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创造神话世界最新章节 > 第3章:卧槽!谁特么这么缺德?
    夜深,城市却未静。

    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好,城市很难有宁静的时候,即便是到凌晨,还会存在一些热闹的地方。

    只是这个跟吕小议所住的区域无关。他因为经济原因,租的地方相对偏僻,夜晚十点后,街道门店早全关了,只是依然会有行人往来。

    吕小议刚刚在网吧将手写的稿子,手打更新上去。

    新章节写的正是跟飞机有关的剧情,恰好也是写到灵异事件中的女鬼出现,到那里这章也就结束了。

    只不过,章节里面的角色并不是飞机上的那些乘客,只描写一些连名字都没有的龙套。

    网吧离吕小议住的地方,徒步大概是二十分钟的路程,他已经出网吧有一会了,一边走一边犹豫要不要买点夜宵。

    吕小议想道:“没几个钱了,还是能省则省吧?”

    尽管七天的食物都备妥了,可是生活很现实,谁又能百分百确认不会发生点什么意外,哪怕钱不多,也该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前面拐个弯就是吕小议所住的那片小区。

    那里到夜间十一点之后,楼层只有三五户人家没有关灯休息。

    没有路灯,开灯的房间又少,小区看过去一片漆黑。

    一阵突如其来的风让吕小议打了个哆嗦,他觉得一定是自己饿极了,才会一阵风就能让自己打了个冷战。

    加快迈步的频率,吕小议走到楼梯口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模式,抬头往上一看,看到那里飘着一团白色,差点没脚下一软。

    那团白色不知道是谁挂在楼梯过道正上的围裙,光线不足够只能看到一团白色在飘,猛然间有光线抬头一看,真的异常瘆人。

    吕小议能确定走之前压根就没那玩意,低声骂道:“谁特妹这么缺德?明知道楼梯没照明,晚上挂那么个玩意。”

    那条白色围裙在风中摇摆,一吹就是一阵的晃荡。

    经过一吓的吕小议心里有些发毛,再次加快脚步爬楼梯,来到自己住的楼层掏出钥匙。

    楼道下方传来一阵脚步声,只是并未看到任何的光源。

    “啊!!!”

    一阵急促的吼叫声出现。

    “我草泥马,谁特么这么缺德啊!”

    楼道有回音,一声吼让声音听着有些失真。

    被吼叫声喊得没将钥匙插对孔的吕小议,他本来是被吓一跳,听到后面的话有些乐了。

    这人要是倒霉的时候,有人一起倒霉,多少能使人生出一些安慰感。

    别人比自己更倒霉,不是出于什么幸灾乐祸,莞尔一下很正常的。

    吕小议钥匙插对了孔,要一扭打开的时候……

    “啊!啊!啊!!!有、有、有……”

    声音从高昂的绵长,到后面的口吃,渐渐微弱下去。

    吕小议要迈进门的脚步停下,朝楼道走了几步,对下面大声喊:“那谁,大叔出门没带手电筒或手机吗?那是一块白色围裙。”

    一楼的阶梯处,软倒着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看模样像是晕了。

    中年大叔的裤裆已湿,一滩黄色的液体顺着楼梯往下流。

    那一条围裙很难说清怎么掉落在了地上,只是半空中还有一团白色,就悬浮半空中在飘着。

    没得到回应的吕小议只以为刚才那大叔被吓得跑了,又或者是已经进入自己的房间,转身向自己住的地方走。

    “阿三?”吕小议开了大厅的灯,喊了一声没得到回应,呢喃自语:“不在,还是睡了?”

    不是来自邻国的阿三。

    其实就是这套房的租户之一。

    大厅通往阳台的门没关,风吹着门板在发出“嘎吱——碰——”的乱响。

    吕小议回来时风并不大,他来到阳台要煮包泡面,发现风势大得有些不正常。

    又饿又困的吕小议,他实际上是困更严重一些,迟疑了一下下还是决定不吃了。

    吕小议将阳台的门关好,回到自己的小房间,灯都没开,衣服也没有脱,直接就躺下。

    单身小伙子嘛,生活哪来太多的讲究,是不是?

    没在那本书手写之前,吕小议并没有那么困乏。

    他往常绝对一夜奋战到天亮,不是在码字,就是玩游戏,从毕业后就开始在日夜颠倒了。

    写手熬夜,乃至于是长期通宵是常态。

    通常不是因为安静好码字,其实就是时间太过于自由,又对时间管理不节制,自己作的。

    闭上眼睛的吕小议并没有精神重新焕发起来,迷迷糊糊地想着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困,甚至有种莫名地体虚。

    一团白色穿墙而入,她正是从飞机上出现又被莫名吸引过来的那个女鬼。

    已经睡着的吕小议当然不知道房间里多了一个女鬼。

    女鬼的出现让周遭的温度持续降低。

    吕小议因为突然间的冷,半睡半醒中本能地裹紧了被子。

    女鬼飘在床边,一张被头发遮住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她只是用那双没有瞳孔的眼直勾勾地盯着床上的吕小议,或者说是寻找什么在吸引自己。

    温度越降越低,吕小议侧躺将身躯缩成了一团,露出了后裤兜的那本书。

    思想浑浑噩噩的女鬼,她在书露出来的时候,没有眼瞳的脸做出了愣了一下的表情,动作很缓慢地伸出手,触碰到书籍,被吸了进去。

    从睡梦中被冷醒的吕小议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片漆黑,只是纳闷怎么突然间会变得这么冷,没有来得及多想什么,眼皮子眨了几下,又给睡着了。

    昼夜轮换是一种自然的既定规律。

    翌日,中午时分。

    吕小议饿得前胸贴后背地醒来,躺在床上直勾勾地看着并不干净的天花板发了足足半个小时的呆,才起来准备去梳洗。

    今天吕小议还需要将显示屏送到维修店,便宜到能负担得起就修了,着实没办法就需要等稿费到了再修。

    “我了个去!你是去染发了,还是一夜白头啊?”

    “什么?”

    租友阿三在大厅玩手机,看到吕小议的第一眼就被那满头白发,给惊到了。

    头发是长在脑袋上,发型是短碎发,吕小议不照镜子又看不见。

    “阿议,那混蛋带着电费跑路,对你的刺激这么大?”阿三也没等吕小议回答,纠结地说:“要是困难,大不了等你有钱再给我好了。”

    话说,电费是阿三先给垫上的。

    吕小议满心莫名其妙,进入浴室从镜子里面看到自己的满头白发,一时间完全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