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客管理员 > 第1033章 刘据的表演开始了
    是啊,这制书说得再好,那也是对他们而言,可刘据,作为叛乱的首领,可没这么好运气了。这时候表现得过于兴奋,的确是有点不合适。

    难道要跟着太子继续一起干?可太子现在早落到人家手里了,能把他及时救出来么?

    或者自行散去,所有锅让太子一个人承受?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地道呢?可总不能直接把太子捉了献给皇帝吧?

    于是,有人看天,有人看地,有人盯着火把,余光却偷偷一瞥一瞥觑着刘据。刚刚那说话的汉子只是冷笑,瞧都不瞧这些人一眼。

    毕晶也被这人唬得一愣一愣的,想不到这地方还有这么讲义气的呢?这家伙是谁?

    “如侯啊,不必如此。”刘据的声音适时响起来,似乎还有点云淡风轻,满脸的胸有成竹,就差说出“一切尽在掌握”来了,“大家得以身免灾祸,皇帝改弦更张,这是好事,值得庆贺。”

    这人就是如侯?那个曾经是囚犯,后来成为少府狱承,在原本的历史线上拿着刘据的符节征兆胡人骑兵,最后却被人宰了的那个?毕晶楞了一下,想不到居然长这个样子,而且这么有义气!

    “可是……太子!”如侯顿了顿,一张黑黝黝的瘦脸变得通红,乱糟糟的胡子乱飘,嘴里颤声急道:“主公!”

    刘据拍拍他肩膀,温言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事。”说着指指毕晶:“我会跟他们走的。”

    “他们?”如侯一怔,猛地朝朝毕晶看过来,毕晶对他矜持地点头微笑。如侯却重重哼了一声,目光又是怀疑又是愤怒。毕晶顿时大怒,这什么眼神啊,老子长得就这么不找你待见了?转过头去,懒得理这眼神和脑子都不怎么好使的家伙。

    如侯照样转过头去对着刘据,虽然不敢怀疑刘据的说法,但还是不服道:“他们……不是来帮那狗皇帝的么?”

    咦?狗皇帝都出来了,这家伙不是水浒穿过来的吧?

    刘据又拍拍如侯肩膀,摇头道:“此事我有定计,你不必担心。不过……现在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如侯立刻双手抱拳,慨然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不必如此,没你想得那么危险。”刘据表现了很好的风度,温言道,“既然制书已赦免大家,我也该遵守诺言,停止攻城……”说着有意无意看了毕晶一眼。

    毕晶一拍脑门,净顾着跟这儿扯淡了,妈的把这茬儿忘了!这都多半天了,甘泉宫那边一直打着呢,汉武帝不会撑不住完蛋了吧?踮着脚往甘泉宫方向看了一眼,见那边还喊杀声一片呢,看来暂时是没出事,这才稍稍放下点心来。一回头,就看见刘据眼里得意的神情一闪而逝,登时又是大怒:妈的这孙子绝壁故意的!

    刘据压根就不理毕晶杀人的目光,自顾自对如侯道:“请你持我的符节到城下去,请田将军和公孙国舅立刻停止攻城。”

    如侯低下头,颇有点难受的样子,像是接受不了就这么不战而降的结果,但咬牙切齿片刻,又低下头,艰难道:“遵……遵命!”

    “嗯,你办事我是很放心的。”刘据点点头,叫住转身欲走的如侯,道:“此外,你请公孙国舅将太子妃和两个皇孙送到这里来……至于你……”看了如侯几眼,叹口气道:“传完话,你自行走去吧。跟了我这么多年,委屈你了……你的性子,实在不适于混迹朝堂,江湖之大,快意恩仇,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如侯抬起头来,深深看了刘据两眼,重重点头,没在多说,转身上马疾驰而去。

    毕晶看着飞快远去的如侯,多少有点感慨,虽然这家伙死硬死硬的,对自己缺乏必要的基本尊重,但这脾气还真有点侠气——嗯,跟家里那帮人似的,那群家伙也一样,对自己这个救命恩人没有半点尊敬的意思,这群没良心的!

    如侯都看不见影儿了,毕晶才收回目光,随即就是一楞,就见刘据双眼又爆出刚刚那种熟悉的精光,嘴角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

    又犯病了这是?毕晶瞅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这孙子究竟什么毛病?精神分裂了?第二人格冒出来了?

    但刘据那种目光只是一闪,随即就回复正常,他缓缓地、貌似有些艰难地一点一点,似乎肩负着千斤重担,等转过身来,面对那一群属下的时候,就一眨眼,表情就已经管理到位。只见他嘴唇微微颤抖,目光沉痛之中夹杂点欣慰,欣慰之中又带着点感激,感激之中还掺着点惋惜,可谓十分复杂。

    毕晶吃惊地张大嘴说不出话来,这孙子这表情也太绝了啊,这七情上面的,简直是影帝级演技啊,难道他传过来之前是电影学院的,或者是什么明星?

    呸,电影学院的明星哪有这个演技?哦不,明星哪儿有演技啊?

    “列位同僚。”深吸一口气,刘据开口了,声音低沉,而且嘶哑,“此番全因某欲贪全功,轻敌冒进,以致失手被擒,功败垂成,其罪全部在我,刘据在此向大家赔罪,请受刘据一礼。”

    说着,双手抱拳,对着四周深深深深下拜,一躬到地。

    周围人都惊得呆了,望天的也不望天了,看地的也不看地了,尴尬也忘了,纷纷跳起来道:“殿下不可!”好几个离得近的,争着搀的争着搀,忙还礼忙还礼,闹哄哄乱作一团。

    这帮傻冒儿嘿!毕晶斜眼瞅着这帮人,一阵不以为然,你们一群文官瞎凑什么热闹,马屁精本能又犯啦是怎么着,没见一群武将被隔绝开了,都开始跳脚了么?你们难道就没想过,趁着看管稍微松懈一点,把刘据抢回去,占据主动然后接着干?虽然老子不带怕的,但你们想都不敢想,试都不敢试,那也有点太过混了吧?

    “诸位,请听我一言!”

    刘据声音高起来,这也提醒毕晶,这小子的表演,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