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狂奔的袖珍猪最新章节 > 第0033章丶不同的梦想
    走在学府的马路上,萧晓发现,自己一段时间没来,学府变化还是挺大的。

    最大的变化,就是学府各处忽然多了许多横幅。

    征兵横幅。

    其实贴不贴这些横幅都无所谓,反正到了一定的年龄,是必须要参加征兵的。

    之所以贴这些横幅,大概率是为了激励那些即将奔赴前线的学员。

    三年的兵役,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这期间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料。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时候,人的命运,并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萧晓一路走来,横幅上的内容大体都相同。

    而整个学府,也失去了往日的吵闹。

    快要毕业的学员,意味着他们即将要踏上前线,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忙着学习军事理论知识。

    而低年级的学员,虽然不用考虑征兵的事情,学府却也禁止他们吵闹。

    萧晓有些感慨。

    这是他学习了几年的中等学府。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等他下次再来的时候,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就算考上高等学府,也是没有假期的。

    萧晓都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回到岭北市。

    对于这一点,萧晓还是不理解,不过这是大夏王朝军方的规定,他理解不理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规定他必须要遵守。

    兜兜转转中,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炼器室所在的大楼。

    萧晓远远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何帆。

    这家伙正蹲在地上玩土,一脸郁闷的神情。

    “阿帆,你在这里干嘛?不去上课?”

    萧晓走到跟前,皱眉问了一句。

    “啊,是萧晓呀,你可总算来了,刘燕实在是太差劲了,比你差远了,跟着她学不到一点东西。”

    何帆被吓了一跳,看到来人是萧晓,郁闷的吐槽了一句。

    “怎么回事?”

    “没啥呀,你不是让我跟刘燕学习炼器吗?这人刻画灵纹慢不说,成功率还特别低。”

    何帆想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还超凶,骂人。”

    “骂人?”

    萧晓还是有些不理解。

    何帆平时不是很招女生喜欢吗?

    而且以刘燕的家教,怎么可能骂人。

    “你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呀,我就说她炼器不如你,然后她就问,我有逼你看吗?

    我心想不看白不看,然后她就开始骂人了。”

    萧晓愣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何帆说的什么,有些哭笑不得。

    “人家的意思是,她又没逼你看啥,你理解的啥玩意?”

    “她没有吗?”

    何帆郁闷。

    怎么可能没有。

    啪。

    萧晓给了何帆一巴掌。

    你脑子正常点好不好,我都害臊。

    何帆委屈。

    我说错什么了吗?

    确实应该有才对呀。

    萧晓不再理会何帆,他也没什么干的,眼下马上就要开始高等学府的考核了,萧晓打算复习一下理论知识。

    虽然这些东西他早已烂熟于心,但是复习一下,总没错,万一到时候某个知识点没有记住,考不到满分怎么办。

    “你去哪里?”

    何帆看到萧晓要走,急忙跟了上来。

    “去教室看书,这几天好好复习一下,你也不准跑,给我好好看书。”

    何帆脸色瞬间垮了。

    早知道不问了,看书什么的,最烦人了。

    两人回到教室。

    班里同学看到两人,还是惊讶了一下。

    不过因为上次刘燕的事,现在倒也没有人多说什么。

    萧晓则根本不理会这些人。

    这么多年,他独来独往习惯了,除了何帆,他几乎没有和其他同学打过交道。

    除了看书,就是炼器,将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

    这种充实的日子,一度让萧晓痴迷。

    炼器方面的理论书还是很多。

    萧晓打算仔细过一遍,把一些重点知识都温习一下,以免有疏漏。

    早上七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六点。

    中途除了出去吃饭,萧晓一直在看书。

    而何帆也被萧晓命令不得乱跑。

    “好了,回家,明天再看。”

    萧晓将书本收拾起来,准备回家了。

    何帆松了一口气。

    特莫得都快吐了,头疼死了。

    看书什么的,简直要人命。

    “萧晓我明天能不能不和你一起了?”

    何帆扭扭捏捏,有些不敢说。

    “随便你,又不是给我考,我也懒得管你,烂泥扶不上墙。”

    萧晓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才看了不到十二个小时,就受不了了。

    这样的心性,以后还当什么炼器师,意志力太薄弱了。

    “别别,你别这样说,我听你的还不行吗?你可不要抛弃我。”

    何帆都快哭了。

    他就怕萧晓说这样的话。

    从小到大,他和萧晓一起长大,萧晓什么都比他优秀。

    两人关系好的和亲兄弟一样,何帆一直挺自卑的。

    萧晓太优秀了,优秀到他失去了追赶的勇气。

    他不想和萧晓变得生分,所以哪怕他不喜欢看书,不喜欢学习,只要是萧晓说了,他也会照做。

    “什么叫我抛弃你,你这用词能不能恰当一点。

    阿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考不上高等学府,你就要去前线了。”

    萧晓认真盯着何帆。

    他希望何帆懂得一个道理,何帆不是给他萧晓学的,而是为自己学的。

    “我知道呀。”

    何帆忽然笑了,笑的灿烂。

    “我本来就对高等学府没什么兴趣,去前线有什么不好的?

    我喜欢那种硝烟弥漫的感觉,那才是男人的浪漫。

    小时候我爸就经常说。

    男人,要不穿上西装运筹帷幄,要不穿上军装镇守一方。

    小时候我就经常看一些军事节目,看的我热血沸腾。

    萧晓,可能我骨子里就喜欢这种战争的感觉。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路,我喜欢硝烟弥漫,驰骋沙场,戎马一生。

    就算考不上,我也不后悔。”

    何帆说的认真。

    萧晓沉默了片刻,最终叹了一口气。

    是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

    每个人也有自己的追求。

    很多人都以为前线是地狱,是刀山火海,可是有些人就是喜欢这种氛围。

    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原来这才是何帆的梦想。

    “好吧,我尊重你的梦想,从明天开始你自由发挥,我学我的。”

    何帆眉开眼笑。

    “兄弟你放心,等我去了前线,立了功,成了大将军,以后罩着你。

    再遇到李丹那种垃圾东西欺负你,我直接砍死他全家。”

    萧晓笑了,他没有说话。

    他知道,何帆这话说的是真心的,没有丝毫做作。

    “对了,萧晓,你的梦想是什么?就是当个炼器师吗?”

    萧晓沉默不语,半晌过后,才开口道:“我的梦想,大概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凹凸曼不打小怪兽”

    何帆:??

    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