并迅速送出关外,让他们即刻返乡。

    也就是说,在这偌大的宿舍楼中,只有松江魂武少年班的几名学员。

    男性嗓音!?3o4?

    荣陶陶穿着棉睡衣,趿着拖鞋,一把捞起了靠在墙角的方天画戟,道:“走,先下楼,别管外面!”

    孙杏雨扑腾着小短腿,从靠窗的上铺跃到了靠门的上铺,进而直接跳了下来。

    李子毅当即伸手接住,用一个公主抱的姿势,怀抱着孙杏雨就跑出了宿舍。

    刚下一阶楼梯,就听到了一阵独特的野兽声音:“嘶......吼!!!”

    荣陶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可以确定,那绝对不是雪花狼!

    荣陶陶风一般的窜了下去,3o4的宿舍大门紧锁,里面传来了呯呯嗙嗙的声音。

    荣陶陶二话不说,沉重的方天画戟之上,包裹着一丝丝魂力,一戟刺向了木门!

    “呯!”

    荣陶陶手中一转,本就破裂的木门,碎裂的程度更大了一些,身侧,石楼、石兰、樊梨花,也是穿着睡衣,拎着武器赶了过来。

    荣陶陶却没有理会她们,因为,透过破碎的木门,荣陶陶看到了正对面的宿舍窗户,同样被血红色的眼睛覆盖了。

    这眼睛到底是有多大?

    不仅如此,在那血红色的光芒之中,靠着窗户左侧的下铺上,正有一只庞然大物,恶狠狠的撕咬向床铺上的人。

    “呯!”

    一声巨响,似狮似虎的巨型猛兽,猛地被魂技·雪爆掀翻出去。

    而那个躺在床板上挣扎的人,也因为这一发雪爆,向地面上砸去,木质床板顿时碎裂开来,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响。

    徐太平!?

    那个被野兽撕咬的人,竟然是徐太平!?

    荣陶陶双手执戟,一手落于戟杆处,直接抖了个“戟花”,碎裂开来的木门被掏出个大洞,荣陶陶快步上前,直接窜了进去。

    “咚!”

    似狮似虎的凶猛魂兽,有着接近三米长的巨大身躯,但却同样有着与沉重体型并不匹配的灵活性。

    只见那头颅被炸,被向后掀翻的猛兽,顺势一个起落,一尾巴扫开焦腾达手中长剑的同时,它的身体竟然竖着趴在了墙壁上,对着被埋进破碎床板中徐太平一声嘶吼:“吼!!!”

    那声音,似乎是在告诉徐太平:你已经是我的食物了!

    “啪!”

    伤一直没好的6芒,已经来到了宿舍门旁,直接打开了灯。

    宿舍中终于亮了起来,不再似地狱血海一般。

    而那凶猛的魂兽,也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

    通体雪白,带有黑色的斑纹,形象有些诡异。

    它有着狮子一般的头颅,却有着老虎一般的黑纹身躯,威风凛凛,霸气无双。

    很好,是时候一个滑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