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47 团 结 友 爱
    杨春熙的心柔软了下来,身子前探,手肘拄在讲台上,手掌撑着侧脸,漆黑的长发倾泻而下,美不胜收。

    她望着最后一排的姐姐石楼,道:“所以,你和她一样。”

    石楼站起身来,点了点头,目光无比的坚定,没有丝毫的退缩:“是的,老师。”

    “坐下吧,坐下吧,要好好努力哦。”杨春熙笑着说道,转头看向了第三组,第一桌的陆芒,“你呢?”

    陆芒面无表情,沉默半晌,道:“我只是想抓住机会,松江魂武大学是顶级院校,比任何高中都好。”

    杨春熙的笑容中似乎隐藏着一些故事,显然,她有着其他学员并不知晓的信息,陆芒从遥远的上沪来到这里,理由并不仅限于此。

    但杨春熙并没有为难陆芒,而是看向了他身后的焦腾达,道:“你是川蜀人士,又为什么来这里呢?”

    “啊,哈哈,老师。”焦腾达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道,“我和陆芒的理由一样,顶级大学开办少年班,有这机会,傻瓜才不来试试呢!结果一试就成了,哈哈~”

    杨春熙:“......”

    “嘿嘿。”焦腾达又补充了一句,可能是因为太高兴了,暴露了乡音,“而且还不用上高中,不用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呀~巴适得板......”

    杨春熙笑着瞪了焦腾达一眼,看向了他身后,那坐在最后排的徐太平。

    当她的目光落在徐太平身上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的变得复杂了起来:“去年,学校已经找过你1次了,而且还要专门派出教师,对你进行一对一的单独授课,当时你果断拒绝了,为什么今年又选择来松江魂武大学了呢?”

    徐太平面无表情的看着杨春熙,默默的开口道:“去年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有了一个目标。”

    杨春熙:“可以说一说么?”

    徐太平的目光阴沉了下来,道:“我是人类社会中异类,在我的成长岁月里,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带有异样。

    我也很清楚,无数次,有无数魂武者想要拿走我脑袋里的魂珠。

    直到有一天,有个人告诉我,我的确是异类,但我也可以成为人类与雪境魂兽沟通的桥梁。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可以让北方战场少一些生灵涂炭,让雪境魂兽们,免遭人类的荼毒。”

    一番话语,听得教室内的一众人心中很不是滋味。

    徐太平话语的出发点,完完全全是雪境魂兽。

    而战争却是相互的,人类想要雪境魂兽的魂珠、想要得到本命魂兽,而雪境魂兽们想要人类大地的生存环境,土地、食物资源。

    这场漫长的战争从天空旋涡绽放的那一刻起,就赢打响了,断断续续蔓延了数十年,早已经分不清孰是孰非。

    杨春熙适时的转移了话题,也转移了目标,看向了同样坐在后排的李子毅:“说说。”

    15、6岁的少年,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又或者李子毅本身性格如此,并不在意表达内心的真实想法。

    只见李子毅微微扬头,示意了一下前方坐着的孙杏雨,道:“她来到了这里,我就来到了这里。”

    孙杏雨有点害羞的低下了头。

    杨春熙有些忍俊不禁,笑盈盈的看向了孙杏雨,道:“你呢?”

    孙杏雨:“我爸妈就是在雪境大地执行任务的时候相遇的,我想...我们俩可以和爸爸妈妈一样......”

    孙杏雨的正前方,突然传来了荣陶陶嘀嘀咕咕的叫骂声:“我?也是有病,非得听你俩把话说完......”

    “呵呵~”杨春熙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转眼看向荣陶陶,道,“你呢?”

    荣陶陶砸了咂嘴,叹息道:“哎,这可就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呀......”

    “噗......”

    “呵呵。”不知情况的石家姐妹、樊梨花等人窃笑出声,她们当然没有恶意,只是觉得荣陶陶有些淘气罢了。

    杨春熙轻轻的点了点头,她当然不可能问出“那他娘去哪了”这种话,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婆婆在哪。

    荣陶陶的回应很有趣,也很坦然,用开玩笑似的搞怪话语,回应了杨春熙的问题。

    杨春熙道:“好了,安静。”

    杨春熙拍了拍手,道:“昨天,孙杏雨同学私下里找过我,也说了一件趣事。”

    “诶?”石兰微微惊讶,因为在她心中想来,荣陶陶根本没有回答问题,但是杨春熙老师就这么放过他了?

    杨春熙继续道:“在雪原考核的时候,李子毅、孙杏雨、荣陶陶和陆芒组成了一队,自己起名为‘果盘’。

    几个学员分别对应着李子、杏儿、桃子和芒果。”

    说着,杨春熙伸手示意了一下陆芒那一组,指了指焦腾达和徐太平,道:“香蕉,苹果。”

    杨春熙又看向了石家姐妹和樊梨花,道:“两个石榴,一只梨。”

    樊梨花眨了眨眼睛,我是梨?

    我有代号了么?而且还是声名赫赫的杨春熙赐予的?

    说出去得让多少人羡慕呀?

    杨春熙开口道:“说这些,也是想要增加你们的集体荣誉感。

    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招收了数十名学员,你们魂班学员只有9名。

    虽然班级内部也分为3个小组,但我希望你们能清楚的意识到,你们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我不希望在一年后的考核中,有任何一只水果掉队,被踢去了武班。

    我希望你们魂班的9名学员,能够互帮互助,共同走过大学的四年,顺顺利利的毕业。

    我甚至希望,往后余生,你们都能成为最亲密的战友、朋友,共同面对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杨春熙继续道:“松江魂武大学藏龙卧虎,你们也都清楚,那些无比强大的魂武者,都有一些代号。

    这些代号可不是自己取的,有些代号,是有资历的强大魂武者赐予的,有些,则是社会公认、众人命名的。

    比如你们1组和3组的带队教师,就是松魂四礼的成员。”

    杨春熙的目光扫过一众天赋爆炸的学员们,轻声道:“我的资历尚浅,我给你们的代号,显然是不足以让社会认可的。

    但我希望,未来有一天,你们能凭借过硬的实力,让众人认可你们这支团队。”

    荣陶陶怔怔的看着杨春熙,道:“松...松魂果盘?”

    杨春熙嗔怪似的看了荣陶陶一眼,道:“你们是松江魂武少年班的第一届学员,也是最好的魂班学员。在我的眼中,你们就是‘松江九小魂’。”

    “呃......”石楼稍稍有些沉吟,像她这种霸气外露、势必要杀穿雪境旋涡的人,似乎并不怎么喜欢“小魂”这种称号。

    杨春熙继续道:“代号,是我这个班主任给你们的。但是认可,却是你们自己争取而来的。

    努力吧,为了自己,也为了整个团队的荣誉。

    今天的晚课就到这里,都回去吧,明晚7点,准时来教室,我们正式开课。”

    杨春熙口中说着,人已经穿过班级,顺势开门走出了教室。

    显然,她想给学生们私下里增进友谊、熟络彼此的时间。

    荣陶陶挠了挠头,道:“松魂果盘不好听嘛?又是石榴又是李子的,多符合。”

    “哼。”后方,传来了李子毅标志性的冷哼声,“等你七老八十了,还被叫松魂果盘?好意思?”

    “屁话!”荣陶陶站起身来,看向了最后排的李子毅,道,“那等你七老八十了,还被人叫九小魂?”

    “嗯。”李子毅撇了撇嘴,道,“如果我七老八十了,还和你混在一起,那叫我什么都行,反正我的人生已经彻底失败了。”

    “卧槽!?”荣陶陶眨了眨眼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李子毅“呼”的一下站了起来,道:“我会怕你!?”

    “诶!诶!诶!”孙杏雨急忙站起来,她本就坐在中间,刚好挡住了俩人,但是她也知道这两个家伙很久没打了,的确是憋坏了,在初中的时候,俩人要是一周不打架,那都已经算是长的了。

    孙杏雨急忙道:“你俩出去打,去演武场,别把教室砸了。”

    “哼~”李子毅当即转身,从身后的兵器架里拿出了一杆长枪,率先推门走了出去。

    “今天我不揍你,你就不知道什么叫文武双全!”荣陶陶同样冲了出去,拎起一杆方天画戟就追了出去。

    孙杏雨歉意的看着大家:“抱歉抱歉,他俩不是真的有仇,只是喜欢切磋。”

    前排,樊梨花一脸懵懵哒,发生了什么?

    不是说好了要团结在一起,为了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而共同努力么?

    怎么老师刚走,这就打起来了?

    徐太平突然站起身,顺势从兵器架里抽出了一柄长剑,推门就要走出去。

    前排,陆芒身体后仰,躺在了焦腾达的桌上,仰着脑袋看着徐太平。

    只听到陆芒开口道:“你要去找荣陶陶?暴风雪里你都不行,演武场上你就行了?”

    “陆芒,你记着,你丢掉拐的那一天,我会让你再把它捡起来。”徐太平面色阴沉,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冷冷的扫了陆芒一眼,推门走了出去。

    “切。”陆芒“切”了一声,拿起了身旁的拐杖,起身走了出去。

    “呀~”妹妹石兰一脸的赞叹,看着老师走后这“风云突变”教室,嘿嘿笑道,“还真是团结友爱的大家庭呢~”

    作为唯一一个留下来的男生焦腾达,他笑着说道:“莫得关系,咱们先友爱,然后再去感化他们。”

    石兰骄傲的扬起侧脸,道:“我可是要征服雪境旋涡的女人,谁要和你这个憨憨一起友爱哦~”

    焦腾达显然是郁闷了,雪原里跟你们姐妹俩屁股后面两天,你们都是爱搭不惜理的,现在都进一个班了,怎么还这样?

    焦腾达小声嘀咕道:“你懂个锤锤...你个哈戳戳~”

    石兰扑腾一下站了起来,乡音暴露:“你缩撒?”

    看着焦腾达不说话,石兰转头看向了前方的樊梨花,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樊梨花被那英气逼人的面庞吓了一跳,她急忙错开了眼神,低垂着脑袋,弱弱的开口道:“我是江南...呃,赣鄱人,我听...听不懂......”

    “诶?”石兰愣了一下,看着樊梨花的反应,她忍不住伸出手,按在了樊梨花的小脑袋上,“好乖巧的样子,好想欺负一下呢。”

    哪成想,樊梨花竟然没有撇开头,而是...而是享受似的眯起了眼睛,脑袋轻轻晃了晃,主动蹭了蹭石兰那纤长的手掌......

    “哇......”石兰仿佛找到了新大陆似的,啧啧轻叹着,这个小妹妹真是又软又萌。

    身后,却是传来了姐姐石楼那幽幽的声音:“别忘了,她的考核分数比你高了100多分。”

    石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