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创造神话世界最新章节 > 第21章:夜半敲窗,别回应【求收藏,求推荐票】
    穿寿衣的老妪游荡于夜幕的街头,逢人便问光明小区怎么走。

    遇上老妪的人,视自己的知识储备量为基础,认出那身寿衣会感到奇怪,不知道身穿寿衣代表什么,等看到老妪原地淡化消失,再闪烁出现在远处,通常不是一声惊叫,便是被吓得在原地两股颤栗。

    这一片的确是有一个叫光明小区的住宅区,还是一座老城区。

    那里被某家开发商看上,大部分的住户已经得到拆迁款,进行了搬迁。

    没有搬走的仅有少数住户。

    他们没搬的原因有多种,包括暂时没找到落脚地和觉得拆迁款不够。

    “它是那玩意吧?”

    “别出声!”

    “懂!”

    “???”

    阿三的脑洞很不错,自己脑补了灵气复苏的剧本,进而怀疑吕小议是踏入超凡世界的一员。

    灵气复苏?吕小议觉得可以给安排上,只是他都不确定这个剧本什么时候能上线。

    按照吕小议的计划,本来也是想要找机会将阿三摆平。

    至于是哪种摆明方式,并不显得重要,能够最终达成目的就成。

    既然阿三自己开了脑洞,吕小议并不介意引导下去。

    老妪还在继续游荡。

    她看上去并不凶戾,甚至只要不突然消失又用闪烁的方式移动,看着就是一个很慈祥的老奶奶。

    碰上老妪的那些人,他们的脑子里肯定不会留下慈祥的印象,会被逐渐虚化的身影所取代,估计一辈子都忘不了那诡异的闪烁移动方式。

    “那个……”

    “看到了。”

    不远处的街道拐角,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出现,他没有迈腿走路,以一种平地飘的方式在移动着。

    那身西装看上去并不合身,肩部像是有衣架在撑着那般。

    离得近了之后,阿三以为自己看错了,不断眨眼睛再努力看。

    “没、没……没头!”

    “有,只是被捧在了手里。”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出现那些脏东西!”

    “我只是冥冥之中觉得今晚这里有些特别,哪里知道那么多。”

    “一直问光明小区?我想起来了!附近有一个小区要拆,他们是……是这里的往生者,特地回来……”

    “嘘!”

    吕小议和阿三躲在一些杂物箱后面。

    将脑袋捧在怀中的中年西装男,移动位置没有变动的话,行动路线必然会经过他们躲的位置。

    繁星点点的夜幕之下,风时不时会增大。

    街道上没有植树,看不到枯叶被卷着飘荡的画面。

    一些纸张或是塑料袋,它们被风吹着飘,弥补了当前需要的气氛。

    无头西装男飘着飘着,比较突然地停了下来。

    阿三看着距离自己不到二十米的无头西装男,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作为剧情谱写者的吕小议也感到紧张,只是这种紧张跟阿三的紧张并不是一回事。

    街道二楼的某个房间突然传出一阵吵闹声,随后出现了灯光。

    有一对男女正在大声争执,听内容是爆发了草原种植的矛盾?

    西装男将原本捧在手里的脑袋装回脖子上,他目标明确地进行攀爬。

    以吕小议和阿三的视野,看到的是西装男像一只蜘蛛那般,附在墙壁上爬动,还能挂在天花板上移动,速度极快地爬到了有灯光房间的窗口。

    “叩叩叩——”

    吵得正激烈的夫妻并没有听到敲窗声。

    “Duang、Duang、Duang——”

    动静比较大,吸引了夫妻转头看去。

    他们看到的是自家窗户边上有一个身影。

    估计是在气头上,男的没想起自家是在二楼,很暴躁地吼:“敲你吗敲!作死啊?”

    妻子则是表情很奇怪,努力想要回忆起一些什么,一时间有点没想起来。

    屋里的灯光照射在西装男的脸上,显现出一张青白且没有半点生气的脸,他问道:“光明小区怎么走?”

    “老、老、老公……”妻子浑身在打哆嗦,声如细蚊,道:“咱家是住、住……住二楼。”

    “你特么给老子头上种草原的事……,等等,你说什么?”

    丈夫想起来了,他家的确是在二楼,看向窗户外那张不正常的脸,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西装男重复问:“光明小区,怎么走?”

    话音落,西装男动了一下,脑袋一歪掉了,只剩下没有脑袋的身躯还立在窗户边上。

    夫妻四目相对。

    下一秒,尖锐的女人叫声被喊出来。

    丈夫则是拿到什么都往窗户砸。

    玻璃的脆响声在这一刻显得微不足道,被女人的尖叫声和男人的吼叫完全掩盖。

    夫妻发泄途中,发觉窗户外面已经没有东西。

    丈夫胆气似乎比较憨憨?他走到了窗户边,先小心翼翼试探一波,再伸出脑袋向外张望。

    他没有看到脑袋突然会掉了的西装男,倒是看到一名老妪就在自家楼下,一再犹豫,咬了咬牙做出憨汉子才会干的事情。

    “婆婆,老婆婆!”这男的没敢大声喊,刻意压低声音,提醒道:“有脏东西,快离开这里。”

    要是以长相论,他看着真是一副铁憨憨的模样。

    所以,他之所以被妻子在头上种草原,就因为是个憨憨?

    老妪抬头一看,满是皱纹又显得苍白的脸上有着慈祥的笑容,她却是飘了起来,对着一副惊到浑身僵硬的铁憨憨,问道:“后生,知道怎么去光明小区吗?”

    而这时,一只抓着脑袋的手从上面伸下来,脑袋出声,道:“光明小区,怎么去?”

    男的十分僵硬地转着脖子,能听到自己的颈椎发出“咔咔”的骨骼响声,看向自己的妻子,僵硬一笑,倒地口吐白沫。

    为丈夫种植绿草的妻子,她用着歇斯底里的状态喊出一串含糊不清的话。

    闹出的动静不小,附近有几户人家被吵醒。

    左边隔壁的房间没有出现灯光,窗户被打开有人张望,很快缩回去,像是翻倒了什么东西,发出一阵“叮咯咙咚”的声响。

    同一时间,只要被动静吸引张望的人,他们都能看到那户二楼的人家,窗户边上飘着一位老婆婆,还有一个攀在墙壁上的倒挂身影。

    最最最主要的是老婆婆在飘,还有另外一个将自己的脑袋抓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