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荣誉与忠诚我在创造神话世界 > 第5章:一惊一乍
    天花板正在滴水。

    吕小议脑袋一凉是被水给滴到了。

    “啥情况?”

    他记得很清楚,住了两个月没发现天花板有漏水的记录,再认真看其余的位置,天花板和墙壁上都有一些露珠一般的东西。

    这里又不是关了制冷装置的冰冻库,还能出现这种明显是退冻之后的现象?

    吕小议想起自己的衣服为什么会潮湿,下意识就看向了那本书。

    “阿议,镇守府出面辟谣了。你说,不是真的,辟谣干嘛?”

    这是什么理论。

    镇守府出面辟谣,还反而证实事情是真的。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

    外面的阿三跟飞机闹鬼事件彻底杠上了。他一边在刷相关的新闻,另一边跟网友讨论,发现了新奇的事情就想跟吕小议分享。

    事实是,阿三也没其余能实际接触的人可以分享,屋里拢共也就他俩。

    吕小议很想跑出房屋,只是碰上了奇异的事情,心里多多少少会出现犹豫。

    蓝星将近七十亿人,有多少人遇到过超现实的事件?

    书就摆在那里。

    在书里面写故事能够映射到现实都能让吕小议给碰上,他摸了摸自己局部湿润了的白头发,想到的是搞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吕小议的心脏在剧烈地“噗通”跳动,他深呼吸一口气,一步一蹭地靠近那本书。

    现在最怕的是封面的那个女鬼突然蹦出来。

    鬼物之类的东西不都怕阳光的吗?

    吕小议想了想赶紧过去将窗户打开,让阳光能够照射进来。

    重新一步一蹭地靠近那本书,离一步远的时候,他停下来蹲下去,要伸手过去试探一下的时候,一声巨响吓得他直接趴到地上。

    巨响是阿三推开房门,用的力气很大,直接让门撞到墙壁上。

    “你这是弄啥?”阿三看到吕小议趴在地上,还一脸惨白地看向自己,发现房间很潮湿,纳闷地问:“你是搬冰块进来了?”

    谁特么毛病了在深秋搬冰块进睡房啊!

    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吕小议没出声骂人,他觉得现在就是拿起书的最佳时机。

    毕竟刚才只是一个人,干什么都会心里发毛。

    不是说多一个人就安全了。

    吕小议想的是,一旦自己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情,同样在场的阿三至少是个见证者。

    当然,更可能的是两个人一块领饭盒。

    颤抖的手触碰到了书籍。

    没发生女鬼突然从封皮里蹦出来的事情。

    “你今天很奇怪啊。”阿三看不懂吕小议在搞什么,回身往大厅走,一边嘀咕:“写书是艺术行为吗?搞艺术的都这么不正常的?”

    将书重新拿到手里的吕小议,他走到了窗户边上让自己处在阳光中,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手里的书。

    女鬼的图案并没有因为阳光的照射,化作青烟散去。

    充足的阳光之下,书还是那本看着没什么奇异的书。

    不对,之前书的封皮还是洁白一片,一晚过去却多了女鬼的图案。

    想事情想得入神的吕小议又被手机的铃声吓了一跳,差点没将书从窗户甩出去。

    不是他胆小如鼠。

    飞机的超现实事件,再加上发生了一夜白头的诡异事情,证实的确是有解释不清的事情发生在吕小议身上。

    任谁碰上了这种事情,还不允许心惊胆战?

    手机屏幕已经碎了,触碰会一阵乱闪,却还能看得清来电。

    看来电号码,不是正常的手机或座机号码。

    有借网贷,一旦到还款日没将钱还上,就是会有这种一看就不正常的来电。

    这个来电倒是提醒吕小议今天就是还款日。

    只是与正在发生的事情相比,还款是个什么玩意?

    “我要不要试验一下?”吕小议一边思考着,一边视线在寻找笔,想道:“写故事能映射到现实,我要是写还款呢?”

    所以,真香了!

    生出这种想法,很多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会连贯地浮想联翩下去。

    将书带回阴暗处是不可能的事情。

    吕小议也没傻到放在风一吹就会掉落下去的窗沿上,他将书放在阳光能照射到的地上,找到了笔进行实践。

    字本来就不好看,手有些颤抖,写起来就更难看了。

    吕小议将一行字写完,眼睛死死地盯在那行字上,要亲眼看到字是怎么个消失的过程。

    手机震动了一下,还出现了声音提示。

    一听就是来短信的提醒。

    吕小议看向手机屏幕,一行“本月已经成功还款”的字样,让他呆住了。

    回过神来,他立即看向了书籍。

    这一看,书页上的字正在缓缓地淡去,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而这时手机又来了短信,提醒的是银行卡被扣除一百二十七元。

    这算是成功了,还是没成功?

    吕小议刚才写的是将网贷的钱还上,脑子有些发懵,写得并不详细。

    有一件事情倒是确认了!

    在那本书写字,字会自行消失。

    吕小议无比确定自己用的笔绝对不是什么魔术笔,写完了过段时间笔墨会不见的那种。

    “咦?”阿三要来与吕小议分享奇闻,却是有了新发现,纳闷地说:“你的头发怎么黑回了一些?”

    吕小议满心在思考,愣愣地看向阿三。

    “真的啊,之前还全是白的。”阿三惊奇地说:“黑回去三分之一了。”

    头发长到眼睛看不到的脑袋上,吕小议哪又能分分钟看着?

    满头白发对吕小议的打击远比表现出来的大,他立刻冲到浴室,一看头发还真的重新黑了三分之一。

    阿三问道:“我跟你说,那个死胖子诅咒发誓自己没说谎。他就在我们隔壁城市的机场躲着,你要不要跟我一块过去找他?”

    他们这座小城没有机场,二十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有。

    吕小议很认真地从镜子里观察自己的头发,看到一根原本白色的头发猛然间变黑,眼睛一时间睁得贼大。

    阿三说道:“打车的路费我来出。去不去,给句话?”

    吕小议答道:“你去吧,我没空。”

    这么神奇的事情正发生在自己身上,吕小议就是想去见一见亲历者,时机也不对。

    现在对吕小议最重要的是搞明白那本书,同时弄清楚白了的头发怎么又会重新变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