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创造神话世界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章:红衣出场【求收藏和推荐票】
    一声大喊,直接让众人四散而奔。

    人就是这样,一旦发生了什么能威胁到自己的状况,本来没有太多的想法,有谁率先发号施令,见有人执行,下意识就会跟着照做。

    两个直播团队丢下器材和道具,跑得一个没剩。

    老妪并没有追逐任何一人,她又开始用自己那诡异的移动方式游荡起来。

    “哥,我看得很清楚,他们连自拍架都丢了。”

    “看到了。”

    那边的自拍架,一台上面至少有三部手机,有的一装就是六部手机,一看就显得专业。

    阿三会欣喜去了两个竞争对手。

    吕小议则是深皱眉头。

    直播器材都丢了?无法直播给水友看,怎么给吕小议带来影响力。

    一高一矮的两人凑过来。

    高的那个缩着脖子,问道:“这边真的闹鬼啊?”

    吕小议笑呵呵地说:“相信自己,你们的眼睛很好使,没毛病。”

    高个怎么听都觉得有点阴阳怪气,想发作又忍住了。

    他们的直播间却是直接炸了。

    刚才阿三将镜头对准两个直播团队,全程记录了下来。

    千多个水友不但看见老妪诡异的移动方式,还将一度失控的场面直播了出去。

    要说玄奇直播,木林森也算是一个腕儿,他玩的却是脚本直播,也就是另类的舞台剧,也能叫直播型视频。

    知道是写脚本的表演还能聚拢那么高的人气,可见普罗大众其实也就是图一乐呵,大多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超现实的事情。

    阿萌和木林森的直播工具在逃跑时留在原地,没能正常直播。

    恰好吕小议和阿三正在直播打假惹毛了两名主播的粉丝,那边的直播出现事故,很多水友也就涌入了他们的直播间。

    阿三很兴奋地说:“哥,咱们直播间超过两万人观看了。”

    吕小议扫了一眼屏幕,发现在破骂的水友占了大多数。

    午夜零点十六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风开始吹得有点大,天上也飘起了雨。

    他们没有带遮雨的工具,找了个有屋顶的地方暂时避雨。

    一高一矮的两人磨蹭了一小会跟了上来。

    矮个子问道:“网上的传闻是真的?”

    “昂。”吕小议说道:“不是告诉你们了么,你们的眼睛没毛病。”

    “我说你这人,是不是……”高个子都快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气,再次压制火气,想说点什么,看到了什么事情,改口道:“是阿萌!她在那边,头顶上跟着什么东西?”

    “要自信。”吕小议直接点出来,说道:“看到是个鬼,要大胆地说出来。”

    阿萌妹纸的确打扮得挺萌萌哒,一身粉红的上衣加一条白色百褶裙,穿的是一双黄色的平底布鞋,戴着一面有兔耳朵的帽子。

    萌妹纸直播灵异本身就带有很强的直播效果,她才开播半个月就有了四万多人关注。

    飘在阿萌头顶上的是一个身穿红衣、赤脚的女鬼。

    这个红衣女鬼的脸完全被长发遮住,能看到手指甲很长,偏偏手指甲有着鲜红的颜色,令人一看不得不思考是不是杀人盈野。

    阿三发现那边的情况就将镜头转了过去。

    【药丸,妹纸要完!】

    【主播是不是男人?示警啊,冲上去救妹纸啊!】

    【冲你马币。妹纸的命是命,汉子的命就不是命?】

    【卧槽!这个鬼怎么是穿红衣,是不是更凶啊?】

    【凶?爸爸教你一个词:厉鬼。】

    【只有我关注到雨没落到妹纸身上吗?】

    头上飘着个红衣女鬼,她也真的将雨大半遮挡。

    阿萌似乎光顾着胆战心惊,没察觉到不正常。

    红衣女鬼一直低着头在看阿萌,亦步亦趋地跟着同时,几次降落下去用手要抓绕,都很碰巧地被阿萌的移位给躲了过去。

    吕小议新增了红衣女鬼这个新角色,本来差不多增涨到六倍的身体素质,短暂的时间不光身体素质的增涨消耗了个干净,脑袋上鸭舌帽里面的头发也白了一半,更是出现了体虚的状况。

    “你们不是认识吗?”吕小议对一高一矮说道:“要见死不救?”

    矮个子默不吭声。

    高个子则是骂道:“草(一种植物),你这人一张嘴巴真的太欠收拾了。”

    “别转移话题嘛。我们想救,关键你们跟那妹纸是一个团队,不该你们行动起来?”吕小议知道自己在喷毒液,并且是故意的。他说:“看,好几次都快抓绕到了。下一次,妹纸未必有躲过去的运气。”

    一段尖锐的叫声被喊出来。

    原来是阿萌可算是发现不对劲,抬头往上一看,与红衣女鬼来了次面对面的眼神对视。

    而这时,一个身穿道服的男子猛地从某个位置蹿出来,手持符箓大喊:“女施主勿慌,贫僧救你!”

    弹幕停顿了一下,两秒后冒出密密麻麻的弹幕。

    水友们比较懵逼,明明是个道士,怎么会自称贫僧?

    一高一矮却是认出了那人,不就是自己等人在准备直播,凑上来的道士吗?

    他们对这个道士印象颇深,白皮肤系并且穿着道服,却一口一个贫僧,想让人那么快忘记有点难。

    阿萌听到那字正腔圆的汉语再循声看去,只见一名白皮肤系道士踏步而来。

    洋道士手中的符箓被甩出去,没看错的话,符箓竟然贴上了黏胶板?

    好像也对?不然轻飘飘的纸张,丢出去该是乱飘个一两米就该落地。

    有黏胶板也好能粘住。

    符箓准确命中红衣女鬼并且站在衣服上面,她低头看着粘在自己右胸前的符箓,再抬头看向洋道士,开口说道:“你竟然袭凶?”

    这是一道什么样的声音?

    就像是玻璃被刮擦那般的尖锐,还带着一种深深的寒意。

    阿萌:“???”

    洋道士:“???”

    所有观众:“???”

    可能是装了延迟引信,又或者是化学粉末出现了状况?几秒过后,符箓才发出“啪”的一声,自身燃烧了起来。

    红衣女鬼用长指甲挑飞燃烧的符箓,震怒道:“不光袭凶,还要让我果体!”

    所有人:“???”

    远处传来了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依稀能够看到交错的身影在疾跑。

    红衣女鬼向前猛地一飞,居高临下一手抓住道服男子“唆”的一下就蹿入打开的窗口,消失的同时,一道男子惨叫由洪亮变细微,直至听不见。

    吕小议想了想走出去,小跑向吓呆了的阿萌,说道:“洋秃驴牺牲了自己,挽救了你。活下来的话,记得逢年过节多烧点纸钱给他。”

    阿萌“哇”的一声哭出来。

    吕小议问道:“庆幸自己劫后余生?”

    阿萌已经看到持着手机的阿三,想起刚才有人在直播打假,嚎哭道:“你们真的很讨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