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46 梦想的模样
    当了一上午的人体模特,荣陶陶终于还是被斯华年放走了。

    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夏方然终于领着李子毅和孙杏雨回了城,来到演武场这边,找到了“遛弯老大爷”荣陶陶。

    除去荣陶陶被斯华年叫走当模特之外,荣陶陶一直很听话,也很努力,一圈又一圈,不厌其烦的围绕着演武场转圈。

    此时的荣陶陶,对魂技·雪踏掌握的已经比较熟练了,就像是正常走路一般,不需要想太多,自然而然的就是“踏雪而行”的状态。

    荣陶陶的小脑袋瓜还算是比较聪明的,他也比较了解李子毅的性格。

    眼看着李子毅并没有“苦大仇深”,荣陶陶便知晓,他应该是早就成功了,只是特意留下来陪伴孙杏雨,才在中午时分和她一起回城。

    “走,吃饭。”夏方然对着荣陶陶招了招手,也看到了演武场中依旧在授课的斯华年。

    两名教师目光叫错,纷纷友好的点头,却也没有更多的言语。

    荣陶陶倒是有些惊讶,这两名教师之间应该是不熟,从他们异常礼貌的举动中就能看出来。

    嗯,想想也是。

    一个是“松魂四季”,一个隶属于“松魂四礼”,编制都不一样,不熟也正常。

    说点不该说的话,松江魂武的师资力量这么雄厚,其中的派系怕是也不少。

    当然,以目前荣陶陶等人的身份和实力,还接触不到这些。

    “怎么样?”夏方然一手揽着荣陶陶的肩膀,态度显然改变了不少。

    从刚开始要给荣陶陶一个下马威,到现在的和颜悦色,看得出来,他对荣陶陶非常满意。

    尤其是在夏方然回来的时候,看到荣陶陶一步步的绕着演武场走,夏方然就更满意这个听话的孩子了。

    夏方然却是瞎了心了,他哪里知道,荣陶陶刚才还兼职当了次人体模特......

    一众人走向学院宿舍楼,一层就是餐厅,由于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那些被召回来的社会历练者们,统统都被赶走了,现在那宿舍大楼空荡荡的,也只有少年班的学员们占了3个寝室。

    荣陶陶正和夏方然聊着,走到中央大路的时候,却是听到了远处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马蹄声。

    眨眼之间,一众雪夜惊已经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了。

    “注意安全!”领头的士兵大声喊道。

    荣陶陶几人急忙向后退开。

    大军过境,众生避退。

    却是不想,这一等,就是足足10分钟!

    从百团关的南门到北门,中间的这条大路是最宽的。

    即便是那体型巨大的雪夜惊,也能并排走五匹。

    而荣陶陶等人,在路旁等了足足10分钟,眼看着气势恢宏的战马在眼前疾驰而过,“哒哒”的马蹄声不绝于耳。

    荣陶陶的面色愈发的惊愕,好像怎么等,也等不到尽头的最后一名士兵似的。

    “这...这得有多少名士兵?”荣陶陶傻傻仰头观望着,忍不住用胳膊肘碰了碰夏方然,“什么情况?”

    “哎......”夏方然却是叹了口气,仰头看向了灰蒙蒙的天空。

    百团关内的雪花如鹅毛,洋洋洒洒的飘落。

    而百团关外,却是那恐怖的狂风暴雪。

    如此声势浩大的调兵遣将,一定和这次巨大的暴风雪有关。

    难道是......

    夏方然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妙的预感。

    仅针对于华夏北方雪境大地来说,战争才是这里的主旋律,和平只是一时的。

    前线又有情况了么?

    这种规模的兵力支援,恐怕情况很危急......

    一个个士兵在荣陶陶眼前飞速闪过,有男有女,面色无比凝重。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荣陶陶鲜少经历生死战场,但从这些士兵们几近相同的表情中,荣陶陶似乎感受到了一股“赴死”的心态。

    大队人马终于经过,碎裂的马蹄声渐渐远去,留下了一片雪花乱舞之中,呆呆伫立的三人组。

    “走吧,吃饭。日后,你们见得多了,也就适应了。”夏方然的语气轻松,但实际上,内心并不轻松。

    即便是夏方然,也很少见识到这种规模的兵力支援,但身为教师,夏方然没必要和学生们说太多。

    毕竟,这三个小家伙,距离外面的世界还太过遥远。

    几人吃过了午饭,夏方然便带着三人组上了城墙,站在城齿之间,让他们吸收魂力、修炼冰雪之心。

    而夏方然,却是并未休息,他同样站立着,只是目光放远,遥望着满天的风雪,那眼神,仿佛能穿透层层风雪,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似的。

    直至晚饭时刻,一天的授课才算结束,夏方然自顾自的离去了,留下了行程满满,即将去教师上晚课的三人组。

    “诶,你说...中午的时候有多少士兵呀?”孙杏雨用肩膀撞了撞李子毅的胳膊,小声的询问道。

    李子毅摇了摇头,道:“起码数千吧?那种奔驰的速度,也许上万都有可能?”

    三人组一边聊着,一边来到了教室中,霎时间,沉重的心态就改变了。

    一切的一切,都只因为这石头教室中的一个人——杨春熙。

    她的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仿佛能融化雪境大地的层层冰雪,那一双明亮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温柔,看着几个刚刚走进来的学生。

    “老师好~”孙杏雨对着杨春熙摆了摆手。

    “嗯。”杨春熙笑着点头回应,“下次早点来。”

    “哦。”孙杏雨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舌头,看着教室中已经坐满的学生,她急忙跑到了自己的位置。

    “人齐了,我们就提前上课吧,不按照时间了。”杨春熙双手撑着讲台,看着下方的学员们,不由得莞尔一笑,道,“我知道你们今天都很疲惫,经历了很多吧?”

    虽然没人回答,但是那一张张“受伤”的小脸,还是回答了杨春熙的问题。

    杨春熙继续道:“作为开学的第一节课,我也不打算讲文化课了,你们是层层选拔出来的少年班学员,先熟悉一下彼此吧。”

    学员们面面相觑,也都知道彼此的姓名,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在之前雪原考核的时候,就已经熟络了。

    杨春熙很温柔,与今天的几个实践课教师完全不一样,她柔声道:“华夏坊间有一句话流传,来到雪境大地修行的魂武者,一定都是有信仰的人。”

    这句话,荣陶陶很熟悉,也很认可。

    “从一组先来。”杨春熙看向了1号桌的樊梨花,道,“你来自江南,为什么不选择成为海洋、星野魂武者,而是来到了雪境呢?”

    一时间,学员们纷纷看向了樊梨花。

    樊梨花似乎是有点羞赧,微微低着头,小声回答道:“家...家人让我来,我就...我就来了。”

    杨春熙:“哦?是家人和你一起做出的决定么?”

    樊梨花垂着头,声如细蚊:“爸爸妈妈。”

    杨春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刚刚初中毕业的孩子,人生的三观尚未完全形成,一切遵从家长的安排,当然是无可厚非的。

    她看向了樊梨花后座的石兰,道:“你呢?”

    呼!

    石兰突然站起身,吓了众人一跳!

    真可谓是元气满满!

    只听到石兰开口道:“我要进入雪境旋涡!”

    “哦?”杨春熙来了兴致,饶有兴味的看着石兰,“为什么呢?”

    “嘿嘿。”拥有着一张英气面庞的石兰,展现出了截然不符的憨憨气质,“我爷爷曾是一名雪境士兵,10岁以前,我是被爷爷带大的,每次睡觉前,他总会给我和我姐讲睡前故事,都是雪境里发生的故事。

    他的军旅生涯有很多遗憾,他说他从来没进过雪境旋涡,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我倒要看看那里面是什么样的,回去讲给他听!”

    石兰可谓是志气满满,大声道:“小时候他给我们讲故事、哄我睡觉,等他老了,换我给他讲故事,哄他睡觉。”

    杨春熙静静的看着石兰,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

    寥寥数语,杨春熙仿佛想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每夜坐在姐妹俩的床边,伴着昏暗的夜灯,轻声的诉说着往日经历,哄两个孩子进入梦乡......

    杨春熙柔声道:“你的爷爷,现在哪里呢?”

    “啊......”石兰的小脸一垮,道,“在一次战斗中,他失去了双腿,就回到了关中老家,一直待在了三秦大地,长安城。”

    杨春熙点了点头,道:“所以你的父母都是星野魂武者,而你们却离开了家乡,来到了雪境大地。”

    事实上,石楼石兰的父亲,是爷爷领养的,但这些,石楼没必要在这里说。

    石兰握紧了拳头,重重的点了点头:“对,爷爷年纪越来越大了,我得快点变强,早点回去告诉他,那雪境旋涡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不知何时,石兰前桌坐着的樊梨花已经转过身来。

    樊梨花仰着小脸蛋,微微张着小嘴,仰望着石兰的面庞。

    在这一刻,本就高挑的石兰,在樊梨花的眼中看来,身影更是无限的高大,甚至是光芒万丈!

    樊梨花望着石兰那一双狭长的眼眸,内心竟然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在石兰那一双眸子中,樊梨花找到了自己从未拥有过的东西。

    它的名字,叫做“梦想”。

    从小到大,几岁习武、修习什么兵器、上什么类别的辅导班,考哪一所中学,甚至直至现在,樊梨花上什么样的大学......

    一切的一切,都是被爸爸妈妈安排好的。

    樊梨花的话不多,在父母面前,乖巧且怯懦,一直听话的她,顺从着父母的心意,来到了雪境,也成功考进了少年班。

    直至此时此刻,樊梨花终于在别人的身上,找到了自己一直缺失的东西。

    杨春熙老师说,但凡来到此地,都是有信仰的人。

    那么...我到底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呢?

    似乎是感受到了樊梨花那怔怔的眼神注视,石兰低下头,对着樊梨花笑了笑。

    “唔。”樊梨花面色微红,急忙低下头,转过身去。

    这个来自江南的女孩,似乎过于害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