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49 花活儿
    只见荣陶陶右手执戟,自然垂下的左手中,手腕处一股股的魂力输送开来,在他的手腕处迅速的汇聚着,疯狂的打着旋!

    为什么选择左手?

    因为荣陶陶的左手腕内部有开启的魂槽,而右手腕没有。相比较之下,左手腕汇聚魂力的位置更加清晰!

    荣陶陶彻底明白:一切的开始,无关于掌心。

    产品的制造者是手腕。推销者才是掌心。

    制造不难、销售也不难,问题在与双方如何取得联系、达成合作意向。

    “啪!”一声脆响,夏方然的雪制教鞭狠狠抽打在荣陶陶的背上。

    在荣陶陶一心一意领悟新魂技的时候,脚下的雪踏却是忘记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教鞭,抽的荣陶陶向前扑去,很明显,夏方然是有意而为之!

    毫无退路的荣陶陶,更加极力催动着手腕处旋转的风雪之球。

    直至扑倒在地的那一刻,他手腕处魂力大放,推动着成品雪球来到手掌之中,而荣陶陶那一巴掌,也重重的按向雪花狼的头颅。

    千钧一发间,垂死挣扎的雪花狼表现出了惊人的求生欲望,猛地掀开了压住它脑袋的长枪,脑袋扭向了荣陶陶。

    “畜生!”李子毅一声厉喝,眼看事情不妙,他竭尽全力,挑着雪花狼的身体,直接将它挑在了半空中。

    而荣陶陶的反应更是让夏方然错愕,这小子没学会走,就已经开始跑了!

    只见荣陶陶竟然一手探在眼前,提前释放出了魂技·雪暴!

    那原本按向雪花狼头颅的手掌,没有击中目标之前,就已经爆炸开来了!

    “呯!”

    荣陶陶直接将自己向后炸飞,爆裂开来的旋转雪球,带着他“蹬蹬蹬”向后退开了三步!

    李子毅用自己的方式为同伴解围,同样,荣陶陶也用自己的方式进行自救!

    夏方然无比惊喜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一个刚刚掌握了魂技·雪爆的孩子,竟然就已经动脑,将一个输出类型的魂技,变成了辅助类型的魂技?

    关键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荣陶陶的战斗嗅觉到底是有多敏锐?

    夏方然当然不知道,雪爆这样的功效,徐太平曾经给荣陶陶演示过一次......

    荣陶陶曾经说过一句话:“去寺庙也就图一乐,活菩萨还得找你徐太平!”

    这话用在这里简直无比的合适!

    当夏方然的学生就是图一乐,学魂技还是得找徐太平!

    赞美你!我的大苹果!

    “呀!!!”双方解围的同一时间,孙杏雨手中的长枪化作标枪,对准了那被李子毅挑在空中的雪花狼,她恶狠狠的将长枪投掷了出去。

    “呲!”

    长枪从雪花狼的血盆大口中刺入,贯穿了它的全身,那染血的枪尖竟然直接从尾部刺穿了出来。

    一根“狼肉串”,似乎在不经意间就制作完成了!

    站稳身体的荣陶陶,一脸幽怨的仰头看向夏方然,忍不住开口道:“你下手可真重呢......”

    而夏方然的目光,却是似有似无的扫了荣陶陶脚下一眼。

    荣陶陶吓了一跳,急忙开启魂技·雪踏,避免再次被教鞭抽打。

    原本夏方然说要当斥候,荣陶陶还很有安全感,但现在...荣陶陶感觉夏方然才是真正的危险来源!

    “呼......”孙杏雨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中,那特有的少女鸭子坐,让她深深陷入了积雪之中。

    夏方然当即拎着教鞭就飞了过去。

    孙杏雨吓了一跳,急忙起身向身旁跃去,雪踏开启,踩在了厚厚的积雪之上。

    夏方然却是不管不顾,教鞭轻轻敲在了孙杏雨的脑袋上。

    “唔~”孙杏雨双手捂着脑袋,大眼睛里眼泪汪汪的,心中估计已经恨死了夏方然。

    一旁,李子毅面色阴沉的看了夏方然一眼。

    夏方然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转头望去,而李子毅是真的牛批!

    他竟然没有闪躲,更没有遮掩情绪!

    却是听到夏方然开口道:“只有你在战斗的时候一直开启雪踏,表现不错,值得表扬。”

    李子毅:“......”

    人体共有两个魂力发:胸膛和小腹。

    而雪踏和雪爆两项魂技,一个是上半身魂技、一个是下半身魂技。

    如果同时运用的话,那就需要“双核运转”,有点“左右互搏”的意思,荣陶陶也是吃了这个亏,用了雪爆就忘了雪踏,这才被夏方然教训的。

    “修习雪境魂技·雪爆!

    雪爆:将魂力汇聚于腕部,催动其不断旋转,形成一颗急速转动的风雪之球,并使其在掌中爆炸开来。(普通级,潜力值:3颗星)”

    看着内视魂图中传来的信息,满心怨念的荣陶陶,终于一扫阴霾。

    能学到一手绝学,让荣陶陶欣喜不已。

    “虽然我惩罚了你......”

    耳边,传来了夏方然的声音,荣陶陶不由得仰头望去。

    夏方然那一直严肃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事实上,夏方然内心中极为惊叹,只是面部表情管理的非常好罢了。

    眼前的少年,一次又一次印证了,“天才”二字的定义!

    夏方然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开口道:“但我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的所有学生中,学习雪爆魂技用时最短的人。

    从我教授你的那一刻起,到你的魂技成功施展出来,前后用时大概1分钟左右。

    开学之后,你可以向学校申请这项纪录,由我当你的见证人。”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哈?这玩意还有记录呢?”

    夏方然点了点头,道:“嗯,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它会写进你的档案之中,跟随你一生。

    客观层面上,它代表了你的学习天赋,未来,如果你想在魂技研究的道路上继续深造,走学者路线,亦或者是考入某些岗位,这项纪录会是你的加分选项。”

    荣陶陶愣了一下,道:“那昨天的雪踏魂技呢?我学习的速度怎么样?”

    夏方然点头认可道:“很不错,掌握速度很快,但只能算是优秀,距离顶尖还差得远。所以......”

    夏方然看向了雪花狼尸体,道:“真正的危急时刻,才能让你爆发出来最大程度的潜力,不是么?”

    显然,夏方然对自己的授课方式很满意,毕竟真的酝酿出了优良成果。

    说实话,他也就是碰到了荣陶陶这样一个天赋炸裂的学员,他要是用同样的方法逼迫其他学员,怕是不会收到任何良好效果。

    荣陶陶一脸的难受,道:“夏老师,你可少点激发我的潜力吧,让我安安稳稳的活两天,我可谢谢您了......”

    说着,荣陶陶走向了雪花狼的尸体。

    体长一米开外的雪花狼,有着一身雪白的毛发,无比的美丽,尽管沾染了红色血液,但却并不影响它的美丽。

    摸上去,也是出乎意料的柔软,看起来很适合制作成衣物。

    雪花狼的脑袋里应该有魂珠,魂技应该也是雪爆?

    孙杏雨也走了过来,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道:“诶,你说...咱们仨人才杀死一只雪花狼,那个樊梨花孤身一人就宰了一匹雪花狼,而且还从狼群中逃脱了,她是得有多厉害?”

    荣陶陶咧了咧嘴,却是被狂风灌了一嘴的风雪。

    他再也不装酷了,掩着口鼻,道:“谁说咱们的敌人只是一头雪花狼?旁边这不还有个捣乱的嘛?”

    夏方然:???

    我堂堂松魂四季,不要面子的?

    看着三个小家伙研究雪花狼的尸体,夏方然迟疑了一下,开口道:“荣陶陶,你已经完成了今天的学习课程。”

    荣陶陶愣了一下:“啊?”

    夏方然颇为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今天的授课内容:一是借着暴风雪肆虐、一墙外魂兽数量增多的机会,组织学员共同杀戮一只低级魂兽。

    二是学会雪爆魂技。

    两项目标,你都已经完成了。”

    荣陶陶挠了挠头:“你就是想偷懒吧?足足一天的时间,你就安排了半小时的课?”

    夏方然鼻子差点气歪了,没好气的说道:“这是正常的授课进度和内容!”

    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呢,几分钟就把一整天、甚至2、3天的课程给学完了?

    荣陶陶站起身来,直面夏方然,道:“天才犯法么?”

    夏方然:“......”

    荣陶陶上前一步,气势如虹:“犯法吗?嗯?”

    夏方然看着眼前彻底“飘”了的孩子,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道:“的确是我考虑不周了,昨天,你就早早的完成了学习任务,今天更快。

    每一天,你都用实际行动告诉我,我低估了你的天赋。既然如此......”

    荣陶陶话刚说完就后悔了!

    危!

    夏方然:“依旧是那句话,你们是一个整体,他俩没学会之前,你不允许休息......”

    荣陶陶心中一喜,我又可以去找斯华年小姐姐了嘛?

    偷听什么的,我最喜欢了!

    夏方然:“但是昨天你就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这样做,似乎对你不公。”

    说着,夏方然带着三人组向百团关走去。

    来到那巨大而又斑驳的城墙前,夏方然指着墙壁,道:“爬。”

    荣陶陶:???

    夏方然再次确认道:“爬墙,确切的说,是走上去。”

    荣陶陶懵懵的仰头看着城墙:“走...走上去?”

    夏方然:“墙上有没有霜雪?”

    这种级别的暴风雪,墙上当然沾满了霜雪。

    荣陶陶点了点头:“有!”

    夏方然:“有霜雪的地方,你就能活动自如,记住,对于雪境魂武者来说,每一片雪花都是你的朋友。”

    说着,夏方然迈开了腿,那脚底贴着斑驳的城墙,竟然一步步的走了上去!

    身体与地面平行,踩在城墙上的夏方然,与城墙构成了9o度的垂直角。

    夏方然象征性的走了三步,便落了下来,道:“你今天的额外学习任务,爬到城齿。”

    说着,夏方然便不再理会荣陶陶,而是转头看向了李子毅,道:“你也是六个魂槽,你为什么还没学会雪爆?”

    李子毅沉默半晌,幽幽的吐出一句话:“刚才你也没抽我。”

    “咚!”

    一声闷响。

    荣陶陶从墙上跌落、一屁股坐在了雪地里,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这真的是雪踏能走出来的路线吗?就这么硬往墙上走?

    好家伙,我是荣陶陶,不是卡卡西,更不是蜘蛛侠。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