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狂奔的袖珍猪最新章节 > 第0036章丶舆论
    伴随着第一个路人倒下。

    鲜血仿佛吹响了进攻的号角,一瞬间,周围忽然多了很多手持长刀的人。

    这些人的武器之前也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这时候忽然发难,估计也是看这里普通人数量极多,府军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将他们全部拿下。

    毕竟民众一旦慌乱起来,他们混在普通人中,乱砍乱杀,府军也没法使用远程攻击的武器。

    这个时候,就只能近战了。

    而这,显然也是这些人想要看到的结果。

    萧晓面色平静,之前那名和何帆聊的火热的女生,此刻已经被吓傻了,整个人蹲在地上,不停尖叫。

    萧晓没有管对方。

    拉着何帆一边后撤,同时看了一下情况。

    持刀之人,大概有两百人的样子,这些人虽然衣着不一样,不过这个时候却同时拿出一根红布条绑在头顶。

    不断有路人倒地。

    府军这边虽然数量也不少,但是这些持刀行凶的人极为狡猾,砍到几个路人,也不管对方是死是活,转身就跑。

    这个时候,参加征兵的学员其实还是安全的。

    因为他们之前就已经列队排好,被府军保护了起来。

    真正遭殃的,是那些路人。

    一时间,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征兵地。

    满地都是残肢断臂,殷红的血液汇聚到一起,又让这里凭空多了一丝浓郁的血腥味。

    萧晓看了一眼何帆。

    这家伙不但没有撤退的意思,反而双目放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萧晓,你说我们要不要上去砍死几个?说不定能立功呢。”

    “你脑子里面想啥呢?没看到这些人都是不要命的暴徒?你上去了,还没砍别人,自己就让砍死了,你老爸不得伤心死。”

    萧晓白了一眼。

    他可不想参合到这种事里面。

    杀人什么的,有府军,他一个学生,这会儿带着何帆,自保还行。

    然而不等萧晓拉着何帆离开现场。

    他身旁,忽然有一个青年,不知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柄匕首,没有任何犹豫,向萧晓心脏刺来。

    出手狠辣,居然是想要一下要了萧晓的命。

    电光火石之间,萧晓来不及多想,一把将何帆推开,狠狠一脚踹到了青年的胸口。

    青年胸口整个塌陷,躺在地上一命呜呼。

    何帆躺在地上,还是有些懵逼。

    “还傻愣着干什么?快跑。”

    萧晓对着何帆大吼一声。

    因为这个时候他发现,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忽然拿出红头巾绑在了头上,并且手中都有了武器。

    “这群疯子。”

    萧晓不知道这些人杀人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这个时候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手腕抬起,袖箭发动,距离他最近的几名持刀者,直接被秒杀。

    袖箭虽然威力巨大,但是也有一个缺点。

    远距离射杀的精准度不够,而且只有十次发射的机会。

    一旦黑针用完,袖箭就等于一个摆设。

    场面一片混乱,人群哭喊着,拥挤着想要逃离这里,不少人都被踩踏到地上。

    而那些持刀者附近,没有人敢过去。

    他们也没有顾忌,持刀乱砍,并且专门往人多的地方跑。

    府军就在那边,他们如果将自己完全暴露在空地上,府军手中的枪可不是吃素的。

    但是混入人群中,府军就不敢开枪了。

    “老子跟你们拼了。”

    何帆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忽然从地上捡起一柄短刀,向最近的一名持刀者杀去。

    萧晓面色大变。

    下一刻,砰的一声闷响传来,何帆被那名持刀者一脚踹飞。

    “你踏马疯了?”

    萧晓怒骂了一句。

    这个时候还不想着跑,居然和这些持刀者拼命,脑子不好使吧。

    地上被砍死,砍伤的人越来越多,已经有了几百人。

    府军这边虽然尽力扑杀,奈何这些持刀者太狡猾,而且府军还要分出一部分保护那些学员,当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大家不要慌,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都踏马是上过前线的人,你们的血性呢。”

    人群中,一名板寸中年人一拳将一名持刀者的头颅砸烂,怒吼了一句。

    这次前来参加征兵的,除了学员之外,也有一部分刚从前线退下来不久的人。

    这些人这个时候跑的最快。

    实际上,在场的所有人,都上过前线,因为大夏王朝的规定,凡是达到十八岁,就必须去服兵役。

    不过有些人服完兵役,从前线退下来之后就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也有一部分,去当佣兵,或者猎人。

    很多人早已忘记了杀戮到底是怎么回事。

    加上这些暴徒出手突然,而且极为凶悍,赤手空拳和这些暴徒搏斗,被砍死的概率太大。

    倒是那些前不久从前线退下来的人,还能自保。

    当然,也只是自保。

    这种时候,没人会管别人的死活,自己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现在开始,凡杀一名暴徒,奖励一个功勋点。”

    这话一出,那些之前逃的飞快的人停了下来。

    杀一人奖励一个功勋点?

    很多人瞬间眼红了。

    只有上过前线的人,才知道功勋点这东西有多难得。

    有些人前线服兵役三年,一个功勋点都没有,现在杀一个暴徒就有一个功勋点。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机会呀。

    很快,有人从地上捡起暴徒丢下的武器,加入了反击。

    场面局势顿时翻转。

    在功勋点的诱惑下,很多人都杀红了眼,自己受伤了无所谓,一定要干掉一个暴徒。

    萧晓松了一口气。

    何帆之前被踹了一脚,这会儿还趴在地上起不来。

    萧晓一把将何帆提起来,向外面跑去。

    这个时候,因为四周不断有持刀的暴徒冒出,人群向外逃,也会被砍死。

    好在府军训练有素,很快将人群聚集起来,外围则有几个府军保护他们的安全。

    萧晓提着何帆,向最近的人群跑去。

    他也不敢保证这些被保护的人群中是否有暴徒存在,但是这个时候,为了何帆的安全,他也只能这样。

    大不了挤到人群中,自己小心一点就是了。

    不过就在萧晓提着何帆走过去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中年男子指着萧晓,怒斥道:“你不准进来。”

    萧晓愣了一下。

    “为什么不能进来?”

    “我刚才明明看见你杀暴徒了,你有能力杀暴徒,为什么要和我们这些弱者挤在一起?

    你应该出去,哪怕战死,那也是一种荣耀。”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将目光投向了萧晓。

    “是呀,有能力杀暴徒还躲起来,胆小鬼。”

    “就是,你看他穿的还是中等学府的校服,真给中等学府丢人。”

    舆论的声音瞬间变向。

    这边人都开始指责萧晓,觉得他应该出去杀暴徒,而不是应该躲在人群中当胆小鬼。

    他们现在只希望这些暴徒被尽快杀完,多一个人去杀暴徒,他们就多一份安全。

    至于萧晓是死是活,他们才懒得管。

    “你是弱者吗?我才十八岁,而你看起来至少有三十多了,到底谁才是弱者?你的脸呢?”

    萧晓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还击。

    “我又没杀过暴徒,我当然是弱者了,而你明明能杀暴徒,却要和我们挤在一起,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萧晓不说话。

    “都给我闭嘴,你到后面去。”

    这个时候,那名府军开口说话了。

    然而民众不依不饶,依旧在指责萧晓。

    萧晓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名中年人,提着何帆,向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呸,不要脸,什么东西?就这还学生,一点牺牲精神都没有。”

    中年人看萧晓离开,碎了一口吐沫。

    “人家还是个学生,这里也不是前线,你都三十多的人了,应该也是从前线退下来的吧,你怎么不去牺牲自己?

    废物,再敢废话,老子打碎你的牙齿。”

    那名府军听不下去了,毒蛇一样的眼神看了一眼中年人,这名中年人立马乖乖闭上了嘴。

    正如那名府军所说,三十多的年纪,以前肯定服过兵役,这个时候他自己没胆量站出来,就怂恿别人去送死。

    这样的人,城主府的人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