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53 爆珠
    杨春熙随手一甩,手中出现了一支细长的雪制教鞭。

    她转过身,在身后的黑板上,用长鞭写下了“雪花狼”三个字。

    那被涂抹上冰雪的黑板,片片雪花没有融化,真得像是字迹一样留在了黑板上,看得众人啧啧称奇。

    杨春熙又写下了两个词汇“雪踏”、“雪爆”。

    她转过身来,开口道:“雪花狼的魂技有两种,分别是雪爆和雪踏。

    说句题外话,这魂珠镶嵌在脚踝部位,收益更高,可以施展全部两项魂技,但镶嵌在手腕上,就只能施展雪爆。

    有些魂技可以自主修习,就比如雪爆和雪踏,有些则不可以,只能通过在体内镶嵌魂珠的形式,施展该项魂技。”

    杨春熙继续道:“打个比方,自主修习,是教导你如何制造武器。

    而镶嵌魂珠,就相当于别人直接给了你一把枪械,你只需要扣动扳机即可,很方便,但你并不晓得其中原理。”

    几人眼巴巴的看着教师,轻轻点头。

    杨春熙:“所谓爆珠,就是镶嵌在体内各个魂槽部位的魂珠,可以选择一次性爆发出来。

    这种现象并不罕见,很多魂武者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会选择‘爆珠’。

    因为将魂槽内的魂珠引爆,就相当于殊死一搏,该魂珠内的魂技,会爆发出比平日里更高档次的能量。

    比如这雪花狼的魂珠,蕴含着普通级·雪爆,如果你们将它镶嵌在手腕魂槽,并选择一次性‘爆珠’的话......

    你的这一次进攻,会施展出来接近优良级·雪爆,打出的伤害量差不多会有质的差别。

    但你们得注意,爆珠之后,你手腕处镶嵌的魂珠便破碎掉了,这也就意味着你手中的枪械没有了。

    所以,但凡能通过自主修习的魂技,你们还是不要偷懒,尽量习得其原理,学会自己制造枪械。”

    “怎么说呢...有利有弊吧。”杨春熙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毕竟所有自主修习的魂技,是无法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来超额输出的,但是爆珠却可以。”

    荣陶陶突然举起了手:“我为什么不可以既自主修习,又镶嵌一个同类魂珠呢?”

    杨春熙点了点头:“这当然是一种选择,很多魂武者都会这样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就比如这雪花狼的雪爆魂技,你本身就学会了雪爆,手腕处又镶嵌了雪花狼的魂珠,当敌人认为你的雪爆只是自学的之后,习惯了你的雪爆输出程度,在某一个战斗瞬间,你突然爆珠,也许会收到奇效。

    但相比较而言,魂技的多样化,对魂武者的帮助更大。

    手腕部位的魂技有很多,更有人类学者暂时无法参破的,只能通过镶嵌魂珠来进行使用。”

    “嗯。”荣陶陶点了点头,突然冒出来一句,“魂宠可以爆么?”

    杨春熙扫了一眼荣陶陶脑袋上趴着的云云犬,道:“本命魂兽不可以,它甚至都不会占据你们的魂槽,因为它已经和你们融为一体了。

    魂宠则与本命魂兽不同,魂宠是需要占据魂槽位置的。

    魂宠,的确可以爆。

    但那不是进攻手段,而是纯粹的杀死你的魂宠,清理出来一个空余的魂槽罢了。

    未来,你们拥有魂宠的话,尽量还是不要这样做,毕竟魂宠信任你,选择了跟随你,你却因为找到更好的魂珠魂技、魂宠,而选择杀死之前的魂宠......

    这样的行为令人不齿,如果你们下定决心爆掉魂宠的话,最好得瞒着其他所有人。

    魂武者世界有很多潜规则,谁都不想自己的声名败坏。

    而且...更重要的是,即便是你瞒天过海,能瞒得过所有人,但你却无法瞒过你的本命魂兽。

    同样作为魂兽,你的本命魂兽看到魂宠被杀死,它内心如何想,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了。

    你们必须明白,想要在魂武者生涯中有所建树,魂武者必须要和本命魂兽心念一致,稍有裂痕,你很可能会止步于某一实力段位,永远无法精进。”

    说到这里,杨春熙却是笑了,道:“你很幸运,在你提这个问题的时候,你的本命魂兽在呼呼睡觉。”

    荣陶陶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就是问问,学习知识嘛,又不是真的要爆宠,我要是有个魂宠,爱都来不及呢......”

    “行了行了。”杨春熙打断了荣陶陶表忠心的行为,继续看向众人,道,“你们还有什么疑惑么?”

    6芒:“吸收魂宠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杨春熙看向了6芒:“你有几个魂槽,就可以拥有几只魂宠,需要注意的是,魂宠的属性,最好不要与你自身的属性相克。

    也就是说,魂宠起码要与你的本命魂兽属性不想克。

    而且,魂宠与魂宠之间,属性最好也和谐一点。只是最好,不是必须。”

    说到这里,杨春熙看向了荣陶陶,道:“一名云巅魂武者,只要魂槽足够,就可以拥有全系魂宠。

    但他体内的雪境魂宠与星野魂宠、熔岩魂宠,会把魂武者的身体当做战场。

    即便在主人的看管下,魂宠们不至于你死我活,但也绝对不会和谐共处。

    我知道你们天赋异禀,魂槽极多,但最好还是收起你们的收集癖好。那只会消耗你们的精力,拖延你们成长的脚步。”

    看得出来,在所有的学员中,似乎只有6芒的家庭没有“早教”,嗯...6芒的父母也的确不是魂武者。

    这些知识,在孩子们成长的岁月里,魂武家庭已经都告诉了他们。

    比如石楼、石兰两姐妹,孙杏雨、李子毅小两口,显然都知道这些知识点。

    6芒:“吸收魂宠后,魂武者本人是否可以使用魂宠的魂技?”

    杨春熙尚未开口,后方,传来了徐太平那冰冷的声音:“不能!”

    徐太平低着头,一字一句的说道:“6芒,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冰魂引一族永远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宠物。劝你一句,别玩火。”

    坐在第一排的6芒面无表情,根本没回头:“别太看得起自己,另外,我是雪境魂武者,要玩,玩的也是雪。”

    徐太平:“你想死。”

    6芒:“所有人,都会死。”

    “你们俩,闭嘴!”杨春熙声音严厉,面色愠怒,道,“都给我墙边站着去!”

    第三列瞬间空了大半,只剩下默不作声的焦腾达,蜷缩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夹在这一人一兽中间,才过了两天,焦腾达就已经受够了......

    日常学习还好说,关键是晚上同一宿舍会叫,焦腾达睡的那叫一个胆战心惊,事实上,焦腾达已经在昨夜的时候,制止过一次冲突了。

    杨春熙那漆黑的眸子中,竟然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极为慑人,甚是恐怖,一一扫过众人。

    她寒声道:“还有什么疑问?”

    一众人看到杨春熙那极为惊悚的眼神,立刻低下头,噤若寒蝉,不敢再出声。

    房间中的气氛颇为压抑,直到杨春熙开口道:“收拾好书包,回宿舍,让门口的士兵带你们回去。6芒,徐太平,你俩留下。”

    荣陶陶拎着书包就跑,差点把头顶的云云犬给甩飞了。

    哇,嫂子好可怕。

    哎...可惜了,原本多么温柔优雅的女人啊,非得当什么班主任......

    是觉得自己太年轻、太漂亮,少一份灭绝师太的气质吗?

    我愚蠢的哥哥呦,

    多了也不说了,希望你未来生活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