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创造神话世界荣誉与忠诚 > 第44章: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于光并不清楚他们能不能看到自己,走到离边沿位置最近的那人边上,用仅剩能动的右臂做出了一个推的动作。

    推出去的手穿过了那人的身躯,他本来就受伤,再做出前推的动作,没有预料中的推中人有个受力点,不受控制地向前踉踉跄跄单腿蹦着,踏空直接掉了下去。

    而被穿透的那个人,他起初只觉得身体某个部位一阵冰凉,好像是谁碰了一下自己,后来几乎整个身躯都有相同的感觉,眼前不断冒金星,导致没拿稳直播器材。

    那一声东西掉到地上的响动很突兀。

    由于过于突兀,也就足够明显。

    “阿多?”

    “什么情况,突然把器材丢了。”

    “喂喂喂,你怎么倒下去……”

    还是另外一个伙伴离得足够近,才没让突然趔趄软倒的阿多给从楼顶掉下去。

    “我……”阿多浑身在往外冒冷汗,却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虚了的盗汗。他一张脸在短时间内变得很苍白,哆嗦着紫色的嘴唇,无比虚弱地说:“我也不知道刚才怎么了,只是浑身一冷,突然有种要休克的反应。”

    这个团队的直播到这里已经出现了事故。

    他们将阿多转移到离屋顶边沿更远的位置,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些不对劲。

    确认直播器材有没有的那人对露脸主播点了点头,示意器材没摔坏,直播还在继续。

    直播间的发言很密集,一时间弹幕将屏幕遮得密密麻麻。

    大多数弹幕都是在讲直播团队的气氛渲染生硬。

    一些直播的老粉丝则是维护。

    很快水友分成了两派,互相隔着屏幕对喷起来。

    “阿多,老实说,你是不是……”

    “招财猫,我至于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吗?”

    “哦,那就不是在搞气氛?”

    “你看我浑身汗冒个不停,讲话都没办法大声,像是在演戏么!?”

    “行吧,你……要不先下去?”

    发生了刚才的状况,直播团队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敢太靠近没有护墙的边沿了。

    而不久前摔下去的于光,他正要用爬的方式出了楼梯,差不多要能出去看到四条腿迈步走来。

    阿多看上去非常虚弱,只是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倒是原本看上去非常透明的于光,他的身影看着好像是变得真实了一些?

    “谁?”

    “谁在那里!”

    招财猫注意力在搀扶的阿多身上,比阿多更晚注意到楼梯间的身影。

    于光是趴在地上昂头的姿势,先是被照过来的手电筒射了一双眼睛,又听到大喊声,猛地要蹿起来,却踩了个空往后倒退,再一个侧昂从没有护栏的楼梯摔了下去。

    “不对啊,我明明看到有人?”

    “我也看到了!”

    两个人,一个虚弱问,一个大声喊,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有人就跑过来问是什么情况。

    招财猫就将刚才的事说出来。

    “有人故意整我们?”

    “也没得罪谁啊。”

    “确定看到了楼梯间有人?”

    几个人七嘴八舌问了许多。

    招财猫倒是不那么确定真的看到人了。

    他刚才也就是看到一道模糊的什么,下意识以为是人趴在楼梯间,喝了一声却发现不像是个人。

    那时太过于仓促和短暂,却能看到看上去是个透明的什么人形物体。

    “会不会是远方的灯光前面有人,照射过来让你们误以为看到了人?”

    这是一个充满科学的解释。

    前提是招财猫和阿多确认自己看错了。

    阿多很虚,无法保证自己有没有看错。

    招财猫也不多解释,说道:“我觉得这里有问题,建议还是换个地方继续直播。”

    本来也有退意的几个人,包括复杂露脸直播的主播,认为招财猫的提议很合理。

    可是,就在他们准备要撤离换个地方时,直播间有大佬打赏一个超级火箭,并告知想看看坠落的位置。

    这一下直播团队就很纠结了。

    他们以前干户外直播,会去一些荒山野外,播久了也就有了一些死忠粉丝,但很少才能被打赏超级火箭。

    直播间又是一个超级火箭飞起来。

    原来又有大佬打赏,也说想看看。

    “这……,有大佬想看,也打赏了。”主播无比纠结地说:“要不做好安全措施,大家再注意点?”

    没几个人同意。

    打赏怎么分之前就有协议。

    主播只负责露脸讲骚话,又不是他拿摄影设备去拍。

    真正会出现危险的是去拍的那人。

    有阿多的前车之鉴,拿一样的钱,谁愿意多冒风险?

    “这样吧?”主播先走过去将外输声音关掉,再说道:“拍的人,拿平台扣掉和税后的一架超级火箭的钱?”

    有人就开口说愿意了。

    他们原先是户外主播,肯定会带着各种各样的工具,其中就包括缆绳。

    忙碌着做安全工作,却是因为灯光不足的关系,又对自己准备工具有足够信心,检查不是那么详细,没发现缆绳已经有个地方快要断掉。

    腰上绑好了缆绳的那人,他从同伴那里接过拍摄器材,深呼吸一口气开始往该去的地方走。

    而这时,招财猫和阿多已经下去一楼。

    他们刚才在下楼梯时,好像又看到了什么,心里都有点害怕,不由加快了脚步。

    由于建筑物的门窗都被拆掉,想从哪里出去就从哪里,招财猫想了想还是决定走大门。

    他们刚出去,迎面来了一群人,领前的那个还拿手电筒往人的脸上直接照。

    界碑接到汇报,知道这栋建筑物有人就过来。

    “你们……”

    其中一个界碑成员说到一半,听见一声急促的大叫,随后就是重物落地的声音,没再说下去,跑向了声音传来的方位。

    而这时,楼顶传出了很多人喊话的声音,太多人在大喊大叫,也就难以辨认到底是在喊什么。

    招财猫和阿多下意识对视了一眼,互相确认过眼神,知道对方想法跟自己一样,也赶紧向声音传来的位置移动。

    二楼的一个窗户,于光从里面伸出头来,看着倒在砖石堆的那人,脸上的表情略略有些困惑。

    没等他这个虚得都透明的鬼魂想明白,某个位置传来了令他颤栗的气息,他其实什么都没看到,是某种本能趋势着他立刻逃跑。

    远方的天际,鬼差正在飞来。

    界碑成员发现又有人坠落,并且还是相同地点,无不感觉到不对劲。

    “叫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