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免费全文阅读 > 第0042章丶人言可畏
    “萧晓?”

    板寸中年人明显愣住了。

    这人说的萧晓,不会就是站在我办公室的这个小子吧。

    板寸中年人想到这里,看了一眼萧晓,皱眉道:“你杀人了?”

    萧晓面色不变,心中则忍不住一跳,急忙苦笑着说道:“府主开玩笑了,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孩子,怎么可能杀人,一定是搞错了吧。”

    “走,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板寸中年人倒也没有犹豫,挥了挥手,率先向外面走去。

    萧晓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急忙跟了上去。

    他脑海中思绪飞快转动,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仔细回想了一遍,并没有什么漏出破绽的地方。

    这就有点奇怪了。

    难道是重名?

    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通了。

    聚众闹事这样的事,很少发生,当然了,城主府这边有执法队,所以民众如果遇到大事,也会来这里报案。

    很快,众人走到了城主府外面。

    就见一大票人,足有一百多人,手中拿着横幅,为首的一名少年,手中还端着一个相框。

    相框里面,是一个中年人。

    萧晓瞳孔一缩。

    这中年人他认识,正是当日天妖门暴徒发动袭击,后来被砍死的那名中年人。

    看这样子,这少年应该是那名中年人的儿子。

    此刻,这些民众自然也看到了萧晓他们出来。

    那名少年几乎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萧晓,眼中闪过一抹怨毒之色。

    他也是中等学府的学员,在武道班学习,自然认识萧晓。

    而当日他老爹被砍死,他并不在现场。

    是后面有人告诉他,他老爹和一名学府的学员发生冲突,最后被天妖门的暴徒砍死了。

    他后来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和自己老爹发生冲突的,正是萧晓。

    所谓人言可畏。

    这人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就断定萧晓是杀人凶手,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府主,这人杀死我爸,今天我就要讨回一个公道。”

    少年将手中的相框高高举起,同时双膝跪地,声音悲泣无比。

    而他身后跟着的人,也举起一条横幅。

    上面用黑色楷体写了两行大字。

    杀人偿命,给死者一个交代。

    “你们这是闹什么?”

    板寸中年人呵斥了一句,刹那间,十几名荷枪实弹的府军齐刷刷跑过来,将四周围起来。

    气氛瞬间变得沉重下来,没人敢说话。

    在这种气息的影响下,很多人都开始颤抖。

    没办法,府军身上散发的杀气实在太可怕了,就这样站着,却仿佛一头猛兽趴在地上,充斥着一种可怕的气息。

    “府主,萧晓杀死我爸,我就是想讨回一个公道。”

    最终,还是那名少年,颤抖着将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你说的萧晓,可是我旁边这人?”

    板寸中年人看了一眼萧晓,声音依旧冰冷。

    “没错,正是他,杀了我爸。”

    少年眼神中的怨毒之色更加明显,盯着萧晓,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连同眸子都带上了一抹血色。

    “你既然说萧晓杀了你爸,你可有什么证据?”

    “在场之人,皆可以给我作证,当日萧晓和我爸发生冲突,阻止我爸进入征兵处,后面更是伙同暴徒,将我爸杀死,这种卑鄙小人,简直不配在中等学府学习。”

    少年振振有词,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盯着萧晓,试图用眼神杀死萧晓。

    萧晓翻了翻白眼,懒得说话。

    特莫得哪里来的脑残?

    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当日那种情况,到底谁对谁错,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居然还诬赖他杀人。

    “我就问你,是亲眼所见萧晓伙同暴徒杀了你爸?还是就听从他人的建议,自以为是,觉得事情就是这样?”

    这个时候,板寸中年人语气已经变得冰寒刺骨。

    他盯着那名说话的少年,脸上肌肉微微抽搐。

    “这个……”

    少年犹豫了。

    他的确没有亲眼所见萧晓杀死他爸。

    但是这么多人都这样说,总不至于是骗他的吧。

    “哼。”

    板寸中年人冷哼一声,眼神中满是厌恶。

    “亏了你还是中等学府特殊班出来的星魂师,我大夏王朝怎么就养了你这样没心没肺的东西。

    当时我就在场,我可以作证,萧晓没有杀死你爸。

    倒是你爸,欲将萧晓当成挡箭牌。

    现在看来,你和你爸一个德行,难怪人家说蛇鼠一窝,还真没错。

    你有不解,可以来城主府找我,我自然会给你解释清楚。

    但是你聚众闹事,煽动舆论,简直可恶至极。

    来人,将此人逐出岭北市,终生不得进入,同时将岭北市的决定告知其他城市。

    从此以后,其他城市也不会让你进入。”

    板寸中年人说的毫不留情。

    这名少年慌了。

    逐出城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且通报其他城市,不得让他进入,这岂不是说,他以后连安身之地都没有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府主……”

    少年跪在地上,身躯不住的颤抖。

    方才府主都说了,可以给萧晓作证,那么这件事,就不可能有发展下去的可能。

    不管别人怎么说,府主的话,他不敢怀疑。

    “你还有什么说的?”

    板寸中年人神色不变,依旧冷冰冰的。

    他作为军方的人员,最厌恶的,就是这种耍心机的人。

    你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说出来,煽动舆论,算是怎么回事?

    这种人比那些天妖门的人更加恶心。

    “府主,我可以去前线,为王朝效力,还请府主收回刚才的话,不要把我逐出岭北市。”

    “前线?”

    板寸中年人嗤笑一声,接着说道:“你也配?”

    “我前线的战士,那个不是为王朝出力,一心一意想着保护人族的传承。

    你这种小人,只会耍点心机的废物,去了军中,我怕你脏了王朝军团的脸面。

    滚出去吧。”

    板寸中年人说完,不再理会这名少年,转身向城主府走去。

    萧晓看了一眼那名少年,见到对方一脸颓然绝望之色,心中则在考虑。

    这人以后会不会成为自己的麻烦?

    因为板寸中年人的命令,后面跟着的那群人,这时候也将横幅收起。

    没人再管这名少年,大家都识趣的散开。

    看热闹不嫌事大。

    但是如果看热闹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了,自然就没人会看热闹了。

    “自己滚吧。”

    一名府军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少年,冷斥了一句,不再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