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44 初学魂技
    零下25、6度的气温,倒也真的不算什么,只要保暖做得好,普通人也能抵抗的住。

    但是在恶劣的天气状况下,就不一定了,比如此时,这仿佛永无不停歇的狂风暴雪,带给了三人极大的麻烦。

    万幸,夏方然老师并没有硬性要求三人站军姿,他们还是可以活动活动身体的。

    孙杏雨的初始魂槽足有五个,天赋很高,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她已经理顺了魂力,成功将魂力输送到脚底了。

    问题却出现在了膝盖和脚踝上。

    雪踏魂技的技巧要求,是要让膝盖成为一个“变压器”,将荣陶陶输送而来的魂力变成适量的、匀速的、持续输出的状态向下方输送。

    如果说膝盖部位还比较好解决的话,那么脚踝部位,真的就是个精妙的活儿了。

    每一次,孙杏雨都无法将魂力“均匀”的包裹在鞋底,就很气!

    她第一次这么恨军靴,这是雪燃军特制的军靴,为了提高抓地能力,鞋底的条纹太多了,想要用魂力均匀包裹鞋底、将所有的鞋底纹路填平补齐,实在是太难了。

    再一次无功而返的孙杏雨,不由得仰起头,看向了那凌空躺在暴风雪中的夏方然。

    终于,她知道夏老师到底有多厉害了!

    那四处乱刮的风雪,时刻都在流动,可不像地上平整的积雪,夏方然如此轻而易举的躺在空中,他对于魂力的运用到底是有多么精妙?

    那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用魂力包裹鞋底,而应该是包裹全身?

    “诶呀!好难哦~”孙杏雨一手掩着口鼻,心中气恼,忍不住跺了跺脚。

    一旁,李子毅开口询问道:“你做到哪一步了?输送魂力的线路理顺了么?”

    “嗯。”孙杏雨点了点头,再次恼火的跺了跺脚,脚踝不听话,给出来的魂力抹不平鞋底,“诶?”

    孙杏雨突然眼前一亮,一屁股坐在了雪地里,开始解鞋带。

    “你干什么?”李子毅同样坐了下来,急忙制止了孙杏雨脱鞋的动作,而且......

    而且李子毅竟然还开始给她系上了鞋带,那特有的公鸭嗓说着温柔的话语声:“穿着鞋,如果凉到的话,老了会得病的。”

    孙杏雨瘪着小嘴,歪头看着李子毅给她穿鞋,几秒钟之后,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但是在下一刻,孙杏雨的心情又不好了!

    她看到了几米之外,荣陶陶在雪中摇摇晃晃的身影!

    城墙根下,地形相对平整,但是荣陶陶走起路来,却仿佛遍地坑坑洼洼似的。

    显然!

    荣陶陶并没有完全掌握如何踏雪而行,行走时还会歪歪扭扭,但是荣陶陶已经无限地接近成功了!

    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吗?

    这就是初始6魂槽与初始5魂槽的差距么?

    孙杏雨心中一紧,急忙看向一旁的李子毅,道:“诶,我们继续训练,快点。”

    一边说着,孙杏雨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

    在孙杏雨的心中,李子毅和荣陶陶是同水准的人物,毕竟他们俩都是初始6魂槽的天才。

    李子毅此时进度落下,让孙杏雨心中懊恼不已,认为是自己的任性和不懂事,所以才耽搁了李子毅的训练。

    小情侣站起身来,继续努力的训练着,而那仰躺在风雪中,优哉游哉的夏方然,却是悄悄的睁开了双眼。

    他侧了个身,就像是熟睡之人无意识的翻身,但他的目光,却定格在了荣陶陶那踉跄前行的身影上。

    仅一眼,夏方然便是心中一喜:“好小子!不愧是徐风华的儿子!”

    满打满算,这才一个小时,就已经摸清了门路,成功了大半。

    大力出奇迹,谁都会,莽就完了。

    魂技·雪踏的真正难点,是那精妙的“微操”。

    夏方然相信,如果荣陶陶此时没穿鞋,或者穿的是平底拖鞋的话,他已经成功了。

    而就在夏方然心有所想的时候,荣陶陶的进步速度快的令人发指!

    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

    什么叫天才!

    天才可不是嘴上说的,而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荣陶陶那歪歪扭扭的身体,愈发的正常,踏过雪地后,那留下的不规整的脚印,也是越来越浅。

    “修习雪境魂技·雪踏!

    雪踏:用魂力包裹足部,可在雪地环境中活动自如。(普通级,潜力值:3颗星)”

    荣陶陶终于站在了厚厚的积雪上,脚下再也没有半点脚印,同一时间,内视魂图中便传来了一则消息。

    荣陶陶不由得眉头紧皱,潜力值仅仅只有3颗星?

    如果说荣陶陶的各项武艺,潜力值有高有低的话,那完全可以理解。

    毕竟有人擅长用刀,有人擅长用棍。

    但是针对于魂技,荣陶陶必然是天赋异禀的那一个。

    所以,雪踏魂技的潜力值只有3颗星的话......

    那就代表了这项基础魂技,最大的开发程度,只有3颗星。

    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想明白了之后,便也不再纠结了。

    毕竟魂技有成千上万种,有一些是基础技巧,有一些是进阶版本的高深技巧,开发的极限当然有所不同。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荣陶陶心思再次活泛了起来:我和其他所有魂武者不同,我有潜力值啊!

    全世界,所有雪境魂武者,最多能将雪踏开发到3颗星,如果我提高了雪踏的潜力上限呢?

    1星普通级雪踏,2星优良级雪踏,3星精英级雪踏......4星大师级雪踏,会是什么模样?

    荣陶陶急忙转过头,看向了身后那仰躺在风雪中的夏方然。

    假设夏老师的雪踏是顶级的3星精英级别,在暴风雪环境中,他就相当于水中的鱼儿,可以四处乱游,无拘无束。

    那么4星大师级雪踏,可以玩出来什么花活?

    那么......7星史诗级雪踏、8星神话级雪踏呢?

    但凡有一片雪花,我是不是就可以踩着这片雪花,勇闯天涯去了?

    “呼......”

    狂猛的寒风呼啸而过荣,突然间加大的风力,刮得荣陶陶向后退开了一步。

    也正是这样的一幕,让仰躺在半空中的夏方然“坐”了起来。

    城墙根下的确狂风不止,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大风,并不是大自然的“馈赠”,而是夏方然暗中出力,有意考教。

    荣陶陶退开一步的动作,算是事出突然、并没有任何准备,但是荣陶陶一脚踏下之后,积雪依旧没有淹没脚踝。

    荣陶陶依旧是踩在雪上的,没有留下半点脚印。

    这代表着,荣陶陶真的修习成功了!

    “看来,我低估你们了。”夏方然稳稳的落在地上,开口说道。

    一旁,李子毅不言不语,继续努力的修习着,他又被荣陶陶落下了!孙杏雨心中也是懊恼不已,她想为李子毅的前行提供帮助,而不是当李子毅的绊脚石。

    夏方然对于小情侣的学习进度了如指掌,所以刚才的话语,是对三人说的。

    只听到夏方然继续道:“我本以为在你掌握雪踏之前,身体会被冻僵,却是没想到,短短的一个小时,你已经拿出了成果。嗯,不错,不错......”

    荣陶陶遮挡着风雪,迈步上前,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老师,我怎么才能像你一样,凌空站立啊?”

    “呵呵。”夏方然笑了笑,道,“我只是为了激发你们的兴趣,给你们提供一些动力罢了,想要凌空站立,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雪踏能够做到的。”

    荣陶陶终于来到了夏方然右侧,转过身来,背对着风雪袭来的方向,目光炽热的看着夏方然,道:“老师教我!”

    “呵呵。”看得出来,夏方然是真的欣赏荣陶陶,但他却是摇了摇头,道,“魂技·雪踏,只是基础中的基础。

    魂武者可以用很少的魂力,与低级别的冰雪之心,维持这一基础魂技。

    你现在只是一个魂卒期的魂武者,不出意外的话,你的魂法·冰雪之心,也仅仅是一星初阶。”

    “啊。”荣陶陶点了点头。

    夏方然:“所以你现在只能修习最低等级·普通级的魂技。

    二等优良级、三等精英级、四等大师级那些雪境魂技,需要你有与之相匹配的魂法等级,才可以修炼。”

    “啊......”荣陶陶一脸难受的砸了咂嘴。

    看到荣陶陶这般表情,夏方然想了又想,还是开口道:“其实,你此刻倒也能学习优良级、精英级的雪境魂技,但是即便学成了,也没有大用。

    如果说魂力的储备量,是魂武者的基础。

    那么魂法的等级,就是施展魂技的基石。

    假设你现在真的走运,学成了一项优良级·雪境魂技,但是受限于你那低等级的魂法,你那优良级的魂技是很难施展出来的。

    没学会,和学会了却施展不出来,是一个效果。

    我说得够明白了么?”

    “啊。”荣陶陶吓了一跳!

    多亏夏方然提点,否则的话,如果荣陶陶不小心把雪踏修习到优良级,他反而用不出来这项魂技了?

    “那...那......”荣陶陶想了想,道,“那你看看我现在还能学什么普通级的雪境魂技?”

    “当然有,但那不是今天的授课内容。”夏方然手指向大门的方向,道,“进城,练习雪踏,围着演武场转圈,限时20分钟一圈。”

    荣陶陶:“哦......”

    夏方然突然补了一句:“走到李子毅和孙杏雨练成为止。”

    一时间,三人组都愣住了。

    夏方然说道:“队内,你们可以竞争。但别忘了,你们是一个整体。

    去吧,荣陶陶。什么时候他俩学成,你什么时候才可以休息。”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夏方然不仅在教导他们魂技,似乎也在渗透着其他的观念思想。

    荣陶陶转眼看向了那对沉默的小情侣。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放平心态,这是个精妙的活儿,越是焦躁、越是心急,进展的就越慢。”

    说着,荣陶陶对着两人比划了一根大拇指,转身走向了城门。

    虽然师徒之间的接触还很短暂,但夏方然已经得出了很多情报。

    李子毅的目标,显然就是战胜荣陶陶,这是毋庸置疑的。

    而此时离去的荣陶陶,说出的这一番话语,却是真诚的关怀、传授经验。

    夏方然看着荣陶陶独自离去的背影,不由得暗暗点头:小小年纪,便有了些许大将之风。不错,嗯,真不错......

    看来,这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展现的那样,只有竞争。

    三年,打出了深厚的友谊?

    嗯,回去得找杨春熙问问,看看这俩孩子在之前雪原考核中是什么表现。

    应该...会很有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