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创造神话世界荣誉与忠诚 > 第12章:骚操作
    “胡组、组、组……”小陈能感受到那种透心凉的寒意,结结巴巴地问:“我、我……要、要,怎么……”

    小陈跟女鬼的距离太近了,看到女鬼那一脸的狰狞和扭曲,没立刻晕过去,已经算是心理素质过硬。

    原先退远了的围观人群,个别喜欢作死的人在重新靠近。

    无论距离远近,他们全部拿着手机在拍摄。

    女鬼脸色变得狰狞之后,于光再也支撑不住给昏厥了。

    【主播好演技,特别是那翻白眼的慢动作,简直棒极了!】

    【满分一百,给主播打101分,多一分是来自爸爸的爱。】

    【你们看头条。】

    【头条哪有女鬼小姐姐好看。】

    【好多自媒体新闻都在报道,是真的见鬼了。】

    【老子读书少,不认识字。】

    【我儿子在打字。】

    【我孙子在打字。】

    【楼上我草(一种植物)你母亲!】

    【自己的妈都……】

    吕小议没去注意弹幕。他现在只想女鬼赶紧消失,就是别当着大庭广众扑进自己怀里消失。

    那本神奇的书就在吕小议的怀里。

    “啊!!!”胡斌一串大吼,双脚猛跺地面,手比着谁都看不懂的手势,大喊:“阿妈咪,妈咪啊,哆、来、咪、发、唆、拉、西!”

    女鬼:“???”

    众人:“o(╯□╰)o”

    吕小议则趁谁都没在注意自己的时候,不断地给女鬼打眼色。

    浑身抖得跟什么似得的阿三,他压根就没有在意其它,没有停止地在爬动着,离于光越近,脸上的表情就越狰狞。

    小陈发觉自己的脚被抓住,打了个颤栗,十分僵硬地地转脖子看过去。

    抓住小陈脚踝的是阿三,他真正的目标是于光,抓小陈的脚踝只是用来借力。

    【新来的问问。这是搞笑直播?】

    【*大,不告诉你。】

    【傻逼,又没问*大的。】

    【我靠,被抓一次腿,脸上立刻铁青,表演变脸?】

    【哈哈哈!血色一下退光,真.一脸铁青。】

    【我特么就在现场,不是搞笑直播!】

    【很多新闻真的在报道了。】

    阿三终于越过了小陈,伸出去的手抓住于光的头发。

    于光估计是被薅得太疼,醒了过来。他想到了什么,猛地翻身要起来。

    阿三浑身都在发飘,被于光的动作一带,拐了拐身躯倒向了半截身子埋在土里的女鬼那边。

    现场发出一阵喧哗声,随后就是一串急促的惊呼。

    原来是胡斌有所动作,及时上前扶住了阿三,但是却自己倒下去,方向没变绝对会压到女鬼。

    那一刹那,胡斌也意识到不好,但身躯倒下没地方借力,人老了腰力也没年轻时好用,脸色一下就发白了。

    来自身体与地面的碰撞声出现,周边的人情不自禁地发出“喔!!!”的一片呼声。

    胡斌没感觉到自己压中什么,只知道老腰被撞得贼疼。

    看了个全程的小陈,震惊地看着胡斌,说道:“胡组,你……你将它压死了?不对,是压散了?”

    就在刚刚,胡斌倒下去即将压住女鬼的时候,女鬼牢记吕小议的设定,与胡斌的间隔精确到一厘米,缩进了土里面。

    反应过来的组员,先后奔向了胡斌。

    他们合力将全身僵硬的胡斌扶起来。

    “胡组,你脚下。”小陈人还没站起来,一脸惊恐地伸出手,指着胡斌两脚中间的地面,说道:“头、头……头在往上升。”

    胡斌低头看去,自己两脚中间的空格地带确实有头发,吓得他下意识想躲,意志力战胜了胆怯,换成一脚猛踩下去。

    是踩,不是躲,可见那股子精气神。

    这一次女鬼为了避免发生接触,陷入了更深的地底。

    吕小议在胡斌摔倒之后就跑了。他边跑边关掉直播,来到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面,紧张地观察有没有监控摄像头,确认没有监控,拿出怀中的书,掏出笔手速很急地书写着。

    现场。

    胡斌的脑子只有“嗡嗡嗡”在作响,有点反应过来,极力让自己镇定,发出命令,道:“封锁这一片街区,然后……”吞咽了一口口水,又说:“叫救护车和……挖掘机。”

    实际上,胡斌刚才试图走开,却发现自己一旦移开位置,地上总会先出现一缕头发,显然是女鬼又要从土里钻出来。他鼓起最大的勇气踩踏下去,又能将女鬼重新镇压进土里。

    “胡组。”小陈已经让自己镇定下来,很崇拜地问:“您那咒语是哪学的?”

    他们刚才并没有听清胡斌喊的是什么,以为是咒语。

    “什么咒语?”胡斌哭笑不得地说:“我喊的是音符发音。”

    鬼会被音符发音镇压?

    听清楚了的人,他们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新世界,努力牢牢地记住。

    阿三一直在盯着于光看,他觉得自己有了些力气,一脸深仇大恨地扑向了还处于失神状态的于光。

    立刻有便衣将两人给拉开。

    从小巷子里出来的吕小议,他挤进了内围,一边重新开播,一边对水友解释为什么断播:“刚才欠费,交话费去了。”

    不知道有多少水友在吐槽欠费,一个梗接着一个。

    胡斌又发出了不少的新指令。

    包括呼叫附近片区的警员支援,让组员将围观人群隔离开,同时喊话让所有人别走。

    “消息封锁不住了。”胡斌真心不喜欢这个信息时代,遇上点什么事都要被拍视频,甚至被直播。他看向了吕小议,记得这个人就是刚才喊什么老铁的那个,对吕小议招了招手,喊:“你,就是你,过来!”

    吕小议让自己极力镇定下来,走了过去。

    胡斌示意吕小议将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说道:“各位水友,走过路过点关注,点关注不迷路。”

    吕小议一脸蜜汁表情:“……”

    胡斌笑得很僵硬,继续说道:“各位老铁,我们团队趁着前一段的飞机事件,特地搞了这个大场面,果然引起了绝大的轰动,老多媒体也被糊弄了。”,说着一脸的得意。

    已经意识到是个什么情况的吕小议,他很佩服这位老哥胡说八道的实力。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胡斌还继续演着得意洋洋,道:“不说了。听到警铃声了没有?我们估计得进去待几天,以后还播不播,得看缘分了。”

    胡斌不断示意吕小议断掉直播。

    吕小议给了一个明白的回应,但没关直播,将手机摄像头对准胡斌,自己人在往后退,却是撞到了什么,转身一看是两个便衣截住了退路。

    “我要说不是想跑……”吕小议一脸真诚地问:“你们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