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43 欢迎来到雪境之地
    “诶我去,诶我去......”荣陶陶嘴里细细碎碎的念着,身体后仰,甚至一手捂住了眼睛,简直没眼看了!

    演武场上,李子毅被打的那叫一个惨呦~

    荣陶陶都不忍心了,一旁的孙杏雨就更心疼了。

    事实上,此时的孙杏雨已经绝望了......

    李子毅展现出了非常顽强的品质,虽然屡战屡败,但却屡败屡战。

    其实...给李子毅打击最大的,是远处观战的士兵们,他们看了一阵之后,就重新对练了,不再当观众了。

    高下立判!

    荣陶陶和夏方然对练的时候,士兵们看的是津津有味。

    一到李子毅......士兵们就不看了?

    一直表现的坚韧、顽强的李子毅,心态彻底炸了。

    他的心态炸了,人也就炸了,孙家枪失去了之前的灵动,被夏方然一戟拍在了地上。

    夏方然微微皱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他,对周围环境的感知力极强。

    他能明显感觉到,在对战之中,李子毅展现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技艺水平。

    而情况急转直下的节点,就是士兵们兴致寥寥,回去对练的那一刻。

    夏方然收回了拍在李子毅额头上的长戟,一手摸着下巴,沉吟片刻,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儿。

    因为李子毅的表现是前后矛盾的。

    这孩子明显是一个非常坚韧的主儿,被打趴下无数次,没有一次放弃,他永远在奋起、永远在努力,他不应该被这一点点小状况彻底搞崩心态。

    唯一可能的解释......

    夏方然转头看向了荣陶陶,是因为前后的对比么?

    李子毅很在乎荣陶陶?

    夏方然看着眼前规规矩矩立正的李子毅,询问道:“你怎么看荣陶陶?”

    李子毅愣了一下,面色有点难看,道:“很好。”

    夏方然笑了笑,推测道:“你身为天才,一直认为自身技艺不错,但是来到松江魂武之后,却是发现天外有天,所以心中不忿,是么?”

    李子毅摇了摇头,道:“我和他是初中同班同学,一起对练了三年。”

    这回轮到夏方然错愕了,他微微挑眉,道:“输多赢少?”

    李子毅握紧了手中的长枪,低着头,低声道:“没赢过。”

    听到这样的回答,夏方然哑然失笑,道:“呵呵,敢承认,倒也是个男人。”

    李子毅的声音铿锵有力,一字一句:“我不想当这样的男人。”

    “嗯,可以,那么你这一个半月的目标,就不再是挑翻第一,而是干翻荣陶陶!”夏方然迈步上前,重重的拍了拍李子毅的肩膀。

    夏方然说着,也伴随着一脸的唏嘘,这样的一幕,仿佛勾起了他很多回忆。

    看来,夏方然的成长岁月中,也有这样的一个对手?

    李子毅的眼神却暴露了一切,他不经意间扫了扫夏方然手中的方天画戟。

    显然,学校派夏方然来带这支队伍,就是专门给荣陶陶配置的教师。

    夏方然观察能力极强,轻易的推测出了眼前学员的心理活动。

    只见夏方然面色一肃,开口道:“我带了20年学生,其中有15年,带的是大四毕业生,不要质疑我的授课水平。

    不出意外的话,斯华年带的三个学员,擅长使用的兵器是枪与刀。另外一个带队教师......”

    李子毅:“李烈。”

    夏方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李烈带的三名学员,擅用兵器应该是斧与剑。”

    的确,

    樊梨花用的是枪,石家姐妹用的是大刀。

    而陆芒、徐太平和焦腾达,用得都是长剑。

    夏方然继续道:“而我,之所以来带你们,是因为我用的是枪与戟。”

    李子毅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嗯,下去吧。”夏方然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场边的孙杏雨招了招手,“来,我看看你的水平。”

    “她比我强。”转身离去的李子毅,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夏方然有点懵,这个李子毅不对劲儿啊!?

    刚刚展现出来不愿屈居人下,这会儿又心甘情愿的承认女孩比他强?

    而且听李子毅的语气,怎么还有点骄傲呢?

    我的个乖乖,这三个小家伙是什么关系?这么复杂的吗?

    ......

    事实证明,李子毅并未说谎,这对儿小情侣都是师从父亲。

    嗯,一个是生父、一个是养父...或者是岳父。

    两人都学的是孙家枪,只是因为李子毅身体素质好一些,展现出来的实力更强,但是仅从招式精妙程度上来说,孙杏雨显然更胜一筹。

    但是,李子毅马上就不会再享受“男性”身强体壮的福利了。

    成为了魂武者、并且有了魂力撑腰之后,作为人类,男性与女性之间的身体素质差距会被抹平,李子毅的确得加倍努力,才能守得住尊严。

    简单的摸了摸三个学员的功底,夏方然非常的满意。

    他知道,这些学员是少年班录取学员,在魂武者修行方面,必然是天赋异禀的。

    但是武艺,却是实打实练出来的,看起来,三个小家伙并没有愧对于他们的少年时光。

    “行了,走吧,百团关北门。”夏方然说着,带着三个小家伙离开了演武场。

    杨春熙也是适时的提醒了三人组晚上记得来上晚课,便向夏方然道别、离去了。

    三人组拎着兵刃,穿着统一的雪地迷彩,跟着夏老师来到了北门。

    守着城门的士兵们没有说什么,只是给几人开了个门缝。

    荣陶陶吓了一跳,这是要干啥去?

    刚一出来,荣陶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关内城池,有高墙守护,雪很大、但风很小。而城墙之外,却是狂风暴雪!

    比之前众人在雪原中考核的时候,情况更加恶劣!

    荣陶陶等人又没戴护目镜,甚至被狂风吹得睁不开眼睛,就更别提可视距离了。

    夏方然一手一个,将三个小家伙扔到了城墙根下,背靠着斑驳的城墙,让三人可算有了依靠的东西。

    夏方然的声音,穿透了层层风雪,清晰的传入了三人的耳中:“冷吧?”

    三人:“......”

    “冷,就努力吸收魂力,你们现在已经有了本命魂兽,吸收魂力的速度大大增加。”夏方然手执方天画戟,重重的插在了雪地中。

    下一刻,他身体后仰,竟然倚着方天画戟,双手抱胸,优哉游哉的打量着三个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家伙。

    夏方然:“有了魂力之后,就可以用魂力保护自己的身体不被冻僵,你们来的时候,一定是被雪夜惊护送而来的,好好想想,雪夜惊是怎么释放魂力,帮你们遮风挡雪的。”

    荣陶陶被冻得哆哆嗦嗦,真想给夏方然竖一根大拇指!

    不愧是资深教师!

    授课方式太高明了,不讲解,全靠自己悟!

    大师,就是大师!

    显然,荣陶陶低估了自己,他还想着一周内学会夏方然那阴阳怪气的精髓。

    但是这才多一会儿?

    荣陶陶已经悟了......

    夏方然突然开口道:“当然,以你们目前的水平,很难与这样等级的暴风雪抗衡,所以...在你们坚持不住之前,我教你们一个简单的魂技,当成开学第一课。”

    夏方然歪头看着几人,道:“尝试着将你们稀薄的魂力运用在腰间,顺着大腿,一路向下。

    无论你们是否开启了膝盖处的魂槽,记得,膝盖部位,是魂力的中转站。

    无论腰间传递下来的魂力是多是少,在膝盖部位,你们要将向下输送的魂力调整好补给量,维持稳定且长久的输送,将魂力送到你的脚踝处。

    从脚踝处输送到脚底的魂力,那就是更加精妙的活了。”

    夏方然看着三个小家伙那插进雪中的脚踝,继续道:“记得,要将魂力均匀的包裹住你的脚底,尝试着用冰雪属性的魂力,与脚下的积雪融为一体。

    这就是雪境魂武者的基础魂技:雪踏。

    它可以让你踩在积雪之上,而不是双足陷入积雪之中。

    善用雪踏,可以让你们在积雪覆盖环境中,不受地形限制,行动自如。”

    说着,夏方然仰头看着满天的狂风暴雪,开口道:“当你们达到我的程度之后,在这等暴雪天气下,你甚至可以......”

    说着,夏方然突然抬起脚,一脚踩在了半空中!

    不,确切的说,是踩在了急速流转的雪花之上。

    一脚,一脚......

    夏方然犹如上台阶一般,竟然凭空走了数步,凌空而立,站在了三人组的头顶斜上方。

    神乎其技!

    夏方然低下头,看着三个手捂口鼻、仰头努力观瞧的小家伙,他笑着说道:“欢迎来到雪境之地。

    既然你们选择来到这里修习冰雪之心,那么你们要记住。

    狂风暴雪,是其他魂武者的敌人。

    但对于我们来说,每一片雪花,都是我们的朋友。”

    终于,荣陶陶忍不住了,还是对着夏方然竖起了大拇指:“老师,你说得可真好呢!”

    “呵,小鬼。”夏方然冷笑一声,没有在意,却是身子一歪,躺在了这阵阵风雪之中。

    城墙根下,那袭来的风雪、卷着乱流,方位并不好掌控。

    但夏方然却安逸的很,就像是躺在一个透明的摇篮中似的,脑袋枕着探后叠起的双臂,时不时的左右摇晃着。

    他闭上了双眼,开口道:“冻得实在是受不了的话,就叫醒我。但是有一个规则,第一个叫我的人,要额外在这里站10分钟。”

    荣陶陶头顶的云云犬,早早就回到了他的体内。

    云云犬显然感受到了主人的困境,在荣陶陶努力吸收魂力的时候,云云犬也是马力全开,用自身魂兽的体质,疯狂的招揽着大量的魂力入体。

    好...好快!

    吸收的好快!

    荣陶陶心中一喜,感受到了10KB/S的下载速度与10M/S的本质区别。

    好云盘,就用云云犬!

    不用开会员!不用开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