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狂奔的袖珍猪最新章节 > 第0045章丶为何而战?
    原来能量守恒定律还有这样的解释?

    难怪这些天妖门的暴徒见人就砍,而且专门杀那些学员。

    一方面,这些学员本身实力就弱小,还在成长阶段,另外一方面,岁数越小,吸收星力的效率就越高。

    “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之所以杀戮,是为了解救人族,而不是在毁灭人族。

    因为人族,包括所有种族,其实都处于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中。

    优胜劣汰,那些低阶武者和凡人,注定就要被淘汰。

    他们的死,可以给人族带来新生。”

    吴尊说完,忽然看了一眼萧晓,开口道:“这所谓的能量守恒定律,你信吗?”

    萧晓下意识的就摇了摇头。

    开玩笑,如果他说自己信,那他不是和天妖门一样的思想了?

    不管这玩意是不是真的,这个时候在思想境界上,就一定要撇清关系。

    “你不信?”

    萧晓狂点头。

    我不信,我真的不信,打死我都不信。

    “但是我信。”

    萧晓:……

    “而且,我可以告诉你,这就是事实,人境的星力,的确越来越稀薄,即便是四大主城和都城那样的地方,这些年也可以明显感觉到,星力浓度降低了很多。

    再过千年,甚至几百年之后,人境的星力会越来越稀薄,而到了那时候,人族的武者数量,也会急剧减少。”

    吴尊说的认真,萧晓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人族年年征战,年年死伤无数将士,难道这根本就是一个阴谋?

    不,既然吴尊都知道这所谓的能量守恒定律,其他武者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是阳谋,阴谋都算不上。

    如果是这样,那简直太可怕了。

    “吴学长,人族为何会年年征战?”

    萧晓觉得,这样的问题,其实还是问问吴尊的好。

    “因为万族入侵,人族不得不战。”

    “万族?”萧晓想了一下,继续问道:“万族为何要攻击人族?”

    “总体来说,也和能量守恒定律有关,万族认为,星力之所以减少,是因为一部分星力自动演化,从而形成了界壁。

    只要打破壁垒,那些原本固化的星力,就会自动散开,重新化为精纯的星力,供他们修炼。

    所以,他们攻击人境,就是要打破人境和其他秘境之间的壁垒。”

    萧晓不再多问。

    他觉得,这些叫万族的家伙简直太无聊了。

    为了修炼,就让自己的族人冲上去送死?

    难道就不能有一个和平时代,没有战争,没有死亡,大家相安无事,这样多好。

    “修炼,到底有什么意义?”

    萧晓忽然就有些怀疑了。

    如果这不是一个乱世,而是一个和平时代,他肯定不会去修炼什么炼体术,而是会好好学习,考上一所好的学府,找个稳定的工作,安安稳稳过完后半生。

    如果修炼是建立在那么多人死亡的基础上,修炼的意义何在?

    “为了传承,为了长生。”

    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吴尊眼中明显有向往之色。

    “我人族武者的修炼,其实被动居多,被动防御。

    因为不防御,万族早就进入人境,占领了这里。

    不要想着万族来了人境,会和人族和平相处。

    侵略,占领,不管放在任何一个种族,这都是天性。

    所以,人族必须要战,战出个未来,战出人族的传承之路。

    可能这条路很危险,很血腥,但是那些前线战斗的将士,他们无怨无悔。

    我们要守护的不是这些普通人,我们要守护的,是人族的传承和未来。

    千万年后,我们的后人还能站在这片土地上,它依然属于我们人族。

    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要追求的东西。”

    吴尊说的慷慨激昂。

    萧晓也有些震撼。

    但是他内心其实并没有多少波动。

    正如萧晓自己所说,他敬佩那些英雄,在自己能所能及的情况下,他也会帮助这些英雄人物。

    但是更多的,他只是想做一个‘小苟仔’而已。

    “好了,今天给你说的太多了,你也不用往心里去。

    为人族做贡献,有很多方式,并不一定是去前线。

    你在后方研制出杀敌的武器,保护人族将士的高级铠甲,就等于你在帮助人族战斗。”

    吴尊摆了摆手,示意萧晓可以走了。

    等萧晓走后,吴尊忽然看了一眼板寸中年人,冷声道:“丢人不,要脸不?坑一个小孩子的功勋点。”

    “切,老子要是要脸,早死了不知多少遍了。

    在战场上,不使用点奸计,怎么可能骗的过万族那些傻子。

    再说我也没坑他呀。

    我一个城主府府主的面子,怎么也值五点功勋点吧。”

    板寸中年人说的理直气壮。

    我那怎么叫坑了?

    我那是光明正大的要好不好,而且这小子同意了,我又没有巧取豪夺。

    “不值,我的才值。”

    吴尊冷冷说了一句,继续开口道:“这次岭北市被天妖门暴徒袭击,王朝那边应该有抚恤,你捞了不少吧。”

    “看吴兄这话说的,你举荐一个天才进入高等学府,不是也有功勋点奖励吗?

    兄弟们这点抚恤,我还要给死去的兄弟门安顿呢。”

    “少给我扯淡,我可没想要你的抚恤金,大家都在军中任职,我还没那么恶心。”

    “对了,还有一件事,武道班那边有人退学了,这事怎么处理?”

    “退学?”

    吴尊眉头微皱:“还有这说法?除非是死了,或者重度伤残,否则哪有退学一说?”

    “这人叫李丹,是李氏集团的公子哥,不知道招惹谁了,被打成了特级伤残,所以退学了。”

    “李氏集团?听起来似乎很有钱的样子,这个李氏集团在岭北市大概有多少市值?”

    “岭北市不过是一个小地方,估价的话,一两个亿吧。”

    “那就好,告诉此人,他儿子想退学可以,让他出钱买名额,一千万……不,两千万,买一个名额。

    要不然就让他亲自去前线,你亲自去说,事后咱两五五分账。”

    吴尊说完,板寸中年人眼神亮了。

    “还能这样做?”

    “哼,前线将士每年死伤那么多,王朝每年都让这些富商募捐,可真正收到的有多少?

    为富不仁,说的就是这些没良心的东西。

    我们的战士在前方浴血奋杀,他们在后方安然享受,凭什么。”

    吴尊说完,板寸中年人也没有异议。

    不过这件事还是他亲自上门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