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免费全文阅读 > 第0030章丶强者都不要脸的吗
    “你们的安保工作是怎么做的?”

    李正东双目寒光闪烁,整个人都充斥着一股暴戾之气,吓得身边的管家大气都不敢喘。

    “李总,我……”

    “不要说了,给我查,发动所有能发动的力量去查,一定要查出来是谁下的手。

    我要让他全家生不如死。”

    听着李正东这满含杀气的话语,管家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急忙唯唯诺诺的离开了医院。

    “我到底惹了什么人呀。”

    管家走后,李正东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仿佛瘫痪了一样。

    他现在感觉后背发冷,脑门一抽一抽的疼。

    他虽然嘴上说的强硬,但是实际上心中害怕极了。

    保镖死了,白鬼死了,现在自己的儿子也成了残废。

    他现在已经开始后悔自己这个计划了。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呀。”

    李正东语气颤抖。

    他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

    对方会不会报复他李氏集团的其他人,会不会报复自己?

    这一切似乎都成了一个未知数。

    而这种未知的恐惧,所带来的后果,就是李正东整日都会活得战战兢兢。

    他现在甚至在想。

    就算自己找到了凶手,他敢动手吗?

    这一刻,李正东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但是儿子的仇不能不报。

    “不管了,我李正东其他东西没有,就是有钱,只要查到是谁对丹儿动的手,我就是倾尽所有家产,也要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李正东目龇欲裂。

    他现在只想给李丹报仇,李家的产业,他不在乎了。

    ……

    夜晚退去,黎明到来。

    太阳在人们忙碌的吵闹声中,羞答答的从东边漏出半个脑袋。

    霓虹消失,闪烁了一个晚上的岭北市,也在太阳的光辉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一日之计在于晨。

    萧晓瞪着自行车,行走在马路上,心情大好。

    其实他本来是不用去学府的。

    炼器方面,他暂时没什么好学的,至于何帆那家伙,该教的也都教给他了,剩下的就看他自己发挥了。

    之所以去学府,是因为昨天萧晓把现金和炼体丹都存放在学校了。

    二十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他要追查李丹的行踪,带那么多现金,当然不合适,所以暂时寄存在学府了。

    距离高等学府考核开始没多少时间了,接下来的时间,萧晓打算一直在修炼中度过。

    至于升级卡片的事,最起码等高等学府考核结束了,自己突破了炼体十重,然后再去荒野区吧。

    常听老爹说一句话,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

    荒野区那种地方,没有一定的实力,去了就是白给。

    萧晓心中有了计划,当下加快速度,向学府行去。

    学府门口,萧晓又看到了何帆。

    这家伙看到萧晓过来,急忙拉着萧晓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神神秘秘的开口道:“听说李丹退学了?”

    “你怎么知道?”

    萧晓疑惑。

    李丹出事是昨晚,按道理,就算事情散开,也需要一点时间,何帆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我有一个对象,咳咳,其中一个对象,她姐姐在医院上班,说是昨晚武道班有个叫李丹的学员被打到生活不能自理,好像彻底成了废人,我刚才给她送早点,她告诉我的。

    她姐姐刚好就在ICU值班,亲眼所见。”

    萧晓摸了摸下巴。

    原来女朋友多了也有好处,看看何帆这家伙,最起码消息灵通。

    “你到底有多少对象?”

    萧晓忽然好奇。

    他见过何帆和不同的女孩约会,但是具体何帆有多少对象,他真不知道。

    “不多,也就二十多个。”

    “卧槽。”

    这一刻,饶是何帆平时不说脏话,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二十多个?你一周那么点零花钱,怎么养她们?”

    这一下,轮到何帆疑惑了。

    “我为什么要养她们?”

    “你谈恋爱不给她们送东西吗?”

    “没送过,一般都是她们抢着给我送。”

    何帆没心没肺,一脸正经回了一句。

    “呵呵,你牛。”

    萧晓皮笑肉不笑。

    果然还是那句话,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还需要什么才华。

    如果这不是一个乱世,而是一个和平的时代,何帆这家伙,活的恐怕比自己好。

    不过萧晓在男女之事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想法。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找个女朋友能干嘛?

    “这事是不是你干的?”

    两人走在路上,何帆压低声音,开口问道。

    李丹被打成残废,何帆心中别提多高兴,虽然他内心之中隐约觉得这件事就是萧晓干的,但是又不敢肯定。

    萧晓停下脚步,看了一眼何帆,开口道:“阿帆,你想多了,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我这人不记仇。”

    何帆:…………

    “对了,我最近不来学府了,你自己还是把重心放在学习上,别整天约妹子。”

    “你不来学府了?那你给我请个假,就说我跟你一起学习。”

    何帆脸色一喜。

    他自己请假不可能,但是有萧晓就不一样了呀。

    “滚蛋,别耍这些花花肠子,好好学习。”

    萧晓瞪了何帆一眼。

    这家伙,自己没胆请假,怕班主任骂,就怂恿自己给他请假。

    何帆脸色一垮,嘟囔了一句。

    萧晓也没在意,两人很快向炼器室走去。

    既然不用来学府了,其他人无所谓,萧晓觉得,还是应该告诉老王一声。

    平时老王在炼器室的时间比较多,萧晓打算先去炼器室看看,如果不在,那就去办公室找人。

    走到炼器室门口。

    门口虚掩着,萧晓心想果然在里面,当下推门而入。

    炼器室里,只有一人,不过却不是老王,而是刘燕。

    “你怎么在这里?”

    萧晓还没说话,倒是何帆,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刘燕好悬没被气死。

    “炼器室是你家开的?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哦……

    何帆想了一下,也对哦,当下不再说话。

    “刘燕呀,那个,最近炼器术是不是进步很大?你看要不要再比一比?”

    刘燕愣了一下。

    何帆也愣了一下。

    萧晓这家伙平时不是最烦别人找他比试吗?

    怎么今天居然主动提起了?

    “比不过你,不比了。”

    刘燕一口拒绝。

    上次已经够丢人了,她绝对不给萧晓再打击自己的机会。

    “老师不是常说,好学上进,不能因为一次的挫败就放弃你的梦想。”

    萧晓说的严肃。

    刘燕忽然来了一句:“好呀,不过这次就不下赌注了吧,反正我也比不过你。”

    “我觉得你现在的实力和我没什么好比的,你还是多学学再说吧。”

    刘燕冷笑一声。

    “你就是馋我的学分是吧。”

    自己的目的被拆穿,萧晓也不在意,转身就走。

    旁边,何帆已经惊呆了。

    人可以这么不要脸的吗?难道这就是强者的真谛?

    果然活到老,学到老。

    萧晓离开,何帆跟着追了出来。

    “阿帆,你想不想进步?”

    “当然想了。”

    “那好,这几天我不在学府,你就跟着刘燕学炼器,她来炼器室你也来,就盯着她,认真学。”

    “啊,可是人家赶我走怎么办?”

    “你怕什么,炼器室又不是她家开的,再说了,不耻下问,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更何况,你的魅力,征服刘燕还不是轻轻松松?”

    何帆思量了一下。

    也是哦。

    “萧晓你说你这么强,是不是因为你根本不要脸的原因?”

    萧晓翻了翻白眼,懒得理会何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