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创造神话世界荣誉与忠诚 > 第22章:界碑小队在行动
        无头西装男重新将脑袋装在自己脖子上,手脚并用攀爬来到另一户人家的窗外。

    “Duang——Duang——Duang——”

    窗户被拉上了一边的窗帘,屋里的角落处,蜷缩着一位年轻小伙。

    他本来就没有在睡觉,用电脑玩吃鸡玩得很开心,更加值得开心的是隔壁的夫妻吵架,听了一段有关于草原种植的故事。

    有那么劲爆的故事能听,小伙子顾不上再玩吃鸡,先是贴着墙壁听,发现听得并不清楚,改位置来到窗户边上。

    同一栋楼,即便互相不认识,偶然间也能见几次。

    他知道隔壁男的交谈过几次,觉得就是一个憨憨,也见过那少妇几次。

    别说,少妇长得其实挺不错,有着挺高的个子,身材只能说一般,气质看着是一种乖巧的类型。

    不知道是哪一部HK的电影里面讲过?说的是乖巧型的少妇很好骗。

    小伙子对这一句台词的印象非常深刻,一度脑子里给自己写了剧本,只是压根没那个胆子去试一试。

    听憨憨一直在喊被头顶种草原的事情,小伙子的内心挺后悔。

    他郁闷的是自己胆子怎么那么小,不尝试无法成功,尝试了至少有一半对一半的机会,连尝试都不敢,给其他牲口捷足先登了。

    只能听见声音的大戏很快就变了样。

    小伙子一直在窗边,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一个人影在墙壁上攀爬,看得都呆住了。

    等隔壁的谁拿东西砸窗户,他才被惊醒过来,人往后缩的时候拉扯到了窗帘,掉下的窗帘绊倒了靠窗桌面上的杂物。

    小伙子刚才是在听戏和看戏,怕中更多的是刺激。

    现在轮到自己被脏东西敲窗户,小伙子只能蜷缩自己身体,恨不得在墙壁上挖个洞钻进去躲起来。

    “咿呀——”

    没关好的窗户被推开。

    蜷缩在墙壁角落的小伙子很庆幸自家装了不锈钢防盗网,只是他刚想到这一层,思索防盗网的间隔是不是太宽了一些,窗户外向内伸出了什么东西。

    这是一只拧着脑袋的手,被薅头发拧住的脑袋,有着一张无比惨白的脸,颈部被切得相当整齐。

    脑袋在转着,看到蜷缩在角落的小伙子,一双全是黑色没有眼白的眼眸盯着小伙子看了几十秒,才张嘴问道:“光明小区怎么去。”

    当前这种状况,小伙子的一秒有一天弧度辣么漫长。

    吓得他的牙齿在“咔咔咔”地互磕着,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他猛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冰冻了一下,身体僵硬到不能动,只能用眼角余光搜寻是什么拍了自己的肩膀。

    “小后生……”老妪刚才只是将手穿透墙壁,缓慢地显露存在,但只是露出了半张脸和一只手,慈祥笑着问:“光明小区怎么走。”

    窗户那边,一只手拧着一颗脑袋。

    三角形的墙角,一个老妪只是露出了前半部分的脸,后脑勺在墙壁里面,伸出一只手臂快触碰到小伙子,其余的身体都陷在墙壁里面。

    小伙子神情变得呆滞,眼眸里面满是空洞,嘴角在滴落唾液,却是被吓傻了。

    久久没有得到答案的老妪重新缩回了墙壁。

    无头西装男攀爬着离开这个窗户。

    他们不再一起行动,分成了左右两个方向,不断寻找活人询问光明小区应该怎么走,惹出了一声声的惊恐大叫。

    一支车队驶入这个街道。

    当头的车停在街口。

    胡斌率先打开车门下来,一脸阴沉地看着只有昏暗灯光的街道。

    “队长?”小陈问道:“要上装备吗?”

    胡斌成队长了?

    他们会来是街道上有居民报警。

    相关单位派出人手出勤,中间得到通知,会有专门的单位去进行处理,只是让当地配合进行安保工作。

    “抓捕女鬼的行动一再失败,是在成立‘界碑’之前。”胡斌扫视着地形并不复杂的街道,带着一雪前耻的决心,说道:“现在我们代表的是‘界碑’,不允许再出现失败。”

    界碑的这一个新单位,是为了专门应对超现实事件。

    界碑从许多单位抽调精英,短时间内拥有三百多名成员,后续还会继续再扩编。

    曾经的严组长,被调整成为大队长。

    胡斌率队一直在跟超现实事件的案子,被认命为小队长。

    几名队员将装备从车上搬下来。

    装备看上去有点杂,其中有一台看上去很大的玩意。

    它的底座是一台小型的车盘,车体上则是安装了三面平台,各自带着一个小“锅”,每一面“锅”都有一根缠绕着某种线的粗大指针。

    再看下车的几名队员,他们手里拿的是一种看上去像是粗制滥造,有着大体的枪械外观,却是枪身前端部分缠绕未知金属的线轴,弹匣被一种能量盒取代的东西。

    深夜街道来了一支车队,本来就显得比较不正常。

    再有将近二十人下车,弄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装备,令人一看就觉得奇怪。

    暗中观察的居民,他们之中的一些人觉得自己看穿了一切,出了家门跑过去。

    “大家不要慌,请回到自己家中……”小陈很头疼地看着街道居民,喊道:“为了自身安全,请回去,再锁好门窗。”

    之前散出去的人手,有一组向胡斌进行汇报。

    着重讲的是,新出现的二号和三号不会造成周边降温,对电子设备也不会产生影响。

    二号指的是老妪。

    三号则是无头西装男。

    胡斌留下小陈安抚街道居民,将队伍分成两组,亲自带着其中一组队员围捕二号。

    他们很快发现自己不用去追捕,老妪看到他们之后自己迎了上来。

    老妪有着一张苍白却慈祥的脸,问道:“知道光明小区怎么走吗?”

    胡斌一声令下,手持奇怪枪械的队员开始对着老妪一阵“嘟嘟嘟——”的发射。

    那些枪械真会发出“嘟嘟嘟”的声音,只是差了一些霓虹灯光,不然就是小孩子会很喜欢的玩具。

    肉眼无法看到的电磁波被发射出去,老妪的身形闪烁了几下。

    她困惑地看向众人,做出一个轻微地摇头动作,身影渐渐变淡,一次闪烁就移动一下位置,很快就远去了。

    “电磁发射车怎么还不到!”

    “队长,车子刚启动就故障了。”

    胡斌也就是忍着才没口呼“卧槽”,心情变得是无比恶劣。

    他想要找到正确的发泄渠道,却是听到汇报,说是抓住那个将脑袋拧在手里的三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