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51 白灯纸笼
    厚厚的城墙内侧,传来了李烈断断续续的声音。

    听着听着,荣陶陶的面色古怪了起来,很明显,李烈似乎有意在加大的授课音量......

    李烈发现我在偷听了?

    松魂教师还真是大气昂!

    昨天那斯糖糖也是,看到我在旁听,直接就叫进演武场,一同授课了。

    不过这李烈显然和斯华年风格不同,他没有把荣陶陶叫进去,而是自己加大了音量,倒是体贴的很。

    “莹灯纸笼,是非常好用的魂技,它可以照亮漆黑的环境,而且还是一次性外放、持久存在的类型魂技......”

    “既然杨教给你们安排了作业,谁先习得莹灯纸笼,就当班长,那我就先教导你们这项魂技。

    不过...莹灯纸笼是白灯纸笼的进阶版本,所以先教你们白灯纸笼。

    你们一边吸收魂力,一边听我讲......”

    “摊开你们的手,感受每一片落在你掌心的雪花。”李烈伸出宽厚的大手,任由暴风雪在掌中掠过。

    “用魂力覆盖你的手掌,粘住雪花的同时,避免它因为你掌心的温度而融化。”

    陆芒、焦腾达等人乖乖的照做,徐太平却是没动,而是一直在专心的修炼魂力。

    李烈也没有打扰徐太平,他知道,这魂兽小子早就会了。

    李烈盯着掌心落下的片片雪花,道:“随意的挑选一片雪花,嗯,选大一点吧,集中你的注意力,用魂力将雪花包裹住,形成弹珠大小的球体。

    把雪花想象成琥珀中的小虫,魂力球当做包裹雪花的树脂。”

    焦腾达细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这个老师,举例很巧妙啊,一听就懂。

    李烈:“现在,激发你掌中那颗被魂力包裹的雪花。”

    焦腾达:???

    李烈笑了笑,道:“运用你们的魂法·冰雪之心,将魂力中尽可能多的填满冰雪属性。

    在冰雪属性魂力的围绕下,每一片雪花,都会被赋予人性,它们会拥有自己的情绪,喜悦、惊慌、悲伤。

    当你让手掌中的雪花,感到无比温馨、舒适的时候,这片被赋予了人性的雪花,自然而然的,就会给你最为真实的反应。”

    李烈一边说着,掌中的片片雪花被魂力包裹了起来:“按照这样的方法,包裹多片雪花,让它们同时欢呼雀跃,你便学会了白灯纸笼......”

    唰......

    只见李烈那宽厚的大手轻轻向上一抬,手掌中一片莹芒闪烁,数十片被魂力包裹着的雪花,欢呼着胡乱飞舞,雀跃的闪烁着点点白芒。

    雪花的点点光亮,透过被包裹的魂力小球,被放大了些许的光芒。

    犹如萤火虫一般,肆意飞舞、美不胜收。

    李烈醉眼朦胧,仰头看着那闪烁的星星点点,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享受似的笑容。

    “白灯纸笼,是人类赋予的名字。学会了这个之后,再在这些莹芒外面套上一层纸笼,罩住它们就可以了......”李烈喃喃的自语道。

    酒精,的确是放大了人的情感。

    如此低级别的魂技,对于李烈这种神级魂武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但即便如此,李烈似乎也是很享受这样的魂技,甚至有些沉醉。

    陆芒眉头紧锁,手中有一片雪花被他裹住,极力催动着冰雪之心的他,让这片被选中的雪花,徜徉在了最为舒适的环境之中。

    但是......

    好像还不够舒适,陆芒手中的雪花只是稍稍亮了一下,便偃旗息鼓,再也不给陆芒任何反馈了。

    无独有偶,一旁的焦腾达也是面色为难,手中那一片犹如鹅毛大的雪花,被魂力层层包裹着,但也只是闪烁了一下,就变回了正常形态,再也没有了反应。

    焦腾达抬起头,看向了李烈,开口询问道:“老师,是不是我的魂法级别太低了?”

    李烈醉眼迷离,仰头看着头顶那久久不散的星星点点,即便是在狂风暴雪之下,它们依旧固执的在李烈头顶飞舞,看得出来,它们到底是有多么的开心。

    李烈没有看焦腾达,只是轻声开口道:“白灯纸笼是低级的雪境魂技,即便你们的魂法是最初级的,同样可以使用。

    造成雪花不愿反馈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你们的急躁,也是因为你们的功利心。”

    李烈终于低下头,看向了眼前错愕的焦腾达,道:“我说了,当你们用冰雪属性的魂力激发雪花之后,这一片片雪花,便被赋予了‘人性’。

    它们能感受到很多东西,这就是雪境魂技与大自然的可怕之处。

    好好想想,你们的目的,是不是为了单纯的激发它们,让它们快点亮起来。

    你们的目的,是学会这项魂技,而不是想让它们真正的快乐......”

    陆芒和焦腾达对视了一眼,心中微微骇然。

    短短几天的修行时间,已经让他们见识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对于这片茫茫风雪,陆芒和焦腾达已经有了足够的敬畏之心。

    但今天学习这一项魂技,却是结结实实的再给他们上了一课。

    如此低级别的魂技,竟然还要走心!?

    在人类社会中,虚伪的面庞是必须的,虽然为人所不齿,但这却是每个人都必须学会的生存技能。

    人人皆笑伪君子,人人皆是伪君子。

    而魂技与人类不同,雪境魂武者亲手赋予雪花了“人性”,神奇的雪花,似乎能感受到魂武者的心态。

    这便是真正的矛盾了!

    雪境魂武者为什么使用这项魂技?

    他们就是想要光亮,他们的初心就是如此,怎么可能是为了让雪花感到舒适、快乐呢?

    李烈轻轻的叹了口气,道:“这才是施展这项魂技的最难点。

    虽然它是基础魂技,但是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比如战斗环境中,强大的雪境魂武者,有些时候都有可能失手,无法点亮手中的雪花。

    情绪,是这项魂技的基础。

    如果...你们不能全心全意的话,起码要尽量的真诚一些。”

    焦腾达:“真诚?”

    “嗯,真诚。”李烈点了点头,道,“调整好心态,把这项魂技当做是一种互惠互利,我们为雪花提供了舒适的环境、快乐的源泉,而雪花,则为我们提供光亮......嗯?”

    一句话还未说完,李烈突然停了下来。

    他的眼睛微微瞪大,目光掠过焦腾达的头顶,看向了他身后的城齿。

    学员们发现了老师的异样,陆芒、焦腾达和徐太平纷纷转头,向身后望去。

    却是看到,在那城齿之间,一片莹芒闪烁!

    片片被冰雪魂力包裹着的雪花,犹如萤火虫一般,肆意的飞舞着,缭绕着,盘旋而上......

    厚厚的城墙外,荣陶陶依旧屈着双腿,脚踩着墙壁,背脊贴着墙面,但此时的他却是伸出了一只手,仰着头,看着掌心上不断升起的星星点点。

    此时此刻,荣陶陶和那衣领处露出小脑袋的云云犬一样。

    两个小家伙几乎有着相同的表情,都睁着黑溜溜的眼睛,呆呆的仰着头,望着顶那一片莹芒闪烁。

    狂风依旧呼啸,霜雪依旧席卷。

    但荣陶陶头顶上方那一片“萤火虫”,却固执的在风中盘旋飞舞,位于荣陶陶的头顶正上方,无论风雪如何大,它们都不愿散去。

    独自长大的荣陶陶,鲜少有快乐的时光。

    但毫无疑问,那是荣陶陶极为渴望的东西。

    也许...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给出最为真实的渴望。

    荣陶陶相信,

    总有一天,他也会变成其中的某一片雪花。

    也总会有那么一天,会有一个人,夹风带雪而来,点亮他的世界。

    无论未来如何......

    此时此刻,头顶上方那久久不散、缭绕飞舞的一片莹芒,已经让此时的荣陶陶很快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