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狂奔的袖珍猪最新章节 > 第0026章丶靓仔传说
    “混蛋。”

    李家别墅,李正东将手中的通讯器摔个稀烂,因为极度的愤怒,脸庞都微微扭曲着。

    别墅里,几名穿着制服的女仆嘘襟若寒,不敢啃声。

    李总一发火,她们就要遭殃。

    在李家这么多年,虽然拿的工资多,但是因为李正东的特殊癖好,这些女仆的日子也不好过。

    每次李总发火,她们这些女仆都要疼好几天。

    “李总,发生什么事了。”

    旁边,管家给李正东倒了一杯红酒,唯唯诺诺的开口问道。

    他这个管家,也过的苦。

    还好李正东没有那方面的爱好,他一个男人除了挨骂,其他还好。

    “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爹,你说气不气人?”

    李正东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咆哮出声。

    管家还是一头雾水。

    这都什么和什么呀。

    怎么就多了一个爹?

    你老子死了多少年了,要不然哪轮到你来当李总。

    管家心中嘀咕,这样的话,也不敢说出口。

    李正东神色阴沉。

    他已经预感到,白鬼失手了。

    “难道这小子身后真的有高手?”

    李正东开始胡思乱想。

    “特莫的到底怎么回事?”

    未知的恐惧,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现在李正东不知道萧晓到底死了没有,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白鬼估计是没了。

    对方既然留了通讯器,而且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很显然根本就不在乎他李家。

    想到这里,李正东重新拿了一部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

    “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已经关机。”

    ……

    李正东感觉自己要疯了。

    他在房间里面来回踱步。

    事情的发展似乎已经超出他能控制的范围了。

    想到这里,李正东感觉后背有些发冷。

    他需要练功,来让自己镇定下来。

    ……

    对于李家发生的一切,萧晓自然不知道。

    回到家中,老爹已经做到了晚饭。

    “恩?”

    萧承业看了一眼萧晓,忽然开口道:“你杀人了?”

    啊?

    萧晓吓了一大跳。

    “爸您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杀人。”

    萧晓一口否认,实际上心跳却莫名加速。

    “你骗得过别人,还能骗得过你老子吗?”

    萧承业眼神锐利,仿佛鹰隼,盯着萧晓,继续开口道:“你老子我也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你第一次杀人,没来得及收敛杀气,还想骗我?”

    “好吧,我承认,我杀人了。”

    萧晓无奈,只能承认。

    “哈哈,干的漂亮。”

    萧晓:??

    “爸您没事吧,刚才还那么严肃,现在这是搞哪样?”

    萧晓无语。

    您刚才可不是这样表现的,好像要吃人一样,弄得人家心里怪慌的。

    “没事,我说你干的漂亮,我萧承业的儿子,果然有血性,不会让人白白欺负,杀的好,谁欺负你,你就干死谁,这才是真男人本色。”

    萧晓还是没搞懂。

    怎么看老爹,似乎知道了一些东西?

    “爸您都不问我杀的是谁吗?”

    “那我不管,你是我儿子,我养了你十八年,你是什么性子,老子最清楚,如果不是对方要害你性命,你又怎么会杀人?”

    萧承业想了一下,忽然开口道:“没留下什么痕迹吧。”

    “爸您放心,我处理的很干净。”

    “恩,那就好,吃完饭去休息吧。”

    萧晓答应一声,和老爹一起开始吃晚饭。

    时间流逝,一夜无话。

    第二日,萧晓照例去上学。

    路过昨日事发现场的时候,萧晓特意留意了一下,之前被他摆放在马路上的兔子,已经被压到稀烂。

    恩……

    很安全。

    萧晓不再理会。

    校门口,远远就看到何帆在等着自己。

    萧晓心知这家伙是等自己去请假,然后一起去大夏王朝直属商会,也没有多想。

    请假还是比较顺利。

    班主任也通情达理,叮嘱萧晓要注意安全,没有多说什么。

    至于何帆,打包送的,班主任根本没当回事,随他去吧。

    回到炼器室,萧晓将长刀用布料包起来,随后带着何帆,打了一辆车,直奔大夏王朝直属商会。

    大夏王朝直属商会,坐落在岭北市市中心。

    位置显眼。

    来这里的人很多。

    商会可不光是寄售武器,丹药,也收购材料。

    所以,来这里的人,都是一些佣兵和猎人。

    他们手里有妖兽的材料,也会出售给商会,毕竟商会这边虽然收税,但是价格却很合理,而且有保障。

    萧晓和何帆的到来,还是引来了一些人的注目。

    这到不是因为他们两人特殊,而是因为太小了。

    要知道,来商会出售妖兽材料和灵材的,都是一些中年大叔,他们身上往往带着杀气。

    而且因为常年在野外活动的缘故,导致他们皮肤普遍比较黑,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有些脏乱。

    忽然来了两个白白净净的毛头小子,当然显得格格不入。

    对于这些异样的眼光,萧晓也不在意。

    走到门口的时候,一名穿着怪异的人忽然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小兄弟,看你这样子,是来寄售武器的?”

    萧晓皱眉,没有说话。

    “要不你把武器卖给我,我给你开高价,咋样。”

    “呵呵,你当我是傻子?”

    萧晓冷笑一声,根本不理会。

    大夏王朝禁止私下交易武器丹药,这人显然是看萧晓和何帆好忽悠,所以想赚一笔。

    没有理会这人,萧晓很快带着何帆进入商会。

    作为岭北市唯一的商会,这里被装修的富丽堂皇。

    萧晓走到武器寄售区,对前台小姐姐递去一个甜甜的笑容,开口道:“姐姐我来寄售武器。”

    说完,萧晓将武器放在了柜台上。

    这前台小姐姐整天对着一些大汉,都快被熏死了,这会儿心里正烦闷,忽然看到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孩子,心情大好。

    “什么品阶的武器呀,小弟弟。”

    “那个,极品青铜器,姐姐你叫我弟弟就好,不要带小字。”

    萧晓有些扭捏。

    他对这称呼实在不敢恭维。

    弟弟就弟弟嘛,非要加个小字,我哪里小了?

    “嘻嘻,还挺有趣呢。”

    前台小姐姐被逗笑了,捂着嘴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接着打开了布料。

    “五道灵纹?极品青铜器?”

    当她看到武器上被刻画的五道灵纹之后,整个人还是愣了一下,开口道:“这武器是你自己打造的?”

    “不是,这是我爷爷打造的。”

    “哦……”

    小姐姐不再多问,很快开始估价。

    “按照商行的规定,极品青铜器价格在五十万左右,在商会寄售,需要交纳百分之二的税务,姐姐看你顺眼,除掉税,给你五十万,怎么样?”

    “好。”

    萧晓眉开眼笑。

    五十万,是他的预期价格。

    “留一下你的卡号,我现在把钱转给你。”

    “姐姐寄售武器不是应该等武器出售了,再转账吗?”

    “无妨,你这柄武器品阶很好,我提前收了,很快就能卖出去。”

    萧晓不再多问。

    按照规则,寄售武器,要等商会把武器卖出去之后,才会将钱付给寄售者。

    萧晓哪里知道,这小姐姐本来就是一个行家,她一看到这柄武器,就知道这柄武器最少能买到五十五万。

    有些人寄售武器之后,忽然反悔,将武器要回去,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

    这小姐姐为了防止萧晓反悔,所以直接作价买了下来。

    “卡号呢?”

    “我没有银行卡,姐姐给我现金可以吗?”

    ……

    “现金的话,你要稍等一会儿哦,我这就安排人去提款。”

    萧晓也没有异议,多等一会儿就多等一会儿吧。

    “弟弟,你家大人怎么不亲自过来呀。”

    “我爷爷忙的很,没时间,打造武器让我买了当零花钱。”

    小姐姐:……

    “能炼制极品青铜器的,在岭北市应该很有名吧,姐姐也算见多识广,不知是否有幸认识一下你家长辈。”

    萧晓眯起双眼,忽然笑着开口道:“姐姐我爷爷说了,不让找比我大的女生当媳妇。”

    小姐姐:??

    不得不说,商会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

    半个小时之后,萧晓已经拿到了现金,满满一大包。

    “对了,姐姐,你们这里有炼体丹出售吗?”

    “当然有,我们商会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

    萧晓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那姐姐你给我来个劈叉吧。”

    小姐姐:-_-|

    这孩子,脑神经有问题吧。

    “普通的一品炼体丹,一颗一万五,中品的,一颗三万,高品的没货,但是如果你需要,可以从其他上级商行给你调。”

    听到这个报价,萧晓不停咂舌。

    太贵了。

    比起学府来说,直接用现金购买东西,果然贵很多。

    但是他现在没有学分了,刘燕那种白给的愣头青,也不可能天天遇到,现金购买丹药,也是唯一的途径。

    “那姐姐,给我来十颗中品炼体丹吧。”

    这小姐姐虽然惊讶,但是想到之前和萧晓聊天的情况,这次选择了乖乖闭嘴,很快拿来了丹药。

    数现金的时候,萧晓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三十万呐,我的天。

    萧晓走后。

    一名老者从楼上下来,刚好看到前台小姐姐在摆弄那柄长刀。

    “小刘这是新收的货?”

    “是吴老呀,刚才有个小孩子,说是他爷爷炼制的,极品青铜器,我给了五十万,这柄武器最少能买到五十五万。”

    被称为吴老的老者还是有些惊讶,看了一眼武器,点头道:“他有说他爷爷叫什么吗?”

    “没有。”

    “无妨,武器都需要署名,我看下署名就行了。”

    老者也没有在意,很快将目光移到署名部位,随后,花白的胡子开始颤抖。

    只见武器刀柄上署名的地方刻着两个字。

    靓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