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创造神话世界最新章节 > 第40章:是时候秀操作了!【三更,求收藏+推荐票】
    周姓男子全程见证了同伴的增强,心里头有一杆秤秤。

    李姓保镖以前身手好是好,却绝对没有那样的身体素质,看情况至少是翻了一倍,甚至是两倍。

    周姓男子又不是没和李姓同伴对练过,以前他尽管不能轻松收拾掉对方,击败却不会有什么问题。

    现在呢?周姓男子自认会被李姓同伴轻松收拾掉。

    能变强对他们这种人的吸引力很高!

    尤其是带着很神秘的色彩,谁能确认只是得到身体素质的增强,没其余的什么好处?

    “我一定能比李森获得更多的增强,林家哪里会舍得解雇,甚至会给予更好的待遇!”

    “即便被辞退,我变强之后也能找到更好的工作,甚至不用再干保镖的工作,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业……”

    “只要冲过去,冲过去跟鬼差合体,比李森做到更多……,不!一定要全面合体,我……”

    周姓男子叫周兴,他未必有多么崇高的理想或野心,只不过变强的心并不缺。

    现在,机遇就在眼前,只要跑得足够快就能获得奇遇,并不是林雯一句话就能阻止。

    被团团保护住的林雯当然看出周兴的决绝,她并不是什么单纯的小女孩,其实能理解周兴的选择,也在瞬间有了两种处理方案。

    要是周兴没成功,无疑问就是解雇。

    如果周兴成功了,必然是给予合适的待遇。

    而鬼差在干什么?

    鬼差将真虚道人的肉身从一辆面包车里弄出来,丢在地上的同时,手里的哭丧棒不断挥舞着。

    “让你洒血,还洒中本官差。”鬼差不断用哭丧棒抽真虚道人的屁股,骂道:“耽误本官差抓捕鬼魂,只是抽魂惩戒一年,不足以消除本官差心头怨气。”

    不止一个人看到那一幕。

    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看到鬼差拿哭丧棒在抽道士的屁股,满心的不明觉厉。

    一些知道缘由的人,比如胡斌。

    他察觉到鬼差的报复心那么强,思考着是不是能招惹鬼差,建立另类的纠缠关系。

    一道像是在哭的惨嚎声很煞风景。

    喊叫的人是阿三,他不断被吕小议拉着跑向鬼差,吓得胆汁都快从嘴巴里喷出来。

    由于阿三的抗拒,他们慢了周兴一步。

    周兴随着越来越靠近鬼差,脸上出现了狂喜,已经在思考是直接飞扑而上,还是过去调整好位置再进行合体。

    鬼差停下抽打,转身面向对自己跑来的周兴,也看到了位置更远的吕小议。

    按照之前的经验,吕小议知道鬼差被创造出来还没有进入那本书,等于没有跟自己建立“契约”关系,指令不是写在那本书上,鬼差并不会听从指示。

    鬼差之所以遇上了吕小议没去攻击,纯粹就是没攻击价值。

    换做谁其余人,只要没威胁到或招惹鬼差,他也不会去进行刻意的攻击。

    鬼差会特别注意到吕小议,自然是因为发现吕小议身上有吸引自己的什么东西,才会每次多看几眼,想找了会主动去接触。

    奇遇就在眼前,周兴过于激动,一颗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

    然而,周兴要调整姿势与鬼差合体时,却是被鬼差动作迅速地用哭丧棒一抽,惨叫着飞出去砸在摊位的桌椅上。

    “大胆!”鬼差先一声大喝,又说:“污秽之人,安敢袭击本官差!”

    旁边的人无不好奇,鬼差所讲的污秽,是个什么说法?

    不知道是摔得太重,还是哭丧棒的那一击打有什么效果,周兴额头冒气青筋,紧闭着眼睛,浑身在不断抽搐。

    那一幕彻底将阿三吓到了极致,不断哭求吕小议别再往前了。

    “儿啊,你变成超凡的机遇就在前方。”吕小议其实也被唬住了,不是那么确定能不能让阿三与鬼差合体成功,决定将选择权交给阿三,问道:“你要不要?”

    机遇?

    变成超凡?

    阿三愣了一下,换了态度,大喊:“哥,上,上,上!冲啊~~~”

    受到严密保护的林雯,她看到周兴的下场,没来得及欣喜秘密能保住,又看到吕小议带着人在冲,甚至看到有另外的人也在跑向鬼差,心情极度差劲。

    现场的吵杂声太大,导致林雯几次发出指令,保镖们都未能听得清晰。

    吕小议已经拉着阿三靠近鬼差五米内。

    他知道自己现在无法对鬼差下达任何指示,身体强度也无法做出一些技术性的动作,能不能成只有单凭靠运气。

    知道成为超凡的机遇就在前方,却不知道是个什么机遇的阿三,心里其实还是有迟疑。

    阿三可是亲眼看到那谁被鬼差抽得生死未卜,压根不想自己也遭到相同的下场,心有迟疑再演变成为纠结,迈腿也就不是那么坚决。

    界碑的好些成员,他们并不知晓与鬼差合体会增强身体素质的事情,得到的命令是上去建立隔离圈,并且尝试与鬼差取得沟通。

    他们在奔跑的同时,不断出声呐喊,叫无关人等退却,呼喊鬼差试图交流。

    五米并不长。

    吕小议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增强了多少倍,迈腿奔跑的同时,身躯换了个角度,用尽力气将阿三甩了出去。

    “啊啊啊~~~”

    从奔跑变成被甩到半空的阿三,他看什么都模糊,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东西,飞着就停不下来,没等有什么想法,感觉到自己触了电,浑身一僵完全动弹不得。

    而吕小议将阿三甩出去的同时,加快速度向前冲。

    他没做出任何的攻击姿势,只是冲向面包车,一个纵跃抓住并攀上面包车的顶上。

    要说鬼差有什么想法的话,他在想:“这帮傻逼在干什么?”

    至于一个人被甩向自己这种事情,鬼差有足够的时间来做出反应,是躲避,还是使用锁链、哭丧棒击打或格挡,都能避免被砸中。

    鬼差要干点什么时,却是一只手臂从面包车上伸出来,揪了揪他的尖顶帽,使他注意力转过去。

    而那时阿三已经砸中鬼差,前半身穿过去,下半身留在后面,像是射穿了鬼差没完全穿透那样,僵住横在鬼差身上。

    站在远处观看的人,他们看得很清楚,面包车上的那人,就是甩出另一个人的那个。

    他们不知道两个人有什么仇什么怨,更多的注意力是集中在吕小议怎么能那么皮,又或者胆子也太大了,敢那么戏弄鬼差。

    林雯看到那一幕却愣了,她以为的是吕小议要自己去跟鬼差合体,没想到是在给同伴创造机会,不理解吕小议为什么会这样选择。

    远处拿着吕小议和阿三直播用手机的阿萌,她看得长大了嘴巴,暗道:“为了直播,也是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