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狂奔的袖珍猪最新章节 > 第0023章丶此子,留不得呀
    接下来的两天,日子再次归于平静。

    炼器室也没有来过别人。

    萧晓一直帮着老王刻画灵纹,何帆则自己捣鼓。

    至于吃饭,老王安排了专人送饭,所以也不用发愁。

    刘燕也守信,当天就把学分给了萧晓,而这些学分,全部被萧晓兑换成了炼体丹。

    两天的时间,萧晓白天帮着老王刻画灵纹,晚上则修炼炼体术,也不回家。

    何帆那家伙,晚上被萧晓打发回家看书去了。

    距离考核越来越近,中等学府的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

    普通班的学员,因为毕业之后就要参加征兵,所以开始学习一些战场技巧和军事理论知识。

    而特殊班的学员,不管能不能考上,也都开始努力复习。

    说不定到时候超长发挥,就考上了呢,谁能说得清楚。

    在此期间,武道班有一名学员,因为车祸意外死亡,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件事,也是何帆告诉萧晓的。

    听说这件事后,萧晓震惊了许久。

    这事,是李正东干的?

    这么丧心病狂吗?

    萧晓不敢确定,不过大概率应该是李正东干的。

    特殊班接二连三出事,这让萧晓几乎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学府没有查吗?能加入武道班的,除了天赋,自身家境都不错吧,难道对方家人不会追究?”

    萧晓收起脸上的震惊之色,忍不住问道。

    “查什么呀,人家肇事者说了,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城主府那边也已经结案了,就是意外的交通事故。”

    何帆有些不解,萧晓表现的太反常了。

    “萧晓,今晚还不回去吗?”

    “回去,明天我请假一天,去一趟大夏王朝直属商会。”

    “那我陪你一起去,你顺便给我也请个假。”

    萧晓瞥了一眼何帆。

    “又不想上课了?”

    这家伙,自己不敢请假,居然想出这种损招。

    何帆讪讪道:“这几天在炼器室都待疯了,反正你也就去一小会儿,你回来我就回来,继续学习。”

    萧晓也没有异议,很快答应下来。

    “炼体六重了,六重耗费了四十枚炼体丹,七重还不知道要多少,头疼。”

    萧晓心中盘算了一下。

    五重到六重,消耗的炼体丹越来越多,不过相应的,他的肉体,力量,体重,也暴涨。

    之所以今天回家,其实也是因为炼体丹消耗干净,没什么事做。

    而且他一直住在炼器室,也不方便,总归要回家洗个澡什么的。

    距离高等学府考核越来越近,萧晓也越来越心慌。

    心慌,不是怕自己考不上,而是怕李正东狗急跳墙,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下午放学,萧晓和何帆一起向校门外走去。

    隔着不远,居然又看到了熟人。

    李丹。

    萧晓无语。

    学府这么大,这李丹是故意和自己走一条路吧。

    他现在懒得招惹李丹,学府里面又不能动手干掉对方,无谓的纷争和嘴炮,没有任何意义。

    他之前倒是做了几套方案想要干掉李丹,不过都没有机会。

    萧晓看到了李丹,李丹显然也看到了萧晓。

    招呼了一下身边几个人,李丹向萧晓这边走来。

    李丹其实也不愿意招惹萧晓。

    萧晓在学府,属于那种所有老师都喜欢的乖孩子。

    如果是离开学府,李丹不介意教训一下萧晓,但是在学府,随处都是老师,他根本施展不开。

    实际上,李丹本身也不愿意招惹别人。

    李氏集团在整个岭北市都是有名的大公司,他李丹也算名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他。

    李丹更加喜欢的,是那种别人见了他本能想要躲开的快感和优越感。

    要说主动找别人麻烦,其实李丹很少。

    毕竟李正东曾经说过,如果有人怕你,他见到你知道招惹不起,就会自动躲开。

    但是如果有人认识你,还敢主动招惹你,说明这人手里有底牌,不怕你。

    这个时候,最好也不要招惹对方,因为很有可能给自己带来大麻烦。

    李正东的这套理论,李丹也是深谙其道。

    他在享受别人怕他的那种快感之时,自己也很少主动招惹麻烦。

    但是萧晓不同。

    李正东曾专门叮嘱过李丹,如果在学校遇到萧晓,去试探一下,看看对方是不是武者。

    当时李丹还是比较震惊父亲这个决定,但是也没有反对。

    这个时候,李丹想起父亲的交代,而这周围也没有其他老师,正是绝佳的机会。

    两路人马很快相遇。

    “给王老师打电话。”

    萧晓悄声给何帆嘱咐了一句,何帆急忙照做。

    “你踏马上次打伤我一个兄弟,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李丹上前,一脸凶悍,并且找了一个自以为合理的理由。

    不得不说,李丹这种人,的确是带着那么一点点社会人的气息,无论是动作,还是语气。

    萧晓对李丹,完全没有任何好感,此刻也懒得说话。

    “你踏马聋了是吧,听不见老子和你说话?”

    萧晓不理会,李丹变本加厉,直接开始辱骂。

    “你给谁当老子呢?”

    萧晓眸中闪过一抹杀意,忽然看了一眼李丹,语气森寒。

    李丹经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那种眼神,他以前也见过,他爸身边的保镖就是这种眼神。

    他不知道的是,萧晓真的杀过人。

    一个人在杀人之后,会自带一种气场,当然萧晓自己不知道。

    他只是不想听李丹一口一个老子,这让他很不爽。

    “就给你当了,怎么样?

    有种,你来打我?

    信不信我老爸弄死你。”

    李丹大概觉得刚才太丢人了,此刻居然变本加厉。

    萧晓也不说话。

    李丹在他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和死人嘴炮,不值得。

    “不说话了?刚才不是挺狂的吗?

    怎么现在哑巴了?

    哈哈,废物,你看你这个怂样,装尼玛呢?

    听说你从小没妈,是你爹带大的。

    你这种野种,到底是不是你爹亲生的都不一定。

    说不定就是从垃圾桶捡来的。

    说你两句你还不愿意了?有种你倒是打我呀。”

    李丹叫嚣,越骂越上瘾。

    他就是喜欢这种感觉,自己高高在上,别人唯唯诺诺,这种感觉,让他越加兴奋。

    何帆脸色阴沉,拳头捏的咯吱响。

    他和萧晓是特哥们,李丹侮辱萧晓,他也气愤,但是他还是要忍着。

    因为他惹不起。

    嘶……

    萧晓咧嘴吸了一口冷气。

    此子,留不得呀。

    不对,李家,留不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