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免费全文阅读 > 第0015章丶还是慎重的好
    轰隆……

    大雨滂沱。

    五月的天,就像女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前一秒还如沐春风,轻柔婉转,下一刻却已经乌云密布,暴风骤雨。

    家里,萧承业坐在桌子前,无聊的看着电视上的军事节目。

    萧承业以前服过兵役,自然关注这方面东西比较多。

    “唉,这小子,一周多了不回家,也不想老爹。”

    一周没有看到儿子萧晓了。

    要不是他每天打电话到学府,确认过萧晓就在学府,他可真要去学府找人了。

    以前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着手给萧晓准备第二天的早饭了。

    萧晓吃的多,忙忙碌碌下来,萧承业总觉得时间过的飞快,如白驹过隙。

    为了儿子,虽苦悠乐。

    这样的日子,萧承业过了五年。

    自己苦点没关系,不能苦了萧晓,他就是萧晓的天,不能塌,也不敢塌。

    好在萧晓争气,也听话。

    萧承业想到这里,不由得咧嘴憨笑起来。

    不过很快,憨笑再次变成一道悠长的叹息。

    以往这个时候,萧晓肯定在家,他忙他的,萧晓则忙着学习,倒也不觉得时间缓慢。

    但是现在,萧晓忽然不回来了,而且似乎也没有以前那般能吃了,萧承业反而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叮铃铃。

    急促的电话声,打断了萧承业的思绪。

    来电显示是学校,萧承业没有多想,接通了电话。

    “爸。”

    “儿子?”

    “我今天要回家,你给我做点好吃的,我好久没尝到老爹的手艺了。”

    “行,没问题,做多少,主菜二十个肘子够不?”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这才传来萧晓的声音:“爸不用做那么多,你就做几个拿手菜,我现在不用吃那么多的。”

    “儿子要回来,哈哈,儿子要回来,这臭小子,还知道惦记老爹呢。”

    挂了电话,萧承业不断憨笑着,在不大的客厅中走来走去,兴奋的像个小孩子。

    “这臭小子要回来,先给他弄几个菜,不过两个人吃着好像有点无聊。

    对了,叫上老何,他家那小子何帆和我家臭小子关系好,叫来一起热闹热闹。”

    萧承业说着,很快去忙活了。

    学府中。

    萧晓挂了电话,骑着自行车向家的方向走去。

    轰隆……

    电闪雷鸣,大雨滂沱,天色变得有些昏暗。

    萧晓蹬着自行车,倒也不会有丝毫的费力之感。

    他现在炼体术毕竟达到了五重,力量大增,哪怕是逆风骑车,也轻松异常。

    学府距离小区,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

    萧晓倒也不着急,慢慢踏着自行车行走在大雨中。

    “恩?怎么回事?”

    在距离家还有两公里的时候,萧晓忽然感觉一阵莫名的心悸。

    萧晓自己也疑惑。

    实际上,他以前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

    不过自从他学会用精神力刻画灵纹之后,就发现了一些精神力的妙用。

    比如,感应。

    当然,这个感应的范围很小,只有五十米。

    “有人跟踪我?想对我不利吗?”

    萧晓很快有了判断。

    他既然这个时候能感应到对方,说明对方就在他周围五十米的范围之内。

    萧晓没有着急加快速度,而是利用眼角余光扫视了一圈周围。

    因为大雨的缘故,视线受到了很大的阻碍,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

    萧晓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条马路。

    这里已经到了郊区,平时哪怕是天气很好,也很少能看到行人路过,更别说现在大雨滂沱,更是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对方选择这个时候接近自己,想必也是看中了这里没有行人,不会留下什么后患。

    “有人要杀我?”

    这一刻,萧晓忽然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他停住自行车,假装检查链条,同时打开了袖箭的机关。

    后面,有踩水声传来。

    萧晓起身回看。

    四名身穿防水衣的青年,几乎同时出现在萧晓眼前。

    “你们是谁?”

    萧晓假装疑惑,同时抬起手腕,用一只手轻轻揉着另外一条胳膊的手腕。

    “我们是谁不重要,因为死人没必要知道这么多。”

    这些人不愿意废话。

    下一刻,四人同时做了一个动作,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对准了萧晓。

    一瞬间,萧晓的后背被冷汗浸透,汗毛炸裂。

    袖箭再快,怎么可能快的过子弹?

    这一刻,萧晓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绝对不能让对方开枪,绝对不能。

    这种本能的恐惧,所产生的本能的意识,连同萧晓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他脑海中这个想法出现之后,这四名青年脸上已经布满了惊恐之色。

    “怎么回事,我的手不听使唤了。”

    “我也是。”

    四人几乎同时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们没法扣动扳机,甚至没法控制自己的胳膊。

    萧晓眼眸冰冷,盯着四人。

    然后,这四人再次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胳膊,开始动了。

    他们手中的手枪开始移动,并且在违背他们意志的情况下,最终移动到他们太阳穴位置。

    砰砰砰砰。

    血色烟花炸裂。

    子弹贯入头颅,带起四蓬血花。

    四人的身体,缓缓到地,最后溅起巨大的水花。

    鲜血从伤口流出,染红了地面。

    萧晓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此刻的他,仿佛失去了全部的力气,面色苍白,头疼欲裂。

    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尸体。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虽然是逼迫的,甚至杀人的动机只是因为,他不想死,然而他还是有些不舒服。

    方才那一刻,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居然可以用精神力控制四人手中的手枪,甚至能控制四人的身体。

    呕。

    萧晓感觉胃里一阵翻滚。

    但是他很快想到,如果在这个地方呕吐,会留下呕吐物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又生生将已经到嗓门口的东西,咽了回去。

    站起身来,萧晓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再管四人的尸体,飞快离开了现场。

    至于自行车痕迹什么的,他没有多想。

    这里本来就是马路,大雨则会将其他所有痕迹冲刷的一干二净。

    恐怕对方早已想到了这一点。

    而对方既然选择在这个地方动手,而且毫无顾忌的样子,很显然,这里肯定没有城主府设立的监控。

    萧晓没有使用袖箭,四名青年是被他们自己手中的枪械所杀,虽然这很可能会成为一个谜案。

    不过,那就和萧晓没什么关系了,留着让稽查队的人头疼去吧。

    萧晓仔细推敲了一番,觉得没有留下什么可疑点,这才加快速度,向家里行去。

    “以后,还是要慎重一点,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好运的。”

    行走中,萧晓将此事仔细总结了一下,最终得出了上面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