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狂奔的袖珍猪最新章节 > 第0014章丶我这人不记仇
    气氛略微有那么亿丢丢小尴尬。

    萧晓瞪着何帆。

    何帆则站在原地,有些不好意思,摸摸脸,揉揉衣角,偶尔偷眼看一下萧晓。

    萧晓翻了翻白眼。

    你能不能别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还嫌别人误会的不够深吗?

    非要一步到胃,你才肯消停?

    “你看反正别人也误会了,为了不让这种误会加深,要不我们回去的时候牵个手吧。”

    萧晓:??

    这个时候萧晓感觉自己神经错乱了。

    怎么回事?

    我这才闭关了一周时间,这孩子怎么就被祸害成这样了?

    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人性的败坏?还是道德的沦丧?

    “开玩笑,开玩笑,要不我先走,你再下来,我有事给你说。”

    看到萧晓脸色不善,何帆缩了缩脖子,笑呵呵的打个圆场,准备先走。

    “等等。”

    萧晓叫住何帆。

    何帆回头,刚好对上萧晓的眼睛,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开口道:“干嘛,这里不行的。”

    萧晓:……

    “你过来。”

    萧晓机械似的命令道。

    何帆磨磨蹭蹭,不过还是走了过来。

    他到不是怕萧晓打人,主要是以前萧晓喜欢炼制一些整人的玩意,每次都出其不意的偷袭,没少折腾他。

    何帆还真有点怂。

    “兄弟有话好说,别整活。”

    何帆讪笑着,总是有些不自在。

    “别废话,你不是不想让别人误会我们吗?”

    “对呀,咱两之间是纯洁的。”

    “行,那你抱着我下去。”

    何帆:??

    “我没听错吧,你在逗我玩?”

    “我像是逗你玩的人吗?少废话,快抱我。”

    何帆犹豫了一下,最终一咬牙,直接一个公主抱,打算将萧晓抱起来。

    矮油,卧槽。

    一声痛呼,接着就是何帆的倒地声和咒骂声。

    萧晓坐在何帆身上,优哉游哉的,完全无视了何帆的怒视。

    “你怎么这么重?你偷吃铁精了?”

    “滚蛋,那玩意能吃吗?”

    萧晓笑骂了一句,报复成功,感觉心情舒服了很多。

    这可不是萧晓的恶作剧。

    而是他体重的确增加了,现在都快四百斤了。

    从刚开始修炼炼体术的时候,萧晓就发现,随着炼体术等级上升,他的体重,也直线飙升。

    炼体五重的他,现在体重已经快要到达四百斤了。

    看到何帆求饶,萧晓也不再玩闹,站起身来,将何帆拉起来,两人一边走着,萧晓开口问道:“你刚才说有事给我说,什么事。”

    “你知不知道,现在炼器班除了我,所有人都对你不满。

    他们商议要联名上书给教务处,抵制你霸占炼器室的霸王行为。

    说你自持有些天赋,狂妄自大,玩弄手段,剥夺了其他人自由学习的权利。”

    何帆揉着屁股,在萧晓耳边小声说道。

    “抵制我?霸王行为?”

    萧晓整个人都蒙圈了。

    “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在里面正常学习,并没有阻止其他人进来呀。”

    这段时间,炼器室的确没有来过人。

    萧晓也正疑惑呢。

    “是和你没啥直接关系,不过炼器室的确也不对其他人开放。”

    萧晓皱眉盯着何帆,问道:“为啥?”

    “因为王老师说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炼器室。

    可是有学员明明看到你几次出入炼器室,根本没有顾忌。

    所以……”

    何帆说道这里,不说话了。

    萧晓恍然大悟。

    “所以,他们觉得是我怂恿王老师,不让其他人来炼器室?”

    “聪明,的确就是这个意思。”

    萧晓:……

    摸着下巴,萧晓陷入了沉思。

    老王为何要这么做?

    这是给自己下套吗?

    不应该呀。

    自己也没有得罪过老王,而且一直表现的和一个乖宝宝一样,多听话,老王没必要给自己这样拉仇恨。

    没道理。

    难道老王是怪罪自己没有及时告诉他自己能刻画灵纹的事,所以恶趣味一下?

    萧晓想到了一种可能。

    当然这只是他一种猜测。

    萧晓觉得,老王应该不是那种人。

    毕竟老王才刚刚在他心目中树立了师者的伟大形象,萧晓还是不愿意让这种形象崩塌的。

    算了,由得他们去闹,懒得管,一群柠檬精。

    萧晓不说话,何帆也不再多问,实际上,他也挺看不起那些背后议论萧晓的学员。

    何帆心中清楚,萧晓能自由出入炼器室,是因为萧晓有那个本事。

    而那些没有本事的学员,除了私底下哔哔赖赖几句,也没其他本事了。

    这事让萧晓自己去处理就好,他就是个带话的。

    “对了,还有一件事。”

    何帆忽然又想到一件事,压低声音,对何帆说道:“学府最近出了大事,炼器班和炼药班有两个学员,不小心跌入水中,溺水身亡了。”

    萧晓听到这里,心中忽然一跳,不由得停下脚步,回头道:“溺水身亡?这两人学习成绩咋样?”

    “都挺好的,如果不出事,这次高等学府考核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学府这边是什么态度?”

    “院长可生气了,命令所有学生,放学以后立马回家,不得去河边戏耍,并且家长要配合学府监督。”

    “学府就不查吗?”

    “查什么?”

    何帆有些疑惑,接着开口道:“这不夏天到了,天气本来就热,这两人是自己跑去河边游泳,结果溺水了,城主府那边都已经通报了。”

    萧晓哦了一声,神色虽然平静,心跳却忍不住加速。

    他有预感,这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或许和李家有关。

    “行,我知道了。”

    何帆也没有在意,拍了拍萧晓的肩膀,开口道:“你一会儿还去炼器室吗?”

    “不去,今天回家。”

    “回家?”

    “对,回家,我想我老爹了。”

    ……

    下午放学,萧晓和何帆一起向校门外走去。

    因为炼器室事件,班里学员居然自发抵制萧晓。

    而他们抵制的方式,也比较独特,就是……集体不理萧晓。

    当然,何帆除外,因为他也被排斥了。

    萧晓无奈。

    何帆愤慨。

    “凭什么,我不就和你关系比较好吗?又不是我霸占了炼器室,干嘛对我吹胡子瞪眼的?”

    何帆一边走着,愤愤然吐槽着。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恨屋及乌?因为怨恨我是屋子的主人,所以连带讨厌你这只蹲在房顶的乌鸦?”

    何帆:??

    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一大群人向萧晓和何帆走来。

    一共五个人,穿的人五人六的,全身名牌,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那叫一个拽。

    “李丹?”

    萧晓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人。

    毕竟李丹在学府中因为行事风格格外‘高调’,也算半个名人了。

    萧晓本来不想理会,不过这五个人霸占了整条道路,过往的学员都是特意避开他们,生怕撞到这几个人。

    “萧晓。”

    何帆拉了一下萧晓的衣角,向旁边挪动了几步。

    萧晓微微蹙眉,不过却没有动。

    无他,因为李正东的原因,萧晓对于李丹,也没有什么好感。

    正想着,几人已经走到了萧晓跟前。

    “你踏马瞎了是吧,看到李少过来还不让路?”

    当中一名黄毛二话不说,居然一脚踹了过来。

    这一刻,萧晓眼神已经变得一片冰冷,他冷哼一声,同样一脚踹了过去。

    咔嚓。

    哎呦。

    黄毛被萧晓一脚直接踹到了几米开外的草坪上,抱着腿子惨叫起来。

    “你踏马是什么东西,不知道我是谁吗?连我也敢惹?”

    李丹甚至没有想到,萧晓居然敢动手,破口大骂起来。

    “我?”

    萧晓淡然一笑,随后开口道:“我配钥匙的,你配吗?”

    “老子不配。”

    这话一出,何帆已经捂着肚子偷笑起来。

    李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怒喝一声,一拳砸了过来。

    “都给我住手。”

    又是一声怒吼,下一刻,萧晓感觉眼前一花,一名肥胖中年人出现在他和李丹中间。

    而李丹的拳头,刚好砸到了肥胖中年人的肚子上。

    “李丹,你要翻天不成?你老子有本事,可不是你有本事,给我滚。”

    来人正是院长。

    李丹气的脸颊通红,狠狠刮了一眼萧晓,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很快离开。

    院长看了一眼萧晓,开口道:“你一个炼器班的学生,遇到武道班的,还想和人家硬抗?石头大了不知道绕着走?”

    “是是,谢谢院长。”

    萧晓急忙恭敬的回了几句。

    因为院长的出现,这件事自然没有发展下去的可能了。

    那些原本准备围观看好戏的学员,此刻顿觉得无趣,很快散开。

    萧晓脸色依旧平静,和何帆慢慢走着。

    “看样子,和这李丹应该是结下梁子了,不好弄呀。

    得想个办法干掉他。

    找个隐秘的地方直接用袖箭将他干掉?

    估计很难,这李丹上学放学都有人接送。

    要不炼制个雷震子,直接将他坐的车炸了,来个族谱升天?

    也不行,炼制雷震子需要火药,这些东西购买都是有登记的,很容易被城主府查到,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萧晓有些头疼。

    看来想要干掉李丹,还是要多花费点心思才行,这段时间就安排上吧。

    “萧晓,你别介意,李丹就这吊样,他老爹在岭北市有钱有势,咋们惹不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何帆安慰了一句。

    萧晓转过头看了一眼何帆,笑着说道:“我是那么心胸狭隘的人吗?阿帆你放心吧,我这人不记仇。”

    哦……

    何帆似懂非懂,也不知道萧晓说的是不是真的,继续道:“我还有个约会,你要不一起?”

    “你自己去吧,我才不当电灯泡,我去给我老爹打个电话,告诉他今天要回去。”

    萧晓翻了翻白眼,你约会带上我是几个意思?

    两男一女,你想法挺多呀。

    何帆走了,萧晓想了一下,很快向学府公话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