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荣誉与忠诚我在创造神话世界 > 第34章:道士要凉
    “我是小女鬼,可怜又可爱,吓人不吃人,完全不自在。”

    哼着自创歌谣的殷红从一件废弃的三层阳台一踨,一袭红衣和长发在被风吹着飘舞,飞行在离地八九米的空中。

    后面的楼顶,于光两眼紧密,人被捆得像是粽子那般,躺在满布灰尘的地板之上。

    殷红又到了恶作剧的时间,老是进行这种重复劳动,觉得非常无聊,渐渐有了厌倦。

    只是得到的指令就是这样,她不喜欢也没有办法的咯。

    今夜天上没有云朵,却是一样看不到太多的星辰。

    地面的灯光太亮的确会影响看星星,只能看到比较亮的一些行星,还有那一道月牙。

    换作是去一些没有多少人迹的地方,抬头一看会看到满天星辰,甚至还能看到星河。

    一段时间以来,随着小区住户搬走,殷红能捉弄到的也只是界碑成员,或是一些过来找刺激的人。

    她知道怎么样才能最好地完成任务,碰上了媒体或主播,一定会过去戏弄一番。

    什么事情重复得多了,失去了新鲜感之后,真的会感到厌倦。

    昨晚殷红将于光,是枯燥重复劳动的一丝小点缀。

    而她之所以会抓于光,首先是看到了于光有女鬼小姐姐的印记,再来是这胖子被自己吓的时候竟然不怕!

    胖子被吓的次数太多,一度疯癫了几天,后面恢复过来,胆子却是变得奇大。

    不怕就是不给面子,需要用更激烈方式对待,殷红将于光抓到这栋废弃的楼房,为于光增添了一段难以忘记的记忆。

    殷红正飞着飞着,发觉一道什么东西从某栋楼层的二楼向自己射来。

    她避开了那件东西,看到那栋二楼的窗户边站着一个道士。

    这个道士当然是开发商重金请来的那一位。

    他似乎不是拿钱来装神弄鬼,否则装模作样在小区转圈圈,真的看见鬼物也应该是躲起来。

    “度人无量天尊!”道士本名叫什么不重要,他被称呼为真虚道人,打出一枚特制的铜钱没有击中目标,站在窗边与红衣女鬼对视,洪亮声道:“人间自有次序,怎能容得尔等横行!”

    殷红脑子里出现了问号,脸上表情像是在看什么稀奇怪人。

    这一段时间的活动,她碰上的都是一些看见自己就会害怕,能避就避,避不了也会无比惊恐的人,除开第一夜被手持奇怪枪械的人攻击,几天过去又给自己遇上了一个。

    “哟?”殷红速度极快去飞进了真虚道人所在的楼层,放开声音进行大笑,调侃道:“哪里的小哥哥,来玩呀。”

    真虚道人其实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镇定。

    他是正儿八经的道家人士,学了一些传承下来的本事,每每去斩妖除魔,一次次都很明白不过是出现误传,并不是真的有妖魔或鬼怪。

    由于不是真的,真虚道人每次处理下来都会谦虚几句,却给予了很多事主足够的心理安慰,后来事主的确也没再发生什么,结果积累了莫大的名声。

    对于斩妖除魔,真虚道人是有恒心的。

    他在持之以恒的同时,还能获得善缘,改善道馆生活质量,有名声也容易被邀请去做事,一直都在期待能真的遇上妖魔鬼怪之类,验证自己的所学。

    现在,到了一试真假的时刻了!

    “度人无量天尊!”

    真虚道人又是一声洪亮大喊,手冲包裹里面掏出一柄铜钱剑,迈着快步追向刚才一闪而逝的红色身影。

    这一栋废弃的民居空间不小。

    二楼是四室一厅、两卫的格局,屋主早已经搬走,留下了一些丢弃不要的家具和杂物,到处也显得脏乱。

    像门窗这种值钱的东西,却是被拆卸搬走了。

    大吼声传得极远,听到的人不少。

    “小哥哥,度人无量天尊是哪一位呀?”

    殷红能飞,移动速度要比真虚道人快很多,不断地穿梭在没有门户的几个房间,有时候还会飞出楼层再从其余的窗户再进来。

    真虚道人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年纪,束发留长须,皮肤看上去黝黑,身材不高大,且没有鼓鼓的肌肉。

    有一种壮叫肌肉扎实,看着不是大块头,爆发力却是极强。

    道号中有个“虚”字,还叫真虚,但他却是一点都不虚,胆子足够,跑起来也不慢,好几次都差点能跟上红衣女鬼。

    三清弟子一般施礼时,常唱诵“福生无量天尊”尊号,如遇众善信有不幸遭遇,则唱“无上太乙度厄天尊”“无上太乙救苦天尊”,即呼唤道教大仁大慈寻声赴感的太乙救苦天尊显灵帮助不幸的人,救苦度厄。

    这种唱礼,一直沿用到清末。

    后来,被传讹为无量天尊。

    而这名道士口呼“度人无量天尊”,考究起来他是太极仙翁葛玄一脉。

    殷红当然是在戏耍真虚道人。

    她原本还愁着怎么吸引人的注意,将直播和媒体全引过来,好为自家主人赚取影响值,道士一再洪亮声地口呼,倒是省了她的事。

    吕小议是第一个过来的人,他跑到了隔壁废弃楼层,找了个好地方将手机摄像头对准闹出动静的地方。

    殷红后来发现自家主人,给了比了一个飞吻的手势,很刻意地引着道士上了楼顶。

    追逐进行了十来分钟,真虚道人追得已经有些喘气。

    “孽畜!”真虚道人手持铜钱剑,抬头看着在天空飞来飞去的红衣女鬼,大喝:“还不束手就擒!”

    殷红冲锋而下,一边骂道:“你才是孽畜,你全家都是孽畜!”

    真虚道人嘴中念念有词,双手也不断在比着什么手势,随后将手中铜钱剑射向红衣女鬼。

    射出铜钱剑之后,他向侧面翻滚了一下,又从包裹里面拿出了一叠符箓一扬。

    那叠符箓被抛到半空就散开,先是来一个天女散花般的效果,再被风一吹,一张张的符箓到处飘扬。

    “又袭凶!!!”殷红捂住被铜钱剑丢中的胸前,穿梭在符箓中,对着拿出一个装有红色液体塑料瓶的真虚道人,厉声喊道:“上次一个袭凶的秃驴还在住院!”

    真虚道人却是脸色非常严峻,他一直以为有用的铜钱剑,还有绝对按照原样和所需材料画出来的符箓,竟然都无法对红衣女鬼造成伤害,使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学了大半辈子的本事,结果被证明是假的?

    这是何等的打击啊!

    现在,他拿出了跟自己所学无关的“宝物”,要是这瓶黑狗血再无法对红衣女鬼产生伤害,认定自己一定要从楼顶奋力一跃,免得被红衣女鬼为所欲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