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42 爆炸天赋
    百团关可是正儿八经的军营,正常情况下,是不允许闲杂人等四处走动的。

    但是显然,士兵们知道松江魂武大学有9名学员在此训练。

    所以,当士兵们看到一个脑袋上趴着云朵小奶狗、拎着方天画戟的小家伙经过时,也没有为难荣陶陶。

    “你好,我能进去吗?老师让我来演武场。”荣陶陶跑到演武场外,看着两个军姿标准的立岗士兵,礼貌的开口说道。

    士兵没说什么,只是给荣陶陶拉开了铁门。

    荣陶陶迈步而进,演武场的场地很大,位于百团关城池的东南部位,紧挨着马场,甚至隔着铁丝网,就能看到马场上一排排的雪夜惊。

    洋洋洒洒的雪花飘落,荣陶陶怀抱着方天画戟,背靠着铁丝网,打量着演武场上那些士兵对练。

    看得出来,士兵们并不是在执行训练任务,而应该是休息时刻的自由对练。

    正在暗暗观瞧的荣陶陶,也等来了孙杏雨和李子毅。

    两人均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看起来被夏方然吓得不轻。

    还没等荣陶陶和两个同伴窃窃私语一番,通过铁丝网,三人就看到了远远走来的夏方然和杨春熙。

    没办法,两人的衣着打扮太过显眼,在这清一色的雪地迷彩军营中,穿任何其他衣服的都是另类。

    更何况夏方然的手中,还拎着一杆方天画戟。

    荣陶陶心中一凛,想起了前几天被斯华年支配的恐惧。

    夏老师...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么?

    已经不需要了啊,我已经有一颗谦卑到泥土里的心了......

    两名教师走了进来,夏方然单手执戟,随意的点了点一块空场地,道:“荣陶陶,上。”

    荣陶陶面色一苦,脸都快皱成小包子了,却不得不拎着方天画戟,不情不愿的走上演武场。

    上场之后,荣陶陶又折返了回来,将脑袋上趴着的云云犬,递给了杨春熙。

    “嘤~”云云犬一声轻叫,但却没有反抗,它好像很喜欢杨春熙那柔若无骨的玉手,甚至还低下头,讨好似的舔了舔她的掌心。

    荣陶陶:“......”

    夏方然习惯性的捋了捋分头,单手解开了衬衫最上方的一颗扣子,迈步走了过去。

    双方站定,夏方然对着荣陶陶勾了勾手,道:“来,我先检验检验你的武艺水平。”

    荣陶陶使劲儿摇了摇头,抛开了乱七八糟的想法,握紧了手中的方天画戟。

    场下的心情,留在场下。

    既然拿起了这杆戟,站在场上,那就必须全力以赴!

    看到原本不情不愿的荣陶陶,突然气势一变,夏方然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来吧!”

    荣陶陶微微皱眉,看着对面那单手执戟、负在身后的男人......

    你装尼玛呢!不就比我早出生2o年吗?

    心中冒出来一句话之后,荣陶陶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了,疯狂冲向前去!

    说实话,荣陶陶的武艺如何先放在一旁,他的确是掌握了些许方天画戟的精髓。

    既然拿的是方天画戟,那么他就要对得起这杆兵器!

    输,也要站着输!

    从来没有未战先怯的道理!

    “叮!”

    一声脆响,两杆方天画戟撞在一起,“井”字形的战戟犬牙交错,却是镶嵌的严丝合缝,很是神奇。

    夏方然防守的很轻巧,而荣陶陶却是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显然,夏方然与那喜欢虐菜的斯华年不同,他不是为了打击荣陶陶而来的,是真的要摸清楚荣陶陶的基本功。

    夏方然不仅没有使用任何魂力、魂技,他甚至刻意的收敛了力量。

    这是何等级别的身体控制能力?

    竭尽全力,谁都会,拼命就行。

    但是如何把自己实力下调到菜逼的水准,在同一水平线上与菜鸟比试,这可不是谁都能行的......

    夏方然不愧是资深教师,防守之时,那战戟上传来的力道,刚好抵挡了荣陶陶的攻势,更加可怕的是,荣陶陶竟然没有感觉到手掌发麻!?

    荣陶陶双手执戟,猛地一转,井字形战戟夹着对方的长戟转动开来。

    夏方然艺高人胆大,根本不吃这一套,他手中一松,任由戟杆在掌中旋转,也保持着对方天画戟的掌控。

    荣陶陶眼前一亮,脚下一崩,猛地窜上前去。

    夏方然目光幽幽的盯着荣陶陶,开口道:“你那是什么眼神?你是在提醒对手,你要变招进攻了吗?

    你可真是好心人呢!”

    荣陶陶难受的要命,这老师是个阴阳大师?

    似乎...任何话语,后面加上一个“呢”,都会变得阴阳怪气起来呢~

    荣陶陶旋转长戟,戟杆猛地扫向夏方然,毫不示弱的回怼道:“是的呢~”

    夏方然一脚踢出,一脚踹在了戟杆上:“你可真是菜呢!”

    转起来了!

    荣陶陶手中的方天画戟转起来了!

    借着夏方然脚踹戟杆的力道,荣陶陶顺势变招,单手握着戟杆中点为“轴”,井字形大戟重重砸了下来!

    “好!”一声暴喝,从远处的演武场上传来。

    几名士兵早早停了下来,观看着松江魂武大学的教师教导学生,却是没想到,这个小家伙有点意思。

    荣陶陶为什么如此熟练各种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

    这全都要感谢他之前那个魔鬼师父!

    魔鬼师父可从来没有收敛力量这一说,一棍子又一棍子,棍棍不离荣陶陶的屁股。

    在强大的力量面前,荣陶陶想要支撑的久一点,不得不练出了一手以巧破力的绝学。

    虽然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无用功,但是荣陶陶的确是一直走在这条道路上的。

    方天画戟的霸道,荣陶陶掌握了其精神内核,但是在外在的表现形式上,荣陶陶手中的长戟,可谓是极其灵动!

    夏方然心中暗暗点头,却是后撤一步,轻易的躲开了战戟抡砸,手持长戟,顺势一个横扫:“呵呵,打不到呢。”

    “你呢你...呃......”荣陶陶话说到一半,立刻停了下来!

    危!

    差点把心里话说出来!

    荣陶陶猛地一个向前鱼跃,闪躲对方横扫战戟的同时,一戟刺向了夏方然的面门。

    哪成想,横着抡扫而来的战戟,扫到荣陶陶身下的时候,突然定住了!

    荣陶陶:???

    他险些跺脚骂街,那方天画戟有多沉?冲势又有多大?

    谁家菜鸟能把战戟扫到一半,突兀停下来?

    尤其夏方然还是单手执戟!说好的把水平拉低到我的层次呢?

    夏方然当然不管那些,后退开来的同时,那扫到荣陶陶身下的长戟,猛地向上一挑!

    荣陶陶急忙变招,收回了刺向夏方然的长戟,双手执戟拦在身下。

    “呵。”夏方然一声冷笑,毫不留情,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

    一旦双脚离地,没有任何魂技辅助的荣陶陶,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却是见到荣陶陶右手一压长戟,原本平行于地面、横在半空中的方天画戟,变成了一边高、一边低。

    荣陶陶并没有用横在身下的长戟硬抗,而是将长戟向胸口收去,顺势将长戟压出了倾斜的角度,夏方然那向上挑来的方天画戟,当即挑在了倾斜的戟杆上!

    与此同时,荣陶陶顺着这一股向斜上方挑的力道,整个人在空中旋转了起来!

    荣陶陶没有被挑上天,而是继续巧借力,斜着转了一圈,稳稳落地。

    “好!!!”

    “嘘~”一旁的演武场上,传来了一声口哨。

    夏方然眼前一亮,急忙再次向后退去,眼前的荣陶陶根本没有半点慌乱,落地之后,直接弹射起步!

    手中长戟明晃晃,戟尖与月牙刃锋芒毕露!

    接连退开两步的夏方然,重重将长戟向下砸去:“又该怎么办呢?”

    平行于地面、几近贴着地面“前刺”的荣陶陶,一手突然撑地,身体猛地一歪,夏方然的长戟几乎是擦着他的肩膀,重重落在了地面上。

    夏方然的长戟点在水泥地上,顺势又是一个横扫,真是半点机会都不给!

    前冲、却变向的荣陶陶,被夏方然破坏了进攻,再也没有了前冲的势头,他手中的戟尖急忙压下,做了一个非常不标准的撑杆跳动作,而且只完成了一小段。

    荣陶陶并未完全跳起,只是借着戟尖点地的力道,身体硬生生向上拔了三寸,无比巧妙的躲过了夏方然一记横扫。

    但是当荣陶陶继续想要进攻的时候,那点地支撑的戟尖,却是被夏方然横扫而来的方天画戟给逮住了!

    荣陶陶再也来不及变招,抓着方天画戟的手也没有松开,下一刻,他连人带着戟,一股脑的被夏方然扫了出去。

    霎时间,一片雪花飞舞......

    “方天戟精通晋级!四星·中阶(潜力值:4颗星)。”

    荣陶陶:!!!

    踉跄落地、连滚带爬的荣陶陶,还没等反应过来脑海中的信息,就听到身后传来了阴魂不散的声音:“还没结束呢!”

    荣陶陶吓了一跳,当即一个回马枪!

    呃...回马戟!

    身体向后仰躺的一瞬间,方天画戟刺向了身后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叮!”

    夏方然长戟竖起,轻而易举的拨开了刺来的长戟,速度快了一大截,锋利的戟尖对着荣陶陶的脑袋,向下刺去!

    荣陶陶心中一惊,躺在地上的他,急忙向一旁翻滚开来。

    “叮!”

    “叮!”

    “叮!”

    锋利的戟尖一次次的刺在水泥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荣陶陶根本没有时间做出像样的反抗,他甚至连借力的时间都没有,只能极力的向一旁翻滚着。

    挨千刀的夏方然!

    显然是在逗小孩玩!

    他下手非常有分寸,每一次刺击都恰到好处,刚好让侧身翻滚的荣陶陶躲开,每一次刺击却是又惊又险,让那戟尖擦着荣陶陶的脑侧刺在地面上!

    就这样,演武场上出现了颇为奇怪的一幕。

    荣陶陶一身的雪花,疯狂的“驴打滚”,用一次又一次翻滚,实打实的丈量了演武场的边长......

    孙杏雨瞪大了眼睛,磕磕巴巴的说道:“京...京剧?”

    李子毅幸灾乐祸的看着“驴打滚”,开口道:“是喜剧吧?”

    夏方然动作突然一停,转头看向了李子毅,道:“你话不少,上来!”

    李子毅面色一变......

    “呼......”荣陶陶可算是松了口气,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太他吗刺激啦!

    夏方然转过头,看着躺在地上、惊魂未定的荣陶陶,他忍不住笑了笑,手执长戟,用那冰凉的月牙刃,轻轻拍了拍荣陶陶的脸蛋:“不错,有点意思,下去吧。”

    荣陶陶坐起身来,揉了揉脸蛋,有心怼两句,但是有了李子毅的前车之鉴,荣陶陶连一个字都没敢说,急忙下场了。

    诶?

    对了,刚才内视魂图是不是提醒我,方天画戟技艺晋级了?

    昨天才提高的潜力值,上的四星·初阶,今天就四星·中阶了?

    初阶、中阶、高阶、巅峰,我这是要奔着五星去了?

    我的天赋这么爆炸么?

    还是...等级卡的太久了,攒的经验比较多?

    荣陶陶一边想着,一边走到场边。

    杨春熙将云云犬放回了荣陶陶的脑袋上,发自内心的赞叹道:“真不错,看得出来,如此短时间内的极限反应,是你千锤百炼的结果。”

    “啊。”荣陶陶咧了咧嘴,没说什么。

    杨春熙伸出手,帮他理了理那雪花覆盖的天然卷儿,云云犬识趣的破碎成雾,给杨春熙空出了地方。

    也许,在云云犬的心中,杨春熙不是帮荣陶陶,而是在帮它打理狗窝吧......

    杨春熙柔声道:“夸你两句,你可不要骄傲。”

    荣陶陶一脸无奈的看着杨春熙,道:“我像是骄傲的样子么......”

    “嗯。”杨春熙突然意识到,荣陶陶不仅没有骄傲,反而很恼火。

    任谁在场上打滚,谁也不可能骄傲啊......

    她想了想,开口道:“夏方然,是学校特意给你找来的方天画戟的教师。

    夏方然老师很忙的,授课业务繁重,你只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开学之后,他就又得去带新一届的大四学员了。

    你要好好利用这段时间,最好掏空他的技艺。”

    荣陶陶咧了咧嘴,他不知道自己能从夏方然的身上学到多少方天画戟技艺。

    但是夏方然那满嘴的阴阳怪气,荣陶陶很有信心在一周内学到精髓......

    万般皆下品!嘴炮才是真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