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系统有点肝狂奔的袖珍猪最新章节 > 第0003章丶系统载入
    房间中气氛有些沉闷。

    萧承业不知道从哪里翻出半瓶白酒,就着一盘花生米,偶尔嗦一口。

    辛辣的白酒流过他的喉咙,萧晓可以明显看到父亲喉结有规律的耸动。

    然而他脸上的懊恼之色愈加明显。

    “爸。”

    萧晓轻轻呼唤了一声。

    “老爸是不是很没用?”

    萧承业将手中的白酒一饮而尽,原本正常的脸庞,泛起一抹红晕,连同眼睛都变得有些迷离。

    只是他此刻的话语之中,充斥着无奈和愧疚。

    “这不怪你。”

    萧晓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总算是搞清楚了李正东为何要找自己。

    “爸,六月大夏王朝就要开始征兵了,要不我去当兵吧。”

    萧晓看的出来,老爹很无奈。

    而这种无奈,大概就是因为李正东那句,有钱就是了不起吧。

    “胡闹,你知道去前线意味着什么吗?”

    萧承业瞪了萧晓一眼,接着开口道:“你知道我当初为何要送你上学吗?”

    萧晓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道:“爸您难道不是因为去了特殊班吃饭不用花钱吗?”

    萧承业一时间语塞。

    这的确是一个点,不过却不是重点。

    “别给我打岔,老子给你说正经的。”

    萧承业再次给自己到了一杯酒,轻抿了一小口,砸吧了一下嘴巴,开口道:“当初之所以送你去特殊班,一方面是因为你的天赋,另外一方面,就是老爹不希望你以后上前线。

    大夏王朝每年都要征兵,凡是达到适龄的青年,不管男女,都必须要去参军。

    你没有上过前线,没有体会过战争的残酷。

    大夏王朝为何要年年征兵?

    因为人员损耗太严重了,去了前线,用九死一生来形容,毫不为过。

    每年死在前线战争中的战士,接近十万人,几乎占到了征兵总额的一半。

    这其中还不包括重度伤残的。”

    萧承业说道这里,似乎陷入了回忆,暂时沉默下来。

    “所以李正东来找我,就是想让我放弃考上高等学府的机会,从而去参军,然后把这个机会留给他儿子李丹?”

    萧晓听到这里,恍然大悟。

    高等学府的招生名额毕竟有限,整个岭北市,中等学府只有六个名额。

    而特殊班的学员,却有几十个。

    这就注定了,有一部分人,没法考上高等学府。

    而一旦考不上高等学府,等待他们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参军。

    炼器班和炼药班尚且好说,就算去参军,也有很大概率留在后勤部,可武道班的就不同了,那是一定会上前线的。

    之前那个老师就说了,中等学府特殊班的学生,一切都是免费的,而这免费的代价,就是自由。

    实际上,从你加入中等学府特殊班的时候,你就已经是大夏王朝预备役的成员了。

    萧晓不懂大夏王朝为何不扩大招生规模,将所有特殊班的学员都招收了。

    这个时候,他也懒得想这些。

    “没错,李家在岭北市也是大世家,资源雄厚,他为了确保自己的儿子可以考上高等学府,只能用这种下流的手段了。”

    萧承业脸色阴沉,后面的话,几乎是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对他来说,萧晓是自己的儿子,哪怕萧晓只是生在一个平民的家庭,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去前线。

    经历过前线战争的他,才真正懂得,前线不是战场,那里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绞肉厂,被称之为人间地狱都毫不过分。

    “爸,既然李正东家这么有钱,为啥还让李丹去中等学府呢?有了资源,让李丹在家里修炼不行吗?”

    “你懂什么,现在人族内忧外患,战事吃紧,前线压力太大,不管你是不是家族弟子,到了合适的年龄,都必须要参加征兵。

    而且相对于家族来说,大夏王朝所能提供的资源更多,前提是你足够优秀。

    即便是那些大家族,有雄厚的财力,也需要去镇守要塞。

    不管是学府的学员,还是家族的适龄弟子,参军的最低年限都是三年。

    在前线那种地方,三年时间,谁都不能保证自己可以活下去。”

    父子两个再次陷入了沉默。

    萧晓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人族的战斗这么残酷,每年都会死那么多人。

    对于他来说,每天可以吃饱肚子,就是他最大的愿望,死亡这种事情,总归离他太过遥远。

    “爸,那李正东他们真的会对我们动手吗?”

    “会。”

    ……

    萧晓原本以为老爹会安慰一下自己,实际上,他也需要这种安慰。

    他不过是一名中等学府的学生,对于很多事,还是懵懵懂懂。

    老爹是他生活的来源,也是他精神的支柱。

    然而现在老爹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反而让萧晓开始心慌了。

    他忽然想到李正东走之前说的一句话。

    如果你儿子是武道班的,我可能会顾虑,可他只是一个炼器班的。

    武道班,炼器班。

    萧晓想到这里,忽然眼睛一亮,开口道:“如果我报考战争学院,李正东是不是就不敢这么猖狂了?”

    “理论上是这样,但是你没有任何武道基础,要报考战争学院,谈何容易。”

    萧承业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再次喝了一杯酒,开口道:“武道班培养的是武者,武者修炼,消耗的资源比炼器和炼丹还多。

    别说你没有武道天赋,就算你有,我们家这种情况,现在也根本没法给你提供资源。”

    萧承业说道这里,那种懊恼的情绪似乎更加明显,几乎让他整个人都有些垮掉了一样,一边猛灌酒,声音低沉道:“都是老爸没用,连自己儿子的前程都保证不了。”

    萧晓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老爹,只能暂时陷入了沉默。

    “要不,老爹牺牲一下自己,给你找个有钱有势的后妈?”

    “爸,您多吃点花生米,别光喝酒呀。”

    ……

    入夜,萧晓却没有任何睡意。

    李正东的话,仿佛一根尖利的刺扎进了心里,让他说不出的难受。

    老爹的无奈,李正东的轻蔑的眼神,不屑的语气,以及那种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狂妄,让萧晓如鲠在喉。

    白天的他,之所以表现的那么轻松,是因为他知道,发火没用。

    只有没本事的人,才会乱发脾气。

    他萧晓不想做一个无能的懦夫。

    “战争学院,怎么才能考上战争学院呢?”

    萧晓喃喃自语。

    现在这种情况,只有考上战争学院,才能保证他和老爹的安全。

    “肚子好饿,去找点吃的。”

    萧晓翻身起来,踮手踮脚打开房门。

    “怎么还没睡?”

    客厅中,萧承业听见开门声,同样翻身坐起。

    “爸你还没睡呢。”

    萧晓家是一居室,只有一个卧室,平常萧承业睡客厅,萧晓睡在一个小卧室里面。

    萧晓原本以为老爹已经睡了,看来出了白天那档子事,老爹也没有看起来那么轻松。

    “有些饿了。”

    “我去给你弄吃的,家里吃的不多了。”

    萧承业起身,很快端了两个盆出来。

    “这是骨髓,还有两只鸡,你先垫垫肚子,明早爸给你做猪肘子吃。”

    萧承业说着,在骨髓上撒上辣椒面和椒盐,连同两只鸡一起推给了萧晓。

    “爸,咋家是不是没钱了?”

    “还有点,放心吧,当老子的,不会让儿子饿着的。”

    萧晓不说话,默默的吃着东西。

    大概是因为心情不好,萧晓总是觉得,今天有些食不知味。

    当第二只鸡吃下去之后,萧晓整个人忽然愣了一下。

    方才那一刻,他眼前忽然一黑,接着就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多了一样东西。

    与此同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检测到宿主积累查克拉达到临界值,系统开始载入。

    匹配度百分之百。

    契合度百分之百。

    载入进度20%。

    正在载入…………