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狂奔的袖珍猪最新章节 > 第0011章丶本人生平没文化,一句……
    丹药入体,很快化为一股微热的能量。

    萧晓按照炼体术上所说,开始控制这股能量融入经脉和肉体之中。

    炼体术上有详细介绍,人类其实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来控制自己的身体。

    就好比你能控制自己的双手,你能控制自己的呼吸一样。

    而控制他们的方式,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是大脑,从武道的方面来说,就是意念,也叫精神力。

    其实每个人都拥有精神力,只不过有些人天生强大,有些人天生弱小。

    炼体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学会用精神力来控制这些丹药提供的外来能量,从而达到淬炼肉体的效果。

    不过这个过程对于第一次炼体的人来说,有点难,需要你有足够的耐心。

    对于萧晓来说,这个过程几乎没有任何难度。

    他本身就是炼器师,精神力自然不弱,加上之前已经用精神力勾勒出灵纹,所以几乎没有任何难度,很快就控制了这些能量。

    当这股能量开始按照萧晓的引导流过身体经脉的时候,萧晓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某些变化。

    最明显的,某过于肌肉。

    肌肉明显开始隆起,充满了一种爆炸的力量美学。

    这个时候的萧晓,就像一个被充了气的娃娃,虽然肌肉看起来纹路清晰,美观大方,实际上也只是好看。

    他要做的第二步,就是压缩这些肌肉,增加肌肉的密度。

    同等质量的东西,体积越小,则密度越大。

    这个密度的大小,其实就关乎到肉体强度和力量强度。

    之前那种隆起的肌肉,虽然看起来唬人,实际上,就和泡沫一样,中看不中用。

    萧晓要做的,是去伪存真,将肌肉里面一些没用的能量重新淬炼,再被身体吸收,不断增强肉体和肌肉的密度。

    这也是炼体士修炼的一个方向,通过吞噬一些天材地宝,不断强化肉体强度和力量,最后达到一力破万法的地步。

    萧晓轻车熟路,很快炼化了第一枚炼体丹的药力。

    时间流逝。

    转眼之间,时间过去了一夜。

    翌日一早,当萧晓从修炼中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六点。

    “炼体三重了?这么轻松?”

    萧晓有些疑惑。

    消耗了八枚炼体丹,一晚上的时间,他的炼体术,已经达到了炼体三重。

    轻握了一下拳头,肌肉轻微律动,虽然看起来只是比之前稍微健壮了一点,实际上只有萧晓自己心里知道,他的力量和肉身强度,现在已经有了质的飞越。

    不过让他好奇的是,炼体术上一开始就讲到,要修炼炼体术,并非一件简单的事,光是入门,新手最少都要耗费几天,甚至更久的时间。

    而从一重修炼到三重,哪怕是在炼体上本来就有些天赋的修炼者,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萧晓只用了一个晚上。

    他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天生适合炼体,还是因为那张卡片的缘故,总之,结果是好的。

    “或许,我就是传说中的练武奇才?”

    萧晓恶趣味的自夸了一句,洗了一把脸,打算再去兑换处兑换一些东西。

    石像鬼星珠是一定要兑换的,虽然抽取的石像鬼卡片已经激活了,不过没有查克拉,萧晓没法使用卡片的能力。

    十点查克拉,足够他维持一分钟的皮肤硬化,萧晓打算多储存一点。

    他现在还有十七点学分,在不考虑修炼炼体术的情况下,如果全部兑换成石像鬼星珠,可以兑换十七枚。

    十七枚,也就是一百七十点查克拉,可以重新抽取一张卡片了。

    不过萧晓不打算这样做。

    炼体术的修炼不能放下,查克拉只要储存一部分,够他关键时刻应急就可以了。

    虽然他不能随时用皮肤硬化的能力,但是卡片本身激活之后对他身体的增幅也不小。

    当然了,没有修炼炼体术那么明显。

    萧晓现在甚至感觉,三重的炼体术,加上皮肤硬化,他可以轻松单挑武道班那些所谓的天才。

    当然他现在没必要这样做。

    炼体术和卡片,算是他一个底牌。

    之前他想报考战争学府,纯粹是因为李正东带来的压力。

    那时候萧晓觉得,只有自己考上战争学府,才能保证自己和老爹不会受人欺凌。

    但是现在,他自身正在向强者的方向前进,并且萧晓相信,自己会越来越强,这种时候,他已经不再害怕李正东。

    而且萧晓明白一个道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李正东之所以会选择他,就是因为他炼器方面表现的太优秀了。

    但是从武道的方面讲,在李正东眼里萧晓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如果他现在忽然报考战争学府,成了一名武者,李正东的确会忌惮自己,但是更大的可能,则是李正东会将自己当成一个麻烦。

    而成为麻烦的后果就是,李正东因为忌惮,加上双方之前的矛盾,李正东会想办法除掉萧晓。

    在萧晓心中,李正东是一块巨大的硬石,在他没有足够的能力彻底敲碎这块石头之前,还是保持低调为好。

    藏得住的,才叫底牌,只要有底牌,就不怕别人和你随意摊牌。

    其实萧晓之前就一直担心李正东会采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对付自己,为此他还做了不少准备来应对这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现在成为一名炼体士,不过是多了一重保险,让自己更加安心而已。

    这种事,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越少人知道越好,萧晓本来也没有打算告诉其他人自己是炼体士这件事。

    他只需要以炼器班学员的身份参加考核,而不用暴露自己炼体士的身份。

    距离正式考核还有不到一个月,萧晓打算,在这段时间里面,尽量提升自己的炼体术。

    另外,查克拉储存一些。

    修炼的事,主要放在晚上没人的时候,白天自己还是研究炼器,用精神力刻画灵纹。

    他现在虽然能在不借助刻刀的情况下刻画灵纹,不过只能刻画一些最简单的灵纹,而且也不稳定。

    所谓熟能生巧,反正材料有王老师提供,自己刚好多练习练习。

    萧晓坚持修炼炼器术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刻画灵纹对他的精神力,还是有不小的提升。

    虽然提升的幅度不明显,不过萧晓还是很开心。

    精神力的强弱,不但关系到他以后是否能成为一名高阶的炼器师,也间接影响他的武道路。

    因为按照之前王老师所说,正常的炼体士,如果精神力太低,当炼体修炼到某一个阶段之后,就会彻底停止。

    这个时候,只有借助精神力,才能让精神力反馈肉身,从而冲破瓶颈,更进一步。

    武道这条路,萧晓不会放弃。

    被威胁了一次的他,深刻的明白,在这个时代,拳头大了腰杆子才硬这个道理是多么真实。

    胡思乱想着,萧晓已经走到了兑换处。

    兑换处依旧没有什么人,依靠强大的语言艺术学,萧晓很快兑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三枚石像鬼星珠,十六枚炼体丹。

    这次兑换,一共花费了七学分,萧晓现在就剩下十学分了。

    这让萧晓肉疼了许久。

    他辛辛苦苦攒了三年,才攒了二十个学分,这才三天,就用了一半。

    武道修炼,果然是一个烧钱职业。

    萧晓还不知道剩余的学分能支持他修炼到啥时候,如果学分用完,萧晓就要考虑自己赚钱的问题了。

    对此,萧晓也有自己的打算,到不急于一时。

    按照惯例,萧晓没有回教室,而是直接去了炼器室。

    理论课他可以不上,这是王老师给他的特权,别人可就没这个待遇了。除非理论课上完,否则是不能去炼器室的。

    回到炼器室的时候,老王居然已经到了。

    “上次灵纹刻画的不错,不过还是有些不稳,我回去又加固了一次,给你带了早点。

    吃完早点,今天继续刻画灵纹。”

    老王在操作台上忙碌,看着萧晓进来,指了指桌子上放着的早点,继续开始忙手里的活。

    萧晓也不含糊,刚好他昨天用精神力刻画灵纹,有些地方不顺畅,现在既然老王在,顺便请教一下。

    早饭吃完,萧晓走到操作台前。

    “刻刀兑换了吧,拿出来我看看。”

    “额……”

    萧晓愣了一下,很快道:“老师我没有兑换刻刀,我不需要刻刀。”

    “恩?”

    老王皱眉看了一眼萧晓,又看了一眼萧晓之前放在桌子上的袋子,忽然叹了一口气,一脸的失望之色。

    “你走吧,我教不了你。”

    萧晓一脸懵逼。

    这尼玛什么情况,老王人格分裂了?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开口解释道:“老师,我不需要刻刀,因为我……”

    “住嘴。”

    不等萧晓解释,老王猛然一拍操作台,萧晓看到,操作台都被拍出了一个手印,足见老王这一掌多么愤怒了。

    “没错,我承认,你在炼器上的天赋的确很强,但是萧晓你要记住一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天赋是好,但是比你强的人,多了去了。

    我让你兑换刻刀,不是害你,而是在帮你。

    我承认,我教你,的确是有些私心在里面,但是我没有害你之心呀。

    一柄刻刀,十个学分,的确是贵了点,但是它能让你在炼器这条道路上比别人走的更远。

    可你,宁可兑换这些对你暂时没用的东西,也不愿意兑换一柄刻刀。

    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没你这号学生,从今往后我也不再教你了。

    赶紧滚出我的视线。”

    后面的话,老王几乎是咆哮出声。

    这声音太大,以至于很多人都听到了,炼器室外门很快聚集了一些老师还有学生。

    不过他们也不敢推门进来,只能围在外面偷听。

    老王是真的失望了。

    他感觉萧晓太贪心,也太自负了。

    以为自己能刻画灵纹就天下无敌了?可笑。

    而且老王潜意识就觉得,萧晓之所以没有兑换刻刀,就是想要他那柄刻刀,毕竟老王之前给萧晓提供了很多便利,这小子打自己刻刀的主意,也在情理之中。

    狂妄,自大,贪得无厌,简直就是一个混蛋。

    这样的学生,老王不想教。

    萧晓满脸无奈。

    您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不过看老王现在这个样子,估计自己一开口,又要被教训一顿。

    想到这里,萧晓不再废话,直接调动精神力,勾勒了一道灵纹出来,接着开口道:“老师您看看这个东西,再决定教不教我可以吧。”

    老王还是很气愤,之前他背对着萧晓,此刻听到萧晓说话,下意识的就转过头,刚好看到漂浮在空中的灵纹。

    老王:“这是什么玩意?”

    萧晓:“老师您是不是傻,这是灵纹呀。”

    老王:“我知道是灵纹,我的意思是说,这玩意哪里来的?”

    萧晓:“我刚才刻画的,老师我忘记告诉你了,我说我不需要刻刀,是因为我可以直接用精神力刻画出灵纹,所以就没有兑换。”

    老王脸上肌肉微微抽搐,嘴巴微张,看了看萧晓,又看了一眼灵纹,眼神在两者之间来回扫视了几十次。

    他想说点什么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然而脑海中一片空白,一时间居然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语。

    于是,半晌过后,呆立了许久的老王,动了动喉结,硬生生从喉咙里面挤出两个字。

    卧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