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九特区 > 第十八章 铁饭碗,得拿命端着
    三环路中段,四台警用巡逻车散开,停在了路边拐角,而多功能作战车只在路口放下了十几名警员后,就迅速离去。

    秦禹坐在头车内拿起对讲机,轻声吩咐道:“人还在里面,我们按照刚才的分组进行抓捕。胡同内有人,但尽量别开枪,别弄出响儿,因为室内环境我们不了解……。”

    “收到!”

    “明白!”

    “……!”

    几组成员接收到完整的指令后,立马出言回应。

    秦禹推门下车,低头检查了一下枪械插在腰上,迈步刚要走,齐麟就从后面跑了过来:“哎,可算赶上了。”

    秦禹闻声回头:“你完事儿了?”

    “嗯嗯,刚弄完。”齐麟呼哧带喘的说了一句。

    秦禹来不及跟他废话,只语速急促的命令道:“按照原计划,你开2号车,在三环路与枫林路交叉口等着。抓捕成功,我马上上你的车,如果有雷子过去支援,你立马报点。”

    “明白!”齐麟很感激的说道:“谢谢了,组长,总是照顾我。”

    “不说这个。”秦禹没时间寒暄,一边走着,一边拿对讲喊道:“老猫,准备靠近胡同,我们冲正面。”

    “收到!”

    ……

    三分钟后。

    老猫头顶凯夫拉头盔,身着淡绿色特战衣,胸口顶着钢板防弹衣,领着十人小组,猫腰靠近了胡同,分组蹲在两侧,等待指令。

    路边,秦禹快步行走间拿着对讲机问道:“有高点吗?”

    “没有,只有个外部楼梯,应该可以看清楚二楼景象。”

    “好,你们那一组去二楼布控,主要任务是掩护。”秦禹吩咐了一句。

    “了解。”

    秦禹跟同事交流完毕,人也来到了胡同入口,随即扭头扫了一眼空空的街道,拍着老猫的肩膀说道:“老黑我俩进去,你们先别动。”

    “好。”老猫点头。

    “走,老黑。”秦禹喊了一声。

    老黑穿着便装,跟在秦禹后面迈步走进了胡同内。

    二人肩并肩,慢悠悠的向胡同里侧走去时,秦禹顺嘴问道:“紧张吗?”

    “呵呵,习惯了。”老黑一笑。

    “没事儿,放松。”秦禹顺手搂住老黑的脖子,脚下立马打晃的吼道:“带我找个地方玩玩去。”

    “你喝多了。”老黑心领神会的演着。

    胡同中央地段,一个中年闻声从破旧的木椅子上坐起,眯着眼看向了这边。

    秦禹步伐趔趄,搂着老黑走了能有三十多米后,扭头就吐了口痰:“他妈的,这日子难过啊。”

    痰落,正好吐在了壮汉肩膀上。

    “你他妈的!”壮汉旁边的同伴站起身,皱眉就要骂人。

    “哎呀我艹,这还有人呢?”秦禹佯装醉酒,慢吞吞的回过头问道:“不好意思了兄弟,我问一下……朵朵会所怎么走……?”

    壮汉刚开始就以为秦禹是个醉鬼,但当对方靠近他时,他目光紧皱,不自觉的把手背到了身后:“不知道。”

    “呕!”

    秦禹泛起一声干呕,身体不自觉的就扑向了壮汉这一侧。

    “妈的,你身上没酒味儿……。”壮汉起身就要拽枪,而他的同伴也第一时间摸向了耳麦按钮。

    “嘭!”

    秦禹提腿,右脚闪电般蹬了出去。

    “咕咚!”

    壮汉仰面退后两步,身体直接撞在了墙壁上。

    “啪!”

    秦禹扯住对方胳膊,猛然向左侧一抡,壮汉踉跄着倒地。紧跟着他膝盖嘭的一声压住了壮汉的脑袋,左手按住他腰间的枪,低声吼道:“别喊,不然毙了你。”

    “有……!”壮汉根本不惧秦禹,扯脖子就要喊。

    秦禹被逼无奈,右手松开壮汉的胳膊,瞬间捂住了他的嘴:“老实点。”

    “噗嗤!”

    壮汉凶悍到了极致,身体挣扎不开,竟一口咬在秦禹手上,当场血流如注。

    另外一头,秦禹在动手的时候,老黑也冲上去用警用擒拿拽倒了另外一名药贩子。但对方也是穷凶极恶之辈,嘴一被捂上,立马就晃动脑袋剧烈挣扎。

    秦禹一看这俩人都不要命,也不好控制,随即立马回头摆手。

    “踏踏踏!”

    老猫得到指示,带队就冲进了胡同。众人赶到秦禹身边后,举起枪把子,一人一下,直接将两名匪徒的脑袋砸的鲜血横流,暂时失去意识。

    “漏了。”

    秦禹起身喊道:“破门。”

    “哗啦,哗啦!”

    雷明顿系列的防爆喷子,被警员撸动的声音极为清脆。

    “亢亢亢……!”

    三声枪响暴起,铁门板碎裂,老猫摆手喊道:“战术队形,推进。”

    秦禹闻声带着十名正面冲的警员,第一时间冲进室内,但一进屋就傻眼了。一楼走廊狭长并且光线昏暗,隐隐约约能见到走廊尽头,有一个铁质楼梯。

    “妈的,快速推进,人肯定没在一楼。”秦禹只简单扫了一下地形,就用最快的速度做出了指挥。

    两侧警员闻声后,毫不犹豫的向前推进。

    三秒后,通往二楼的铁质楼上方,有俩人端起自动步,连招呼都不打,就疯狂向下射击。

    “别上,压一下。”秦禹靠在楼梯边角,躲着子弹握紧了右拳:“二组,有射击条件吗?”

    “可以射击。”

    “楼梯拐角,两个自动步。”

    “亢亢!”

    警司手里的狙击手很少,所以这次行动并没有纯狙作为支援。可经验丰富的外勤警员,在近距离使用自动步的准头还是有保证的。外部楼梯埋伏的那一组,在得到命令后,透过玻璃,两枪就将卡在二楼口的匪徒击毙。

    尸体顺着楼梯滚下来,秦禹才摆手喊道:“进!”

    “呼啦啦!”

    秦禹带着突击队,迅速通过楼梯,冲上了二楼。

    客厅内光线极暗,只有外面的月亮能隐约照射出屋内的轮廓,秦禹额头冒汗的往前走了三四步,低声问道:“怎么没人,二组看见有人跳楼了吗?”

    “没有,我们的角度看不清楚客厅的情况。”对方立马回应道。

    秦禹皱眉一愣。

    “当啷!”

    就在这时,左侧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刚冲上来的老猫,很紧张的喊道:“秦禹……秦禹……我中奖了,踩**了。”

    秦禹闻声回头时,老猫队里的一个警员已经蹲在地上,准备用手试探的去摸**线。

    “别动,别动……,”老猫右腿颤抖的喊道:“不是线的事儿,我是踩雷上了。”

    众人闻声短暂一怔,随即立马后退,守住了客厅口,因为他们怕屋里还有人在藏着。

    秦禹迅速拔出腰上的手电,蹲在地上简单照了一下卫生间门口的**,话语简洁的说道:“猫啊,你退一步右腿肯定没,要是不退,那你抬脚,我用枪给雷打出去。”

    “你能打准吗?”

    “不好说,不清楚雷改没改过。”

    “玩呢?不好说,你说什么?你打不准,我命都没了……。”老猫瞪着眼珠子吼道。

    “能打飞,腿不用没。”秦禹右手很稳的拽着手电筒问道:“咋整?你给个话!”

    老猫沉默半晌,脸上没有了平时的嬉笑之色:“保腿。”

    “三个数,你抬腿。”秦禹拿起自动步喊道:“其他人后退!”

    “3!”

    “2!”

    “1,抬腿!”秦禹高声吼道。

    老猫闻声不敢犹豫,抬腿就向后撤。

    “嘭!”

    秦禹抡着枪把子,宛若打高尔夫一般将他脚下的雷打了出去。

    “哗啦!”

    雷击碎玻璃,冲出了室外。

    但数秒过后,室外却一点声响都没有。

    老猫有些虚脱的蹲在地上:“他妈……妈的……咋没响呢?”

    “假的。”秦禹咬牙回应道:“是假雷,二组看一下,周围有没有异常……。”

    “泚啦,叮当!”

    话音刚落,左侧的突击队员,刚要迈步往前走,身体无意中碰到了墙壁旁边的柜子,却发出一声奇特的声响。

    众人闻声愣住。

    “妈的,这个是真的。”老猫脸色苍白的吼道:“趴下,防爆盾支上!”

    两个手持防爆盾的警员,跪地刚把盾支上,眼见就升起了一团烈火。

    “轰隆!!”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三名没来得及躲避的警员,被无数碎片扫倒在地,在爆炸中瞬间失去了生命,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秦禹趴在室内地板上,耳朵嗡嗡直响的吼道:“屋内肯定没人了,他们跑室外了。二组,二组注意观察……。”

    ……

    室外。

    大雷子阿龙只领着一名同伴,在院内狂奔着吼道:“妈的,狗是闻着老马的味儿来的,这个人太不专业了。”

    “他有没有可能卖咱们?”

    “不可能,他还指着我吃饭呢。”阿龙摆手喊道:“给虾爬子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一下,快点,不然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