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狂奔的袖珍猪最新章节 > 第0016章丶干了这杯酒,咱两……
    萧晓回到家的时候,老爹已经摆好了一桌子菜。

    看着被淋成落汤鸡的萧晓,老爹急忙跑过来,抓着萧晓的肩膀左右晃动了几下,语气急切道:“怎么弄成这个样子?雨伞呢?”

    “爸,没事,雨太大,摔了一跤,雨伞坏了。”

    萧晓任由老爹摆弄自己,同时解释了一句。

    上来的时候在楼下已经吐过了,这会儿感觉胃里舒服多了,连带着心情都舒畅了很多。

    “先去换衣服,你何叔叔他们应该也快来了,等他们来了一起吃,你个臭小子,总算记得回家一趟。”

    萧承业憨笑着,拍了拍萧晓的肩膀。

    ……

    同一时间。

    安和小区。

    何帆和他老爹打着雨伞走在一起,准备去萧晓家。

    “爸您去就去呗,还带这么多东西,萧叔叔又不是外人,您带东西去,显得多见外。”

    何帆接过老爹手中两瓶酒,一边走一边嘟囔了几句。

    “你个臭小子,你懂什么,老爹这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你。”

    “为了我?”

    何帆一头雾水。

    我就是跟着去蹭吃蹭喝的,和我有啥关系?

    “我和你萧叔叔的交情,是不用带东西去,这不是快要参加高等学府的考核了吗?

    让萧晓多带带你,他脑子好活络,你也许有机会考上也说不定。

    老爹也不想让你去前线呀。

    所谓求人办事,自然要准备一点东西了。

    东西倒是其次,主要是心意,懂了没,臭小子。”

    何帆老爹拍了拍何帆的头,眼神中有些许宠溺。

    “爸您想太多了吧,我和萧晓关系那么好,和亲兄弟一样,您就是不带东西去,萧晓也会带我的。”

    “你懂个屁,这叫人情往来知不知道?

    再好的关系,也需要维护,再多的交情,也总有消耗完的时候。

    我知道你萧叔叔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但是你求人家办事,不带东西,一次两次无所谓,次数多了难免会产生芥蒂。

    等这交情消耗完了,以后还怎么开口?”

    何帆老爹翻了翻白眼,有些无奈的开口道:“你说你和萧晓从小一起长大,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他是变态,我和他比什么。”

    何帆不满。

    班里比我差的多了去了,我干嘛要和萧晓这种变态到根本不可能赶上的人比较?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吗?

    “混账话。”

    何帆老爹呵斥了一句,继续开口道:“所谓学其上,仅得其中,学其下,斯为下矣,你总是和不如你的人比较,能学到什么?只有和强者比,才能学到一些东西。”

    何帆摸了摸后脑勺,笑着道:“没想到老爹您还挺有文化的。”

    两人不再说话。

    走了一会儿,何帆老爹忽然看了一眼何帆,开口道:“你说你这模样也不差,要是个女娃多好?”

    何帆脸色一垮。

    “您这就开始嫌弃我了?”

    “不是嫌弃你,当爹的,就算儿子再废,也不会嫌弃。

    我是说,你这模样也不差,如果是个女娃,肯定也是水灵灵的。

    到时候可以把你许给萧晓做媳妇,老爹我也不用为你后半生担心操劳了。”

    何帆翻了翻白眼,随口道:“爸您想多了,何帆他不喜欢女生。”

    恩?

    听到这里,何帆老爹忽然停下脚步,狐疑的看着何帆,开口道:“不喜欢女生,难道萧晓喜欢男生?那你应该有机会呀。”

    何帆:??

    “爸您在乱想些什么东西?”

    何帆翻了翻白眼,接着开口道:“您这急转弯也太坑了吧,我是说,萧晓不想谈恋爱。”

    何帆无奈。

    老爹可真敢想。

    他忽然想到自己的老爹平日和萧叔叔关系那么好。

    这两人?

    “爸,您和萧叔叔到底是什么关系呀,不会是哪啥佬吧。”

    何帆老爹顿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狠狠拍了何帆一把,道:“臭小子瞎想什么呢,我和你萧叔叔是战友。”

    哦……

    何帆揉着被老爹拍的生疼的肩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不是就不是吧。

    您着什么急呀。

    我也没说什么对吧。

    您看您气急败环的样子,像极了护食的猫。

    两人说着,很快走到了萧晓家楼下。

    “来,东西给我,我提着,你笨嘴拙舌的不会说话,一会儿少说话,多吃菜,懂了没?”

    何帆苦着脸,应了一声。

    早知道不来了,莫名其妙被骂了一路。

    家里。

    门铃响起,萧晓起身打开房门。

    “何叔叔好,阿帆来了。”

    萧晓笑着和两人打过招呼。

    萧承业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同样看到了何帆老爹手中提着的东西,神色变得有些严肃。

    “我说老何,咱两都是过命的交情了,你这也太见外了吧?”

    “你都说了过命的交情了,我带点东西不算见外吧。”

    “那不行,今天说好了我请客,东西你带回去,我不要,你再这样,以后我可不叫你了。”

    “真不要?”

    “不要,你要是还拿我当兄弟,就不要整这些虚的,我萧承业,怎么也不会要兄弟的东西,这是原则。”

    萧承业一脸严肃,看起来完全没得商量的样子。

    “那行,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是吧,东西我等下带回去,这两瓶二十年的陈酿,看来只有我自己喝了。”

    “等等,你说什么?二十年的陈酿?”

    萧承业顿了一下,脸上瞬间布满了笑意:“你看你,带都带来了,再带回去那不是让弟妹笑话吗?”

    萧晓:……

    何帆:……

    宾客落座,菜香汤浓。

    “儿子放开了吃,老爹今天特意做了你喜欢吃的豆腐脑,毛血旺。

    你看这豆腐脑的色泽,可是我专门跑去小区外面豆腐西施那边买的,嫩的很。

    还有这毛血旺里面的鸭血,毛肚,你看看,都是正经鸭血。”

    萧承业绘声绘色的介绍着。

    这些菜的确都是萧晓平时喜欢吃的。

    萧晓面色有些苍白。

    豆腐脑,恩……

    毛血旺,恩……

    ……

    菜桌上,觥筹交错,酒香四溢。

    “真是好酒,哈哈,香。”

    “早知道你喜欢这口,所以特意给你备着了。”

    “哈哈,好兄弟。”

    又是一阵牛饮的咕噜声。

    “我说老萧呀,你看咱两也这么多年交情了,当年一起在前线打仗认识,这都多少年了?

    我呀,今天既然来了,还真有事给你说道说道。”

    酒过半酣,两人微醺。

    何帆老爹端着酒杯,语气显得有些懒散。

    “说,只要我萧承业能办的,一定给你办,办不了的,也不用着急,等我家这臭小子以后有出息了,指定给你办好。”

    萧承业拍着胸脯保证,手掌和肌肉接触,发出biabiabia的响声。

    “这事还真和萧晓有关,你看萧晓这孩子,脑子又好,人又聪明。

    不像我家这个,纯粹一个铁憨憨。

    咋也不求别的,就让萧晓平时有时间了,多督促一下何帆,带一下何帆。

    万一这小子考上了,咋也不用发愁了是吧。

    我老何家三代单传,你说万一这小子去了前线有什么好歹,谁来给老何家传宗接代呀。”

    何帆老爹说着,言语间居然有些哽咽。

    萧晓不说话。

    何帆看不下去了,一边啃着猪肘子,一边说道:“爸您也不用太担心,我要是出什么意外,您和我妈再生一个不就行了。”

    “混账话,老子能生吗?你妈还能经得起折腾吗?”

    何帆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何叔叔您放心吧,阿帆底子不差,就是心思有些不稳定,我在学校会看着他的。”

    “萧晓呀,有你这句话,叔叔没什么不放心的,来,干了这杯酒,咱两以后就是兄弟。”

    何帆:??

    萧晓:……

    “你爸好像喝醉了,都开始乱说话了。”

    萧晓捅了一下何帆,开口说道。

    何帆不说话。

    狂啃猪肘子。

    恩,猪肘子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