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免费全文阅读 > 第0001章丶父爱
    大夏王朝。

    公元666年,五月一号。

    岭北市,安和小区,一间普通的一居室中。

    “爸,我饿了,我想吃猪肘子。”

    早上五点,萧晓已经洗漱完毕,坐到桌子前,开始催促。

    “吃,二十个够吗。”

    一居室中,一间勉强用隔板做的狭小厨房中,一名中年男人,腰间系着围裙,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随意回道。

    五点半,准时开饭。

    萧晓看着桌子上二十个浓油赤酱的猪肘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饿了一个晚上,强烈的饥饿感,让他肚子不断发出咕咕的叫声。

    二十个猪肘子,是萧晓的早点。

    这样的饭量,他已经持续了五年。

    “肘子好吃吗?”

    父亲萧承业一边扒拉着米饭,看着萧晓吃的满嘴流油,随口问了一句。

    “好吃,谢谢爸。”

    “爸,你怎么不吃?”

    萧晓一边啃着猪肘子,看着自己老爹只是一个劲的扒拉米饭,将一个猪肘子递了过去。

    “老爹岁数大了,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容易得脂肪肝,你快吃吧。”

    “哦……”

    萧晓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再次抱着猪肘子狂啃起来。

    吃完早饭,时间已经来到六点,萧晓随意擦了下油嘴,开口道:“爸,今天是劳动节,祝您劳动节快乐。”

    萧承业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儿子的祝福。

    萧晓大概是觉得自己的祝福不够到位,顿了一下,继续开口道:“爸,感谢您生了我,给我了生命,在我心中,您永远都是伟大的老爹。”

    萧承业撇了一眼萧晓,忽然叹了口气,说道:“生你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萧晓:??

    “好了别在这里抒情了,赶紧去上学。”

    萧承业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催促萧晓赶紧去学校。

    房间里,萧晓去上学了,只剩下萧承业一个人。

    他起身从厨房重新拿了一个干净的盆,随后拿起桌子上的猪骨头,五指一用力,猪骨头居然整个碎裂开来。

    骨髓的香味,伴随着骨头的碎裂,弥漫开来,萧承业用筷子挖了一小块,丢到嘴里吧唧了几下,脸上漏出一种满意的神色。

    很快,桌子上所有的猪骨头都被萧承业按个捏碎,骨髓则被他放到刚才的盆子里面。

    萧承业再次夹了一小块,随后将盆子重新放回到厨房。

    “留着让娃晚上回来吃吧,不能饿着儿子。”

    萧承业想到这里,之前的满足感忽然消失,最终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略显无奈的开口道:“五年了,再这样吃下去,这小子非把老子吃破产不可,以后该给他找个有钱的人家,最起码不会饿着自己。

    倒插门就倒插门吧,谁让我萧承业没本事呢。”

    萧承业说着,神色有些黯然,又用力抽了抽鼻子,似乎想要多闻闻房间中的猪肘子味。

    ……

    大夏王朝,岭北市中等学府。

    距离高等学府的考核,还剩下一个月。

    每年的六月一号,大夏王朝其他高等学府都会公布招生条件,凡是完成中等学府学业,并且成绩达标的,都可以去高等学府继续深造。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很多人都拼命去抢的机会。

    因为一旦考上大夏王朝的高等学府,就代表着命运的转折点已经到来。

    教室里,一名身穿制服的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述理论知识。

    萧晓所在的班级,是炼器班,整个班级,只有二十个人。

    中等学府除了普通班之外,一共设立三个特殊班级,炼器班,炼药班,武道班。

    普通班一共有十三个,每个班级都有五六十人。

    而三个特殊班级,学员就少的可怜了,武道班更是只有十三人。

    老师们常说一句话。

    天赋这种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没法改变,勤能补拙这样的事情,只能在相对公平的事情上,才会凸显出这个词语的意义。

    可如果有些事一开始就需要用天赋来衡量未来,那么勤能补拙就是一个错误的示范。

    天赋决定了一个人的上限,而勤奋只能让你稍微拉近和天才之间的距离,却永远不能赶上。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拥有这种天赋,只不过相对于天才来说,你的天赋不够明显。

    可如果你一开始就没有天赋,那就不要做无谓的尝试,因为你一开始的选择,就是错的。

    天才之所以能成功,并不是因为那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而是因为那百分之一的天赋。

    而特殊班筛选人才的指标,就是天赋。

    有人天生适合炼器,有人天生适合炼药,有人天生就具有战斗的本能。

    而萧晓的天赋,就是炼器。

    入学测试的时候,萧晓在炼器上的天赋,简直让那些多年从事炼器行业的老师都为之惊叹。

    所以萧晓稀里糊涂就进了炼器班。

    其实他的本意是想去武道班的,毕竟男孩子嘛,总会觉得战斗比较热血沸腾。

    “距离高等学府的考核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现在我给大家说说你们未来的发展方向。”

    老师推了推标志性的金丝框眼镜,接着开口道:“大夏王朝一共有十所高等学府。

    其中,四大主城分别有两所,都城有两所。

    按照以往的招生规则,这十所高等学府每年只招收一千人,十大高等学府加起来,也就招收一万人。

    而整个大夏王朝,中等学府却有几千所。

    这就限制了中等学府招生的数量,简而言之,你们之中,并非所有人都能去高等学府继续学习。

    只有少数几个人拥有进入高等学府学习的资格。”

    老师说完,下方学生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才有人开口道:“老师,那考不上高等学府怎么办?”

    其他人同样疑惑的看着老师,显然都有一样的问题。

    授课老师这个时候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她压低声音,郑重的开口道:“从军。”

    “从军……”

    大多数人都有些迷茫。

    老师也不绕弯子,继续开口道:“如今人族内部本来就不安稳,还要面临其他种族的进攻,前线压力很大。

    你们都是中等学府培养的特殊人才,从加入中等学府特殊班开始,你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免费的。

    而这个免费的代价,就是自由。”

    女老师顿了一下,面对一脸茫然的同学,轻笑着缓和了一下气氛,开口道:“当然你们也不用太怕,就算你们从军了,上前线的概率也不是很大,反而去后勤部的概率比较大。

    现在是全名皆兵的时代,哪怕是普通班的学生,毕业之后也需要去服三年兵役。

    而特殊班的学生,如果不能考上高等学府,除非你们死亡或者重度伤残,期间是不能离开军部的。”

    气氛瞬间显得有些压抑。

    女老师也不在意,有些事,总归要让他们知道的。

    “今年分配到我们岭北中等学府的名额,一共有六个,根据你们的专业考核成绩和理论考核成绩最终决定录取学员。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这六个名额,并不是平均的,而是根据成绩来评判,也就是说,也许六个都出在同一个班级,也许出在三个不同的班级,大家各自加油吧。”

    这个时候依旧有人没有反应过来。

    女老师也不在意,继续开口道:“决定你们未来的因素有很多,比如家世,比如天赋,比如资源以及个人的努力。

    没有显赫的家世就不能出人头地吗?

    并非如此,你们看萧晓,他也没有家世,但是他有天赋。

    当然了,有了天赋就一定能出人头地吗?

    并不是,你们看萧晓,他除了天赋,个人的努力也功不可没。

    然而努力了就有用吗?

    并非如此,你看萧晓,如果他没有天赋,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成为炼器班的天才。”

    下方,萧晓满脸无奈。

    我说老师您能别总是拿我举栗子吗?

    薅羊毛也不能逮着一个人薅呀。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

    萧晓及时打断老师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什么问题?”

    “那个……考上高等学府管吃住吗?”

    女老师:……

    萧晓这个问题,显然把其他同学也逗笑了。

    实际上,大家一起在中等学府上了三年学,都知道萧晓太能吃了。

    当初萧晓之所以选择特殊班,其中一个吸引他的条件就是,特殊班食宿全免。

    当然,正如之前老师所说的,免费的代价,就是永久的自由。

    大夏王朝愿意提供资源培养这些特殊的学员,他们毕业之后,所选的路,也只能按照大夏王朝的意思去选。

    高等学府考核的事情,萧晓没有多想。

    正如老师所说,他在炼器上的天赋,足够他进入高等学府学习,也不用担心去了前线会有生命危险。

    下午放学,萧晓按照惯例在学校吃了晚饭,反正食宿全免,萧晓也是敞开了肚皮吃。

    虽然食堂大妈看着他的眼神有些怪怪的,不过能吃饱肚子,萧晓还管别人的眼神干嘛。

    “同学,你是萧晓吧。”

    走出学校大门,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忽然挡住了萧晓的去路。

    萧晓有些疑惑,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开口道:“我是萧晓,你是?”

    “我叫李冰,很高兴认识你。”

    西服男子说着,伸出一只手。

    “是吗?那你未免高兴的太早了。”

    李冰:??

    “我们老板想见你一面,跟我走吧。”

    西服男子觉得无趣,此刻脸上笑意不由得收敛了一些,侧开身子,指了指不远处一辆高档轿车,示意萧晓过去。

    “没兴趣,我要回家。”

    萧晓果断拒绝了对方的邀请,转身就要离开。

    “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走,这个家,你恐怕是回不去了。”

    西服男侧身挡住萧晓,脸上笑意已经完全消失。

    萧晓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刚巧是放学的时候,学校大门处人流攒动,一名老师看到萧晓,招呼了一声。

    萧晓觉得,这个西服男子肯定不怀好意,他一个转身,一边和老师打着招呼,同时混入了人流之中。

    李冰眼中闪过一抹恼怒之色,不过就在他准备寻找萧晓的时候,黑色轿车玻璃忽然摇下来,一名中年人招呼了一声。

    李冰黑着脸走到轿车旁,和中年人说了几句,黑色轿车很快消失不见。

    摆脱了李冰,萧晓骑着自行车向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他还在想这个李冰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老板想要见自己。

    不过当他走到自家小区的时候,整个人明显愣了一下。

    因为之前那辆黑色轿车,就停在他们小区门口。

    萧晓心忽然跳了一下,他有预感,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